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长希望人人学法轮功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

厂长希望人人学法轮功弟子

〖山东烟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的一天,我推开会议室大门,看见大圆桌旁已坐了不少干部模样的人。“小徐,快坐下。”厂长招呼我,“这是局里的领导们,就是为你学法轮功的事来的,不要执拗了,上面不让学咱就不要学了。”

“我先谈谈吧,”我坐了下来,说:“我是九六年七月开始学的,那时我正在吃着草药,面黄肌瘦的,胃炎、神经衰弱、颈椎压迫的头痛、头晕、恶心,吃不下饭,整日愁眉苦脸。学了法轮功就三天,我把药罐子扔了身体好了,在车间里也有劲干活了。法轮功要求按真、善、忍去做,在车间里不争不斗,主任安排什么活就干什么活,这个可到车间里打听打听。”

我接着说:“我们家属院里的水龙头坏了,水哗哗的整宿的淌,我自己买了水龙头按上了。前年不到三百块钱的月工资里,发现了有一张五十面值的假钱,到城里验证后,我撕毁了,我不想害人,也不能害人,我的父亲是中共党员,是国家干部,他教我晚上出去花掉。我没有听他的,我是学法轮功的,得按真、善、忍去做,不能去害人,如果不学法轮功,我也做不到这些。学炼法轮功,我身体好了,心性也高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学呢?政府应该好好的了解了解。”他们都在默默的听着,有一个还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以后,厂子历次裁减人员都没有我,而且我是唯一的一个没有亲属关系、也没送过礼的人。

有一天,厂子里的一名中层干部对我说:“厂长开干部会时提你们法轮功来着。”“怎么说的呢?”“你们都能象学法轮功的人一样,我这个厂长就好干了!”

我笑了。

银行职员竖起了大拇指

〖中国大陆来稿〗那是二零零八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带了五千元钱到公交总站旁边的银行换取零钱。当时来办理业务的人很少,我到一个窗口说明要换五百元面额五元的零钱,并把五张面额一百的整钱递过去。

营业员把钱接过去验过真伪后开始给我找零钱,她拿出自己柜子里的八捆(每捆五百元)后,又向对面的人要了两捆。对面的人提醒她说:“不是才换五百吗,你都拿五千了。”给我办理业务的营业员说:“刚才我这里剩的不够了,现在正好够换给她。”边说边把十捆面额五元的零钱给我,并让我用验钞机查一遍。我一看她还没有明白过来,就又把钱推给她说:“你帮我数一下吧,我再拿四千五百元给你,刚才给你的是五百。”这时,她才明白过来,激动的说:“你要得了这么多?”“嗯,我都要了。”

我转身到大堂经理处拿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写:你今天遇到好人了。今后工作要认真,换成别人你今天把半年的工资都丢了。我是信仰“真、善、忍”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等她帮我点完钱,我把剩下的四千五百元钱和字条一块给了她,她把字条看了又看,高兴的竖起了大拇指,连说:“谢谢!谢谢!”

当时银行一次兑换几百元就不错了,而我一次就兑换了五千元,这也显出了大法的超常。

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范

〖河北来稿〗二零一二年二月,我村选举村干部,后备干部有三个,这三个人给每家每户每一个有选举资格的村民钱,分别是十五元,七十五元和一百一十元,丈夫拿到给我的那份后不想给我,我要了过来。但是我知道,这些钱是不能要的,这样不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于是在选举有了结果之后,把所有的钱都退了回去。他们很高兴,其中的两个还退了党。

不知怎么回事这件事就传开了。过了几天,同修到我村劝退时遇到一个信耶稣的,她正在那里说,所有从村干部那里得到的钱,除了我们村某某某(我丈夫的名字)媳妇那个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退回的,并且这个人还相当的困难,自己没有收入,丈夫不让她花一分钱,到丈夫那里修个自行车也得自己掏腰包,经济这么困难的一个人还把钱退回去,那才是真修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