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修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我是在大法遭到迫害前不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邪党迫害之后,一次为了保护同修,我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我当时是体制内正处级干部,又分管党务工作,修炼时间不长,一直没有公开修大法的事情。这事出现后,使邪党觉的没有面子,就一气之下把我拘留半个月,并强行免去我的处长职务。作为修炼人把它看成是过关,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而作为不修炼的家人,他们就是站在名利情的角度去考虑了:认为我给家庭带来了灾难,使他们觉的没有了过去的面子,让别人耻笑——失去了过去处长的待遇,取消了车辆和单间办公室,没有公车坐了,不当处长了再办事不象以前那么好办了等等,把一切不幸归结为我修炼法轮功造成的。老伴还给我下禁令:以后再不准修炼法轮功,不准和其他同修接触,不准往家带法轮功的东西,不能再看到或者听说与法轮功有关的事情等等。事情做的很绝,当时给我当头一棒,心想,修炼法轮功有什么错?没错啊。是邪党多年对百姓的迫害让老百姓害怕了,只要是邪党说的,就以为是对的,生怕再有什么不对,受到邪党更大的迫害。

在迫害头几年里,因为网络还没有普及,师父新经文来了都是同修打印复制,然后再传给每一个同修学习。一次我把师父的经文揣在衣兜里,被儿子看到收走了,并在一个常来家的亲戚唆使下,借着酒劲,大打出手,又摔家俱,又砸电视,并用拳头打我头部,用脚踢我肚子,还掐的我脖子、腿、胳膊几处出血。当时邻居听到动静都到家里,我乘机逃出来,在外面住了近一个月。

在这期间,同修鼓励我说,我们炼功人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对我们的考验,多学法吧,怎么做师父会告诉你的。我想也是,要多学法,才能知道师父讲的法理,才能明白在每个关口应该怎么去做。以后的时间里,我就在单位利用工作之余,通读《转法轮》,反复的学法,理解法。但是不在家里学法炼功。这期间遇到亲戚朋友和战友,都在劝我,不要和政府对抗,不要炼了。有的战友有意的在一定场合,劝我抽烟、喝酒。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不够,在推不过时,也喝了酒,没有抽烟。

长期不炼功,加上时不时的喝一次酒,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参加战友孙子百日宴会上,我喝了不少酒,当天夜里就出现了脑梗塞现象,好象一边的胳膊和腿不好使了,嘴、眼也歪了。妻子和儿子把我送到医院,诊断为脑梗塞住了医院。半个月时间也没见怎么好转,医生让出院了。

回到家里我就想:为什么住院这么长时间不见好呢,师父不是早就说过“道理是这样讲。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是自己正念不坚定,走了常人的路,不是师父安排的路,那当然不好病了。心想,这一关是坏事,也是好事,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向家人表明自己要炼功。于是我向妻子和儿子说:“我要炼功了,你们等着看好吧!”她俩看我医院治不好,也想看看炼功究竟行不行,就答应我可以在家炼功。

尽管胳膊和腿不好使,抬不起来,我也坚持炼,坚持能抬多高算多高,第一个晚上炼静功,出了一身汗坚持了半个小时。第二天晚上奇迹出现了,当我刚一打坐时,眼看着从前额飞出一个玻璃球大的黑东西,一下了感觉身上轻松了,一试胳膊腿能抬起来了。我想这是邪恶被清理了。结果一直双盘一个小时。也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真高兴。第二天我的胳膊就恢复了正常,家人看到后,知道了是炼功炼好的,心里也服气了,谁也不再说什么了,从此同意我在家里炼功了。

在传《九评》、劝三退、救度众生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家庭矛盾。在一次大街上讲真相时,被妻子看见,她就不干了,先是到我跟前扇两个嘴巴子,说:“你不要孙子了(儿媳怀孕几个月了),你这样在外边乱讲,不怕被人抓起来,我们可怕了。”她见我不说话,就“扑通”给我跪下:“求求你了,为我们这个家想想吧。”我对她说:我们回家再说吧。回到家,她又给讲了一套怕邪党迫害的理由,劝我不要再到外面讲了。期间她问了一句:“出去讲这个,劝别人退党,是你们师父说的吗?”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我说:“是!”就这一个字,重千斤,她再也不吱声了。后来我想这是正念的威力,也是师父法的威力。

家庭的矛盾纠纷也往往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修炼人就应该把每一次矛盾当成自己向内找、提高自己思想境界的机会,才能不断的使自己得到提高。妻子是一个爱干净利索的人,而我较之粗一些,做什么不太讲究质量,只图快,干完就完事了。妻子经常因为我做活粗劣而不高兴,经常责怪和埋怨,有时甚至边说边骂。开始自己有点受不了,还和她辩解几句,她就更来劲了,这样搞的家庭不和。我想:这也不是办法,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自己都应该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去对待,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其实妻子对自己的指责也好,批评也好,都是自己的修炼内容,也许师父借妻子的嘴来点化自己呢。这样一想,就想通了。之后就注意,从做好家务开始,每做一个活,都认真细致的做,不会的就向妻子请教,遇到妻子再指责,也不争辩,微笑着向妻子说:我一定改好,看以后的质量。或者她说什么自己不吱声,下功夫把事情做好,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慢慢她对开始对别人说我進步多了,变的和善了,事情也做细了、质量高了。

向内找,去执著,从各方面归正自己,这也是处理好家庭关系的重要方面。在和妻子关系趋于缓和不久,跟儿子又发生了一场“战争”。一天儿子下班回来,脸色就不好看,他把我叫到他房间里,气呼呼的说:“你说你又做什么了,我们单位好多人对我说,听说你爸反党!”面对儿子的质问,我知道他是不明真相,觉的给他的压力大、受不了。我说:“你别生这么大的气啊,干嘛发火呀!”他说:“发火!你不管儿子的前程,只管你自己的事,再这样你也别怪我不客气!”我说:“我只是在救人,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你救人是吗?”说着就抱住我摔在地上,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掐死你!你死了我住法院!”我知道这是邪恶在控制儿子发疯,就从心里发正念,求师父帮忙。我用力一推,把儿子推开。他嘴里嘟嘟囔囊的出去了。

几天后孙子从他姥姥家回来了,要让我和老伴带。一天晚上,我找到儿子说:“你用你父亲呀?什么也不说就把你儿子带来了。你跟我发生这么大的事就什么也不说了?这也不是个事嘛。”他说我正想到同你谈呢。我说好啊,接着我对他说:“那天你动手了,态度极其不好,这我也并不怪你,因为你不明真相,属于不知者犯错。今天我得给你讲明白。我修大法这么多年了,其中的好处你也不是不知道,身体好了,多年不吃一片药,我的医保卡上的钱全家在用。而且我的心态好了,气量大了,不生气,不动怒,遇事先考虑别人,说话总是乐呵呵的,这不是都是修炼后的改变吗?至于说我面对世人讲真相,做三退,那是在救人啊,是在做最大的好事嘛,我这也不叫反党,说实在的那个邪党也不值得我们去反它,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现在退党大潮席卷全国,人心思退,全国已经三退一亿多人了,我们单位的一、二把手都已经退出来了。你是不了解情况,害怕所致。没关系的,你放心,你父亲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出任何麻烦。你只管在单位好好干,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会得到好报的。”儿子听我这么一讲,气消下去:“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我对你的不敬,儿子给你道歉。不过你也要小心点,注意安全,不要再惹出麻烦来,让家里人着急。”我说:“我会的,大法弟子只要走的正,行的端,根本不会出问题的,你和你妈就放心吧。”

过后我也在反思这个问题,为儿子听到别人说父亲反党的事,着急是肯定的,但是至于采取这么极端的办法来处理问题,我想不只是不明白真相,自己本身可能有大漏。我就开始向内找,原来自己多少年的色心一直很重,虽然同不修炼的妻子再没有过这方面的问题,可是自己在网上同一个网友长期在网上卿卿我我,有时候还觉的挺好,挺满足。其实就是色心没去,在严重干扰着自己往高层次上提高。这个东西被邪恶瞅准了,就利用儿子下狠手,企图阻止我修炼,多危险呀,差点就出大事。悟到这个理后,我毫不留情的把那个网友删除了,断得干净。色心去掉后,家里关系融洽多了,同妻子、儿子、儿媳都是相敬如宾,和睦相处。最主要的是显示了大法弟子的风范。

孙子出生后,胆子很小,可能常被外来一些不好的灵体吓着,有时候晚上不好好睡觉。有一天晚上,他爸他妈都不在家,到十二多钟也不睡觉,老伴抱着他,他怎么也不睡。我把孙子抱起来,一边拍着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的念,一会儿孙子就睡着了。一个小时后,又醒了,我还是这个办法,很快就又睡着了。老伴不得不承认,大法是有威力的,正念是起作用的。

前一个月,孙子晚上又闹腾,不睡觉,老是哭。老伴和儿媳说要找一个人给看看,她们去找我也没拦。这时我在家里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在我家的所有的正神和所有的生命,都是为大法来的,那些吓唬我孙子的不好的生命,你们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了,到我家来是和我有缘,将来我圆满的时候,你们可以到我世界去。但是你们不再捣乱,来吓唬孩子,如果再干扰我修炼,就彻底销毁你们!”这样一说,孩子就不哭了,高兴的玩起来了。之后也没有再闹。

通过几次发正念,效果不错,使家人進一步认识了大法,也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同于常人,是有能量有功能的。

处理好家庭关系,也为我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提供了保障和支持。每天能保证晚饭后,一个多小时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另外我还利用工作之便、参加红白喜事、同学、战友集会的机会去讲真相、劝三退,还利用网上聊天的机会,使许多网友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从师尊《向世间转轮》发表以来,我已劝退二千二百多人。从中也使自己去掉了许多执著,得到了不小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