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我是二零零六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看人类这样败坏,总想找寻生命的出路,那时认为只有到庙里去了,在那里帮着做超度赚钱。去了几个月看庙里和社会一样只认钱,也不修慈悲和善心,上香的时候害怕,感觉没有神佛,就不去了。

在我的一生中总想听谁讲点好的、高的东西,常人中的话不爱听了。一天遇到一位大法弟子,讲起修佛的事,这一下我听進去了,我一直认为做好人好事可以回到天上去,因为在没修炼之前也感受到和接触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所以很相信修炼的事情。当他讲起法轮功时,我就害怕了,因看了邪党电视造谣的宣传,那时还认为电视演的能有假的吗?修炼以后才真的知道了中共的邪恶。他看我害怕就不提“法轮功”这三个字,又接着讲起了修佛的事。越听越愿意听,就这样同修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从那以后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看到书和师父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了。我得法前身体十多种病,整个头疼,偏头痛,脑神经衰弱有时一宿也睡不着觉,颈椎骨质增生,胳膊抬不起来,二十多年的胃肠病,最严重的是腰椎两处骨质增生,压迫的左腿神经没有一秒钟不疼的,不能站着。类风湿,心脏病,还有很多小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早晨醒来第一念:我怎么又活过来了?由于婚姻的折磨眼泪伴随着我度过大半生,泪水能流成河了,眼睛已经接近白内障的症状,平时一哭的时候眼睛就象沙子滚的一样疼。

看到师父怎么这么面熟啊,久远久远的时候见过您啊。看着看着书,后背象过电一样,眼泪象泉水一样的流,象找到了失去多年的母亲一样的感觉。师父啊!我的生命是您给的,我再也不离开您了,您上哪去啦?不管我了?我在人间遭了特大的罪,婚姻折磨,身体折磨,几次自尽未遂,现在明白了是在还业,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边看这本书边想:这就是我要找的和等待的人生真谛,人生不解之谜,一边看一边哭,神奇的是哭完后眼睛没有象以前那样刺痛的感觉,也不花眼。学法不知道病能好,同修也没和我说过,什么想法也没有,就是爱看。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身体,肚子里象打雷似的,一天去十多次卫生间,几天下来肠胃好了,脸色一天比一天白里透红,现在十多种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老象往上飘,大法太神奇了。

孩子的转变

我得法的时候孩子在外地上班,二、三个月后,孩子回来了,看[着]我[不让我]炼法轮功,因为电视上的欺骗宣传,白天晚上长着精神看着我怕被我害了,和我大发雷霆。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说什么也不让我炼,现在想来邪党[及其谎言]真是太邪恶了。以前我们总打仗,得法修炼后我想再也不能和孩子吵架了,让着孩子。心里想这么好的法我可不能不修啊。让孩子认可,我就得做好。看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能做饭菜又能收拾卫生,也不象以前那样总说这疼那疼的,看到这些她再也不反对了,并且也和我一起走進了大法的修炼。那时由于我是开着修的,感性上比较多一些,我女儿理性上强一些,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很少谈常人中的事情,互相在法上切磋,互相提高,在三件事上做,多救人,女儿在理性上也对我帮助不少。

以前我和娘家的人不和,有几年不说话了,得法后,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做好人。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是有因缘关系的,是业力轮报。主动和亲人们说话,过年的时候给家庭条件不好的妹妹和弟弟办年货,自己不买也给他们买,与他们都这样和好了。他们也都认同大法,大部份都办了三退,弟妹还主动看书了,我受迫害的时候弟弟和妹妹数次和我们家的小同修到检察院去和他们要人,也给他们自己摆放了位置,这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力。“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洪吟二》〈解大劫〉)。

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两年前,我下牙的两面牙神经都露出来了,不敢吃饭,因为疼的厉害,自己那时没有悟到,问同修:牙疼可不可以去诊所看牙,有没有同修去治的,她说也有。我就去了诊所,一打听要一百多元,我回来了。我想我是修炼的人,我的身体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一切归师父说了算,怎么能让常人动我的身体呢?那样做我不是对信师信法打折扣了吗?向内找,在心上下功夫,没修口,有吃的欲望,和同修有不善的语言,找到这些后分清真我假我。找完自己的不足后,想起法中讲的“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我说牙神经你别让我疼了,马上就好了吧。好了以后我写一篇文章证实大法的神奇。这样一想奇迹出现了,牙立刻止住了疼痛,马上就能正常吃东西了。现在牙神经已经包在里面,凉热都不怕了。这篇文章写的太晚了,想写总有干扰,总想自己文化低,怕写不好,这也是人的观念,现在知道这是证实法。

有一次全锈的钉子深深的扎進我的脚心里,刺心的疼,当时我想到的是: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的身体不是这个空间的物质,钉子你是这个空间的物质,你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的物质呢?一念:不疼,不许出血,不发炎,立刻就不疼了,动神念出奇迹。

还有一次切菜不小心,切去了三分之一的手指盖,第一念:我是炼功人,不疼,立刻止疼,也不出血。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师父为我做的,用人的语言没法表达,唯有精進实修,多救人。

师父带我走出魔窟

虽然得法晚,但师父慈悲,我也当上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可是法学的少,尤其是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学的更少,学了也没入心,不知道怎样否定旧势力,和同修配合上没守住心性,那些日子老发脾气,家里同修和外面同修和我切磋也没认识到,没提高上来。

有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害到了看守所,到了那里坚定的一念:“我来这里是救人来了,救完人我就走,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再一念就是我绝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不能出卖同修,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写所谓‘三书’,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茫茫人海师尊把我捞起洗净,为我做了那么多,不能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师父看到了我坚定的这一念,没有人让我写任何东西。

那些日子一要進来的新人,我就请师父加持安排在我的身边,先和她们聊家常,她们看我人好,有善心,有师父的加持,大部份一讲就三退了,有的在我身边一宿两宿就走了,然后又有新的人在我的身边,全室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办了三退。刚進去的时候她们都反对大法,我想不能让众生反对大法而被旧势力淘汰,我得做好,对他们慈悲,经常早起的时候给她们盖盖被子,她们看我所作所为,再也不说对大法不好的话了。有的人说:“大姐你真好,我出去了我也炼法轮功。”好几个人都说:大姐你快出去吧,别在这遭这个罪了,你说不炼了,回去偷着炼呗。”我说:那不行啊,背叛佛还怎么修啊。我在那里背法,向内找,解体邪恶黑窝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没到三个月走出了黑窝,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来。在这里谢谢师尊的呵护和家人的付出还有同修的正念加持。

不能带着观念讲真相

一次给一对夫妻讲真相,男的长的挺和善的,女的看起来有些厉害的样子,心里就想男的能好讲,就先给女的讲,没有太多时间就同意三退了,给男的讲了好长时间也不同意三退,向内找知道是自己人的观念起了干扰的作用。这时女的和我说“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他是中央下属的。”我听后,请师父加持我把他救了。我说:我说你听不明白,那我就和你明白的那一面说。他马上转变态度,笑了,同意了三退。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这个过程中就是暴露自己的不足,去掉后天形成的观念。

一次出去讲真相,半个小时给九个人讲了真相,感到真幸福,做了师父要的。也知道是师父在救人,可潜意识中生出了欢喜心。第二天讲真相的时候,第一个人还没等我说完,开口就说:“你吃饱饭撑的”,当时路过的人都看着我,第一念就是向内找,众生为什么这样对我,是昨天的事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还有做事心。望着离去的众生,心想给你打个基础,下次遇到别的大法弟子给你讲,你一定要得救啊。

在这个过程中也修去求名的心,不被她带动,立时感到空间场一切都是空的,在这个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要举报的,有的直说谢谢的,不被人心带动,一心想着救人。

和同修切磋的过程是暴露人心,去人心,升华的过程

在和同修切磋的时候,特别是老年同修,就暴露出很多显示心,自大自负心,瞧不起人的心,心想怎么十多年来,一点法理也说不出来,有事时怎么想不起来法呢?不等人把话说完就抢过来,同修们还认同我法理清晰,有事的时候能找到对号的法,其实自己已经不在法上了。一开始的时候还好,说说就不慈悲了,人的东西就上来了,回去后向内找,一大堆的人心,受到很多的干扰,空间场也不清了,找到那些人心,排斥它们,不要它们,这些心不是真正的自己,是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这样每一次能感觉到提高和升华,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些心在实修的过程中觉的越来越淡,越来越少了。我会更严格的要求自己,修炼太严肃了,一思一念都不能放过。

在我这个层次悟到:不管心里和谁不顺心,难受,都向内找,马上就好了,对方也好了。不能看表面的事,都是假相,就是有要我们提高的因素在里面,放下所有的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向内找真是个法宝,这样提高升华才快。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最后引用师尊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同修们快拿起我们的神笔,回报恩师为我们所做的和付出的。我是第一次投稿,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同时也把自己的亲身体会写出来证实法。写完稿,感觉师父给拿下去了不少坏的物质和私心,扩大了心的容量,这个过程也是洗净自己的过程。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