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理工大学教授呼吁立即释放妹妹王燕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霍金平被绑架。四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燕欣和徐淑兰,陪霍金平的哥哥嫂子去佳木斯市公安局打听情况,在回来去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的路上被跟踪,后来警察包围住所,将法轮功学员王燕欣、李桂芳、吴启莲、侯德庆和徐淑兰,及不修炼的霍金平哥嫂、吴启莲的丈夫共八人全部绑架。

本文是王燕欣的哥哥王延绥的呼吁。

我叫王延绥,现年五十四岁,是桂林理工大学的一名大学教授。我家中唯一的妹妹叫王燕欣,因父母过世早,多年来只有我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

王燕欣
王燕欣

王延绥
王延绥

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上午,王燕欣遭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事后我才知道,在三月十三日,佳木斯有一位叫霍金平的法轮功学员被向阳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至今人下落不明,霍金平的哥哥嫂子从外地赶到佳木斯,寻找“被失踪”的弟弟。我的妹妹王燕欣看他们人生地不熟,热心陪同前往佳木斯市公安局打听情况。可是没想到乐于助人的妹妹因此在回来的路上遭佳木斯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的跟踪绑架。

听说一同被绑架的有八个人,除我妹妹外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桂芳、侯德庆、吴启莲、徐淑兰,甚至霍金平的哥哥嫂子和吴启莲的丈夫也被绑架。霍金平的哥哥嫂子下落不明,其余六人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关押,至今已快一个月了。从妹妹被抓到现在始终没有人给出任何说法,我无法理解且终日寝食难安。

我的妹妹王燕欣,现年四十八岁,年幼时她就勤奋好学,从小到大一直是班里的优等生,她梦想着进入高等学府,实现自己美好的人生向往。也许是无缘吧,她以几分之差与理想中的象牙塔失之交臂。二十三岁那年她来到佳木斯百货大楼工作,一直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营业员。

她修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企业、大楼和顾客的利益着想,连续多年被评为省、市级先进个人、劳动模范标兵、十佳营业员、大商集团总部特模……曾多次在数千人的报告会上做先进事迹报告,是百货大楼从总经理到普通员工,人人有口皆碑的好人。佳木斯《三江晚报》记者曾对她做过专访报道,称她是“三江平原上的一颗明珠;黑土地上人民的骄傲;百货大楼崛起的希望”。很多顾客因她的诚信服务对百货大楼有了信任感,有的顾客多年来即使不买东西还经常去柜台看望她。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还很疯狂的二零零三年,燕欣作为一名商场普通营业员,面对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复杂社会环境,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究竟是凭借怎样的道德力量来取得如此突出的业绩的呢?很多不理解的人问燕欣:“你的善从何而来?”她坦诚地回答:“来自于法轮功,早在一九九八年我就开始读《转法轮》了,我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在做人,我的工作表现也是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自然而为的。”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一点,燕欣在工作岗位上被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陈国忠等以“谈话”的名义强行绑架,当时百货大楼保卫科是知道这件事的,后来燕欣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经过不堪回首的一年牢狱生活后,她因此身心备受摧残,一段时间后主动提出提前退休,离开了心爱的工作岗位,通过继续学炼法轮功,她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健康和快乐。

面对中共对法轮功近十三载的迫害,妹妹丝毫没有动摇过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以法轮功修炼者特有的人格魅力和高尚的道德境界深深感动着我及周围所有的人。

我是桂林理工大学的一名大学教授,学龄前的时候,我就对传统文化和神话故事非常着迷,那时候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幼小的心灵也在尝试着追寻神的足迹。长大以后受中共无神论环境的熏染,这些都逐渐的淡忘了。多年来在自己的专业和学术领域里苦苦拼搏,换来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伴随而来的是身体的逐渐不适。

二零零七年,我乘车从南方回到佳木斯家中,一进屋就累的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了,可妹妹燕欣却与我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总是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十几年来从不用打针、吃药,我心里很是佩服。妹妹善心地给我讲述了自己如何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如何对待和化解与他人的矛盾,尤其当妹妹谈到如何看待自己所获得的荣誉时,对我的触动很大。妹妹说:对待工作和周围的事,过去我做的就比较好,可那时我完全是为了名利和地位而活着,我为了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而活着。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做的比原来更好了,那是因为我发自内心的去做好人,去善待他人,丝毫不为名利和地位所累,这是完全不同的。妹妹还告诉我中共仍在对法轮功肆无忌惮的迫害,讲述了她在中共牢狱中的亲身经历。由于多年来接受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我对妹妹说的这些真相不愿去相信,也不理解,妹妹当时刚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我害怕她再被共产党迫害,甚至还动手打了她。

即使这样,妹妹对我不怨不恨,她逐渐引导我看法轮功学员写的《忆师恩》一书,很多当年亲自参加李洪志老师在中国大陆讲法班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他们的切身感受,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觉的这些人说的都是真实的,法轮大法真的很好,但对燕欣讲的揭露邪党的内容还是没有接受。

后来,燕欣又拿来有关讲述“六四”真实情况的视频,看后我心里非常难受,因为我听同学谈过当时天安门广场的一些情况,非常同情那些学生,但并不详细知道真相。看到视频中军人屠杀学生的描述和场景,我非常震惊,对邪党的虚假宣传有了和以往不同的看法。

再后来,妹妹又给我看了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视频光盘,比如《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明慧十方》、《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等,我还有幸拜读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我特别喜欢神韵晚会的歌词,就让妹妹把歌词抄下来给我带在身边,有时间好细细品味。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凌晨我突发脑出血,昏倒在单身公寓冰冷的水泥地上。当时我只穿了一条短裤,由于室外下雨室内温度也很低,我嘴唇冻的青紫,右侧肢体毫无知觉,不能说话,不能站立也够不到电话。我试图向电话方向爬去,身上的皮肤都被擦破了也是无能为力,只好在冰凉的地上躺着,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清醒的时候看到天亮了,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再醒来时发现天黑了,就这样没吃没喝昏昏迷迷经过了几个昼夜,眼见着肚子一点点瘪下去。也不知道哪一天的夜间,我又醒过来了,突然看见屋内白色的墙上出现了一尊发着光的法像,我先是一惊:哎哟,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图像显现?因为在妹妹的书上看到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照片,我明白是李洪志先生的法像,我知道有救了,坚信自己不会就这样死去,心中异常的稳定。事后送我去医院的朋友对我说,看你当时的眼神比我们还平静。

五月十三日上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五天后,我在昏迷中被人发现并送到了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医生检查出血量73ml而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并打电话要求妹妹同意开颅手术,我的朋友和单位各级领导及所有知道我情况的身边人,都给妹妹打电话要求妹妹同意手术,做一次并没什么太大希望的努力,否则我可能活不过当天晚上。我是妹妹唯一的至亲,接到电话的燕欣当时嗓子就哑了,面对当时的情况,妹妹深知开颅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经过短暂且非常冷静的思考后,更重要的是她坚信法轮功“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深刻内涵,妹妹坚定的做出不开颅(保守治疗)的决定,并不停的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求得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护佑。

五月十三日下午,当妹妹买完机票准备飞来的同时,我醒过来了。我知道是法轮功师父救了我,我重获新生了!一位领导见证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他非常感慨的描述:燕绥奇迹般的醒过来了,据医生讲这是奇迹,在医生的临床经验中仅此一例,明天就可以吃饭了。这位领导知道我妹妹炼法轮功后,他激动地说:燕绥有大师保护,有神佛护佑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几天后,我单位一位厅级领导见到我妹妹时说:今天看来,你当时的决定是对的,你的坚持也是对的!陆续闻讯来看望我的同事们知道了真实情况后,也都非常震惊:哎呀,哎呀,真活过来了,真是有神佛保佑,五天不吃不喝,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省人事,换别人不病死也渴死、冻死了,最低也是植物人了!

二十天后我就出院了,妹妹把我接回佳木斯家中,她身正为范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做好人,她对法轮大法坚如磐石的信深深的鼓励和影响着我。现在我已逐渐能大小便自理,能自己吃饭和拄着拐棍被人搀扶着下楼蹓跶了。

我的妹妹王燕欣善良且毫无罪错,我呼吁佳木斯市公安局各级领导及相关部门立即释放她,我目前的处境非常需要她的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桂林理工大学教授呼吁立即释放妹妹王燕欣-256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