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薄熙来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我们是重庆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军被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调到重庆以后,我们亲眼目睹了王、薄狼狈为奸,作恶一方,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在重庆除对民众推行文革式洗脑,花费数亿资金大搞红歌会外,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更是步步升级。

薄熙来为了捞取政绩、邀功请赏、往上爬,曾下密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在薄熙来的密令下,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实施了群体灭绝性迫害,他给重庆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下达“严打”指标,肆意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庭审、无罪判刑法轮功学员,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死、致伤、致残。因此,在王、薄原任职的重庆成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

据明慧网报道所作的不完全统计,仅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重庆市被绑架、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四十多名。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八十八名,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为:一百九十三人。其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两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十三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五十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百二十三人,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五人。

二零一一年至今重庆市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达三百二十四名,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八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五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三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二百四十三人,被非法抄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四十五人,大部份学员的家遭到警察的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

以上数字是根据明慧网报道所作的不完全统计。

为了“铁桶式”的施展中共邪教洗脑术,重庆当局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在这过程中,中共邪党的打手们连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都不放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大多是六、七十岁高龄的老人。

在邪恶的绑架和恐怖气氛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精神失常,有的被暴力灌食昏死过去,有的被注射破坏神经性药物,有的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在反复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中含冤离世,有的被长期非法关押,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莫名其妙的被失踪,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受到严重干扰,身心遭到严重摧残。

现举几例。

实例一:只因信仰“真善忍” 老人竟被活活火化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男,六十六岁,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江锡清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随后老人被活活火化了。

实例二:惨遭酷刑折磨 法轮功女学员竟被活活捂死

重庆市合川区法轮功学员徐真,女,四十六岁。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被绑架。九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由于徐真不配合恶人的迫害,恶警四大队大队长喻晓华将徐真关押在没有人住、也没有监控的四楼,并指使邪恶的劳教人员用胶带把徐真的嘴封住,同时用胶带把脚也绑住,然后,对她进行暴力殴打。徐真多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她们就用冷水泼醒,继续毒打。期间,吸毒劳教人员唐红霞、周忆(音)等竟用硬纸块塞入徐真的阴道,并强迫徐真不停地下蹲,致使徐真大出血,生命垂危。恶警喻晓华反而对劳教人员用水果奖励,说她们迫害有功,迫害越严重越好。到了晚上徐真就被拖到只有地板,没有其他任何东西的隔离室睡觉。由于徐真不放弃信仰,继续高呼“法轮大法好”。值班的劳教所恶警陶新(音),杨怡听到了,说:徐真疯了,劳教所是合法的暴力机构。邪警朱晏叫劳教人员加大力度迫害,说什么晚上一点睡觉,早上五点起床整训(实质就是暴力体罚、酷刑折磨),恶警喻晓华还专门煮了一盆面奖励那些打手们。

十月二十日上午,恶徒们把徐真打得叫声不断,当天中午吸毒人员秦芳用被子活活捂死了法轮功学员徐真。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徐真被迫害致死一周后,参与迫害她的吸毒人员之一周忆竟沾沾自喜说:喻大(指恶徒喻晓华)说她们的事摆平了,不会追究了。

实例三:小缘圆两次被绑架 至今下落不明

张缘圆,家住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爸爸(张洪旭)和妈妈(吴咏梅)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小缘圆的妈妈被潼南县国安大队长张良绑架,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吴咏梅为抵制迫害,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由于在看守所中出现生命危险,吴咏梅得以脱离虎口。

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年仅四岁的张缘圆被潼南县第一派出所四名恶警强行带走,企图绑架其父母。

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一点多,重庆市潼南县恶警绑架了数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十一岁的女孩小缘圆。恶警把小缘圆关到一个单间进行恐吓。后来警察把小缘圆交给她的一个远房亲戚。二零一一年爸爸张洪旭又被邪恶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十一岁的小缘圆为避免再次被恶警绑架,被迫离家出走,目前小缘圆下落不明,境况令人担忧。

实例四:瘫痪老教师不堪中共折磨,含冤离世

重庆法轮功学员顾志毅与小女儿刘之兰、女婿张全良均多次遭受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迫害。顾志毅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女儿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女婿张全良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狱中遭多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二零零六年又遭邪党非法判刑五年,在重庆永川监狱遭受迫害。大女儿因曾患精神病,修炼法轮大法后,病情很快得到好转,已经不再吃药了,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家人长期遭迫害,病情又不断加重。老伴刘建华因精神受到重创,从二零零零年一直瘫痪在床。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上午七点四十分左右,重庆大渡口区新山村街道六一零恶徒试图绑架刘之兰到洗脑班未能得逞。十月十一日早上八点钟,张全良、刘之兰夫妻一起去上班,被新山村街道办事处绑架。刘之兰七十九岁的瘫痪父亲刘建华承受不住如此重创,生命垂危。在医生给刘建华治疗期间,十一月初,九龙坡区六一零伙同渝州路街道办事处十多人闯进家中,将照看刘建华的法轮功学员顾志毅劫持走,并逼迫她在保证书上签字。七十九岁的老教师刘建华再也承受不住打击了,于十一月下旬含冤离世。

以上迫害案例、数字只是重庆千百个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冰山之一角,实际遭受迫害的人数、惨烈程度远远不止于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