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添加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最近同修交流时有同修说:“被关在监狱里的同修有心。”还说:“师父说有心才被关,不然关不住。”部份同修对此种说法表示认可。个人认为,对同修遭受迫害的原因,同修在法理上的认识可能是对的,但有限,不全面,而且,不能因为迫害有原因,就不帮助同修反迫害了,也就是说,不能又走了另一个极端,不关心被邪恶非法关押的同修了。笔者想就此种现象中的后半部份与同修交流。

我们首先看一看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

“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师父不承认,我们大法弟子也不能承认,我们对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都要全盘否定。当然我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炼,我们难免会有这样那样不好的念头,甚至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也就是说难免有漏,我们不怕出现这样的现象,当出现时我们能及时对照师父的讲法,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能及时用师尊的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就是在修,就是提高。我们即使有漏,旧势力也不应该作为借口迫害,因为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旧势力不配插手管我们。

我们虽然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可我们是在正法当中修炼,是整体修炼,整体提高,每个人都要互相配合好,不象过去那样单个修炼,谁也不管谁。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是物质。当你对同修的一思一念不是正念和善念时,就象往同修的空间场扔坏东西一样,对同修特别是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都是极其不利的。笔者以前曾经和从洗脑班回家的同修交流过这方面的情况,同修说:当他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时同修们为他发正念,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空间场天清体透,同时也感觉到有很大的能量,感觉到自己的正念很强。

同修想一想,比如,当自己说出“被关在监狱里的同修有心”这句话时,自己对同修的念是慈悲善念吗?这一念符合法吗?是不是不自觉的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同时这一念中可能还包含着对同修的怨心,等等。所以说,你这样的一念,不论是对同修,还是对自己都是不好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说为什么对同修不利。由于你的不正的一念给同修的空间场添加了不好的物质,可能阻碍了同修的正念。难上加难,如果同修没有足够坚定的正念,是不是很容易被旧势力加重迫害?

再说为什么对你本人不利。你的这一念被旧势力看到了,旧势力可能就会想:这个人承认了我给他(她)安排的东西了,我得在这方面加强它,让他(她)顺着我安排的路走。另外,由于你的怨心,旧势力还会给你和同修之间制造间隔。是很危险的。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所以,我们应该多学法,好好在法上悟一悟,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站在法上。师尊讲:“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修炼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正法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因此,平时我们无论说什么话,办什么事时都要用大法衡量衡量,都要三思而后行,要慎思慎言慎行。当然同修当中有这种认识也在所难免,因为我们也是在修炼过程中的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都是在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的过程当中。师父也讲过:“你们要清楚,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人中走出来,是从被这个旧的宇宙,无尽、数不清的无量众生所构成的各种因素束缚的旧穹体中走出来,从穹体的成、住、坏、灭的最后的最后的环境中脱胎出来。谁能走出来?摆脱那一切,真正能够走入未来,那确实是很难。”(《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同修啊,写到这个,是让我们记起师父讲过的产生各种不好的思想的根源。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这是很严肃的,发生在每件事当中,不能想当然,也不能当口号说。这不是批评同修,是笔者看到了,把它提出来,给同修提个醒,是笔者在法中和修炼实践中悟到的。如有不妥之处,还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