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5月1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

  •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京城于安琴被迫害经历

  •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恶警恶行

  • 江西都昌县妇女程彩凤被非法劳教迫害经历

  • 北京法轮功学员林乐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所遭受的迫害

  • 内蒙古额尔古纳市徐淑芳老太太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省拜泉县徐淑霞被逼走他乡至今未归

  • 四川欧振乐被反复关押、骚扰、药物迫害而含冤离世

  •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京城于安琴被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京城法轮功学员于安琴,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一日与同修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被黑龙江驻京办的警察骗到他们所住地扣押。二十五日被东京成林业公安局押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三十三天,家属被敲诈五千元人民币单位一万元人民币后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于安琴正在单位上班。被东京城林业公安局三名警察强行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因于不配合被一名叫路小东的警察先是左右开弓打了几个嘴巴子,然后又踢了几脚逼问。这时才知道是因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人举报。

    关进看守所几天后,路小东又去“提审”见面没开口就大打出手,后问“黑包”是怎么回事。和杜某某是什么关系。因于安琴把大法的书放在一个黑皮包里,藏在同学杜某某家。被路小东这一问,于安琴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就说出放在同学家的大法书,结果同学被他们敲诈了两千元人民币(事后才知道于安琴家的电话被监听了一个多月)。于安琴被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诬劳教养一年半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因检查身体有心脏病拒收后又被押送到柴河看守所迫害一年之久。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于安琴正在家和同修学法,突然闯进六、七个地方派出所的警察,进屋就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是后,在警察没有任何执法手续,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抄家 ”。抢走大法书籍、mp3、mp4、DVD影碟机等私人物品,并把于安琴和另一同修绑架到地方派出所。各敲诈五百元人民币后才放人。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恶警恶行

    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又称十里坪羊毛衫厂,1999年12月开始集中迫害浙江省被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2001年以后,恶警祝治照、李红青、姜宛等运用骗、威胁、暴打等手段,做着罄竹难书的流氓恶行。恶警命令或实施对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隔离和禁闭,每天用共产党导演的天安门自焚、精神病人杀人后嫁祸给法轮功学员等假新闻进行强迫洗脑,并派多名吸毒等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甚至殴打。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迫害措施有:熬鹰、坐老虎凳、吊、打、坐水牢、灌辣椒水、电警棍、注射神经药物、高强度劳动、夏天长时间暴晒太阳、强迫穿性病人的内裤,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六级黄色录像、等等。有的法轮功学员活活被打死,有的被逼成精神病、有的放弃修炼身体恢复病体而死……

    浙江玉环法轮功学员郭显文,男,四十余岁,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这位壮汉二零零四年七月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劳教所才让他保外就医,出狱十五天后去世。

    金 华市法轮功学员朱作新,二零零一年初再次被绑架劳教三年(后又被加期一年), 在十里坪劳教所受尽了非人折磨,曾日夜连续被吊铐在门框上达二月之久,其间不管大小便、夜间睡觉从未放下,每天只给吃二两别人吃剩下的米饭;曾经一连几天 遭受坐老虎凳、不让睡觉、灌辣椒水、往眼里滴风油精等酷刑,最后在被折磨成无脉搏、无呼吸的情况下送医院抢救。

    原龙泉市江家林曾被昼夜连续吊挂在窗棂上达120小时以上,回家后不久去世(听他家人说,未实地证实);临安日报记者被神经药物和禁闭迫害折磨得精神错乱,后被送精神病院迫害;有个叫林忆华的医生被坐水牢,又黑又臭的水池里爬有毒虫子,还有关在禁闭室里打,注射神经药物,被造谣说走火入魔; 也有的出现幻听症,还有整整一天被吊挂在工厂的铁大门上,也有的被吊打时,血、汗、大小便流在身上……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交通方法:在杭州市或衢州市或金华市坐车到龙游县,再坐中巴到壶(或者湖,谐音)镇,在镇上打小巴士到郊外约五公里的十里坪第四羊毛衫厂(男子劳教所)。


    江西都昌县妇女程彩凤被非法劳教迫害经历

    江西都昌县妇女程彩凤女士,在南昌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两年,释放时,已经无家可归,只好流离失所在外,只得到处找工作,打工养活自己。

    程彩凤,女,1953年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鸣山乡程家坂村,1999年“7.20”前有幸得法修炼,身心受益,当时随丈夫迁到景德镇市生活。

    2004年6月28号,她在景德镇市新厂区昌河机械厂食堂做清洁工,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当天上午10多钟,景德镇市珠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夏华带领一帮恶警,还有新厂派出所的公安和610的不法人员,共14-15个人,以检查暂住证为理由,将她绑架、非法抄家,抢劫走《转法轮》一本,经文和《明慧周刊》等真相材料,还有几百元现金。

    恶警连洗换衣服都不让带,把程彩凤女士关进珠山公安分局迫害,后转入景德镇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经常被女流氓打骂迫害。

    珠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以没有任何手续地非法劳教程彩凤两年,关进江西省南昌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整整两年。程彩凤被迫每天十几个小时地做苦工(制鞋和手套等),被恶警打骂转化,被吸毒的“包夹”每天24小时迫害,常常全身被其打得遍体鳞伤。其间被迫害得患心脏病,昏迷不醒,被拉入南昌市“九四医院”抢救,病还没好转,就又把拉到劳教所劳工迫害。

    程彩凤的近80岁的老父亲因为她被绑架、关押迫害,担惊受怕,忧伤而死,中共当局还没让她见上父亲最后一面。其丈夫也被迫离婚了。


    北京法轮功学员林乐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北京法轮功学员林乐宏在北京硅谷电脑城北裙楼四百零一的公司被绑架到东城看守所,第二天,被强行绑架到马三家。在那里遭到非人迫害,导致记忆力严重下降,双腿麻木,体质虚寒。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当天,除了林乐宏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夫妇,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也被绑架到东城看守所。林乐宏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送到北京调遣处迫害。因为林乐宏不配合迫害,五个包夹日夜看守,不允许他睡觉、吃饭、上厕所,十几个小时。期间,有十几个警察轮番采用各种方式,进行威胁、利诱、恐吓,被几个人按倒,强迫换上调遣处的衣服。

    林乐宏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后,先被关进三大队迫害,因为他不配合迫害,被关在楼梯入口的小黑屋子里面,七天七夜,双手手铐后背反锁,被锁在铁梯子上。检查身体,林乐宏低压升到一百,高压一百三十。牙齿松动,发痒,浑身骨节剧痛。

    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三大队的大队长,为了加重迫害,不顾林乐宏的浑身剧痛,强行在后面吊高双臂,整个人不能直立,痛苦难当。当时,林乐宏经常听见外面的有痛苦的呻吟声,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还经常听见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叫骂、棍棒。

    七天后,林乐宏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迫害,强迫劳动。林乐宏的双腿因为长时间的站立,基本上是麻木的,双手也浮肿,之后每天还要被迫做十几个小时的苦工,时间长达两年。 期间,因为不配合签考核,林乐宏被几个人按住手脚毒打。

    林乐宏经历了两年的奴役迫害,导致记忆力严重下降,身体消瘦三十斤。北方寒冷的冬天,马三家劳教所为了加重迫害,不给热水洗澡,也几乎没有喝的热水。所以,林乐宏被迫害的体质虚寒,回家后,吃饭只能吃小半碗,还要吐一些。三十几度的天气,还觉得身上寒冷。头发脱落稀薄,许多事情都记不起来,记忆力受损。


    内蒙古额尔古纳市徐淑芳老太太被迫害事实

    徐淑芳,女,今年六十七岁,家住额尔古纳市。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徐淑芳和一个同修黄德艳,在二中东南部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举报,劫持到当地公安局。到 公安局把两个人分别关在两个房间,公安副局长刘辉,刑警队长杜某某,还有一个记录 的警察姓柳,不知具体叫什么。非法审问到天亮,副局长刘辉恶狠狠的对徐淑芳说:“就看你是老太太,要换成小伙子,铁嘴钢牙也给你撬开。”早上七点多,将徐淑芳 和黄德艳一齐绑架到看守所。

    家人得知消息后,来到公安局。去要人,公安局因此得知徐淑芳、黄德艳两个人的身份与住址,当天把两个人的家全抄了。徐淑芳家抄走一份心得体会,几盘磁带。黄德艳家中抄走了许多大法的真相传单。

    徐淑芳和黄德艳,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后,勒索每个人的家人二千元,才放回家。

    徐淑芳从看守所回到家中,受到片警杨金刚的监视。恶警杨金刚说:“给法轮功惯的, 就是整的轻。”还有一个姓魏的片警拿出两张纸让徐淑芳写行踪汇报,第二天又去家中逼问:“你写了吗?”徐淑芳说:“你们把我们家弄的每天饭都吃不好,你穿这身皮,让我 们家人都害怕,你们以后别来了,我也不会给你们写的。”


    黑龙江省拜泉县徐淑霞被逼走他乡至今未归

    徐淑霞,女,今年六十四岁,家住黑龙江拜泉县自强乡,九七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来身患多种脑动脉硬化、头痛疾病,炼功全都好了。到了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徐淑霞受到了数十次的骚扰。

    原自强乡派出所田某某,赵玉田、乡干部周振军,村干部李祝华,经常到家里骚扰。经常半夜三更就敲门,进屋里还埋怨徐淑霞说你在家睡觉享福,把我们折腾够呛。”还恐吓说不准你上北京,上北京就抓你判你。强迫徐淑霞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徐淑霞上山干 活,乡干部周振军,距离十米远处,盯着她,徐淑霞说你总盯着我干什么?他回答 说:“怕你上北京。”

    二零零二年二月份,徐淑霞被邪党不间断的骚扰,已无法正常生活,被逼走他乡,至今未归。徐淑霞虽然不在家,邪党乡政府、派出所经常去家中骚扰家人,问她大儿子去哪里了?大儿子说不知道。他们就说你妈炼功让人抓起来了。邪党的村书记梁喜臣,经常给徐淑霞村里的亲属打骚扰电话,恐吓他们说:“要她赶紧回来,不回来就采取手段了。”


    四川欧振乐被反复关押、骚扰、药物迫害而含冤离世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法轮功学员欧振乐,自二零零零年正月至二零一零年三月,先后被中共恶警、恶人绑架劳教二次共四年, 非法关押,包括在拘留所所、派出所、洗脑班等地,四次共一百二十多天。

    欧振乐,男,退伍军人,原四川省遂宁市分水粮站站长。一九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 曾担任分水炼功点义务辅导员。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欧振乐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十五天后,又送资阳市大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回来后, 欧振乐被中共恶党开除工职。 他就用在部队学得的理发技术开了一个简易的小理发店,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但分水镇的恶恶警人也不肯网开一面。二零零二年初,欧振乐又被分水镇恶人杨朝胜、严昌全等五人绑架后,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欧振乐回来后,分水镇的恶恶警人还经常到家骚扰、抄家,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他本人和家人生活在极大的痛苦中。妻子体弱多病, 全家人就靠欧振乐的一个未成年女儿打工来维持生活。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深夜,欧振乐又被分水镇综治办恶人严昌全、吕长林,伙同东禅派出所的汪姓警察等十几人绑架到遂宁市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欧振乐回家后,没有了生活来源, 他自己生活又不能自理, 而且多次遭到恶人恶警的迫害, 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和恶恶警人用的药物所致,欧振乐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