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马三家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因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中共非法冤判十年,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女子监狱迫害。在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女子监狱,见证了恶人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手段,见证了她们对善良的法轮功群体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大罪!

法轮功学员只要进去不“转化”,就会遭受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先来软的,后来硬的,她们的队长说这是强制机构。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轮流打骂,睡觉躺的也是地板,冬天让光着脚穿着单衣服在水泥地上站着或蹲着。夏天让穿着棉袄戴着棉帽子在门口站着,不让其他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孤立法轮功学员。她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时会让同屋的人陪着,好让她们一起仇恨法轮功学员,直到法轮功学员被“转化”了,要不就往死里整。她们毒打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在一个挂着窗帘的屋子里,看不到里面怎么折磨法轮功学员,但是会听到凄惨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下面几例都是真人真事。

原二监区现已改为五监区,现做思想工作的大队长张磊,殴打学员谷艳芳,把谷艳芳从办公室打到车间前,打得谷艳芳不能走动,但还要她跟着出操,谷艳芳只能一点点的往前挪,看着她喘气都非常吃力。

法轮功学员孟键被吊起来打,有个叫戈玉红的是杀人犯,伙同其他几个人一起被恶警利用,殴打孟键,打起人来心狠手辣,和孟键一组有个叫王秀云的,每天都打骂孟键,王秀云让孟键跟着她走,她到哪孟键就得到哪,如果不跟上就打骂,还不许别人和孟键说话。孟键一天天的忍受着,被恶人折磨得经常胃痛。那几个犯人就象没有自己的思想一样,被恶警控制如同一根打人的棍子。

张静艳是五小队的,刚来被迫害时,恶警先用软的,张静艳长时间不转化,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恶警就开始用各种邪恶的手段迫害,晚上不让睡觉,几名犯人轮流打她,折磨她几天几夜没睡觉,眼睛都被打青了,骨瘦如柴,和刚进来时判若两人,只仅仅的几天内,其中有一个犯人叫金兰的晚上做个梦,看到自己都快变成蛇了,把她吓醒了。这就是在邪党的威逼驱使下干坏事的下场,这就是神佛给坏人的一个警告吧!

法轮功学员池庆华在出工时没有看到同修赵俊兰出工,她就打听别人询问怎么回事。当得知赵俊兰是第二次被转化,不让出工时,池就去找赵俊兰,这就惹恼了恶警,当时就不让赵俊兰上机台干活,在后库房“学习”,几个人看着她,有一天几个犯人,其中有一个叫孙玲玲把池庆华的嘴用抹布堵住,五花大绑送到监舍学习,轮流打她,其中两犯人王锦丽、杜秀霞(杀人犯)把池庆华的牙都打掉了,最后被送到小号折磨,被折磨得送进了医院,从医院出来时骨瘦如柴,但这样的身体状况,恶警还让出去干活。

法轮功学员高淑杰被折磨得更惨烈。吴伟、梁军是她的包夹,还有个大连人叫刘敏,刘敏是个诈骗犯,已经是“二进宫”了,她是折磨法轮功学员最狠毒的一个,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她来迫害。高淑杰就是由刘敏迫害的,她一连几天不让高淑杰睡觉,白天照常出工干活,只要高淑杰一打瞌睡,吴伟和梁军就用早已准备好的线轴或是木棍打她。吴伟、梁军和刘敏轮流打骂高淑杰,有一次,刘敏用扫帚打高淑杰,把好几个扫帚都打飞了。她还不让高淑杰小便,憋不住就往裤子里尿,她们让高淑杰把裤子脱下去擦地上的尿,擦完后再把裤子穿上。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是极其卑鄙和下流的,把高淑杰折磨得就剩下一把骨头了,谁看见了都会忍不住落泪的。

法轮功学员刘凤梅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她在四小队。她的包夹是戈玉红和于瑞艳。于瑞艳只要发现刘凤梅背写经文就去告诉队长,队长让刘凤梅在水泥地上睡觉,而且一睡就是半年。在这半年里邪警让犯人轮流看着她,每天晚上十点到第二天凌晨五点,两个犯人每一或二小时一轮,一轮就是几个月,把犯人们都弄烦了,都把怨气撒到刘凤梅身上,都去骂她,而且还不让她去买任何东西,就是手纸、牙膏这样的日常用品也不行。在这半年里受尽了各种非人的待遇。后来,刘凤梅用绝食来抵制迫害,队长便组织几个人把她拖到厕所强行灌食。去哪都有专人来跟着刘凤梅,一旦“私自”行动,就得引来一顿打骂。

恶人用尽了卑鄙的手段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如大冬天把屋里窗户全打开,让学员穿着单衣,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更卑鄙的是她们还用线绳绑在乳头上拉出去很远还不罢手;还有让学员脱光衣服去水房用凉水浇。这些邪恶的人真是一点点良知都没有了。

以上就是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里发生的真实情况。法网恢恢,神目如电。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理难容,有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遭到了恶报,如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王立军、以打压法轮功学员而捞取政治资本的薄熙来,因喉癌去世的罗京,制造自焚伪案的导演陈虻等等。

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快看清邪党的邪恶本质,立刻停手,将功补过,给自己和亲人留条后路。善待大法,必有福报。因善待大法而得福报的人不计其数。希望你们能放下屠刀,否则到清算时后悔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