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迟耀才被绑架后遭受的种种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延边图们市石岘镇现年52岁的法轮功学员迟耀才,2011年9月被绑架,遭受残忍逼供后被非法劳教。下面是迟耀才被绑架后遭受的种种酷刑。

延边图们市造纸厂职工、法轮功学员迟耀才,2011年9月2日上午,图们市公安局国保恶警多人开车围堵在迟耀才住宅楼下,想强行开门企图绑架迟耀才、迟耀才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不开门,僵持不下,最后竟调来当地消防队前来破窗、达到绑架目的。当地居民见证了图们市国保警察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

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迟耀才被劫持到新华派出所(也就是边防派出所),这里的一楼内有个秘密审讯室,极其隐蔽。当天全永哲等七名恶警对迟耀才施暴毒打,手段毒辣、丧失人性,为了让其说出“安大锅”有谁,先是对迟耀才上所谓的“足疗”折磨。“足疗”就是强制人平坐在审讯铁椅子上,将双腿抬至与臀部同一水平线,将鞋袜脱掉,用警棍疯狂打脚背脚底等部位。迟耀才双脚被打的肿胀、颜色青紫,不回答恶警的问题。此次毒打致使迟耀才几乎三天无法正常行走,一周之后青紫才退了。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之后程姓恶警又用塑料袋套头来迫害迟耀才,反复5至6次,迟耀才几乎窒息,脸青紫、半天才缓过气来,随后又用矿泉水瓶打迟耀才的头、前胸,整个过程疯狂残忍。迟耀才不为所动,依然不回答恶警任何问题。当天晚上,图们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周宏(之前和迟耀才熟悉) 喝的醉醺醺的来了,问迟耀才是谁把他的照片资料上网曝光的,迟耀才不回答,周宏恼羞成怒、破口大骂,疯狂抽嘴巴,毫无结果之后,骂骂咧咧的走了。恶警金永哲用警棍不停地打迟耀才双臂,导致他胳膊青紫肿胀了一周。

9月3日晚,程某、金永哲把铁椅子打开,用膝盖猛顶迟耀才大腿两侧、疯狂毒打,经过两天一夜毒打施暴,法轮功学员迟耀才休克、虚脱、尿失禁。这次用膝盖猛顶,导致迟耀才瘸了三天,恶警没有达到目的,于当晚十点多将迟耀才送至图们市拘留所。

9月14日、15日迟耀才绝食反迫害,并向周围人讲述法轮功真相。由于国保恶警没有从迟耀才嘴里得出一点他们想了解的情况,恼羞成怒,非法劳教二年,于9月20日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在送之前例行检查中发现迟耀才高压达到195,不符合劳教条件,国保恶警为了达到目的,在矿泉水里放降压药,迟耀才喝了一口水,发觉此水很苦,质问国保恶警,恶警相互推脱搪塞。

迟耀才现被劫持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三月廿二日上午,吉林省图们市石岘镇法轮功学员迟耀才的女儿接到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高队长电话说,才五十多岁的迟耀才在劳教所持续出现高血压(220-230)症状,打针吃药都不变化,已近半个月,要求家人去劳教所协商办理保外就医。第二天(三月廿三日),家人赶到朝阳沟劳教所见到了高姓队长和其他几名警察。他们说,要家人承担之前所花的医药费和签字保证迟耀才不炼功。家人依法据理力争 说,这一切都是到劳教所之后造成的,家人拒绝付医药费和签字的非法要求,要求劳教所无条件释放无罪的被非法关押的迟耀才。但劳教所仍非法羁押迟耀才。

从迟耀才被迫害的经历,从中看出图们市国保警察执法犯法,手段毒辣、下流卑鄙,也突出了整个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残酷和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性质等同于纳粹战犯,届时,不仅国际特别法庭,就是中国的现行法律就足以把参与迫害者定罪。那些如金永哲、程某等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毫无良知的破坏法制,败坏道德,他们的所作所为害人更害己,最终将会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