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间所见邪恶最后的疯狂

正心正念正行才能提前解体最后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要求自己正心、正念、正行,才能共同解体最后的邪恶。

(1)邪恶最后的疯狂

前几天,在与同修交流时突然看到另外空间的一幕:“旧势力的因素和邪恶从很少逐渐的聚集的越来越多,开始是几个黑色的邪恶,随后很快就是增加到几十个,几百个……,变得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占有的空间也越来越大(这个时间,我赶快的发了正念,但是只能灭掉很少的邪恶)当密密麻麻的邪恶聚集起来之后,又从新演化成一个红色恶龙的形象。(当时的我大吃一惊,心里想怎么可能呢?)然后红色恶龙的形象演化成功之后,就立刻疯狂的扑向全国各地,对应到这层空间,恶人即将布置对大陆大法弟子的疯狂的迫害……”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震惊住了,有点不太相信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可是从理智上,觉得看到的是自己个人所在层次的真实的体现,但是心理上觉得不太相信这一幕。怎么可能呢?当时又有同修问我别的事情,一下子岔过去了,就没有和同修们讲。

(2)两位同修的惨白(类似于死人)的脸色

第二天清晨,甲同修突然找到我们,问关于装电脑系统的事情,我一看到她就觉得她的修炼状态很差,脸色惨白(类似于死人的脸色)。就直截了当的讲:“赶快停止一切大法之中的事情,除了保证每天的正常学法炼功,看心得体会之外,其余所有能够挤得出来的时间都用来长时间发正念。把状态调整过来再做事。乙同修被绑架之后,再有几天就三年了。三年来,他不但没有好好的助师正法,就连自己的学法炼功都无法保证了。在他被绑架之前有过师尊的慈悲点化,但是我们当时没有清楚的认识到,结果他被绑架,这方面的教训一定要吸取!赶快停止一切事情!”甲同修当时就表示接受。但是因为各自都忙,没有在这一件事情深入交流。

下午六点多钟发正念快要结束时,看到:“甲同修即将被绑架,而且甲同修周围也有十几位同修被绑架,甲同修和另外两位同修被夺去生命……”

晚上,又接触了丙同修,丙同修也是脸色惨白(类似于死人的脸色)。我非常吃惊,怎么都是这样,然后也看到了另外空间:“丙同修即将被绑架和夺取生命。”就赶紧和他讲清晰了并且交流了一下,也告诉他的脸色状态。他也接受了。表示停止一切事情,除了学法炼功,看心得体会之外,就是长时间的发正念。

写到这里,提醒一下各地的同修,无论自己是不是开着修的状态,看到周围有脸色惨白(类似于死人的脸色)的同修时,一定要提醒他注意,这种脸色肯定不对劲。当然,有这种脸色的同修不一定都是有要被绑架之后,再被夺取生命的可能存在。但是这种脸色肯定是严重不对劲的。

师尊在《转法轮》之中讲:“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其实呢,她快七十岁了,表面上看才四十多岁。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这哪象快七十岁的人哪。我们炼法轮大法的人会出现这个情况。”

对照师尊的讲法,脸色惨白(类似于死人的脸色)肯定是不对劲的。这样的情况请同修们立即警觉。

(3)长时间发正念也是助师正法的项目之一

当看到甲同修的情况之后的第二天上午,正准备去找甲同修,甲同修来了,于是就把看到的讲给她听,同时也告诉他的脸色状态,并且说:你的空间场不好。

师尊讲:“大家都知道,不管这个邪恶有多么疯狂,它不会长久。越到最后,在正法之势的触动中邪恶表现的越邪恶,这说明一定是到了最后的疯狂表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甲同修当时就说:“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学法炼功,也没有发正念,而且成天与常人打交道。工作非常的忙。而且周围的同修们确实也很不精進。”

我说:“赶快通知大家,除了每天正常的学法炼功和看心得体会外,都参与长时间发正念。开始针对自己长时间发正念;然后针对本地区长时间发正念,长时间发正念也是助师正法的项目之一,根据明慧网的很多心得体会和我自己个人所悟,一个地区有一个地区整体上的旧势力因素和整体上的邪恶,如果当地没有同修长时间发正念或者很少的同修在做,那么,这个地区的整个的空间场就不怎么干净,对应到人类这层空间,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时候干扰大,众生不容易接受真相,甚至有的众生被邪恶控制着打电话给恶警,讲真相的同修们容易被绑架。如果有长时间发正念小组的存在,那么这个地区整体上的旧势力因素和整体上的邪恶因素解体后,大法弟子讲真相就容易多了,也不容易被绑架。正好,我们地区缺少同修长时间发正念。你们那边成立长时间发正念小组。帮助自己的同时帮助整体的同修更好的救度众生。”

甲同修想到周围同修的各种各样情况后,表示接受,表示把这些认识和身边同修好好交流。让周围同修赶快改变过来,然后长时间的发正念。

在这里,也提醒其它地区的同修们,成立长时间发正念小组,持之以恒的每天长时间发正念,为本地区的同修减轻旧势力和邪恶的干扰破坏。

(4)不敢讲真相的同修和积极讲真相但学法就睡觉,发正念就打盹倒掌的同修

就在甲同修第二次来过当天的晚上,我和丁同修去了另外一位同修家里,在交流过程之中,那位同修告诉我们:“我周围的很多同修不对劲,能够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同修们怕的要命,不肯出去讲真相,而且学法时一直是用人心学法,还有很多同修拼命的去讲真相,但是一学法就睡觉,发正念就打盹和倒掌。三件事情没有同时做好。”

我个人认为,不肯出去讲真相的同修们非常危险,因为如果不去做第三件事情,那么是没有兑现来前的誓约。师尊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之中讲:“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对照师尊的讲法,他们怎么办?那些拼命的去讲真相,但是一学法就睡觉,发正念就打盹和倒掌的同修,也是非常的麻烦和危险,他们自己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师尊也把他们当作大法弟子,但是没有做好,可怕的是旧势力也把他们当成了不合格的大法弟子来淘汰和迫害以及考验,而往往出了事情师尊的法身和正神也没有办法保护他们。平时发正念都打盹和倒掌,这种类型的同修可能容易被绑架,那么在那种布满邪恶的情况下发正念是很难起大的作用,最严重最可怕的是,他们一旦被绑架,原来那些不敢讲真相的同修们就更不敢出来讲真相了。”

丁同修也说:“平时不在法上,关键时刻就更难了。”

(5)师尊法身的严肃表情和给我们的笔

我和丁同修回到住处之后,两个人简单的交流了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突然,我想起来了前几天看到的“邪恶最后的疯狂”的事情,赶紧说:“和你讲个我看到的情况……”丁同修说:“前几天我也看到……和你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这时,我们同时看到:师尊的法身面色极其严肃的看着我们,然后手一挥,扔过来两支笔。我们都立刻明白了,师尊要我们写出来,我们又简单交流了一下,把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和师尊的点化联系起来想,觉得真的问题很严重。

这时我又想到明慧网的心得体会《2012年结束的心态 是阻碍正法的一大执着》中的一段话:“据这位开了天目的同修观察,目前众大法弟子普遍不精進,很多人心太重,做三件事比较懈怠。许多同修存在2012结束的心态。旧势力原定安排确实是在2012年结束,但由于众同修人心不去,阻碍了更多世人得救。

“据我们所知道的有限的情况,贵州同修反映的问题已经是非常严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反思自己,好好向内找,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人心不去而成为师父正法的阻碍。”

于是又和丁同修简单交流了一下,我们都认为:目前很多大法弟子不精進,为了鞭策自己,警醒同修,我把与同修交流中得到的一些情况粗略整理出来与同修交流,看是否能给同修起到一点修炼的参考作用?

比较精進的同修只占少数。大多数没有摆正学法与救人的关系,平衡好做三件事的时间、精力与份量。

然后我们交流了各自怎么写。今天上午写到这里时,忍不住眼泪直流,大脑之中只有“师尊慈悲,师尊慈悲”的念头。

(6)邪恶对写这篇心得体会的疯狂干扰和破坏

和甲同修交流完了之后,回到电脑旁边,准备着手写心得体会了,就在这时,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大量的压过来,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解体邪恶。过了很长时间才解体完了。

刚刚找师尊的相关讲法没有多长时间,到了夜里11点55分,于是开始发正念,没有发几分钟,看到另外空间密密麻麻的邪恶和旧势力的神过来了,什么话也不说,有的拿着手铐直接铐上我另外空间的双手,有的拿着很粗的铁链子一下子把另外空间的我捆的严严实实的,有的拿着很粗的很密的铁笼子一下子罩住另外空间的我的身体……。

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花了有二十几分钟时间把它们都一一的解体了。

今天早上这篇心得体会快写好时,接二连三的明慧网掉线,本来上的好好的,突然就是:无界的连接状态从“服务器连接成功”又变成了“正在连接服务器”。而且长时间的无法连接成功。经过发正念之后,成功的连接,進入明慧网

我知道那是邪恶对写这篇心得体会的疯狂干扰和破坏。

(7)请重视提前解体邪恶最后的疯狂

师尊在《致加拿大法会》之中讲:“但是看到大势已去的邪恶因素与邪党、邪灵也在做最后的挣扎,因此大法弟子更要做好讲真相、救世人与众生的事。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

对照师尊以上的讲法,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应该重视提前解体邪恶最后的疯狂。都应该真正的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是个人认识和个人另外空间所见,如有不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