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郭玲娜陷冤狱 父亲病危不得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西山区法轮功学员郭玲娜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目前郭玲娜的父亲病危,一直喊着要见女儿。家人恳请监狱让她出狱探视,监狱称需要当地610证明,昆明西山区610推诿,最后称与他们没有关系。

屡次遭迫害 二年冤狱只见一面

郭玲娜原系云南国资水泥昆明有限公司图书室职工,四十九岁,家住昆明市东寺街 102号附96号。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她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分局非法抓捕,并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同年八月十三日被非法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又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五天(云南省女子劳教所[2008]计延字第3-001号延期决定书),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回家。郭玲娜被非法劳教期间,她所在单位云南国资水泥昆明有限公司单方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将她开除;郭玲娜的丈夫也被单位以工作要挟,最终导致二人离婚,破坏了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郭玲娜再次被非法绑架,一直被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昆明市中级法院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早上十点半对大法学员郭玲娜非法开庭,之后郭玲娜又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

郭玲娜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所谓的转化,因此监狱方一直阻挠家人与她的会见。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郭玲娜的女儿通过找监狱管理局狱政科的朱处长和何副处长并与他们协商后才被迫同意与母亲相见,这是郭玲娜从二零零九年底被非法抓捕的两年后与家人唯一的一次见面。

父亲病危 要求见面遭刁难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郭玲娜八十二岁高龄的父亲因为心肌梗塞的再次发作被送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家里无人照顾,老人在昏迷时一直喊着要见女儿郭玲娜。

三月三十日晚上,郭玲娜的女儿从外地赶回昆明,并且于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半找到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的朱处长,说明情况以后希望监狱局能出面让母亲回家照顾老人,朱处长让郭玲娜的女儿立刻到监狱递交相关材料,并且说这件事不能拖。下午大约四点郭玲娜的女儿将医院三月十五日的病危通知与一份申请递交到监狱九监区两位狱警手上,监狱方让郭玲娜的女儿回去等电话通知。

四月一日下午大约一点半监狱方打来电话,说郭玲娜的女儿递交的三月十五日的医院病危通知过期,要求从新递交近期的病危通知,除此以外还要递交关系证明与当地610办公室的书面证明。

四月二日上午郭玲娜的女儿到刘家营派出所开关系证明时,派出所一位李警察不顾郭玲娜的父亲病危的事实,不愿意开关系证明,最后开了一张不合规定的证明。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四十左右郭玲娜的女儿找到昆明市西山区610办公室的董寿荣主任,说明相关情况后,他说要到中午才能和监狱对接情况,给郭玲娜的女儿答复,并且记下来郭玲娜的女儿的电话号码。下午大约两点郭玲娜的女儿将医院三月三十日的病危通知、关系证明和一份申请递交给九监区的两名狱警。四点二十分左右,董打电话说因为郭玲娜的女儿的母亲不转化,因此他无法给郭玲娜的女儿任何证明与答复。

四月六日上午十点郭玲娜的女儿再次找到监狱管理局狱政科的何副处长,他了解情况以后就打电话给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狱政科的雷科长。随后他告诉郭玲娜的女儿说还需要一份当地610办公室的证明,并且告诉郭玲娜的女儿这件事他们监狱管理局无法做决定,只能由610办公室决定。

下午大约两点半,监狱打来电话,说还需要一份当地610办公室的证明。随后郭玲娜的女儿再次找到西山区政府610办公室董姓主任说明情况,他以郭玲娜的女儿们没有监狱需要610办公室出示证明的相关条例的证据为由拒绝,并且说开证明这件事情与610办公室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不负开证明的责任。还说监狱哪个警察要求郭玲娜的女儿们 找610办公室开证明,就让郭玲娜的女儿们找出来,说郭玲娜的女儿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

当郭玲娜的女儿问到有没有相关规定证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不允许出狱会见时,董姓主任没有回答,郭玲娜的女儿还问他是不是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才是转化,他声称他们只是服从上级的领导与指挥做着工作。

郭玲娜因为不接受监狱所谓转化,写信要获得批准后才能写出,家属不允许会见,如今郭玲娜的父亲心肌梗塞病危,相关部门,尤其西山区610办公室一直阻挠她出狱探视,甚至顽固地推脱责任。

郭玲娜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已经一年三个月,其在里面的具体情况家属一直不清楚。虽然二零一二年二月份郭玲娜的女儿见到了她,但由于会见期间三个警察全程录像录音,只要说到他们认为不合适的地方就会立刻停止会见。当郭玲娜的女儿问到母亲在里面的情况时,母亲只是说每天活动范围很小,几乎不能活动。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以后才能睡觉,每个月只能用五十块钱。当问到有没有体罚时,母亲轻微的看了看旁边的警察,勉强回答说不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