河北张家口刘建军被劫持 生命垂危才被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花园街派出所恶警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法轮功学员刘建军的家门,拳打脚踢,将他劫持到花园街派出所,恶警将刘建军绑在“老虎凳”上,之后又将刘建军送市看守所,且多次给刘建军野蛮灌食,直到刘建军手脚已冰凉,呼吸微弱,没有了脉,才于三月一日在家人的要求下回到家中。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多,刘建军正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在家,响起了敲门声。刘建军问是谁,外面的人谎说是收水费的。刘建军把门打开一看,是花园街办事处恶人苏卫等人,想关门已来不及了。闯进来七、八个人,其中有办事处恶人苏卫、王锦峰,花园街派出所恶警丁克楠(任副所长)、贾建忠,这几人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向刘建军索要手机,刘建军不给他们,四、五个恶警对刘建军拳打脚踢,丁克楠凶狠的把刘建军踩在地上,并给刘建军戴上了背铐。另一法轮功学员看到警察进屋,赶紧打开手机盖,取出手机卡,咽进了肚里。恶警贾建忠死命的挤该法轮功学员的嘴,并狠毒的打他的脸,试图让该法轮功学员吐出手机卡。

劫持至花园街派出所:“老虎凳”、“背铐”

恶人丁克楠和其他两恶警强行把刘建军绑架到花园街派出所,从家中走时,连鞋也不让刘建军穿,上衣还是在刘建军一再要求下穿上的。从屋里出来时,刘建军高喊:“天灭中共”、“法轮大法好”,恶警丁克楠照着刘建军的口鼻用拳头狠命的打,瞬间血流了出来,刘建军还是不停的喊。

到了派出所,恶警把刘建军铐在了院子里的一个老虎凳里,从上午十一点多一直到晚上七点多。看着刘建军的人穿着羽绒服、棉鞋都说冷,可刘建军只穿着袜子,踩在冰冷的地上,因戴着背铐,上衣的拉链也无法拉上,一直敞着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恶警从刘建军家中抢走大法书一套、《转法轮》六本、激光打印机两台、彩喷打印机两台、笔记本电脑三台、刻录机一台、可打印光盘机一台、硬盘一个、现金四万多元,还有不少空白光盘、打印机配件,家中值钱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

大约七点半左右,恶警回来了。他们把刘建军带上了二楼,一个姓王的副所长找了块布,使劲的擦去刘建军脸上的血迹,同时把背铐改成了前铐,又找来一根绳子捆住刘建军,三、四个人一班轮班的看着刘建军。

二月十八日上午,恶人孙文学拿来一张纸,上面是企图构陷刘建军的所谓罪名,王副所长放在刘建军面前,让刘建军签字。刘建军告诉他们:“我绝不会配合你们。”孙文学又拿来相机,要给刘建军照像,被刘建军拒绝。下午两点左右,他们把刘建军绑架到市看守所。

劫持至市看守所:殴打、野蛮灌食、手铐、脚镣

到了那里,他们先是给刘建军检查身体,看着被恶警打的红肿的右眼和口鼻,看守所的警察说没事,其中一个矮个子警察要给刘建军照像,因刘建军不配合,那恶警左右开弓的打了刘建军几个耳光,刘建军质问他,我没干什么坏事,你凭什么打人?一名姓刘的警察(看守所医生)对刘建军搜身,刘建军拿出随身带的五百元钱。见刘建军身上有钱,矮个子警察说:“有钱,就放101室吧”。

进入101室后,刘建军对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说:“我要炼功,而且不吃不喝,这里的监规跟我没关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月二十日上午,花园街恶人苏卫、派出所王姓副所长、恶警孙文学等六、七人来到了看守所,要给刘建军插管灌食。在押犯人把刘建军抬到看守所门洞内,扔到冰冷的地上。几名恶警按住刘建军,有压腿的、有揪头发的,苏卫狠命的挤刘建军的嘴,刘建军用力挣扎,但还是被灌进去了。刘建军看到给他灌食的人胸牌上写的是市妇幼保健医院内科护士长,给刘建军灌的是奶、盐和药物。等插管拔掉后,刘建军就把这些东西使劲往出吐。之后,刘建军正告他们说:“你们别干了,孟虎群(花园街派出所前任所长)已遭恶报,得了直肠癌。”并念着孙文学的警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那么狠毒的打我,他心里发虚,躲闪着说我没打。在此过程中,刘建军高喊:“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

灌完后,几个犯人又把刘建军抬回监室,刘建军急忙跑到马桶处用力呕吐,把灌进去的东西又吐出了不少。在监室内,刘建军除了炼功、发正念,就是给嫌犯讲真相,劝他们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做着法轮功学员该做的事。

二十四日,花园街派出所王副所长、孙文学等人又来给刘建军灌食,嫌犯让刘建军自己走,刘建军拒绝。他们就拽着刘建军的上身,脚拖着地(只穿着袜子),拉到了看守所的门洞。副所长王某从后面抱住刘建军,孙文学用脚踩住刘建军的肚子,其他恶警按住刘建军,给刘建军插管的是妇幼保健医院护士长王梅。灌完后,他们怕刘建军马上吐掉,就搬来老虎凳把刘建军关在里面,不让刘建军吐。

过了十几分钟,姓刘的狱医说可以了,几名嫌犯又架着把刘建军拉回了监室。一进屋,刘建军直奔马桶,又用力呕吐,但还是吐不干净。刘建军躺在水泥地上,心中只有一念:决不向邪恶低头,不能让自己纯净的身体,进入这些肮脏的物质。在冰冷的地上,刘建军一直光着身子,躺了有两个小时。在此过程中,刘建军一直高喊:“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

二月二十七日,看守所姓张的副所长让人把刘建军抬出监室,放在靠墙的地上,找来看守所的医生给刘建军输液,被刘建军拔掉了。他们也没再坚持给刘建军输。后来得知,看守所已报知花园街派出所,说刘建军生命垂危。

二月二十九日凌晨,监室向看守所报告说刘建军手脚已冰凉,呼吸微弱,已没有了脉。医生检查后,怕承担责任,打了120急救,送到市第一医院。医生从刘建军胳膊上抽不出血,输液也输不进去(也许是在花园街派出所背铐时间太长),他们改为从脚上输液,刘建军拒不配合,拔掉了针头。恶警用手铐、脚镣把刘建军的四肢铐在了床上,又用绷带把刘建军的双腿捆的结结实实。医生说这样不行,血脉会不通的,可恶警们根本不听。

三月一日下午四点钟,年近八旬的父母及妹妹、弟媳来到了病房,此时,刘建军仍被手铐、脚镣铐在病床上。刘建军告诉恶警把手铐、脚镣打开,他们给刘建军打开后,即刻灰溜溜的跑了。最终,刘建军闯出了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