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神迹在人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

一、缘结大法

一九九八年仲夏由于母亲的离世,父亲陷入情中不能自拔。父亲的痛苦深深的煎熬着我,每天我的心中只有一件事情在思考,怎样才能让父亲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这时同事经常和我说的一件事突然在我心中一亮——修炼大法。对呀,快去同事那拿一本书给父亲看,不就可以使他忘却烦恼了吗?书拿来了,可父亲痛苦依旧,阴差阳错的我却因此缘结大法。

二、刚刚得法师父就管我了

刚刚得法不久的一天,我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才闭上眼睛,就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作响,随之感觉整个人躺在床上象风车一样急速的转了起来,情急之中我大声喊道:“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即刻间飞转的我马上停了下来。现在每当回想起这件事真是使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本来师父给我调整身体,这是天大的好事,可自己却由于悟性太低吓得大叫,唉……好在自己还知道关键时刻求助师父,求助大法。

三、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刚刚走入大法修炼,迫害就开始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师父是否承认自己是弟子,因为当时的我动功做的不标准,静功根本没学过。可是有一条,我就是知道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最正的。为了不中毒、不动摇,我对邪党的造谣宣传从不产生好奇心,就是坚定的守住一条:不听、不看、不信。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参加同事婚礼回来的路上突然觉得恶心,两脚没根天旋地转,下身一热,感觉很多块状物排出来了,勉强回到家中,才发现流的都是鸡蛋大的血饼子,颜色深红深红的,近乎于黑色。从那天开始断断续续的血块流了一个月零二十天。这中间,我体重掉了二十多斤,脸色灰暗,没有血色,走路打晃,可没有休息一天。那时我上班要倒一次车,每次上下车都很困难,在车上大家都纷纷给我让座,最难的是下车后三分钟的路我得用二十分钟走完。当时我成为了全校的焦点。校医翻开我的眼皮说,血色素不到三克,太危险了。尤其是校长非常担心我有生命危险自己担责任,用焦急和命令的口吻对我说,赶快住院吧,别上班了,一分钱也不扣你的,你要缺钱,我借给你。我说校长你放心,我不会死的,我啥事都没有,你看着吧。我不能休息,要是那样大家都去我家看我,得给大家添多大麻烦。

随着血块的大量流出,流血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感觉有半个月没有血块排出了,以为不会再流血了。一天中午,突然又有血块流出的感觉,因是放假在家,我急忙奔向厕所,可这次流出来的不是血块,而是一个比鸽子蛋大的鸡心状的肉瘤。打那以后,历经一个月二十天的大流血结束了。更主要的是以往月经肚子痛的不敢喘气的毛病也彻底好了,以前肚子象块冰,凉的吓人,现在肚子热乎乎的,舒服了。

通过这件事全校教师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迫于邪党的淫威,大家虽不敢公开说什么,但背地里都拉着我的手真诚的说,没想到真好啦!

打压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大法的威德光照环宇,我校的一个校长和多位教师由于退出邪党组织而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沐浴在法光的深恩厚泽之中。十多年来,大法在人传人、心传心中,更多的人受益、更多的人得法,邪党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谎言彻底破产了。

四、一人炼功 全家都受益了

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转法轮》)修炼中多种疾病(产后风湿、脚跟骨质增生,、免疫力低下过敏症、胃鼓胀、心悸,总是在夜里熟睡中惊醒,随之便是恐怖、窒息,那种感觉是用语言难以言表的、痛苦至极,另有前面提到的妇科病等)在不知不觉中都不翼而飞了。远不止这些,更主要的是一人炼功,不但自己健康,还全家受益。

(一)儿子受益

儿子虽没修炼,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无论我在家发真相资料,还是走向北京的助师正法,他都坚定的支持我,上北京那年,他正好面临高考,可是儿子瞒着爸爸把我送上了火车,使我坚定的走向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压在心底很久的那句话。我离家的日子,师父一直在鼓励着他、呵护着他。我走的第十天晚上,儿子在写作业的时候,眼前一片闪亮的法轮围着他,儿子肯定的告诉他爸爸,妈妈要回来了。第十二天早上,我安全到家。

三年的高中学习儿子没上过晚自习,没补过课,没贪黑熬夜学习过,可却顺利考上了一所不错的、正规的计划内大学,这都是儿子善待大法得到的福报。

二零零七年新年,儿子从外地赶回,刚到家就发起了高烧,我没守住心性让他吃了药。儿子躺在床上全天诵念法轮大法好,可是高烧就是不退,第七天晚上儿子和我说妈妈我要好了,师父摸我了。之后他出了一场透汗就睡着了。半夜我听到痛苦的呻吟声,一看退汗后儿子烧得更厉害了,脸、眼睛通红,我毛了,悟不明白怎么回事了,第二天一早就去医院了。半个月后儿子出院我随同他一块去照顾他。没想到刚到他那,儿子又发烧了。上次高烧、这次低烧。这次是在肛门旁长个肿物,在医院门诊做了手术,挤出了满满的一酒盅脓血,但事情还没完。手术后医生和我说这个手术只做了一半,剩下的手术得让他给安排的医院去做,否则肯定会形成肛瘘,总是流脓流水,我和儿子一听就懵了,动手术,没带那么多钱,不动手术,等伤口长上再做,不得受二遍罪吗?在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社会,为了钱根本就没医德可言,明明在门诊能做的手术,为了多赚钱,让你去住院,根本不管患者的死活。

坐下来,儿子不经意的一句话使我惊呆了。儿子说,妈妈你知道吗,上次和这次住院的情景,我以前在梦中都见过。什么?梦中见过,这不是旧势力早就给安排的路吗?整天说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可还是按它们设计的路去走,到底信谁?到底是不是大法弟子,惭愧悔恨,师父摸儿子,自己还不悟,师父是看我走旧势力划的圈着急呀!悟到了我就和儿子说,儿子咱们有师父做主,一切交给师父行吗?儿子非常认同。我们不相信有什么流脓流水的事发生。那是常人,我们是超常的。心在法上,一切都正常了。事情过去几年了,在师父的看护下,儿子一切都好。

这之后儿子非典时在学校喝了近六、七年肠清茶的习惯也彻底放下了。(据我知道这种茶长时期饮用小肠就不会工作了,我单位很多年轻人因误听了他们广告宣传,说喝了茶气色好,喝完后都成了依赖型了,不喝就不能正常排便)戒茶时儿子半个月没排便,可他一点都不害怕,现在一切都正常了。

(二) 丈夫受益

丈夫对大法也很支持,经常和我出去发资料。就是怕心有点大,有时说点怪话,尽管这样师父也照样呵护他。三年前,丈夫嘴斜眼歪,舌头不好使,脑血栓症状出现了。(他父母都是这种病走的,过去我说他是家族病史,又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有意无意又中了旧势力的圈套,悟性太差了)我和丈夫商量,让他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有时落空,但基本上都能坚持,现在已经写了好几本了。中间症状虽有反复,但都好了。我知道这一点责任在我,丈夫是一个全新的生命,是由师父看护着的。和他父母的过去已没有任何关系,总和他父母的过去联系,病能不反复吗?

修炼大法跟着师父深一脚浅一脚已走过十几个年头了。十几年中出现的神奇事情岂是几张纸能表述完的。我身边发生的事只是亿万大法弟子发生的神迹的一个缩影,一个浪花。在此写出来仅是为了击破邪党的那苍白无力的谎言,也是让世人见证大法的美好与神奇,颂扬我们敬爱的师尊的慈悲与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