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营口鲅鱼圈滕文闵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滕文闵,女,三十六岁,辽宁营口鲅鱼圈红旗镇宋屯村人。滕文闵于二零零八年末得法,得法后她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与人为善。二零零九年九月,滕文闵被当地警察绑架抄家,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秘密开庭,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以下是她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由于法轮功学员的手机被警察监控,鲅鱼圈国保大队的队长王洪奎领着十多个警察,在滕文闵家楼外绑架了当地学员毕世军、孙丽夫妇俩,并非法抄了他们家。下午滕文闵到学校接孩子回家,见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坐着俩个戴墨镜的人,滕文闵用钥匙打开房门,就被屋里一个人拽进屋(王洪奎领着国保大队人已撬门入室),滕文闵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此时滕文闵家里已被翻的乱七八糟,一个人问:你怎么有这屋的钥匙。

滕文闵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撬门又抄人家是犯法;他们对滕文闵说:你是在犯法;滕文闵说:我学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一个人(王洪奎)说:一看她就是炼法轮功的。滕文闵要求上厕所,被警察非法搜身,抢走一部手机、一个戒指;在滕文闵上厕所时,一个女警察跟进厕所看着她;又一个警察指着屋里的打印纸问她:这些东西哪里来的?滕文闵说:在我家就是我的。

警察又把滕文闵和孩子分开,在另一个屋里给孩子二个棒棒糖,哄骗孩子说:你家的东西是哪里来的?孩子被骗的说是孙阿姨的。滕文闵制止警察哄骗孩子,被警察按在沙发上不让动,她给警察讲真相、大法洪传全世界、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应。警察把屋里的一台电脑、一部打印机、一台影碟机、一部手机、一台切纸机,一电脑分支器、二个mp3、一个mp4、二本《转法轮》、大约二十本师父国外讲法,二张师父法像抢走,留一些人等着她丈夫沈广海(学员)回来。

六点多她丈夫回来,被警察按在沙发上,将沈广海身上一个光盘和五十元钱搜走,并将沈广海直接劫持到国保大队。随后也将滕文闵和孩子带到国保大队。她和沈广海被分别关押,同天被绑架的学员还有:孙丽、毕世军、杨丽君、余志宏及儿子王志远、董冰及其父亲和弟弟(未修炼法轮功)。

滕文闵给一个女警察讲真相,一个男警察骂她、骂师父;又有一个女警察拿来师父的讲法让她抄写,滕文闵不配合她。晚上十点多,滕文闵要求把孩子送回家,警察不同意。下半夜三点多,王洪奎才让滕文闵通知亲属把孩子接回。当她的姐姐和姐夫俩来接孩子时,警察又追问她姐姐和姐夫是不是学法轮功的,亲属说不是炼法轮功才让走。

而后警察把她们几个学员送到营口医院,第二天医院给他们抽血化验,因他们不配合体检,孙丽、余志宏被警察殴打,警察又强迫他们按手印和签字,他们拒不配合。警察要把她们四个女学员一起送走,孙丽不上车,警察强行将她拽上车,将滕文闵等四个女学员送到营口看守所。到看守所里,孙丽警告王洪奎说:你迫害大法弟子不怕遭报吗?王洪奎吓的躲了起来。警察想强行把孙丽铐在暖气管上,孙丽不配合,都没得逞。又把他们送到登记处登记,他们不配合。一个协警谩骂她们,并强行将她们送到监室里。滕文闵被关在212监室,后又调到214监室,当时214监室里还关押熊岳的学员郭余荣。她们每天被强迫坐板,并经常遭到警察的谩骂。被关押在213监室的孙丽绝食反迫害,绝食二十一天,期间孙丽被强迫灌盐水、豆奶等。孙丽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警察又强迫孙丽吃药,她不配合,孙丽被迫害的身体只有九十多斤。警察强迫学员余志宏照相,余志宏不配合,警察就打她的嘴巴子。滕文闵每天坚持炼功,遭到了警察体罚—罚站。

二零一零年四月,盖州市的法轮功学员赵敏被关押到滕文闵被关的监室,赵敏反迫害不穿马夹;六月份盖州市的学员姚荀在监室里炼功,警察将滕文闵、姚荀罚站三个小时。七月份法院对滕文闵他们秘密开庭,孙丽不配合警察,被铐在法院的一个小房铁门口。滕文闵问一个警察:你们没有兄弟姊妹吗?你们不许再迫害孙丽。那个警察用手打了滕文闵肩膀一下。前二次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公开开庭,学员和家属来了很多旁听,第三次鲅鱼圈区法院秘密开庭,滕文闵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沈光海被非法判刑五年,余志红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其儿子王志远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孙丽被非法判刑五年,毕世军被重判七年。这期间滕文闵被迫害的全身长疥,号头看她长疥就挤压她,从精神上迫害。

滕文闵父母年岁已高,且身体不好,难以抚养孩子,寒假前孩子已经一个多月没上学了,滕文闵的父亲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将孩子送到鲅鱼圈区国保大队,当面交给大队长王洪奎,让王洪奎抚养孩子,孩子一度被留在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又将孩子送到鲅鱼圈红旗派出所,国保大队和派出所协商同意将她放回。

二零一零年三月鲅鱼圈法院提审滕文闵,并强迫她签字,滕文闵在营口看守所遭受十个多月的精神和肉体上迫害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被释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