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最后的万古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我是零九年得法的青年弟子,静下心来回顾自己两年多的修炼,有没做好的时候,也有在明白法理后信师信法做到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时候。写出这些,以证实师父的佛恩浩荡和慈悲呵护,同时也见证大法的威德。也以此激励自己和新学员真的要像师父说的“我就希望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能够象以前那样、象你们得法当初那样精進”(《什么是大法弟子》)。

也把工作当成修炼的环境

这本该是毫无疑问的,可对我却是实实在在的一关。

现在的工作是当时处在家庭魔难中不得已的选择(简历行李都被扣在家里,同学Z以前就想让我来这家公司上班),虽然一开始这种耿耿于怀的心没有表露出来,表面上我还是兢兢业业的做好工作,也不计较得失,对人也很友善。因为我知道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对别人好,与人为善。可时间久了,心中的不满就越积越多了。看老板不顺眼:对于工资待遇我没提要求,她就给我完全低于设计师应有的待遇。看不惯她欺骗客户,经常冲员工发脾气。对同学Z的妒嫉心与不服气:老板当着我俩面就说过,我们是平等的,不是上下级。她却总是一副总管的样子,还要评论我设计上的问题。看她经常花钱买漂亮的衣服,我却要克制自己。其他朋友也老劝我换工作:工资待遇这么低,又不是找不到其它工作,还待这里干嘛。在这矛盾越来越突出的同时,一开始强忍着,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不能跟常人一样,这些心既然出来了就要去掉它。在不断的学法中,修去了利益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色心。虽然有时候有些心还会返出来,可是已经很小了,一出来就能抓着它,已影响不到我了。

公司里的同事大多数知道了大法真相,包括老板。一部份人已三退,剩下的我还是会继续讲清真相,叫醒她们。在工作环境中经过老板同意,我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只要完成了工作就可以下班了。这样我就有了相对充足的时间做救人的事了,我以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花真相币为主。有时看到有缘人正拿着我刚发的真相资料认真的看着,或我刚贴好真相不干胶离开就有人看了起来,就知道这种救人的方式还是要坚持的,哪怕一个人明白就没有白做。

正念足时,我就堂堂正正的把印有真相短语的那面给对方,有人看到会说还真漂亮、有人会说是新品种的钱、有人会把真相念出来。我会微笑着看对方。也有些人不要或不敢接收,我会视情况讲些基本的真相。因为怕被别人拒绝,爱面子心及安逸心。面对面讲真相没有做到很主动,碰上什么人都去讲,基本上只限于同事和客户,这一关一直没突破。回想刚得法的时候车上,商店里,走路中,只要碰到人能搭上话就跟对方讲真相劝三退,那时心态很纯净,师父说要救人,我就只想着救人,就想把大法的真相,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人。可现在反而生出很多人心和杂念,这问题还是学法没学好,正念不足,被旧势力强加的人的观念挡着,对于救人没有紧迫感。我知道通过这次法会交流,我会从新去做好,学好法,坚持炼功,做到实修,真正做一合格的大法弟子,可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因为我也是师父的选择,师父既然让我在这正法快要结束的时期進来了,那我肯定就行,因为我坚信的知道师父的选择永远不会错,就象师父说过正法必成,那我也必成。

解体干扰学法的困魔

有段时间一学法就犯困,明知是干扰却不知道怎样去清除,也针对困魔专门发正念,时好时坏,有时甚至就采用常人的办法困了就去睡,可一睡就到天亮连闹钟都听不到。有时一犯困就躺床上去了,因为发正念没起作用,以为睡足了就好,心里还想着:我就不信起不来。可我進了旧势力的圈套,还夹着争斗心用了常人的办法,而不是听师父的话向内找,用正念对待。一睡到天亮。最近学了新经文加上写法会交流稿,又遇到困魔的干扰,我知道这次一定要清除困魔,突破旧势力给我设的圈套。我先对着师父法像请师尊加持,再盘腿发正念,发完后跟往常一样还是昏昏欲睡,可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无可奈何的躺床上去了,心里有一念:不要睡,要清醒。继续盘着腿跟困意对抗着,突然膝盖上的裙子动了下,似有东西钻了出去,一下就清醒了。是师父帮我把那困魔拿走了。心里除了感谢师父还在想这次怎么就管用了呢?原来这一关在以前没过去是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被表象给迷住了:发了正念还是困。问题就在“还是困”这一念上,我觉得还是困就真的继续困,没悟到在修炼中要时刻做到信师信法,而不要被表象所迷惑。“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那让困魔钻空子的是什么漏呢?安逸心、想让自己舒服的心、更严重的是学法不入心,思想溜号。没有意识到学法的严肃和神圣。找到这些漏后就清醒了,我知道师父又帮我过了一关。

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正行

明慧网上看到当地出现了邪恶条幅,就有一念:要清除邪恶,决不允许它毒害众生。隔天下班后坐车来到目地,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那横幅挂在大马路离地五、六米高的电线杆上。就边发正念边在周围贴真相不干胶,而后再坐边上的公交站台上想怎么办呢?发正念让大风把它刮下来,那天原本就刮着很大很大的风。发了一段时间,风倒是越刮越猛,可并没有刮下来。心里又请师父加持,希望来辆带钩的高点的大车路过时把它扯掉,虽然真来了几辆大型的工程车,可都不够高。心态有些不稳:都两个多小时了,那横幅却还在晃着,而自己又饿又冷。一看时间就快六点了,就想着发完这个全球统一的正念,如果还不行就回去了。快结束时心中起了一念:师父啊!如果它边上有什么可以攀爬的东西,弟子一定爬上去直接除恶。这一念出来时,自己都吓一跳,可当时这一念就很坚定。我就回到电线杆下,在另一侧上还真架着一排小铁棍。发正念让人少点,待会儿再过来。可同时人念怕心又不断的往出冒,正值下班高峰,都是车流人流,想打退堂鼓。可一想到刚才对师父的承诺,一想到这是维护大法,就这样人念正念交锋着,我就问自己:为什么不敢,怕被人发现,怕被迫害。想的都是自己,而且承认了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我是干嘛来了?清除邪恶!就把心一横:豁出去了!我就除恶!维护大法!心里对师父说:请师尊加持弟子。瞅了个人离的远的空当,踩着边上的垃圾箱就爬了上去剪断了绳子,横幅掉下来的那一刻被对面商店的人看到了,他就站在门口看。我心里很镇定,对他发了一念:我在做最正的事,这不该你看,如果你有坏念就把你定住,下来跑过马路把掉下来的横幅剪掉了写有邪恶标语的那段,抱在怀里到没人的地方把它处理掉了。

在写出这一事的过程中自己又悟到了很多法理:一开始发正念没起明显的作用,是因为我带着有求之心,盼着能运用神通出现奇迹:不用动手脚就发正念让它掉下来。可一看这空间没起作用,就失望了,感觉正念没起作用,心里出了埋怨心想着师父怎么就不帮我呢?可我现在知道在另外空间当时应该正轰轰烈烈的除恶呢,因为本地的同修也会针对这事发着正念呢。因为风更猛了,车也来了。可慈悲的师父却把这建立威德的机会直接给了我: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在人的这个空间直接除恶。以前不明白要爬上去直接除恶的这一念是从哪里来的。在学了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后我明白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全球大法弟子同一时间齐发正念的巨大能量场中,我本性已修好的这一面起了作用。“而那些大一点的事情的起念从哪来的?它的起点是哪里?不在这空间。严格的说,关键时根本的自己会起作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珍惜这最后的万古机缘

从得知今年的法会开始征稿时,就想着参加。很自然的,就象学生要参加考试了。却一直拖到中秋才静下心来动笔。我也一直就知道这是懒惰心、安逸心在作怪。从小学到大学,作业总是拖到最后才完成,先玩舒服了再拼命的赶。总是风风火火“赶着”坐火车,误点改签,心里直后悔:下次再也不要错过了。可还是一样,因为总以为还有时间。这是常人中形成的“本性”(不是真我,只是形容这些人心的根深蒂固),反映到修炼中就是我明知道一些执着,一些人心,可就是不主动修去,或决心不够,看着没什么效果就随它去了。

火车误点还可以改签,法会错过了也许还有下次,可错过与师父正法同在,错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怎么办?我要做修炼人,我更要做师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会横下这条心去实修。

层次所限,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