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院判死刑 炼法轮功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前些日子,有不少人好奇的打听我的身体状况。当得知是法轮功给了我新生时,他们都不信,甚至认为我是痴人说梦。为此我真诚而感激的告诉他们和其他关心牵挂我的朋友们:法轮功给了我新生,这不是痴人说梦,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事实。

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的一个傍晚,我突然感觉眼睛看东西模糊,有重影(医学上称为“复视”)并且行走不便,头部胀痛,之后日益加剧。无奈只好上医院诊治。接诊的医生听说上述症状立感无能为力,建议转院到市级医院诊疗。于是我们立即赶往市中医院,在那里治了近一个月,打针、针灸、按摩等等,各种滋味尝了个遍,進院时的症状不见好转不说,某些方面还有所加重。至此,主治医生经与其他同行会诊怀疑上述症状不是眼病,可能是脑病,决定先做“磁共振”检查再说。(本来当时的“磁共振”设备是非常先進的医疗检查仪器,可它竟没有查出我的病因,后来才从知情人那里得知,那架“磁共振”是国家斥巨资由该院领导从国外采购的人家医院退役准备丢弃的破烂货。经我的家人找其院长投诉后才予以关闭,否则还不知要坑害多少患者。)由于没查出病因,又让我往省级医院转。紧接着,我和丈夫又径直往南昌奔,在南昌一家知名大医院住下,连续折腾了一星期,终于查出了病因——脑膜瘤。

当时我们的愿望是彻底铲除病根,随后过上健康人的生活。哪知美好的愿望很快成了泡影:我在南昌大医院呆了半个多月,期间也对症做了切除手术,然而手术并不成功,只取下一块头壳,切除了一小部份肿瘤,而大部份未切除。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在中止手术后才大言不惭的宣称:这种病灶太古怪、太罕见了,它是爬行的、粘连着视觉、肢体、语言、吞咽等诸多神经,若继续手术,极可能导致患者死亡或成植物人。

结果我老病没去又添新病,那就是手术后遗症,脑压增强,导致长时间整日呕吐不止,剧痛不止,呻吟不止,吃不下东西,睡不了觉,其间发了两次病危通知单,停了四天药,最终他们踢皮球似的打发我们回家休养。

省级医院都对付不了的病魔,回家休养能管用吗,岂不是笑话?笑话又如何?从南昌回到老家,我晕头转向的躺在病榻上连续近百天,吐、痛、叫、饿全部袭来,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除了还剩一口气,简直就是一具木乃伊。

尽管如此,我的丈夫在他人的帮助下,还想尽可能的挽救我危重的生命,时不时的请来一些“土郎中”、“小神仙”治疗,巴望能有奇迹再现。然而,奇迹是再现不了的。虽然这样,但却激发了我与命运抗争的勇气与信心。当身体稍有好转时,我还执意要去解放军某医院做放疗,到上海某大医院去重做手术,清除病灶,希冀重获新生,可惜目前的医院华佗不在,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面临绝境之时,一位“天使”从我家门缝塞進一张纸牌,我丈夫小心翼翼的拾起来,原来是法轮功的“护身符”(当时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非常厉害的时期,大多数人怕迫害,谈“功”色变)。我得知后,瞬间精神为之一振,似乎看到了希望。

盼来了救星,牌子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映入我的脑海,随即我暗下决心豁出去修炼法轮功。为了不连累丈夫,乘他外出办事之机,我只身爬出家门,躲入离家十多里路远的乡间庵堂中修炼法轮功,这一去就是四个月。在那里,一位老师太悉心照料我的饮食起居,为我提供了一个安静、宽松的修炼环境,通过专心读书、刻苦炼功,没打针、没吃药、更没花钱,奇迹真的发生了——身体的各种功能一一得到恢复,头痛的程度一天比一天轻,次数一天比一天少;眼睛一天比一天亮,胳膊腿一天比一天灵活,由爬行到站立,由扶着走再到独立行走,接着不仅能生活自理,还可帮助师太做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我经常喜不自禁的独自感慨:若不是有幸修炼上法轮大法,我这把老骨头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法轮功太神奇了,我感恩法轮功、赞颂法轮功、洪传法轮功。愿天下有缘人都来修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