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李雅萍遭绑架劳教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唐山法轮功学员李雅萍,2010年11月遭610绑架劳教迫害,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毒打、关“小号”、限制上厕所,剥夺睡眠、种种体罚。

回家路上遭610绑架、劳教

2010年11月27日上午,李雅萍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位男士,并顺手送给他一张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光盘,那人说是法轮功吧?李雅萍告诉他:是海外艺术家的演出,他们是法轮功学员,演的是中国五千年的正统文化,还有各个少数民族的舞蹈,很好看,您也欣赏一下吧。那人一听是法轮功学员的演出一把拽住李雅萍,并反拧着胳膊把她按在地上。李雅萍立即问那人: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也没做坏事,也没要你一分钱,只是真心实意送给你这份礼物。那人不听,并打电话召集来一些人给李雅萍戴上手铐,并推上车绑架到林荫路派出所。

在车上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那个人是丰润区610办副头目陈建富,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其他人是林荫路派出所的警察。到了派出所以后,他们强制李雅萍坐在铁椅子上,李雅萍用自己的善心告诉他们真相:我没有做任何不好的事情,法轮功没有错,请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一个叫小黑的年轻警察用厚厚的报纸卷成筒反复抽打李雅萍的脸部,派出所长付文国问她姓名、家庭住址等,李雅萍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并不断的讲清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我们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宪法规定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出版自由,我们是亲身受益者,讲清迫害的真相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后来警察让李雅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然后就可以回家。李雅萍告诉他们:我所有的病通过炼法轮功没花一分钱全都好了,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我以前爱打架骂人,通过学法炼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做人应该诚实、善良、宽容、忍让,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恶警 们看李雅萍不写保证书,当晚把她绑架到丰润区拘留所,并非法拘留了13天。

12月9日也就是非法拘留的最后一天,派出所长付文国拿出一张表让李雅萍签字,被李雅萍拒绝:我没有犯罪,不签!付文国说:不签也照样判你!在没有本人签字、手印、口供的情况下,又将李雅萍非法绑架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没有开具劳教证明。

在河北女子劳教所遭非人迫害

一句假话”不练”就可以回家,信真善忍做好人,澄清事实真相,一分钱不索取,让人欣赏文艺演出却被抓劳教。到劳教所后李雅萍绝食、绝水抗议迫害,第四天强制灌食,把她四肢分别绑在单人床的四角上,鸡蛋糕里加了很多盐。因为太咸,灌食后她喝了好多水。手被铐在木头椅上,下身只让穿了一条秋裤,又是冬天,控制不住象水一样的大便拉在了裤子里。第二天又进行灌食,警察王文平用拳头打她的下巴,还用布袋条封嘴。

5月18日李雅萍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石家庄石桐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因为李雅萍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一進劳教所又被关入“小号”,并强制让穿号服,遭三个劳教人员一齐殴打,其中一个叫李娟的普教打人极其凶狠,用拳头打头,抓着头发撞墙,站在腿上来回踩,用脚使劲捻大腿和脚,狠踢下身。

李雅萍还被扒掉衣服,只穿着短裤、胸罩,没有被褥、头枕和床,用塑料袋包着的卫生纸做枕头,身体左、右侧身躺在地上不知道睡了几宿才给了她被褥,那时值班人员还穿着棉衣。“小号”是个小黑屋,没有窗户,仅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里有一个尿盆,大小便在屋里,不让洗漱,有几次送来的饭只有一个馒头,连杯水也不给。

后来恶警侯俊梅用电棍电李雅萍的左臂,两个普教恶人一边打一边强制给李雅萍穿上号服,这一次在“小号”关了1个月零几天,直到她出现胸闷、手脚冒虚汗去医院治疗才放出来。其间恶警们找来四个邪悟的人每天念假经文,对李雅萍实施精神迫害。

李雅萍和同室的法轮功学员赵美华、程艳双、陈改琴四个人,由普教恶人张宁作包夹(恶党利用管教人员24小时贴身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张宁20岁,是个打人凶手,平时不让说话,晚上睡觉得张宁说睡吧才能睡,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晚上经常罚站到12点,有时还站到2点(并且白天还要打扫车间公厕及楼道卫生)。

法轮功学员们罢工以示抗议,恶警们就纵容包夹打骂、体罚(从早上5:00站到下半夜2:00)、憋尿、不让睡觉、加 期、关禁闭室等迫害手段,来强迫她们干活,后来把李雅萍和其他三人隔离,并将李雅萍又一次关进“小号”,不让洗漱,屋里大小便,在夜间只有3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还得不定时的由张宁叫醒倒尿盆,白天在车间由恶人张宁专门看管,站姿不符合标准就可以打(用手、鞋底和笤帚等打脸、打嘴)。有一次李雅萍喊:队长打人了,警察张冀伟说:谁喊呢?又过来李娟、吴婷婷和张宁一起殴打,并用宽胶带封嘴(吴婷婷看得出来只是走走形式,没打人,也没怎么动手)。腿、脚都站肿了,就这样从8月13日一直罚站到八月底才让坐小塑料凳,这次在禁闭室 关了半个多月。

恶徒张宁接到严管的命令,伙同李娟、宗志荣等人对李亚萍进行长时间憋尿的迫害,早晨睡醒觉和夜间都不让解小手,直到白天到车间憋到极限才让解,后来就解不下来了,到医院开药治疗才让正常上厕所,解小手很长时间都很费劲,迫害到这种程度还不让人休息,又加期三个月强迫干活。9月5日那天,张冀伟队长问李雅萍为啥捂着肚子,她说:憋尿憋得我尿不下来了。谁憋你了?她说:张宁。张宁非常生气把李雅萍推到保管室关上门上去就打,抓着头发扇脸,用衣服抽脸,一脚踹出去多远。李雅萍喊:队长打人了!无人制止。事后,舒海玲队长(警号1356017)说:学聪明点。第二天李雅萍起床全身很疼,弯腰叠被都不行,可能是右侧肋骨受伤,要求做仪器检查。狱医马大夫说是软组织损伤,没批准,要给开药。李雅萍说我现在吃药胃痛。夜间宗志荣又接到队长安晓鹏的指示:晚上不让李雅萍随便走动,上厕所还是受限制,不但尿频、尿急,又开始尿痛,蹲很长时间才能解小便。于是队长臧志英(二大队主要负责人),指使恶人张宁、李娟看着李雅萍不让上厕所(憋尿)。

自从这次被打伤以后,李雅萍出现了全身麻、站立发抖的症状。在罚站期间由于天热不让洗漱,吃不下饭,两顿饭没吃,队长臧志英就说要进行灌食,李雅萍说晚上吃点稀的。她说:晚了!她们把李雅萍带到医院,狱医马大夫(医院院长警号1356021)把食管从鼻子一直往里插只露出一小节,然后由包夹张旭(这个人打人凶狠)用针管注射凉豆奶,一次只抽取一厘米左右的豆奶注射,灌食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她坚持不了才停止,恶心到厕所呕吐。队长樊苗路说:不是插到肠子里了吗?怎么还能吐出来呢?

劳教所禁止同室法轮功学员说话,12月5日为了争取说话的权利,李雅萍和李云霞想找队长谈话。侯队长说:你们俩个人跟我谈我听谁的?留一个人谈吧。李云霞留下和侯队长谈话,李雅萍回到屋里,随后就出现了赵娜娜、吕宗霞、宗志英三人关灯大打出手。赵娜娜上去就用脚踹李雅萍肚子,并抡起一个塑料板凳猛打。李雅萍大声制止:不许打人!出现开灯、关灯三四次,引来很多人。一个上访人士马丽君进屋制止他们行恶,并扶起全身颤抖站立不住的李雅萍。

第二天,李雅萍申请打电话告诉家人被打的事情,结果谁都不承认,说她装的,臧队长说:牢头狱霸有的是!录像删了,没有证据。

恶徒张宁被警察认为表现好提前释放,李雅萍多次被打后,还要加期三个月,使得很多年龄小的普教人员都跟着学,争着表现做包夹。李雅萍跟队长臧志英说:我是受害人,身体被打伤告诉家人是我的权利,希望她不要阻拦。臧队长抬手打了李雅萍一巴掌,后来侯队长在李雅萍打电话时,两次掐断电话,不许告诉被打的事情和打人者姓名。

12月8日李雅萍申请打电话时,恶警安晓鹏(队长)把她拽到工作室(监控室),扣上了企图出逃袭警的罪名,打开禁闭室,侯队长(专门负责加期、减期)把李雅萍拉进去,并示意关灯,照头部就是一拳,并说:李雅萍,你就别想给家打电话了,加期三天!就这样在李雅萍身体全身麻木、发抖站不住的情况下,让她坐在地上直到下午出工时间才放出来。

12月26日李雅萍和李云霞因为身体都被打伤拒绝蹲下报数,李雅萍被队长臧志英拽进屋里,打了一嘴巴,吴玉娜队长给她铐上手铐。直到下班前,臧队长问话,李雅萍说:每个队长意见不一,报数有让站着的,有让坐下的,又让蹲下的、有的让身体往下卧一下的,这是对人格尊严的侮辱。

在2012年年初,劳教所强制看污蔑大法师父光盘,李雅萍闭眼不看,樊苗路队长狠踢她托着下巴的手臂。

李雅萍和李云霞把她们的被迫害经过反映给劳教所的领导,真心希望这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她们没有心存怨恨,只是讲清事实真相,希望作恶者停止恶行,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必遭恶报,谁也逃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