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金铮铁韵 抒怀明志

岳飞《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
蓬壶殿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
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
民安在?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请缨提锐旅,
一鞭直渡清河洛?
却归来,再续汉阳游,
骑黄鹤!

岳飞,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人。是南宋时代的抗金名将,中华伟大的民族英雄。

这首《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写的是汴京和广大中原地区失陷后,金兵破坏了往昔的繁华,士兵和人民惨遭杀害,一片凄凉。作者面对这种惨相,义愤填膺,渴望领兵北伐,收回故土。全词抒发了驱逐敌寇、保卫中华的爱国精诚。

词篇一开始便直入正题,“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写诗人登上湖北武汉蛇山上的黄鹤楼,纵目观览。先总叙一笔,以“遥望”紧扣“登楼”的题旨;以“荒烟”隐括全词,寓意苍凉。然后,劲笔陡转,以“想当年”三字转入后文。“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这几句如火如锦,描写当年国家未遭金兵侵略破坏时的繁荣景象。为下面描写失陷后的惨状,以作反衬。万岁山:宋徽宗政和四年建于汴京东北角。蓬壶殿:指万岁山里的宫殿。“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这里用“到而今”反照前面的“想当年”。从回忆中重返现实,写如今敌骑遍京郊,一片战乱,形势十分险恶。铁骑:指金兵。郊畿:指汴京一带。

下阕,承接上文“铁骑满郊畿,风尘恶”的思路,继续展开描写,笔细意愤,写金兵的残暴凶狠。先用两个设问性排比,简洁有力:“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写士兵血染金兵的刀锋,人民被敌军杀害,尸体扔在山谷沟壑之中,惨不忍睹。这就引出了下句:“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这两句是对上文“兵安在”四句做个归结,概述金兵入侵,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这样,诗人好挪开手笔,另抒新意。

以下,便进入词篇的最后一个层次:“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这几句,抒发了驱敌卫国的英雄气概。岳飞精忠报国的一片精诚,都从字里行间溢出。 请缨提锐旅:意为请求批准带精兵北伐,缨:绳索。《汉书·终军传》记载,汉武帝时,终军(人名)出使南越,临行前,找汉武帝要一条长缨,说一定把南越王拴来。河洛:黄河与洛水。

词篇以“遥望”起句,切合“登楼”远眺的环境;末尾以“骑黄鹤”作结,回应开头,紧扣“登楼有感”的题旨,画龙点睛,恰到好处;首尾相应,如环之圆。中间,以“想当年”数句为一层,写往昔的繁荣;以“到而今”转入另一层,写当前被金兵破坏的惨相;最后,以“何日”再作兜转,回笼全篇,抒怀明志。如此,意深语曲,层层转进;短章多变,尺水兴波。

这首词,金铮铁韵,慷慨激昂,确是一首思想高扬与艺术精湛、二者完美结合的、不可多得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