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不会再有 当奋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通过修炼真、善、忍大法,我逐渐修去了妒嫉暴躁的性格,能以平静祥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和事,关键是自然达到那种状态,而不是装出来的。得法前的我,因为生活、工作在假、恶、斗的环境中,学的都是党文化,做人的理念都是怎样对自己有利,如何算计他人,自私自利的心日益膨胀,经常是为名为利而愤愤不平,为了迎合社会,很多时候都是装样子给别人看,活的特别累。修炼大法前后的对比使我感悟到,只有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修炼才会发生如此实质性的变化、才会改变人的最根本的东西、生命才能提升。

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偏僻农村,从小家境贫寒,在邪党文化环境中长大。我上小学时正逢文化大革命,由于家庭出身而被划分为邪党的所谓“黑五类”成份,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受尽了虐待和摧残,因为那时邪党就不让人民安宁,鼓动群众斗群众,宣扬的是“造反有理”等谬论。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亲眼所见邪党组织红卫兵造反派殴打、鞭笞、镇压所谓的“出身不好”的人及信仰神佛的人,到处烧、杀、打、砸、抢。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被邪党破坏的相当严重,很多文明古迹被摧毁,真是恐怖至极,人们都敢怒不敢言。邪党残暴的整人、杀人运动对我的幼小心灵伤害极大,我的整个童年都在恐惧、郁闷中长大,因此,身心受到伤害,胆子特别小,逐渐的在身体上反映出来,出现了多种病症。

童年时的我,就曾多次的问自己,人生到底是咋回事?人能长生不老吗?神佛是否真的存在等等,太多的疑惑在我修炼大法前一直未找到答案。一九九七年,我非常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我的所有疑惑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在大法修炼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感悟着真、善、忍佛法的庄严和殊胜,常常被师父那博大精深、深邃透彻的法理所震撼和吸引,这在遇大法前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头利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的迫害。七月二十二日,我和炼功点的几个同修一块儿去省政府上访,被中共警察强行拉到一个体育场内集中,同修们就一起背诵师父的《洪吟》和《论语》,后来被警察强行分开到几个地点非法关押,我被非法关押到一所学校里,晚上十一点多钟才被放回家。家人四处打听我的消息,我妻子难以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她的精神承受已到了极限,那时我的常人心很重,尤其放不下人的情。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怕心很重,正念不强,在“七二零”后的一段时间,法学的少了,功也不坚持炼了,助师正法救人的事基本上没怎么做,带修不修的走了五、六年的弯路,致使我的身体又出现修大法前的状态,萎缩性胃炎、浅表性胃炎、气管炎、痔疮、牛皮癣等又都返出来了,弄的我寝食难安,还采用常人的方法進行治疗,可就是不见效。

尽管我是那样的不争气,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在我迷茫时多次的点化我。二零零六年初,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了,当我下决心真修大法后,这些病症很快痊愈,疾病给我带来的痛苦和烦恼一扫而光,身边的人都见证了我在大法中修炼出现的奇迹。

我从新回到大法修炼后,增加了学法时间,把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认真的学了一遍,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正念更强了,清除了阻碍自己不能融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执着心,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明白了自己在这段时间应该做什么。从那时起,我就根据明慧网上介绍的同修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经验,开始了我的助师正法之路。

最初我是借助明慧网的真相材料编辑几种不同内容的真相信,通过信件邮寄给中国大陆公检法司等部门的相关人员和我身边的有缘人(不方便面对面讲真相的人);一段时间之后,除了邮寄真相信外,我还经常带着真相资料,遇着有缘人就面对面送给他们,只有极少数人有顾虑不敢接受,大多数人都能接受,有时间我就给他们讲一讲真相,时间紧我就简单告诉他们真相资料的重要性,我想接到真相资料的人一定会认真阅读的,等有机会再给他们讲清真相。这种用真相信救人的方法一直延续至今。

这种救人方法的优点是能有效的利用大法的资源,因为收到真相资料的人至少他自己会看的,当明白真相后还会传给亲友看,也能引起接到真相资料人的重视。我的一个亲戚(妻子的娘舅)从外市来本地,他曾任职过邪党县级干部,现已退休,虽然此前他已做了三退,但没有从根本上明白为什么要三退,这次来本地我特意安排时间给他讲真相。由于受邪党文化多年的洗脑以及被邪党多次整人运动所吓,一时他还很难转变其非常固执的观念,因当时条件所限不能继续给他讲清真相,我想不能就这样完事了,根本性的东西他没弄清楚,即使做了三退也不能保证他就完全得救了。第二天在他离开本地前我又一次去(在我岳母家)准备继续给他讲真相,不巧他出去了,我便给他留下一封真相信。晚上在他上车前我打电话问他,留给你的信看了没有,他说看了。我问他看后有啥感受,他说都明白了,这回清楚了,我想他此时完全得救了。

鉴于邮寄真相信受邮寄环境的制约有一定的局限性,我就寻求其它讲真相的方法,二零零九年年末,我购买了做真相用的手机,利用明慧网同修介绍的用手机发真相短信和打真相语音电话的经验,用同修编好的手机改串号软件和讲真相材料学改手机串号、编辑真相短信和真相语音材料,严格按照利用手机讲真相的安全规程操作,开始了利用手机讲真相的历程。开始是用手机发送真相短信,时常被邪恶封卡,两个月以后邪恶就封不住卡了。我觉的被邪恶封卡的主要原因,一是自己还有较强的执着心,主要是怕心和急于求成的干事心等;二是没有重视发正念;三是利用手机讲真相这方面的经验不足。例如:为了尽早制止迫害,每天都想多多的给世人发送真相短信,造成在规定时间内发送的短信数量超过限制而导致卡被封。通过学法修心向内找,同时增加了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有效的清除了阻碍我用手机发送真相短信救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及时的调整单日单次发送真相短信数量,同时使用多张手机卡来调节发送真相短信的数量。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就会帮我们,就会突破邪恶的封锁,一定是魔高一尺、道高万丈。

二零一零年夏秋季,我看了明慧网上刊出的同修用手机打真相语音电话的文章,又开始尝试用手机给世人打真相语音电话。打真相语音电话虽然没有封卡的现象,但接听真相语音电话的人的比例不够理想,刚开始打时听完真相的人很少,有半数人基本上接起来一听是法轮功的就挂机。我就及时发正念调整自己,求师父加持,打真相电话前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担心、怕心和欢喜心等人心,清除接听语音电话的人背后阻碍他们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铲除阻碍他们得救的所有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渐渐的挂机或骂人的人少了,能听完真相电话的人多了。现在无论遇到各种心态的人我都能做到不动心,遇有听完真相的也不产生欢喜心了,我发出的是修炼人的正念,让我打出去的真相电话对方都能听完、都能明真相得救。

我除了用上述方法讲真相外,不放过任何机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讲真相救人。

我在一家国企里工作,我就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条件讲真相救世人。一次在给职工搞福利项目时,约好去一家名牌服装企业洽谈业务,我认真的提前做了讲真相的准备,见面后首先送上见面礼(每人一份不同的真相材料),然后我说,咱们今天见面是工作之缘让我们坐在一起,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珍惜这难得的机缘(给下面讲真相做好铺垫)。我说现在天灾人祸不断,我真诚的希望各位在这多灾多难之秋平安吉祥!接下来就给他们讲贵州“藏字石”,天安门“自焚”真相,法轮功是什么,天为啥要灭中共,大法弟子为啥要给世人讲真相等。听真相的是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和两个部门经理,他们静静的听着,就象学生听课一样听我讲,那是我第一次给亲戚朋友之外的人讲真相。以前在这样的环境中讲话,或多或少总要有一点紧张,加上我以前的表达能力不是很强,而这次讲真相一点都不紧张,修炼找回了真我,思路清晰,效果特别好,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鼓励我。

我们兄妹很多,都有各自的小家,在重要的节假日每年至少也要相聚两次,每次相聚都是我给家里人讲真相的大好时机,因为平时大家都非常忙,难得相聚一次,聚一次就得让他们多了解一些大法的真相,当然主要还有较固执的家人还没有三退,有的家人即使做了三退可心里还是对大法怀疑,就得反复的给他们讲真相,才能使他们的观念彻底发生转变。同学的孩子有的都已到了结婚的年龄,我也多次参加孩子们的婚礼,我参加婚礼的目地和常人不一样,是去给有缘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人。

此外,我还利用平时的一切机会给有缘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我想,让更多的世人明真相得救度是我们做好师父的弟子、听师父的话的具体体现,也是自己修去各种人心、走向神的实修过程。

我修的还不够好,“慈悲心”修的还很不够,还有一些较顽固的人心时而往出冒,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助师正法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我知道失去的不会再有,好在还有机会,只有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有限时间内奋力精進,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