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要正念不要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为什么收效甚微,到底是误在哪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真正的帮助了同修?

回首十二年前,我们厂有两百多人得法,我们分厂当时就有九个同事在参加集体炼功。99年7.20以后走到现在,已有一个同修离世;有一个同修被旧势力以很重的病业形式迫害多年;还有两个同修由于怕心,带修不修的一直走不出来。

其中A同修,99年7.20那天和大家一起走到了省政府,但后来因怕心作祟,2007年后自欺欺人的同意了家属的安排,走入了另外的法门,有两年的时间不再和我们见面。当时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她的情况很不好,可是我找不到她家在哪里,她不告诉我,好不容易打通了她家的电话时,她已经说不清楚话了,但仍然不同意我们去看她,也不告诉她的家的地址。我们只好和她的家属沟通,等她从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出来我们见到她时,她除了还能眨眼睛,身体的其他部份已没有知觉(渐冻人的症状),就这样,三天后她去世了。我得知这个消息后,有一种莫名的悲痛从内心深处涌出,导致我在她的灵堂里大哭,不能收停,我对她说:“对不起,我答应过你,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要帮你,但是没帮到,对不起。”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从那时起我意识到了找回昔日同修的严肃性和重要性,下决心要尽力帮助我身边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其实是带着很重的“情”的因素)。

我多次找到另外两个带修不修的同修B和C。其中B同修7.20前还是辅导员,99年7.20那天也和大家一起走到了省政府。现在由于怕心,带修不修的一直走不出来。好不容易她答应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刚三个星期,就听说我们有个同修讲真相时被绑架了,吓得又不出来了。我很无奈,只好帮助她发正念清理干扰她的因素。(同样还是个“情”)。

被旧势力以很重的病业形式迫害的同修D,当年也是辅导员。99年7.20那天也和大家一起到了省政府。2000年我们去北京上访,她顾忌孩子太小没走出去。我们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又被无理开除了厂籍,她也因为种种原因辞职了。2000年她的妈妈(也是同修)去世了,2002她的脚开始出现问题,开始一直以为是消业,没引起重视,后来严重了就到医院去找专家看,医生诊断说是不治之症。她逐渐的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和同修接触,一门心思在家里相夫教子,同修也一次次的被挡在门外。渐渐的她腿的问题越来越严重,2005年已发展到不能出门,从2003至2010年前后有三个同修到她家里无偿的帮助她做家务,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

2006年第一个帮她做家务的同修在外地做真相时被绑架,2008年第二个帮她做家务的同修在用老年三轮带她出去讲真相时又被绑架。后来大家悟到帮她做家务不能从根本上真正的帮得了她,要在法上帮助她提高上来才能走出魔难。

由于旧势力的间隔,当时她对我的成见较深,于是我就给她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把我这几年跟斗把式一路走过来的心得敞开心扉、推心置腹的和她做了交流。又在当地同修的建议下,2009年我们在她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学法小组刚成立时干扰很大,我们总共五个人,一会儿她说读书的声音大了怕人听见,一会儿又说晚上太晚要影响隔壁的儿子早上上学,一会儿又说人太多,还想办法把其中一个想帮她的同修弄走了,她的老公也三番五次的到我家里来,叫我不要到他们家去学法了,我告诉他:“这件事你说了不算,要我们不到你家去学法,除非她亲口告诉我她不修了。”由于我们的坚持,他的老公也只好作罢,就这样我们闯过了第一关。

第二关是炼功,当时同修D已很长时间没有炼功,当我们决定要开始炼功那一瞬间起,我的头痛了一个星期,在第一次炼功时另一个同修又出现很强烈的症状,她感觉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两次冲出了炼功的房间,倒在沙发上,我们悟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加强发正念,坚持下来了。

但是由于被“情”干扰,我们渐渐的放松了警惕。开始炼功时她还可以站着坚持炼完,慢慢的说这段时间状态不好消业,第四套蹲不下去,暂时就坐着炼,慢慢来嘛,我们纵容了她没有坚持,渐渐的所有的四套动功都坐着炼了,怎么也喊不起来,后来就对我们说我早晨炼过了,集体学法就不炼了。当时我们都没有警觉,一直以为她每天早晨3点50参加集体炼功,就觉得一个星期一次的集体学法不炼功也没什么关系。但看到她的状态一直在往下滑,走路要推靠背椅,手脚也不听使唤了,坐在马桶上必须要人扶,自己都起不来了。当我们意识到不对后决定又从新开始炼功时,她已被迫害的不能站着炼功了。

师尊告诫过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回过头来看仔细想想,才发觉我们一直没在法上帮助同修D。在魔难中的同修时间长了,觉得家人靠不住,慢慢的对同修产生了依赖心,觉得只有同修才是最亲的,什么都愿意和同修说,帮助她的同修由此也在情中陷得越来越深,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到了她家里就没正念了,脑袋里全是常人的东西。以至于被绑架到看守所里了,还整天都在担心没人照顾同修D和她儿子的生活。2008年同修决定要用老年三轮带她出去讲真相前,她就吓得在床上发抖,但又不好说不去,结果出去不远就被绑架了。大家怕她在三件事上落下,就找一些大法的事让她在家里做,她的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怕心还很重,做完就被干扰,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全身发抖、四肢发软、喘不过来气。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她今天说学哪儿就学哪儿,她说不炼功就不炼功,她说不要谁就不要谁,她说没人照顾她就赶紧在同修中物色合适的人选照顾她的生活。偶尔要出了什么状况没人给她家做饭了,她就到处打电话找人。而同修也是碍于情面,再忙也要放下手中救人的事到她家里帮她买菜、做饭。觉得身体有哪儿不对或摔了一跤就要大家帮她发正念,同修就象走马灯一样不停的到她家里去看她,她的事牵扯了整个片区的同修,以至于她的家属都觉得照顾她的生活就应该是大法弟子的事,当我们建议:大法弟子现在做三件事都很忙,是不是找一个常人保姆照顾她的生活时,她老公就说:“如果要找常人保姆可以,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把书都收起来,不要炼了。”因为我们有一个怕她放弃,不修了的心。还有一个希望她尽快好起来,挽回影响,救度被她障碍了的身边的众生的心。

由此看来,帮助同修是要她发自内心的正念正行“我要修”、“我要做三件事”。魔难中的同修自己肯定是有问题,但出现这种现象我们也应该找一找自己,不能一味的指责她不对。我们没好好的想一想,十年了,她到底误在哪里,她哪里才是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这样用“情”帮助在魔难中的同修,真的能帮得了她吗?师尊告诫过我们:“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精進要旨》〈坚定〉)。修炼是严肃的,象我们这样拔苗助长、越俎代庖,这样用“情”帮助在魔难中的同修,不但没能帮了同修,还会害了同修,还有可能延长了同修的魔难。

我们隔壁厂也有个同修和同修D的情况很类似,周围的同修每天都到她家去集体学法,大法弟子都很善良,看她不方便,就顺带帮她做家务,在生活上照顾她,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可是情况并不是大家希望的那样,这个同修的情况也是越来越糟糕,越来越依赖于同修。由此看来,这种情况也不是偶然现象,很多地方都有。

当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我的思绪还很乱,很纠结,在写文章的过程中,也被怨恨心所干扰,恨铁不成钢。还曾经想放弃,当清理了这些干扰因素后,我的思绪越来越清晰。如果我们不跳出人的“情”,用“人”心做“人”事,没有正念正行的来帮助魔难中的同修,邪恶就会觉得她有利用价值,就利用她没完没了的来干扰我们,占用我们做三件事的时间,从而达到它们毁众生的目地,同时把魔难中的同修拉下去。所以,在帮助在魔难中的同修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吸取教训,头脑要清醒,不要被“情”所左右、带动,更不能因为这个“情”而耽误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大事,帮助在魔难中的同修要正念不要人心。

以上是我在帮助魔难中的同修过程中个人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