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丁洁女士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在沿江派出所五、六名警察将她围住,丁洁不配合,王鹏狠狠打了她前胸一拳,丁洁想努力挣脱他们,警察将她铐在铁椅子上,从电脑里调出她的身份证明,并让她确认,当时丁洁开始出现昏迷状态……

丁洁女士,现年三十九岁,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东风区,曾经是佳木斯造纸厂的一名统计,为人真诚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工作认真负责,从不与人斤斤计较。

一九九七年丁洁成家后,经人提及看到了《转法轮》一书,从此走上修炼佛法之路,处处事事对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当年年末生下儿子凯祥,全家沉浸在幸福之中,丁洁更是坚信这部高德大法是自己生命中苦苦追寻的。

就在丁洁刚刚明白大法是什么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为了一己私利,开始非法抓捕法轮功的学员。无奈中丁洁将大法书收藏起来,辗转三年后,一天早上丁洁去上班,发现了门把手上的真相资料,丁洁当时感动的泪流满面,从此更加坚信大法是真正救人的。

一、看守所门口被非法搜查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黄卫中被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开庭期间,法轮功学员丁洁前往看守所发正念,在黑通村路口,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六一零的主要成员李万义带领郊区劳教委的李新波、郊区国保大队的刘刚等恶警,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非法搜查看守所外法轮功学员的背包。在李万义的直接操控指挥下,郊区公安分局的蒋永泉、郊区法院和沿江派出所的恶警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丁洁。在丁洁居住地所辖佳木斯长胜派出所的配合下,强行到丁洁家抄家。抢走了电脑一台 ,打印机一台和其它一些个人物品。其后丁洁的丈夫也被强行带到沿江派出所,后被放回家。

在看守所附近丁洁拒绝邪警无理要求,继续往前走,被郊区公安分局局长王鹏和一名警察一名便衣拦住,并非法搜查(没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丁洁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有八百元现金,两部手机,一个U盘,几份真相)之后三人强行将她推上已停在旁边的小面包车。丁洁被非法带到车上后,王鹏用胳膊围住丁洁的脖子,防止她下车。

二、派出所里讲真相

在沿江派出所五、六名警察将她围住,丁洁不配合,王鹏狠狠打了她前胸一拳,丁洁想努力挣脱他们,警察将她铐到铁椅子上,从电脑里调出她的身份证明,并让她确认,当时丁洁开始出现昏迷状态,警察想把她架走,丁洁闭着眼睛没有说话,一个警察说,把她师父的经文放到她屁股下面,她没配合,警察说,她不去也行。屋里只留下王鹏和一个年龄大的胖警察。

等丁洁苏醒过来,王鹏在打电脑,丁洁对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救人“三退”保平安,他同意了,还表示感谢。这时又进来一个女工,看到丁洁说,她好漂亮,丁洁告诉她大法好,女工点点头。那个年龄大一些的警察胖胖的,脸很黑,眼窝深陷着,细眯着眼睛带着凶光,一直盯着丁洁没有说话,丁洁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他眼皮低垂了一下,眼神缓和了许多。可随后突然冲着丁洁吼了一声“精神点”丁洁愣了一下看着他。

一个警察看到丁洁脖子上戴的护身符,随手从她脖子上抢了下来,拿到手里翻看,看到护身符上面美丽的仙女和法轮大法好的字样,笑了笑,丁洁见此情景,就说那就送给你吧,警察一听开心的说,唉呀她送给我了,随后又说怎么把上面的字去掉,丁洁一听心里叹了一口气。

三、非法抄家波及家人

在被抄家时,孩子在学校参加小学升初中考试,患有癫痫病的二姑姐躺在床上,丈夫正在玩电脑,本份老实的丈夫被吓的浑身哆嗦,丁洁的丈夫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并被扣下了身份证,还被李万义逼迫签字证明他没有炼法轮功后,证实是丁洁的丈夫才把身份证还给他。

等看到丁洁被铐到铁椅子上,头发被扯的零乱时,丁洁的丈夫把头偏了过去,一个警察说,这些东西是你的吧,丁洁没有说话,她的丈夫一看急了,抬手打了她一巴掌,说这些不是你的吗?她看了看丈夫和周围的警察轻微点了点头,丈夫这才放松了一些说,警察对丁洁的丈夫说她要是承认了这些东西是她的就放她回去。丁洁借去卫生间的机会告诉丈夫,别相信他们,他们骗你。

四、坦然面对警察的诬告

下午,突然下起大雨,李万义和他的手下刘刚等警察对丁洁进行了非法审讯,丁洁概不配合,并善意告诉他们自己没有违犯法律,刘刚提出单独和丁洁谈,诱骗她说,你不懂法,你看你电脑里都是些什么,用不用我给你打开看看,你知不知道你婆婆今天也来了,丁洁马上说,这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刘刚点点头,又说你们有一个法轮功的学员坐在这里说,“师父救我”你师父怎么不来救你们呢,丁洁难过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副局长继续说你要想出去就写“五书”,丁洁还是没有说话,副局长气的站起身来说,那就刑事拘留,转身一摔门出去了,最后,王鹏拽着丁洁的手在一张纸上摁了手印,诬告罪名是:看守所附近和人讲话。

在去医院的路上,丁洁的手是被反铐着,下了车,丁洁对警察说,放了我吧,放了我吧,警察愣了一下,说,放了你,我就……,医院里丁洁见人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警察们都说,你心态真好,你心态真好。见到女医生,女医生对警察说,你们以后不要往这带人,我们这不给做检查了,丁洁对她说‘法轮大法好’,女医生看看她,带她进了检验室,这时手铐才被打开一只,内检完医生告诉她贫血,化验血时女医生不知和警察说了些什么,警察把丁洁带到医生办公室,问她还有其他亲人吗,丁洁说有在外地,丁洁马上又反问道,这和我的亲人有什么关系,警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唬弄她说,本来今天不想把你送走,你看你和医生讲什么,就这样丁洁被非法送进佳木斯市看守所。当时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

五、以U盘中的内容恫吓家人

在被非法关押看守所的第二天,郊区公安分局局长王鹏为了早点结案恐吓丁洁在卷宗上签字,还虚假的说,本来应该判你二年,看你表现好就判你一年半,还很隐晦的说,可以办出去,丁洁一直本着善念对他,希望他能明白真相。又过了几天,李万义又带着佳木斯市公安局的恶警陈万友来,让丁洁写“五书”,丁洁始终不理不睬,他们只好作罢,临走时陈万友还虚伪的说,不是你家人来求我们,我们才不管。

李万义一伙还以“从丁洁包中搜出的U盘中有重要机密内容,所以此事已被搞大了”来谎骗和恫吓家人,企图勒索到更多好处。一天,李万义和一个着便装的女的,把丁洁从看守所带出来,给她套上黑色的头套,坐上一辆黑色轿车,非法带到二二四医院附近的一个地方(俗称狗圈子),上到二楼的一个豪华房间里,摘掉头套,屋子不是很大,左侧一排沙发一个小桌子,右侧只有一张带扶手靠背的椅子,丁洁就坐在这里,对面沙发上坐着李万义、陈万友和这个着便装的女的,还有两个着便装的男的,并伪善的打来饭菜给她吃,丁洁没有吃,她寻思着这里一定是非法审讯的地方,其中一个人说,你说吧,当时丁洁就感到屋里的气氛异常紧张。

他们一会出去又进来,丁洁对那个女的讲真相,那个女的却说,你告诉我们吧,你那么压抑,我们是帮你的,这时丁洁明白了,这个房间是专门用来审特务的,有监控摄像头,还给她使用了测谎仪。过了一会,据说是安全局的人进来说,告诉她吧,她不知道是什么事。原来是丁洁在工作中,一个顾客在她这买U盘,一段时间后不好用回来换了一个,等顾客走后,她发现这个U盘里存有一些文件,应该是有用的,就替他保存下来,结果,被绑架后他们发现了U盘里的文件,其中一个是国家安全局的人,就把她秘密提到这,让她把这件事说明,并让她签字证明丁洁没有把文件发到国外,他们还伪善的对丁洁说,你是一个好人呢。

他们还想让丁洁指认一些不相干的人,丁洁说,我谁都不认识,都是在网上看到的。陈万友问她在外地时每天都干什么,丁洁说,工作看书炼功,陈万友说他也天天看,他们还想套点什么,李万义制止说,行了可以了。大约半天时间,丁洁又被非法送回看守所,丁洁就觉得身体被什么包裹着,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不光如此,在看守所每天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还要被迫完成缠牙签的任务,刚进来时,因为丁洁不想配合干活,李管教就想伺机迫害增加任务量,不完成就继续加罚,结果没两天就被调走了,又换了一个也是李姓的管教,丁洁对她讲明情况,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两个多月里,不在强加给她任务。

五、勒索钱财劳教

在丁洁被非法送往劳教时,丁洁喊“法轮大法好”,因为不配合戴脚镣,被几个普犯强行按到地上,看守所负责押送的崔姓的男管教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力踩住丁洁的头强行把她和另一个普犯扣到一起。到了劳教所丁洁问负责押送她的高管教和李新波为什么陈万友李万义勒索了两万来块钱还被送到这里。

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的,拿了钱的陈万友还不作罢,没过多久,陈万友拿着一份资料来找丁洁签字,资料上写着丁洁在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的资料,还说这个老太太已经死了,写的都是假的。陈万友还把她父亲和丈夫带来,丁洁想自己已经被非法判了,你们还想怎样,签了字。

在非法关押佳木斯劳教所里每天也要完成生产任务,串筷子,每人都要串一两袋子,丁洁因为身体原因很难完成,都是其他人帮着完成的。

六、不签五书迫害心脏偷停

在被非法转送到哈尔滨缉毒劳教所时,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却仍然被非法送走,到了那里,每名法轮功学员都单独看管。由邪悟人员或包夹负责胁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每晚都要十一点后才允许睡觉,早上四五点就被迫起床,其他人都在熟睡,还有犯人值宿,丁洁因不配合写“五书”,第二天就被检查心脏偷停,这样的情况下,把她放到车间里,开始时坐在椅子上,车间里装牙签的塑料盒发出刺鼻而难闻的味道,后来又靠墙坐在地上的纸壳上,中午别人都吃饭休息了,继续让她坐在地上,一个邪悟的躺在椅子上看着她,丁洁提出回去休息,回答是不行,这时她的脸色已成死灰色,连走路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劳教所还想让她干活,连续几天都这样,衣服都是同室的人帮着洗的。

六、家人承受的迫害

在丁洁被绑架期间,她的娘家人都在外地,当知道这个消息时,她的哥哥嫂子立刻将积攒的钱拿出两万元,不希望妹妹在里面受苦,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压力,父亲因为救女心切,请李万义吃饭,希望他能帮助把女儿救回来,结果李万义找来的陈万友,勒索钱财后,仍然以各种借口拖延,最后在被非法劳教后仍然编造事实,想让丁洁在继续遭受迫害。丁洁的母亲听到这一消息后,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

丁洁的婆家家境更是困难,仅靠婆婆一点退休金养活,丁洁的丈夫刚刚在外地找到工作,为了救她只好放弃工作。在丁洁被非法送往劳教后,她的父亲为了救她又被勒索了几万元,最后实在拿不出钱了,丁洁的婆婆东拼西凑又凑了一万元钱,在丁洁被绑架的半年中,家人总计被勒索五六万。最后丁洁被迫害的心脏偷停时,劳教所怕担责任,将她放回家中。

那么一个善良的女人,只因在看守所附近经过,就被中共邪党绑架诬告,希望所有善良的民众都能认清中共邪党的谎言,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的组织,走向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佳木斯市丁洁女士被迫害经过-256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