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重庆,十年泪(6)

被迫害致死的重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接上文:《十年重庆,十年泪(5) 》

六、重庆市永川监狱的虐杀

永川,距重庆主城约百公里,城郊群山,多云雾,山上遍地种茶,而永川监狱就坐落于其中。

永川监狱,总部在原永川兵工厂127厂的位置,分东山分场(茶场)、西山分场(茶场)和总部三个部份。二零零九年三月,重庆市将永川男子监狱西山分场的五个监区单独成立重庆渝西监狱(总部设在原重庆女子监狱内)。现在的永川监狱由位于永川127厂的总部九个监区和东山茶厂的三个监区组成。重庆市被非法判刑一年以上十年以下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大多被劫持到这个监狱迫害(刑期长的被劫持到重庆弹子石监狱迫害)。总部的九个监区除了七监区作为服刑人员的入监整训和严管外,其余的监区主要生产豆制食品、珠绣、玩具和磨宝石(玻璃)等;而东山的三个监区主要是采茶和加工手工制品的老残病弱服刑人员。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到各个监区迫害。自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永川男、女监狱先后非法关押了至少二百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众多法轮功学员,致死九名法轮功学员。

1、松藻煤矿老人,被永川女子监狱迫害和不明药物虐杀

赵家芳,女,六十四岁,家住綦江县松藻煤矿松南路。二零零一年八月,赵家芳被綦江县公安局一科、松矿派出所警察和联防队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到綦江县看守所。随后,綦江县法院以荒唐的“破坏法律实施罪”,枉法判她八年六个月的重刑。

赵家芳

赵家芳

在劫持至永川劳改农场迫害期间,赵家芳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三次晕倒在地。在医院中,恶人指使医院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赵家芳出现严重呼吸困难,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凌晨三点四十分,含冤离世。

赵家芳于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随着她学法炼功,过去身患多种疾病皆不治而愈。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政府集团一夜间铺天盖地对法轮功修炼者绑架、抄家等,大有天塌之势。同年,年底,赵家芳上京鸣冤,在京被警察绑架,后被綦江县公安局松矿派出所指导员杨明宇到北京劫持回,非法关押于綦江县看守所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綦江县公安局一科、松矿派出所何信强带几个警察和联防队把赵家芳从家中绑架到綦江县看守所,并轮番逼供。最后,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她八年六个月,送永川劳改农场迫害。

在这几年的迫害中,赵家芳承受了永川劳改农场恶警下流而无人性的残酷迫害。由于长期超时劳动,她的双目视物模糊无法完成奴工任务,恶人的残酷奴役使她三次晕倒在地。而恶警视而不见。

在众多善良人的要求下才送医院救治。在治疗中,恶人指使医院注射了不明药物,赵家芳出现严重呼吸困难。恶人和医院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通知綦江安稳派出所将其“保外就医”。派出所直接将她住进单位职工医院。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凌晨三点四十分,赵家芳含冤离世。

2、在合川看守所被割去声带再无法讲话,后被永川监狱迫害死的四川遂宁市农民

谭学礼,男,五十一岁,中学毕业,务农,家住四川遂宁市蓬溪县群利镇中合公社十一大队六队。谭学礼一九九七年农历十二月有幸得法。修炼之前严重贫血,经常头晕,只要周围很吵闹,他都会晕倒在地,太阳大了不能出门,着不得急,几乎不能干活。修炼几个月后,这些症状都不治而愈。

谭学礼

谭学礼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谭学礼被潼南国安大队张良一伙绑架,后转遂宁蓬溪看守所迫害四十天。蓬溪国安队强行他妻子(法轮功学员)交二千元钱才放人。但开的收据只有一千二百元。此后,恶警群利镇派出所所长王开胜经常去谭家骚扰或抄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王开胜带重庆合川国安队四、五个恶警把谭绑架并抄家。据周围群众所见,谭家房子的坡背后公路上有三辆警车,几十个警察把谭房子围住。

几天后,七月二十八日中午,王开胜又伙同重庆合川、蓬溪国安队共七、八人再次到谭家抄家,连他家的厕所的粪坑都用棍子去搅动,最后收走一台台式电脑。谭被绑架后,家人一直不知道他被关在什么地方。

二零零六年,六月五日,合川看守所通知谭妻去见人,恶警直接告诉其妻,谭被判刑四年。在这期间谭一直在遭受合川国安队与合川看守所恶警的折磨,并让他永远不能说话。

随后,谭妻去见人。妻子只能隔着玻璃和他通电话。但谭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谭妻问看守所警察是怎么回事,一恶警说,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谭生病医治无效,就说不出话来了。妻子哭着与谭通话,问警察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谭隔着玻璃把嘴张开,用两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圈,谭妻问是什么意思。谭把电话放下,伸出一只手的食指,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这只手的食指上横着划了一下。谭妻仍不懂,谭又放下电话,在玻璃上画一个圈,用手指从圈中间画下来,后又把不知何时打掉了的四到五颗牙拿到手上隔着玻璃给其妻看,妻再仔细看他张开的嘴,左边下面的牙不见了。这证明谭学礼的声带被割断了,无法再说话了。

后来谭写了一封信回家,里面只有一句话: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日就不能说话了。

给家人写信,却只能写上这一句话,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不能说话呢?这本是最让家人不解和关心的事情。可是在邪党中共的强权之下,他明白,要是写出真相,就连这一句话也不可能带出监狱!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谭学礼被劫持至永川监狱继续遭迫害。

几天后的六月十九日,凌晨两点左右,永川监狱打来电话说谭学礼死了,叫家里人必须在二十四小时赶到,不然就火化了。谭妻听到这一消息当场痛哭不已,想想女儿在外打工,儿子还在学校(大学三年级),不知怎么办。

第二天一早,谭妻同几个亲戚包车赶到永川监狱,质问监狱警察人好好的才来几天,是怎么死的。恶警答道是病死的,说六月十九日谭晕倒在地,拉到重庆人民二医院就死了。亲人问,送来时要检查身体的,有病你们怎么要收?监狱恶警答道:当时李科长检查没病。

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没有病历,没有医院证明,什么时间死的都无法知道。谭妻要求见人,恶警又说人已拉到永川火葬场。但恶警提出条件,要见人可以,但不许拍照,只准妻子、儿女去见,亲戚不能见。在亲戚的再三要求下,才让一起去的几个亲戚见遗体。但他们为了见到遗体,只好答应不拍照。

见到遗体,谭只穿了一件红色背心,亲人揭开衣服一看,整个胸部红一块,紫一块,两大腿也是红一块,紫一块的;把人翻到背面,见整个背上也是紫红块。当再翻到正面时,谭的鼻子和口里流出了血水。谭妻见全身是伤,就说这不是病死的,我要请律师。恶警说,请律师可以,只能他们去请,不允许谭妻请。谭妻说要等到女儿、儿子回来再说。恶警答道,从十九日算起,只给三天时间,三天过了,儿女不回来,也要强行火化。由于去的这几个人都是农村的,又没多少文化,也不懂法律程序,在恶警的强压下,六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就将遗体火化了。

谭的亲人返回时,恶警只给了他们三百五十元钱,但他们来回包车,吃住都用去一千多元。

谭妻整天以泪满面。女儿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天就晕倒两次;儿子还在上大学三年级,一年要交学杂费一万多元。谭的不幸遇难,给这个家带来无尽的痛苦。

3、永川女子监狱里,重庆长安厂职工苏锡锳遇难

苏锡锳,女,五十三岁,重庆长安厂职工,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枉法判刑四年。

在永川监狱四年里,苏锡英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不许家属探视;不打报告不准下账(取钱);家属交的钱不许使用;进去带的生活必需品被全部没收;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克扣食物,每顿只给少量的白饭,甚至不许大小便……

苏锡英常常被恶警毒打和包夹辱骂,强迫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每天从早上七点做到深夜十二点,收工后还要罚站两小时(恶警值班时门前),也就是强行洗脑两小时,无论是劳动或是洗脑或是罚站一律不许坐,然后才能去洗澡,洗衣服及个人卫生。第二天六点必须起床,这样算下来能休息的时间就所剩可怜了。无论春夏秋冬从不给予热水洗澡,长期使用冷水,监狱里又时常停水,劳累了一天,经常是用冷水洗脸都无法保障。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一年多。

在这样的折磨中,苏锡英身体每况愈下,腰椎严重错位。二零零五年她回家后,仍长期遭受派出所、居委会的骚扰、监视、恐吓等迫害。最终,苏锡英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4、永川监狱把梁平县老妇女迫害致死

肖洪秀,女,六十五岁,重庆市梁平县七巧镇人。肖洪秀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在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没有见到其尸体,只领了骨灰盒。

据悉,老太太肖洪秀在永川监狱,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迫害,包括:无病被强制吃不明药物;不准与他人说话;被强制劳动,当身体长期遭受折磨,极度虚弱时,恶警扬言仍不准她休息:“干不了活儿,跟着走,站也要站在那里”。肖洪秀曾经多次在监狱干活时昏倒在地,最后死于永川监狱。

5、永川监狱迫害死小学高级教师

徐辉碧,女,六十三岁,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重庆市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西南铝加工厂)子弟小学退休的高级教师。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徐辉碧被恶警劫往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恶警又将她劫往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进行长达四年之久的迫害,最后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家人将她接回家中,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九龙坡区国安特务陈刚伙同西彭镇派出所、九龙坡区国安分局的恶警们从家中绑架到镇派出所进行非法逼供,遭到恶警的野蛮灌食,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造成生命垂危。

在永川女子监狱期间,她被强迫到气味熏人、呼吸困难、有毒、有害、人难以生存的车间去参加劳动。在劳动时她还被规定必须完成它们所下的定额奴工劳动。在此期间,她被迫害得无法行走,脚疼的钻心。狱医给她诊断故意说她没病,不给她开病假条。在这种情况下劳改队里的恶警唆使里面的两个劳改人员,夹着她的两只手臂强行拖着到车间做奴工。

最后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吃不下饭,呼吸非常困难,肺部遭到了很大的伤害,肺在毒气的伤害下,失去应有的功能,由此也导致身体的各个器官的衰竭。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监狱才通知家人将她接回,此时她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人已变形,终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含冤离世。

在非法劳改期间,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还对徐进行经济迫害,非法停发、停升工资(该公司对所有被非法劳教、劳改的法轮功学员都实行停发、停升工资的经济迫害),她在该厂领的是最低的工资。按现有中国工资制度,她是高级教师职称,应享受高级教师的待遇,然而她的这些权利都被西南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剥夺。

6、永川女子监狱迫害西彭小学教师致“保外就医”,后含冤离世

王世碧,女,五十四岁,重庆九龙坡区西彭镇大石堡小学教师,被绑架、非法劳改折磨五年,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不幸离世。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七日,王世碧在重庆永川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并被枉法判刑五年。她在永川女子监狱劳改农场受尽折磨摧残,身体出现严重病态,监狱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王世碧被“保外就医”,提前回到了家中。

王世碧回家后又持续遭到西彭派出所所长张发文,九龙坡分局的陈刚、陈伟,及重庆西南铝业集团公安分局的马容等恶警迫害骚扰,不让恢复工作等。在巨大的身心压力下,王世碧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不幸离世。

7、死于永川监狱的江津红星印刷厂工人

谢照明,男,五十岁,重庆江津市红星印刷厂下岗工人,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日被永川监狱迫害致死。

谢照明因长期利用手机讲真相,被恶警定点跟踪,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江津看守所。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被判刑五年。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三日被劫往永川监狱,半个月后的七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8、田怡成,男,五十多岁,重庆市北碚区人

田怡成,男,五十多岁,重庆市北碚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田贻成在永川监狱被迫害得十分严重,连续数十日罚站不准睡觉,腿肿得又粗又大,每餐才给他不到一两的饭。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田怡成

田怡成

9、重庆造船厂职工被监狱迫害致死

重庆南岸明月沱重庆造船厂法轮功学员邓富寿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在永川监狱被迫害去世。

邓富寿,男,六十岁左右,家住重庆高新区白马凼奇峰自由湾小区,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遭中共当局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永川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新年的初五,初六,家人还曾去永川监狱看望他,而在初八通知家人说邓富寿在监狱得病去世,家人去永川探望时,不准家人外传,不准上网,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无奈的情况下被迫火化遗体。

邓富寿从去年底身体突然出现的异常情况看,怀疑被恶警恶人下毒所害。

二零一一年底,邓富寿头皮突然大面积溃烂,后慢慢结痂,头皮溃烂那段时间,眼睛又突然失明。永川监狱医院人员曾经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区华岩看守所非法关押,并捏造材料起诉。参与迫害的石桥铺派出所恶警有陈启贵、任启富、杨波、向龙熙等,当时参与绑架的还有一姓李的女警。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钟,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庭审邓富寿老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二次庭审,九龙坡区法院于对邓富寿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永川监狱迫害。

邓富寿老人二零一二年初被迫害致死,是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地区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重庆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职机构“教育矫治中心”(实为暴力洗脑中心),组建于二零零九年初,由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组成。该机构专门研究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针对性地制定迫害方案。其组织成员亲自参与并监督胁迫各监区警察、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由此,永川监狱形成了多层次并相互交织的迫害体系,直接听命于610及市监狱管理局。

…………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铁律。薄熙来与王立军手上沾满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所以才有今天的报应,其报应还不止于此。所有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和恶人,现在都面临着被清算和天惩。这是神定,无论人信与否。重庆市永川监狱以杨礼明为首的犯罪团伙,请给自己和家人一次无憾的选择!无论你信还是不信,真相就在那里;无论你愿还是不愿意,报应就在那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总是希望人好,更没有敌人,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各界讲清真相。

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永川监狱主要恶人

1、市监狱管理局局长黎先齐:是操纵和指挥全重庆市监狱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一,也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幕后黑手。

2、永川监狱副监狱长杨礼明:高中毕业,一九七五年进永川监狱。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三月,负责分管永川监狱西山监区的全面事务;现主要分管监狱教育科、矫治心理中心(以上两部门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和专门邪恶机构)。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杨礼明暗中物色非本县市犯人在各监区充当线人,以利益威逼诱惑犯人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最狠毒最卖力的一是可以不受各监区或其它部门警察监管,二是减刑幅度增大,减刑优先。

3、永川监狱副监狱长王东(警号5016617):原是中学英语教师,后调入永川监狱。直接分管永川监狱东山监区(十、十一、十二监区)的全面事务;是配合杨礼明迫害法轮功的最得力帮凶。

4、永川监狱政治处副主任李娟:女,四十多岁。是协助永川监狱教育科和永川监狱教育矫治中心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幕后操纵者。被劫持到永川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在入监区(即现在的七监区)被迫害一个月后,就是由她具体安排和分配到其它监区去迫害。她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参与者。

5、永川监狱教育科科长王晗威:四川德阳警校毕业,原永川监狱二大队十二分监区长,因迫害法轮功积极和卖力,二零零五年左右升为七监区监区长,法轮功学员谭学礼就是在二零零六年被该监区迫害致死。此后司法系统非但没有追究他的故意杀人罪行,反而于二零零七年将其提拔为永川监狱教育科长。此恶人采取与各法轮功学员谈话等方式掌握法轮功学员情况,然后具体制定迫害方案:包括迫害程度、迫害手段等,直接操纵胁迫各监区下手迫害。其人心狠手辣,是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黑手。

6、永川监狱教育矫治中心负责人吴某和付本平:是从监区抽调的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恶警,经常找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谈话,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同情况进制定迫害方案,直接调遣、指挥和操控各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7、重庆市新胜地区检察院刑执监督科科长郑波:是二零一零年前直接包庇纵容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恶人。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后替永川监狱撒谎和遮丑,帮助永川监狱恶警和参与迫害的犯人逃避法律追查。

8、永川监狱十监区的恶警唐军、辜晓林:长期以来,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在室外正坐或站军姿,每天从早上六点起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不论严冬和酷暑。中途如果有的人动作不“规范”,恶警唐均、辜晓林就指使其他服刑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另外对不写“三书”者,还要克扣他们的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