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即将熬满 610威胁送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年前,四川成都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成员,到简阳女子监狱威逼法轮功学员毛坤,说:如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期满也不能回家,送新津洗脑班。毛坤为制止他们非法再度加害,以绝食抗议,从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今已三月有余,虚弱不堪,命悬一线。

今年四月九日,是法轮功学员李晓宇十年冤狱熬满之日,川西监狱一直威逼她写“保证”,她不写,“六一零”人员又叫其母亲劝写,也不写。近日驷马桥街道办“六一零”成员蒋东涛对李母说:“李晓宇回来了也不准炼法轮功。”其母不解“在家炼为何不可以?”

现在两家老人都十分担心自己的女儿冤狱熬满后能不能如期回家?两家老人都年过七旬,除长年思念善良无辜被迫害的女儿外,都要照顾外孙,又都年迈,本身也需要照顾,现受到“六一零”赤裸裸地恐吓,身心俱伤,迫切希望社会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六一零”的再度迫害,让自己的女儿能平安回家。

公司财务主管屡遭冤狱酷刑

毛坤女士是某公司财务主管,和蔼可亲,能力过人,深得老总和同事的喜爱,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江氏“六一零”迫害。在看守所被脚镣、手铐反铐,手一动铐就越紧,肉陷在铐里,时间一长手臂麻木肿胀,七天七夜不能入睡,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双鼻肿烂,腹胀积水。在简阳监狱被二监区恶警李春等人吊铐在露天晾衣架上七天七夜。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超期关押,被劳教所胡队长、兰干事电棍击身上、手上、嘴上、脸上,有肉的地方被电击,长达几分钟,肉都烧焦了,发出刺鼻的气味,还继续吊铐在门上几天几夜,双手反背。过路的狱医说“要出事的”,胡队长还叫嚣:“谁都不准解铐,看她多硬!……”

毛坤于二零零七年九月被“六一零”绑架后被非法判五年半,武侯区法院开庭那天如临大敌,高升桥东路法院外布满便衣、警察、警车,对行人监视、拍照、驱赶、吆喝。为什么?怕人知道。北京正义律师当庭作无罪辩护,指出:信仰无罪,讲清真相无罪,一时强弱在于权,千秋胜负在于理,要求法庭无罪放人。可是法院受“六一零”操控,法官也仅仅是傀儡而已,哪里有真的法律正义?诬判就是冤案,冤狱期满还要再关。既然不用任何手续就直接送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那为何还需要一张法律判决呢?那是江泽民“六一零”要给世人一种假相,把佛法修炼人说成罪犯,诬判投监狱,好象是真的犯罪,从而恐吓世人不敢接近佛法,不敢凭良知做好人,不敢了解法轮功。包括恶人恶警敢肆意摧残法轮功学员,都是这种诬判假相带来的恶果。

小学教师被诬判十年,狱中遭暴打

李晓宇女士是解放北路第一小学教师,因坚持信仰被诬判十年。当她刚生完孩子才两个月就被罚站冰块,不准给婴儿喂奶,不准按时吃饭,孩子儿童节的礼物也被扣压!在狱中不放弃信仰受暴打,牙被打落几颗,脸面浮肿,骨瘦如柴,三十几岁的人被迫害得行走困难,垂头闭目,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多次申请(狱外)就医,监狱不允。

新津洗脑班的罪恶

洗脑班是各地“六一零”私设的监外监狱,对外挂牌“法制学习班”,实质是赤裸裸的暴力洗脑,强迫放弃信仰。一关就几年甚至整死。成都市的洗脑班设在新津县花桥镇蔡湾,二零零二年成立以来,关押人次上千,在此被迫害致死的有:谢德清、邓淑芳、李晓文、刘生乐、王明蓉等人,被迫害生病的有:祝霞、刘瑛、谭绍兰等人,血迹斑斑。

“六一零”任意在任何地方抓人进行迫害,如在家里,在街上,在工作地点,也从监狱、劳教所把冤狱期满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继续迫害。

如四川大学著名教授,国际知名专家杨靖霞,三年冤狱期满被当地“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成都冶金厂职工尹思荣非法劳教期满被成华区“六一零”张晓初劫持,直到王明蓉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当局为掩盖罪行,才将尹思荣等放回家;

双流的樊英四年冤狱期满,被双流“六一零”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现已三年多,仍在非法关押迫害中;

金牛区金琴路小学教师刘晖三年冤狱期满,被金牛区“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刘晖绝食三年,生命垂危,当局为推卸责任才让其回家;

冤狱期满被“六一零”劫持的还有:新都黄香玲、成都卿明珍、丁中彬、郑斌、林小全等等,洗脑班整死人的迅速也登峰造极。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王明蓉被金泉路派出所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九月十七日就被害死,不到十天时间。新津洗脑班的头目殷舜尧(又名殷得财)、李峰、包小牧等人血债累累,为什么没有犯罪感呢?因为江泽民“六一零”给的政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等于铺了一条杀人的路,只等恶棍去走。同胞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真的是你的敌人吗?

在此毛坤、李晓宇的亲人再次呼吁“六一零”不要再无理加害善良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希望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共同制止这不应该再发生的非法关押,不要让这个悲剧再度重现在善良人身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