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劝中国公务员远离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今年二月以来,尤其是“两会”前夕的二月二十五日早晨,河北省石家庄、唐山、保定、沧州、泊头、宣化等地的近十个市县再次发生国安、公安联合行动,大规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各地至少有六十名无辜百姓被抓、被抢,几十个家庭瞬间陷于苦难。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有关当局仍然非法关押一些法轮功学员,不予释放,甚至酝酿加重迫害。如石家庄炼油厂职工邱立英女士,自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八次遭中共不法警察绑架,在洗脑班、劳教所等关押场所历尽折磨虐待;现在她七十五岁的老母亲瘫痪在床,急需她回家陪床伺候,而“六一零”方面毫无道理地试图对她枉法判刑或再次劳教;还有一位名叫孙涛的河北城建学校教师,遭遇同样欺凌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针对法轮功学员发动的这场完全违宪、违法的残酷迫害活动已经持续了近十三年,象今年二月发生在河北省的这种绑架、迫害案例,已经多到难以计数。所有此类迫害活动,都是由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系统的不法人员操纵,由各级公检法及有关行政人员参与,彻底抛开法律程序、法律规定,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肆意进行;在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等封闭环境后,无一例外使用肉体与精神折磨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待伤残、致死的恶性案例不断传出,全国经核实的迫害致死人数至少已达3518人(河北省被迫害致死645人)。仅在石家庄一地,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就有4137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477人次,非法判刑143人次,被迫流离失所155人次,被迫害致死72人,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经济损失三百多万元。

尤其有越来越多的确凿证据证实,中共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监狱良心犯作为活摘器官的来源,由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合著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收集了五十二种不同的证据,包括采访证人、大陆器官移植医生等,无可辩驳地证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已在中国大陆长期普遍存在——这些连篇累牍、堆积如山的罪恶,充份证明迫害法轮功的直接操纵者——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系统——他们血债累累,其中沾染法轮功学员血泪的迫害参与者很多都被记录在案,有的在海外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上有详细记录。

最近落马的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市委书记薄熙来即是这些罪大恶极之人中的代表人物。有知情人指出,王立军自己是参与活体摘取民众器官贩卖盈利的直接罪犯,这个身负血债的中共副部级官员,为了不被中共内部灭口,“叛逃”时把江泽民派系活体摘取人民器官(主要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的证据——交给了美国人。证据中涉及的罪犯、中共大员薄熙来随后落马。薄本身属于太子党,因为薄一波与江泽民的关系,受到江的提拔,外界将其视为江系。此人无论在辽宁还是重庆,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王立军为求自保,将他自己参与的罪恶证据交给外国机构,随后象薄熙来这么强势的政治人物,说没戏就没戏。上个月,他们还在重庆官场呼风唤雨,现在他们扶植利用的人马就被胡温大换血,自己也都身陷囹圄。这难道不是恶贯满盈,遭到了天理报应?

目前胡温正在力查重庆黑幕,然而,在中共体制内,比比皆是的沾染血债的冤案,哪个案子不涉及一批团伙?所以这一场“官场地震”最终会波及到谁?对方反扑到何种地步?中共官场又会动荡到什么程度?落个什么结局?这些都正在发生,拭目以待便知。

但有一点十分清楚,由王、薄事件引发的中共政局动荡和中共历次政治斗争都不相同,因为中共在历史上作恶多端,尤其是迫害法轮功为天理所不容,其背负的罪恶已经无法化解,正处在全世界的道义谴责与围剿中,灭顶的压力使之不堪忍受,已经临近崩溃。所以,正如人们所说,这次中共内部派系决斗,既不是18大中共例行的高层权利洗牌,亦非中共改革派和保守左派的路线斗争,也不是胡温习几派和江泽民派的历来的权力斗争表面化,而是面对中共如山如天的巨额血债,不想当替罪羊的派系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切割的生死之战。这就是而今中共“上面”火拼正酣的原因。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作为必然被权斗涉及到的国家公务人员,必须立即警醒,并及早为自己做出打算。

君不见,薄熙来和王立军那种鱼死网破的劲头,不是清楚验证了中共黑帮里的“你死我活”式残忍吗?《九评共产党》说中共本质邪恶,只迷信暴力与谎言。翻脸不认人,不讲道义、自私残暴、不管他人生死,难道不是中共党徒的写真?中共历史上的一贯做法是自己犯罪,找下属当替罪羊。在一线具体“干活”的人们,比如直接出面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普通行政人员们,一到所谓敏感日、节日、会议期间,“上面”一句话,连法律手续都没有,就盲目去“执行”迫害命令:如果开始追究你的“骚扰”、“绑架”、“拘禁”、“入室抢劫”以及“虐待”等等罪行,而你本来就是直接犯法的人,到时谁会为你说话?谁来保障你平安无事?怕是没有一个人出来承担你的领导责任。

为什么现在国内流行“裸官”?为什么官员们都有外国护照?难道不是因为中共血债累累,民愤、民怨太大,大家随时准备弃沉船逃跑吗?尤其是它活摘国人器官的罪恶,被国际人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人神共愤,正常人类与之不共戴天,已经绝无私下和解可能。所以,身为中共体制内的公务人员,继续与“血债派”同流合污者下场必然与之同样可悲。

为今之计,能够自保的唯一出路是:立即远离中共血债,站到正义善良一边,用自己的选择从清算名单为自己除名,不再助纣为虐。同时“三退”求得自身清白,找回自我,做堂堂正正的、真正干净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