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残酷体罚和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近日,为揭露薄熙来、王立军对重庆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时常被同修们问起在劳教所里是否遭受过酷刑。当我提到被长时间罚站、罚蹲、不准上厕所时,一般都不再進一步问下去了。我知道同修们此刻的想法,因为我自己也觉的这些离酷刑的概念似乎差的很远。但是细想一下,长时间的站和蹲、不准上厕所等等算不算酷刑呢?从旧势力的破坏性检验的基点出发,残酷体罚和酷刑往往很难区分,都能达到对人身心严重伤残的效果。

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们的切磋,对酷刑的概念我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在此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以彻底揭开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面目,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写到“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如果当我们提到酷刑时,大多数同修想到的都是坐老虎凳、锁地环、钉竹签、上大挂、绑死人床、电刑、毒打等等,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都是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那么在另外空间中,那个巨大的物质场体现出来,是不是就等于给酷刑下了这样一个定义、划了这样一个框框呢?于是,邪恶可就有空子可钻了:你们大法弟子不是说我们酷刑迫害你们吗?你看我们不过是让你们站一站、蹲一蹲而已,你们凭什么说我们迫害你们呢?(注意,邪恶已经在这里偷换概念了)我初到劳教所时,那些邪警们就是这样振振有词的说的,说他们没有酷刑,说他们没有迫害,说这不过是“整训”,甚至说他们“整训”时也要站和蹲,好象他们还和我们一样似的,这是多么的具有蛊惑性和欺骗性啊。

“站一站、蹲一蹲而已”,表面上看起来多么轻松,但是却掩盖了一个重要的邪恶因素,即“长时间”。当“简单的”(有姿势要求)“站和蹲”超过一个人的“生理极限”时,那就不是一个所谓的“整训”就能概括的了。写到这里不由得让我想起常人中在谈到夫妻感情不和时有一个术语叫“冷暴力”,并且认为这种“不是暴力的暴力”——“冷暴力”对夫妻感情的杀伤力远远超过打架这类真实的暴力。邪恶现在所使用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整训”招数与这个“冷暴力”是何其的相似啊。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必须清楚的知道,旧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的目地,迫害大法弟子是绝不会手软的,它们对大法弟子绝无慈悲与善心可言,越到正法后期,它们越会想方设法把大法弟子拖下来。长时间的罚站、罚蹲、罚坐、不准上厕所等等就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招数、新手段,而且这些招数与手段更欺骗、更隐蔽、更残忍、更下流、更邪恶!事实也是如此。

仅就重庆女子劳教所为例,只要没被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必须从早上六点笔直的站着、或不动的蹲着到晚上十一点,有时时间还会更长,且不说被发现站得不直、或蹲着动了,会被“包夹”们拳打脚踢,就单单说站和蹲,时间一长,那个腿疼的真的是无以言表,每天下来后,很多大法弟子的腿都肿的象发泡的馒头。这种长时间的站、蹲,等于天天在闯关,每天都必须要有很强的正念和坚强的意志力才能闯过去,一天、二天,基本上同修都能闯过去,十五天、一个月,就有一部份同修闯不过去了,随着时间的加长,闯过去的同修就越来越少。邪恶就是采用这种让大法弟子天天受活罪,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我暂且叫它“冷酷刑”,把大法弟子一个个的拖下水。这就是为什么在劳教所里有不少大法弟子在第一次被迫害时,邪恶用锁地环、毒打、电刑都不能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而在这一次长时间的站和蹲的折磨中却走了弯路。

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到,邪恶对我们的迫害目地从来就没有改变,只不过是因为国际舆论的压力,使邪恶施暴的手段与招数做了调整而已,就象垫着厚布打人,被打的人内脏被打坏了而外观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来一样。

我们,特别是海外的同修,别给酷刑划一个框框,我们要改变观念,彻底识破邪恶的迫害伎俩,全面揭露邪恶的各种迫害手段,不让邪恶钻空子,给他们以继续迫害我们的借口,同时,还要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变换招数的迫害,并非是邪恶发了善心,减轻了迫害、减少了酷刑,而是一种更隐蔽的酷刑、更邪恶的迫害!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彻底否定这场迫害,结束这场迫害,从而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