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做好三件事 兑现誓约还家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

学法修心性

学法是大法弟子的必修课。得法以来,我始终坚持学法,主要通读《转法轮》,结合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听讲法录音。一般情况下,每天学《转法轮》二至六讲(特殊情况除外)。近年来,改進学法的方法,由以往的看书改为尽量朗读,朗读与默读交替,能背诵的地方就背诵。这样学法的好处是入心,能够有效的排除思想业及困魔的干扰。每当静心读法时,能感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震动,全身充满着巨大的能量,仿佛自己就是小宇宙的主,带动自己宇宙中的每一个众生同化大法,走向新生,神圣无比,内心充满喜悦。因此,越学越想学,越学越爱学。在修炼中遇到的困难,解不开的心结,通过学法,都能得到师父的点化,从而,不断的领悟到新的法理,同时知道自己修炼层次与状态的变化。通过学法,理智越来越清,执著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足,智慧越来越大。特别是近年来,在《转法轮》中看到了许多高层的法理,修炼层次的提高是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慈悲的师父真是每天都在把弟子往上拔呀!有时我们自己不争气,放松学法,意志懈怠时,真的是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自己的众生。

在常人社会的大洪流中,处处充满着物质利益的诱惑,修炼人要从这个大洪流中超脱出来,事事处处都有考验。平时自我感觉对钱财看的不重,潜藏的利益心没有觉察到,近年过了两次关:一次是今年春天,亲戚告诉我,现在存款的银行利息低,人家有钱都不存银行,直接放给经营者,利息要高于银行好几倍,问我愿不愿意放贷,我没多想,便把自己的一些积蓄分别放给了两个小企业,算下来一年几万元利息。钱放出去之后,我越想越觉的不对劲,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小孩摸奖摸到一辆自行车的那段法总是在头脑中显现,“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转法轮》)有一天我恍然大悟,修炼这么多年,求财的心隐蔽的这么深!法理上明白了,行动上立即归正,过了一关。另一次是分配父母的遗产问题:父母过世后,房产变卖了100多万元,哥姐们把钱分完了,才告诉我,给了我1万元。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在利益面前不能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我记住师父的话:“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 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 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我平静的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对哥哥说:“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绝对不承认你们这种做法,你以前总是不理解我,现在你看到了,修大法的人好不好?”他笑着说:“好!”我说,那你就把那个东西(党员)退了吧,他说:“好吧!”后来,他家人和其他亲友大部份做了三退。

修炼前,我是一个脾气急躁、自我为中心的人。修炼后,经过多次过关,自以为这方面修的差不多了。近两年师父又多次点化,让我看到这方面仍有不足。有一段时间,丈夫总是挑我的毛病,每天都要被他批评好几次,好象我什么都不会做,明明做的很好的事情,他总要挑出个不是。忍不住时我就说:“你怎么就看别人,不看自己?”说完了自己暗笑,这不是师父要求弟子的吗?我怎么拿师父的话去要求常人呢?这不是师父叫我看自己吗?明白了,开始找自己,就事论事的找,觉的自己做的事情没错。师父看我不悟,继续点化。一段时间,家里的电器开关、插座总是坏,每次丈夫都自己动手修,有时花好长时间修不好,我就不耐烦的说:“你怎么老是修呢?”说话间,那个“修”字让我一惊,马上悟到“自己修,不就是修自己吗?”到底是针对我哪一颗心来的呢?一次学法时,师父的一段法点醒了我:“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 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 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是自己有自以为是、不让人说的心没有去掉。执著心找到了,在法上归正自己。丈夫再挑毛病时,我就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对,奇怪的是他反而什么都不挑了。

找回昔日同修

有一位老年同修,在我受到邪恶的迫害后,他害怕回到乡下不炼了。我从邪恶的黑窝出来后,一直惦记他的修炼状况,好不容易找到他时,才知道他入佛教了。惋惜之余,和他谈了很久,劝他早日回到大法中。不久,我打电话问他怎么样了,他说摔了一个跟头,身体不舒服,其实是师父的点化,但他不悟。第二次去他家,他仍然没有走回来,还时不时去庙里。我为他着急,又和他谈了很多。过大年我打电话给他拜年,问他看书没有?他急忙挂断电话,显的很害怕。我失望了,心想,反正我也尽责任了,你自己不争气怪不得别人。

后来学法时,师父的一段法让我惊醒:“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 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 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 机会。”(《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的话如雷贯耳,我深感找回同修的责任重大。我又一次下乡找他,这次,我带去《九评》、《风雨天地行》等资料让他看,看完音像资料后,就和他切磋。我说:“师父在等你,是师父叫我来的!”这次对他触动很大,他眼含泪水,双手合十,连说:“我对不起师父!”从那天开始他真正的走回来了。后来我又给他看《神韵》,海外同修们的精神风貌,精彩的演出,使他深受鼓舞。近来,他不仅自己主动做三件事,又陆续找回两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一起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正念除邪灵

我日常坚持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白天的三个整点一般发三十分钟左右,感到身体充满强大的能量,发正念结束后觉的自身空间场天清体透。外出做大法的事情提前向目地地发正念清场,平时根据需要随时随地发正念,长期坚持,形成机制,有力的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为个人修炼和救度众生提供了强力的保障。

每当身体出现被邪恶干扰的状态时,及时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肉身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加强学法的力度,一般都能及时的清除干扰。有一次,我约好到一位熟人家讲真相,准备出发前,邪恶干扰,突然头痛,右腿不能动。我立即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过了十几分钟,头不痛了,腿能走了。我骑车去那位熟人家,正在交谈的时候,邪恶又来干扰,激烈头痛,两耳刺鸣,人有些坐不稳,我马上意识到绝对不能倒下,否则会给救度众生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于是,立即发出强大的一念:清除邪恶干扰,并默念正法口诀。不到一分钟,状态消失。另外空间的一场正邪大战结束了。这时对方似乎没有觉察到这一切,我仍然与她自如的交谈,顺利的为她一家三口人做了“三退”。

我家附近有一邪党的部门,楼顶竖着一面血旗。为了不让它毒害众生,去年我曾经发正念一个多月把它清除了。今年又重新扯起来了,我继续对它发正念,但是两、三个月下来,没有效果,我有点无奈,心想可能是上一次产生的欢喜心造成的干扰,算了吧,不管它了。一段时间,停止了对它的清除。但看到那邪灵败物在毒害众生,我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神通无所不能。于是调整好状态,继续发正念,清除那败物。一天清晨,似醒非醒中,我看到自己亲手灭掉了那血旗的场景。白天我加大发正念的力度,下午七点左右,突然一阵暴风雨,第二天早晨,那个败物只剩光秃秃的一根杆子。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是海外同修建立的救度众生项目,在大陆邪恶严密封锁信息的情况下,希望之声电台的声音象一股清风,传递着大法的福音,同时把海内外同修的心联系在一起。所以我经常收听希望之声的节目。但是,很多时候,每到播出时间,邪恶的遭殃台发疯似的干扰盖台,很难听的清楚。怎样排除干扰呢?我与法器沟通过,也为它发过正念,但是效果不明显。一天,我灵机一动,想到师父讲过的用功能打乱金属分子排列结构改变了金属成份的那段法。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用功能打乱遭殃台的干扰电波,使它发不出声音,正念一出,效果很好。现在我就是这样如意的收听希望之声电台的广播。在此,我十分感谢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同修们多年如一日的无私奉献。

在邪恶所谓的敏感日,恶人常常会打骚扰电话。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接听前发出一念,如果是骚扰电话就停掉,有时果然电话铃不响了。

今年三月,邪党“两会”期间,本地“610”人员上门骚扰,说要找我谈谈。刚坐下,我就感到为首那个人身上一股邪气。为了不让被邪恶操控这些可怜生命对大法犯罪,我以慈悲的心态接待他们,同时发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烂鬼,清除操控“610”人员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来人思想中的坏念头,打乱他的思维,不让他开口破坏大法。果然,那个为首的东一句,西一句,扯了一阵就走了。出了门,他才想起说:“唉,准备的话还没说呢。”过后听同修说,那人是本地“610”办公室最邪的一个。但是,近来他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有很大的改变。正如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其实,人生命的深处都有明白的那一面。期盼类似的被邪恶利用、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处于危险边缘的可怜生命能改邪归正,在大法的洪恩浩荡中得到救度。

慈悲救众生

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是能否兑现史前圣约的关键。多年来,同修们救度众生壮举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目前就我们地区的情况看,明白真相的人很多,特别是社会下层的民众,大部份人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知道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化险为夷。有一次,我对一个孕妇说,常念“法轮大法好,母子都平安”,她说:“知道呢,经常有人告诉我。”近年来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通过学法,我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时间是慈悲的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救度众生成就弟子的,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十分珍惜这段宝贵的时间,尽量多救人,圆容师父所要。因此,讲真相救人,贯穿在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无论是工作、出行、购物、社交、聚会、走亲访友等一切活动、一切场所,面对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文化程度、不同信仰的人,随时随地讲真相。节日期间,是我救人的好机会。我用大法赋予的慈悲、智慧,面对不同背景的世人,选择不同的话题,以平和的心态,诚挚的言语切入,打开众生的心结,成功率可达到90%左右。劝退的人中,年龄最大的92岁,是离休干部;年龄最小的7岁,是一年级学生。得救的众生中,教授、艺术家、政府官员、企业人员、大中小学生、检察官、法官、医生、护士、教师、雇员、农民、商贩、车夫、乞丐等等,各个社会阶层的人都有。我体会到,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愿望,想去什么地方、想救谁,师父都知道,甚至曾经一念想起过的人,自己后来都忘记了,师父也会把他(她)领到你面前。救人过程中意想不到细节,都有师父的巧妙安排。

今年中国年期间,我打算用一天时间去乡下的三位亲戚家,并准备好了走访的顺序。但是到了该下车的地方,司机和售票员居然都忘记了叫我下车,这样预定的走访顺序变了,当天就来不及回家。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其中有一家的九个子孙傍晚才能到家,如果按我原来的计划,就会漏掉那九个人。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师父却把威德给了弟子。师恩浩荡,弟子是永远无法报答的。

邪恶为了干扰大法弟子救人,在马路、街巷、居民小区、学校、公园、商场、超市等一切公共场所安装了很多监控镜头,安排便衣特务,收买社会无业人员暗中监视、跟踪大法弟子。这一切,其实都是假相,它阻挡不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脚步。近年来,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正念正行,破除邪恶干扰的一切假相,救人抢人,效果很好。一次,在一个小区门口,遇见一位20多年前的熟人,是某高校政治课教师,个人品行很好。我想机会难得,今天一定救了她。我对她发出强大的一念:“你要听我讲真相!”我说:“现在政治课也不好讲,科技界的很多新发现冲击着传统的观点,比如说哲学的基本问题就是物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过去都是讲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可是现在人体科学研究发现,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又是人的精神中的东西?那不就是一性的吗?象这类问题还真不好讲呢。”她笑而未答,把话题转移到现在的社会现象上,她说:“唉!你看现在吃的、喝的、呼吸的哪样不是污染的,健康没有保障啊!”我接着说:“是呀,到了这种地步,人真的危险哪!你知道历史上有很多预言都说人类将有大劫难吗?”她说知道一点。我就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平安。她吃惊的说:“你信这个啊!”于是我告诉她法轮功的真相以及大法弘传世界的情况,她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接下来我对她说,要想真正度过大劫难,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退出过去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抹去记号,才能得到神的护佑,她点点头。整个过程,持手机的便衣特务就在我们面前过来过去,侧方的电线杆上就是监控头,我当时只有快救人的一念,其他什么都没想,结果啥事没有。其实,邪恶弄来的那些个垃圾,在神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它对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不起作用。

在邪恶迫害的形势下,政府干部、学生、其它宗教的信徒是相对难接受真相的群体,以前我不愿意对这些人讲真相,认为有风险,吃力不讨好。近年来通过不断学法,特别是对师父讲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的法有了新的领悟。大法弟子应该无条件的听师父的话,慈悲救人,救的是这个生命,不能看这个生命在社会上的职业和地位,特别是在正法的最后,救人的关键时候,更不能丢下这部份众生。这一步虽然难,但必须迈出去。

我一位远亲,曾在政府某权力部门任要职,平时很少接触。有一次,连续两天梦见他是副骨架子瘫在病床上,说明他的处境很危险,我决定去救他。休息日,我打通他家的电话,他却冷冷的说,以后来吧。放下电话,我有些失望,好心救人被泼了一盆冷水。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不能被常人的态度带动,我是救他的命,不是求他办事。如果今天放弃,以后可能会来不及。于是,我坚定一念:今天必须去。我发过正念后去了他家。我说,今天我是为你来的。他不吭声。我正念十足的从梦境说起,真诚的用心和他沟通,谈到生命的珍贵,谈到保平安,谈到法轮功,他说法轮功不是×教吗?我告诉他,到目前国家没有哪一部法律说法轮功是×教,最近的一份文件要算2000年公安部的39号文件,公布了14种邪教,其中没有法轮功。他吃了一惊,态度马上转变,并告诉我以前有人向他推荐过法轮功,看过《转法轮》。接着,我就讲大法弘传世界的情况,他很愿意听,时机成熟及时的帮他“三退”,教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健康、保平安。他说:“谢谢你特地来看我!”我告辞刚出了他家门,他又喊我回去,问那九个字怎么念来着?我重复了一遍,他放心的笑了。

今年三月,日本大地震后的一天,在公交车靠近门口的座位上,见到退休的市邪党负责人,我知道她的孩子在日本,便问问她孩子的安全情况,她说还好。我说“现在天灾人祸特别多,人的生命太脆弱了!”她点点头。我想趁势给她讲真相吧,但考虑她是公众人物,又在公交车上,有点犹豫。转念一想,错过机会,说不定就碰不到她了。我凑近她耳边,对她说:“告诉你保平安的秘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她微微点头,又紧张的向司机看了一眼。我理解她那一刻的怕,那时如果接着劝退,怕心可能使她会拒绝。于是我内心慈悲的发出一念,希望她以后能有机会“三退”,得到大法的救度。近年我虽在劝退中共体制内的众生方面迈出了一步,救了一部份人,但是人数不多。

在讲真相中,常常会遇到一些信仰基督教、佛教、天主教的人,过去,对这部份人我多会采取放弃的态度,因为觉的他们不好讲。近年来在同修们的启发下,不仅能够对这部份人讲真相,而且劝“三退”的效果往往更好些。对信仰基督教的人,我说:“耶稣是个伟大的神,他为救度众生,认可自己被钉在十字架痛苦的死去。信基督的人都很善良,听说国外有的基督徒跪着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祈祷,认为信仰不应该遭受迫害。”这样,他(她)们往往都同情法轮功学员,同时也就给自己摆放了好的位置。但是也会有的人说,基督教国家让信,法轮功国家不让信。我说法轮功在全世界都是公开的、合法的,只有中国大陆在迫害,你说这种迫害能维持多长时间?基督教也是耶稣遇难三百年后才兴起的,追寻真理的路都不容易。这样讲,大多数人都能明白,对大法弟子有好感,然后再根据情况劝三退,效果很好。当然也会遇到一些没理智的,那就把慈悲留给他。

存在的不足

个人修炼方面:学法有时头脑不清醒,特别是受思想业的干扰,看书时想其它问题,学法流于形式,追求数量,没能完全达到入脑入心。还有一些执著心没去净。在此曝光这些执著心,清除形成执著心的不好物质,清除思想业干扰,让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都来同化大法,达到整体修成。

讲真相方面:救度众生人数不够,劝“三退”的力度仍需加强,特别是对机关干部讲真相方面存在人心观念的障碍要加快清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