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搞乱了中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近十三年了。这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始终以大善大忍之心面对这场残酷而邪恶的迫害,通过面对面的讲述,或者通过发资料,发传单,或者通过网络,通过电话等等各种方式一直在对民众讲清真相,希望能唤醒人们的良知与善念。

当今已经有亿万民众认清了邪党的本质,纷纷退出了这个邪党,摆脱了邪灵控制。可是也有许多被马列邪教洗脑后,听信谎言,至今分不清是非的人,说法轮功这样做,是在搞乱中国。

真的是这样吗?法轮功学员发传单、讲真相就是在搞乱中国吗?

值此法轮大法弘传二十周年,普天同庆之际,笔者以自己的浅显认识,献上此文。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来谈谈对这个问题的认识。

一、德国人对历史的反省与认知。

二零零三年夏季,德国电视二台在民间组织了一次对“一百个最伟大的德国人”的民意调查。共有一百五十万德国人参加了这次史无前例的“伟人选举”。这次活动的结果是意味深长的,因为通过这个由德国人自己选出的德国英雄的排行榜,人们无需任何语言的解释就可以洞察这个民族的历史价值观。

第一:阿登纳——反纳粹的官员,领导战后德国重新崛起的联邦德国首任总理。

第四:索尔兄妹——慕尼黑地下反纳粹学生组织领袖。

第五:勃兰特——反纳粹的民主斗士,战后促成德国和东欧和解的联邦德国第四任总理。

索尔兄妹对很多外国人来说是陌生的,但他们对德国民众来说却是一块永远的心碑。

一九四二年,索尔兄妹发起成立了一个大学生反纳粹地下组织。这个组织制作和散发传单,揭发纳粹迫害犹太人、发动侵略战争和误导青年的罪行。他们的组织叫做“白玫瑰”。

这些传单中,揭示了纳粹大批屠杀波兰犹太人的事实,并指出:“从这里我们看到了玷污人类荣誉的最可怕的罪行,一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无先例的罪行……”号召德国人民起来破坏纳粹的战争机器。

一九四三年二月十八日,索尔兄妹来到慕尼黑大学散发传单。被秘密警察抓捕。面对盖世太保的审讯时,妹妹索菲冷静地说:“我们所说所写,正是很多人的所想,他们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四天后,慕尼黑的纳粹“人民法庭”以卖国亲敌、准备谋反和试图摧毁国防力量三项罪名正式宣判索尔兄妹死刑。

此时妹妹索菲·索尔年仅二十二岁,哥哥汉斯·索尔二十五岁。据称,小伙子在走向断头台发出的最后声音,是一句被无数人喊过的口号:“自由万岁!”

索尔兄妹在德国人民心目中的分量如此之重,居然仅仅三位具备世界级重量的德意志伟人排在了他们的前面,而德国历史上众多声名显赫,业绩卓著的大人物如歌德、俾斯麦、爱因斯坦、贝多芬……则一律排在了这两位因印发反纳粹传单而丢掉了性命的普普通通大学生的身后!

这是为什么呢?

法西斯曾经带给德国,带给整个世界的灾难,在此就不必多说了,如果那时的交战双方都有核武器的话,也许现在的人类早就不存在了。

法西斯的这段历史,对世界来说是永远无法被遗忘的灾难,对德国来说是永远的伤与疼,唯一令德国民众欣慰的是,他们还拥有索尔兄妹这样不畏惧法西斯暴行,能够坚持正义的人。

真正的德国,是属于德意志这个民族的,是属于德国人民的,他不是希特勒的德国,更不是纳粹法西斯的德国。当纳粹的历史成为过去,清醒之后的德国民众把他们认定为正义的象征和德意志民族的伟人,是因为他们不畏残暴,坚持正义的行为代表了人性中最光辉的一面,最伟大的一面!

那么当年诱惑与逼迫德国走向残暴,走向邪恶的是谁呢?是希特勒,还是索尔兄妹呢?真正出卖国家,将国家,将民族带入灾难又是谁呢?索尔兄妹的行为是所谓的“卖国亲敌”吗?是在搞乱德国吗?

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明白这个答案是什么。

纵观世界现代史,共产邪教带给全世界,全人类的灾难,要远远超过当初的法西斯。法西斯的祸害虽烈,也只有短短十数年而已,而共产邪教在人间已经肆虐百年。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以种种邪恶手段,迫害善良,打压正信的是谁?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以种种流氓手段,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美好环境,破坏维系人类社会的最基本的道德的是谁?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真正在搞乱中国,对中国民众犯下滔天罪行,将整个中华民族带入灾难的又是谁?

二、什么是真正的太平盛世?

当今中国人在教科书中所学的历史,都是被中共篡改过的,现代史、近代史都是满纸谎言,就连古代史都面目皆非了。

长期以来,中共利用其控制的邪恶教育方式,通过舆论宣传工具持续不断的向中国民众进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骗、洗脑宣传,所以太多的中国人对中共的本质,对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诸多历史及现实事件,认识糊涂,偏激片面,或是根本就不知道。在歌功颂德的谎言宣传下,甚至还有人认为现在的中国是“太平盛世”。

什么是真正的太平盛世呢?让我们看一看真实的历史,看一看一千多年前的大唐与今日之对比吧。

大唐初建的贞观年间,在唐太宗的带领下,不出数年的休养生息之后,唐朝的经济就发展了起来,全国上下一片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景象。百姓丰衣足食,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就拿这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来说,这就是当时真正的社会状态,真实不虚。可是对现代的中国人来说,就好象是天方夜谭一般。

现在的中国人,是谈不上什么安全感的。不要说什么夜不闭户了,晚上走路都怕碰上劫道,再多的锁,再厚的门都挡不住小偷、强盗。恶警上门无需手续,打劫之后不留凭证,不通过法律手续,没有任何证据就可以把人抓捕,关押甚至判刑(劳教)。警察这个职业,在当今中国,在民众心目中已经成了恶棍的代名词。

唐太宗十分注重人才的选拔,严格遵循德才兼备的原则。他认为只有选用大批具有真才实学的人,才能达到天下大治。因此他求贤若渴,曾先后五次颁布求贤诏令。

由于唐太宗重视人才,贞观年间涌现出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可谓是“人才济济,文武兼备”。

中共邪党的任官标准不是为国为民选拔德才兼备的人才,而是栽培能够为己谋利、俯首帖耳的奴才,这是它的流氓本性所决定的,所以现在中国官场也就成为流氓、恶棍、强盗、骗子、赌徒的大本营,成为藏污纳垢的邪恶之地。官商勾结、政匪一家,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贞观时期政治清明,皇帝率先垂范,官员一心为公,吏佐各安本份,滥用职权和贪污渎职的现象降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

尤其可贵的是:唐太宗并没有用残酷的刑罚来制止贪污,主要是以身示范、上行下效和制定一套尽可能科学的体制来预防贪污。

贞观四年(公元六百三十年)全国判死刑才二十九人,贞观六年(公元六百三十二年),全国关押有犯人三百九十人。唐太宗审查时令全部三百九十人回家过年,待来年秋收后回来复刑,结果三百九十人均准时到来,无一人逃亡,这一点在现在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现在的中国,每年从监狱中释放的人数就多达一百多万,大家想想在监狱中关押的人数得有多少吧。而中国每年判死刑的人数要接近一万(虽然中共不承认,但这却是真实的数字),这个数字,是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加起来的总和的近十倍,光从这一点上看,就不难想象现在的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了。

现在人认为依靠所谓健全的法律,残酷的刑罚就能治理国家,杜绝贪污,那只是无知的想象罢了,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健全”的法律,法律管不了人心,人心不正,一切都是枉然。所谓的“乱世出重典”,只是无可奈何与无知无能的选择罢了,以暴易暴,只能是暴上加暴,暴上加乱,最终会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唐太宗倡导廉政、节俭、朴素、重视农田水利,强调以民为本,常说:“民,水也;君,舟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唐太宗即位之初,下令轻徭薄赋,让老百姓休养生息,爱惜民力,从不轻易征发徭役。他患有气疾,不适合居住在潮湿的旧宫殿,但他一直在隋朝的旧宫殿里住了很久。

相比之下,现在中共官员的骄奢淫逸,不用多说了,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民众辛辛苦苦创造出的财富,大多都让它们给掠夺、挥霍掉了,所以中国的贫富差距才会这么大?

尤其可恶的是,这些从民众身上掠夺的财富,很大一部份都被它们用于对内镇压,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头几年,江氏流氓集团每年要投入国家财政的四分之一,远远超过了国防预算。即使是现在,中国每年所谓的维稳费用也要高达五千多亿,到二零一二年,维稳费用增加到七千多亿,超过国防支出。什么是维稳啊?不就是对内镇压吗。

这种变态的迫害,不惜代价的疯狂,从肉体、经济、名誉的“三灭”政策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恶行;中共能干的都干了;能做的都做了;能投入消耗的也都耗尽了。结果,天翻地覆的一通折腾之后,流氓集团发现,当初喊出的大话,原来是个天大的笑话,它们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法轮功是永远也无法镇压下去了。

大唐时期的艺术成就,诗书礼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文学、书法、音乐、雕塑等方面的成就,都是足以令后世所仰望的,是中华民族文明史上最璀璨的一页。

当时的大唐盛世,是世界的中心,真正的天朝上国。

为了学习中国的文化,其他各国的杰才俊士,即使千山万水,即使路途艰难,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往唐帝国跑,来自世界各国的外交使节纷纷赞叹唐朝的盛世。唐朝高度发展的文化,使来到唐朝的各国人,大多数以成为大唐人为荣。

唐帝国除了接受大批的外国移民外,还接收一批又一批的外国留学生来中国学习先进文化,唐文化影响到了以后全世界的文明,可以说促进了全人类的文明发展。

现在的中国,三十多年间向外移民几千万,可没见几个外国人肯移民到中国来的。美国的黄种人的精英,表现出来最明显的就是美籍华人,占据了美国科技界四成多的比例,可以说是美国能够如此强大的重要力量,而其中就有很多都是从中国逃离出去的。

在中共邪党“假、恶、暴”的党文化中培养出来的“知识份子”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份子,古代对知识份子的培养注重的是人格品德的完善,中共邪党培养的则是没有思想的知识工具,统一人的思想,灌输荒谬的政治理论毒害人的思想、扭曲人的人格,由于缺乏传统知识份子的人文思想、铮铮铁骨与浩然正气,这些所谓的知识份子一进入官场便迅速被同化,成为中共的帮凶,一道为害国家与人民。

甘于为邪恶所用的知识份子不会是真正的科学家,文学家,有知识有能力而品德高洁的人又为其所不容,这就是中国至今未有人获得诺贝尔奖的原因。

大唐近三百年间,气候温和,风调雨顺,除了个别地区有过小范围的蝗灾,几乎从未发生过大的灾荒。因为雨水充足,北方的草原草木茂盛,游牧民族同样丰衣足食、牛羊遍地,与大唐和睦相处,极少有战争发生。

现在的中国,贪官遍地,酷吏横行,天灾连年,民不聊生。什么瘟疫、流脑、雪灾、沙尘暴、血吸虫、百年不遇,甚至千年不遇的天灾人祸,地震、旱灾、水灾等等接踵而来,人们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偶然。

佛教中的佛法传于印度,但真正的昌盛却是在中国,在中国的大唐。

大唐时期,从皇帝到庶民,从百官到平民,全国上下,无不礼佛敬佛,人心向善,修出了许多大德高僧。那时的许多文人都有居士称号,如李白号称青莲居士,白居易号称香山居士。什么是居士啊?就是佛教的俗家弟子。

可以说,正是佛教的昌盛、是佛法的光辉,才造就了昔日辉煌的大唐;是神的护佑,是人心归正,才造就了二百多年的太平年代。这才是真正太平盛世的由来。而这一点,恰恰是被无神论所毒害的现代中国人所不明白的。

中国人信神的历史有几千年了,不信神的历史只有这中共统治下的这几十年。人是神所创造的万物之灵,对神佛的正信是人类社会得以发展,得以延续的根本。进化论早已被现代科学证实是破绽百出的谎言,只有在中共统治下被洗脑的大陆民众才相信。

在谎言的毒害下,现在的中国人认马列为祖宗,认猴子为祖先,“佛、道、儒”的传统文化,敬天信神和善恶有报的道德伦理,对神佛的正信成了所谓的“迷信”,世间荒唐可笑,莫过于此!

不信神的人能得到神的护佑吗?没有信义的人组成的国家能太平吗?崇尚“假、恶、暴”的社会能会是“盛世”吗?

现在的中国人都有这样的感慨:为什么现在的人是一代不如一代?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这么不好管?其实就是文化与信仰都丧失了,人没有心法的约束了,当然不好管了,人心不正啊怎么管呢?

从历史与文化角度上讲,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回归,是正信的回归,能令修炼者身心健康,受益无穷。这是当初法轮功在大陆短短数年间修者上亿的原因,也是现在的法轮功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原因所在。

法轮功学员都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们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沾邪淫、不贪污受贿、不记不报,以苦为乐。

他们追求一种超越人世繁华与人类贪欲的宇宙精神,重心性,重实修,求真求善求忍。

他们与世无争,与一切贪婪欺诈丑恶暴力绝缘,是一个对任何社会有益无害的群体。

法轮功在大陆弘传的九十年代,这个国家人心渐渐归正,社会空前的稳定,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各种灾害明显减少,多少人道德回升,多少家庭变得和睦温馨。大法修炼者真正地为社会带来了安定与祥和,极大的稳定了社会。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可以想象大唐盛世在人间,在当今中国的再现绝非空话。

可是这个可能,随着邪党的迫害化作了烟云,历史因此而走向了反面。

三、可怕的现实中国。

近年来,药家鑫杀人案,佛山小悦悦的遭遇等这些事情,闹得很大,举国皆知,人人自危。

试想一下:有一天晚上你走在街上,不小心被横冲直撞的车给撞了,受伤的你躺在地上起不来。这个时候车子停了,车门开了,车内的人走了出来。你大喜叫道:快送我去医院。可是接下来你却惊奇地发现,从车内出来的人手中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满脸狞笑着向你走来。

原来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要杀人灭口。

这个时候的你,该怎么办?

这不是在编恐怖故事,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中国的事情。

这种过去只有在恐怖片中才存在的情节,如今却在中华大地处处上演。佛山小悦悦不就是被肇事者通过汽车多次碾压,而且无人救护,才导致死亡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中共通过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用邪党文化彻底给人洗了脑,使中国人变成了不相信做坏事会遭恶报的无神论者。摧毁了信仰和伦理的制约,打开了道德滑落一日千里的闸门,见死不救、人心冷漠等一系列恶果随之而来。

而自一九九九年开始的对“真善忍”的残酷镇压,在迫害中用造谣、栽赃、诬蔑等手段挑起民众的误解和仇恨,极大加剧了见死不救、人心冷漠等人性恶一面的滋长蔓延。

整个民族道德底线的丧失,使每个人变成唯利是图、贪婪、残忍、冷漠的动物。药家鑫杀人案,佛山小悦悦的遭遇只是继“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等之后又两例而已。除非从根本上回归人的正信和重建道德,人们已不可能返回到互信互爱、互敬互助的环境中去了。而只有清除中共这个让全社会道德沦丧的渊薮,才有望恢复民众的恻隐之心,提升道德底线,使民众和国家免于在罪恶中沉沦。

这几十年来,中共从来都没有对中国人民真正讲过法律,尤其是迫害修炼人的这十多年中,中国的司法体系遭到空前践踏,媒体被钳制现象极为严重。手中握有权力群体中的恶人,自认为可以生杀予夺,打击良善、扶持黑恶,甚至官商勾结,官匪勾结,欺压、抢掠民众。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他们可以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牟利,他们还有什么邪恶的勾当做不出来呢?

自古以来,做好人都不需要理由的,因为上天给人有做人的道德标准,这是人区别于禽兽的根本原因,一个人如果没有正念,没有良知,还配当人吗?这种人组成的社会能维持下去吗?

可是在现在的中国,人们对做好人提出了疑问,因为在这种豺狼当道,好人蒙难的国度里,正如歌词中所说的:善德无所依,也就是说,人们失去了做好人的依据。

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是没有可能维持下去的,崩溃只是旦夕之间的事情。

四、《九评》告诉我们历史与现实的真相。

《九评共产党》在开篇告诉我们:“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

现在的中国人沦落到这种地步,绝非偶然,其实就是这个邪党精心策划、阴谋安排的结果。如果不是国人都败坏到这种地步,那么今天这场对法轮功,对真善忍的打压也很难实现。

人的观念都被邪党给搞乱了,现在的国人,连正邪善恶,是非对错都分不清了。在邪党的带领下,整个中国社会的道义和正气丧失殆尽,所以当这场对正信的迫害出现时,人们不但不觉得荒唐,甚至还听之信之,推波助澜。

自古以来,为恶者做贼心虚,受害的敢于拦轿喊冤,旁观的路见不平,愿意拔刀相助。

这是一个正常社会维持人间正气的一个大环境。在邪党统治下,整个社会倒过来了。干坏事的肆无忌惮,理直气壮,受害的自认倒霉,不敢反抗,旁观者没有几个敢于出声。

如果仅仅是见死不救,冷漠围观还罢了,更有甚者甚至落井下石,助纣为虐。

就象当法轮功学员在给被蒙蔽的民众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时,有的人不但不听,甚至还要所谓举报,其愚昧、恶毒至此,这就是被洗脑之后的中国人,可怜又可悲!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中,人类从未曾堕落到这种地步。

邪党对法轮功的诽谤、污蔑,宣传中所谓的搞政治,搞乱中国,只不过是邪恶迫害中惯用的谎言伎俩罢了,真正搞乱中国,将这个国家拖入深渊的,恰恰是这个邪党。

如果说文革铲除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六四砸碎了知识份子自由、民主的梦想,那么今天对法轮功的迫害,对真善忍理念的践踏,则是彻底的败坏了国人的道德,使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彻底走向沉沦。

《九评》告诉人们:“口口声声满足于生活改善了的人们,最关心的不就是生活的稳定吗?什么是社会稳定的最重要因素?就是道德。一个道德沦落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安全保障的。”

真正的稳定来自于民心,来自于社会中每个个体的人心向善与道德回升。依靠歌功颂德的谎言与不择手段的暴力换来的所谓“稳定”,只是自欺欺人的假相罢了。《九评》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灭绝人性、违背自然、迫害信仰、破坏民族文化的种种罪行,揭露了它的邪教本质与流氓本性。就象一位朋友说的:我知道××党为什么害怕法轮功了,因为你们把这个邪党的画皮给揭开了。

每一个有良知和善念的中国人,都应该看一看此书。这是摆脱中共邪灵附体,回归人性,回归正信之路。

其实,共产邪灵清楚地知道将要被灭亡的下场,但它在灭亡之前,也要妄图拉着整个中华民族,全体中国人陪它一起下地狱,这就是它们至今还在疯狂迫害法轮功,阻碍人们听真相、明是非的原因。

在邪党罪恶有报之日,上天将灭共产邪灵之时,对于人来说,是跟它一起下地狱、作为它的陪葬呢,还是退党自救保平安?

这就是选择,是善是恶,是福是祸,唯君自择。

“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梅花诗》)。当历史走过人类这最血腥的一页,将来的人们,会看清这场镇压的荒唐与邪恶。将来的人类,必然会迎来美好的明天。能够进入未来的人,都是由于相信了神的警告和修者的善劝而得到了福份,光明的未来,新的纪元属于所有悟性好和有善念的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