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重庆,十年泪(7)

被迫害致死的重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接上文:《十年重庆,十年泪(6)

七、其它虐杀

纵览史册与世界,没有哪一个执政者如中共般凶残,而又用谎言去掩饰,并厚颜无耻称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

如果说千年前酷吏来俊臣的凶残让人心惊胆颤、唾骂千古,而今天中共用种种残酷手段折磨迫害最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如采用种种酷刑直接置人于死,而后焚尸灭迹;强制用不明药物让人慢慢死去,使人不易察觉;用不明药物摧残中枢神经,使人瘫痪或置人于精神失常;将人谋杀,后栽赃为“自杀”;等等,其邪恶可谓空前绝后,罪行滔天,人神共愤。

除去前文所报道的重庆女子劳教所、西山坪劳教所、永川监狱等灭绝人性的虐杀外,还有以下惨遭虐杀的法轮功学员。

1、被恶毒凶残的管教抓住撞墙,一天之后死于看守所的丰都县老人

向学兰,女,五十九岁,家住重庆市丰都县平都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她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被当地610邪恶之徒监视、骚扰,被非法抄家五次以上。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至三十日,她被丰都县公安局一科恶警陈雄辉(科长)、罗永忠、秦宗荣、黄亚琴非法抓捕关押。

二零零零年九月四日至十四日,她又被绑架至由丰都县政法委、公安局、名山镇派出所、名山镇政府合办的洗脑班内强行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二月期间,向学兰再次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参与洗脑迫害的有关人员是:牟新春(政法委书记)、陈雄辉(公安局一科科长)、罗永忠(综治办主任)、余正蓉(教委)、陶芬(水上派出所)、高××(县人民医院院长)、龙××(宗教局局长)、郎××(宗教局)。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恶警陈雄辉等人将向学兰诱骗至县公安局。随后,将其绑架至丰都县看守所迫害。因向学兰坚持信仰,不屈服邪恶的淫威,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被恶毒凶残的管教(看守所警察)抓住撞墙。

仅仅一天之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向学兰因伤势过重含冤离开了人世。

2、被迫害死于洗脑班的重庆建设厂退休老人

肖道明,女,六十多岁,重庆建设厂退休职工,因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访,被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四月在洗脑班被迫害死去。

3、短短几天,就被巴南区迫害致死的职业中学教师

刘春书,女,四十四岁,重庆渝高职业中学教师,因炼法轮功曾被重庆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经常被折磨打骂。那时刘春书身怀六、七个月的孩子,被五六个犯人打倒在地,脸上、身上到处是伤痕。二零零一年八月被“保外就医”。

刘春书

刘春书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日凌晨,她被重庆巴南区警察在小泉宾馆抓走。一到公安局,恶警就强迫她在寒冷中脱下外衣,并整天不准她吃东西。一月四日由家人向警察出示了在女子劳教所保外就医的证明,才被释放。但是警察提出要她的家人保证如她出门就要抓她的家属负责,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写了离婚书,以便不株连家属。在公安局里,她精神上、身体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公安局回来后发烧、肚子痛、吃不下东西。

同年,一月八日晚她被送到医院抢救。这个时候,公安局还派人监视,不准任何人探视。最终,刘春书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离开了人世。

对于刘春书的死因,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区分局的警察称对刘春书的死不方便说,要求直接询问主管镇压法轮功的部门。而该部门一负责人拒绝回答。

4、被恶警绑架,一天后就死于派出所的垫江中年男子

廖世凯,男,四十多岁,重庆市垫江县太平镇人,三十几岁就疾病缠身,特别是骨质增生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一九九七年自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消。

二零零一年年底,廖世凯被太平镇派出所恶警抓去迫害,第一天抓去,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注明:被抓去时廖世凯身体很健康)恶警怕承担责任,在不准其家人见尸体、不准对尸体拍照情况下,直接将其尸体火化。

当地居民对其事鸣不平,很多人都到太平镇派出所去讨个公道,垫江县公安局派了许多警车和警察到太平镇派出所以“维持秩序”为名,将民众赶走,并恐吓说:谁再闹事就把谁抓起来。由于人们都知道共产邪党凶狠毒辣,心里是又恨又怕,只得各自回家。

5、江北区望江厂徐慧娟被谋杀

徐慧娟,女,六十多岁,家住重庆望江厂。徐慧娟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夜去厂区宿舍楼发放真相资料,有人曾听到抓扯声,随后听到“咚”的掉下声,第二天人们发现徐慧娟的遗体倒在楼房背后的阴沟内。知情者说徐慧娟是被恶人推下。

知情者透露,徐慧娟跌落的沟并不深,有少许水。徐慧娟经常出去,从没出事。她又熟悉地形,不可能掉下去,即便掉下去后也不会摔死。有人凌晨五、六点听到掉下去的声音和呻吟的声音,所以怀疑徐慧娟是遭恶人谋害。

消息说,徐慧娟的亲属早上九点左右才被通知徐的死讯。亲属发现,徐慧娟左臂骨折,眉毛处有一点发青,两鞋脱落沟内。

事发后,当地居委会迫不及待地催促其家属火化处理。

6、揭露谋杀而遭谋杀的江北区望江厂妇女

张能秀,女,五十多岁,家住重庆江北区望江厂。张能秀因揭露同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徐慧娟被恶人害死的事实,自己也于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恶徒谋杀。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望江厂法轮功学员徐慧娟因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推下山沟摔死后,恶人以诬陷的手段故意将真相资料放在徐慧娟遗体的胸口上拍照,然后在工厂电视上大肆播放造谣,说徐慧娟是去发法轮功资料自己摔死了。针对这个造谣,张能秀主动到当地有关部门(包括派出所),并向一些群众揭露徐慧娟是被害致死的真相,使邪恶之徒感到恐慌。

为了掩盖真相,邪恶之徒想出了一个“杀人灭口”的阴谋──由村组居委会出面请张能秀参加外出旅游活动。张能秀答应了参加旅游活动,可是从此却不见了踪影。

事隔多日,大概五月十五日前后,邻居闻到从张能秀家中飘出难闻臭味,才发现张能秀早已死于家中。

这时,邪恶之徒又故伎重演,采用栽赃陷害的方法,用“自杀升天求圆满”的谎言欺骗群众。自杀有罪。法轮功学员不会自杀。张能秀的死为什么恰好在揭露了徐慧娟被害真相后发生?为什么在她揭露了徐慧娟被害真相后居委会要那么“热心地”请她去旅游?对张能秀不明不白的死去,当地有关部门是如何作出鉴定并作出处理的呢?

7、看守所里七个月的漫长折磨,江北纺织厂职工肖成端含冤辞世

肖成端,男,五十二岁,家住原江北城放生地二十七号,重庆江北织布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肖成端在小泉宾馆被警察非法抓走,关在江北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警对他进行残酷的折磨毒打,他身体被摧残得枯瘦如柴,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四十斤降到七十多斤。期间,警察给他吃药打针,吃药打针输液身体应该是一天一天的好起来,然而他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看守所的管理人员给他吃的什么“药”、打的什么“针”?

看守所警察看肖成端快要死了,又不想担责任,就用车把他拉回家。

肖回家时人已变形,只剩一副骨架,家属见此状,竭尽全力请医生抢救。但完全无能为力。肖成端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早上离开人世。一个壮实的人,七个月的时间就被看守所折磨得失去了生命。

8、潼南农民匡世太一家三口俱遭迫害,妻子去世,女儿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潼南县新华镇苦竹村,有一个幸福的善良的三口之家,他们秉持“真、善、忍”的教导,与世无争,生活恬淡,身体健康,过着“小桥,流水,人家”般的田园生活。

可是没有想到,九九年的七.二零,江泽民因为妒忌,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惨绝人寰的迫害。于是,在这场神州浩劫中,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也波及到了这个西南边陲的农家。丈夫匡世太、女儿匡文英被多次非法关押;妻子郭素兰曾惨遭潼南县恶人迫害,经过一年的痛苦煎熬,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离世。

丈夫匡世太在被多次非法关押回家后又被迫流离失所;女儿被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后被逼离家,以免遭恶警再次迫害。恶警还时常到她家骚扰,再加之全家的重活都压在她一人身上,这一切使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只得离家去找她丈夫。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夫妻二人因说真话,同时被恶警绑架。丈夫匡世太被非法劳教二年,劫往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因身体太差劳教所不收,拉回潼南县被恶人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把她放出。

经过一年的痛苦煎熬,郭素兰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下午一点多钟,含冤去世,时年五十四岁。更让人伤怀的是:丈夫匡世太还被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不能回家见她最后一面;女儿匡文英在给她办丧事的过程中被恶人逼走。昔日幸福小家,就因为说真话,妻子含冤离世,丈夫被劫持,女儿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9、万州农民何正秀遭洗脑班关押两年,后含冤去世

中共动用国库四分之一的财力对信仰“真善忍”的民众予以史无前例的迫害。而这些纳税人的钱财却是用来摧残、虐杀自己善良的同胞,包括成立610庞大寄生机构、修建迫害良善的监狱、开设洗脑班、招募网络“五毛“和网警等。

何正秀,女,五十九岁,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九龙村农民。屡次遭非法抄家、非法劳教、洗脑班关押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她上京上访说句真话,遭到中共邪党人员迫害,不仅被非法搜身关押,还多次被非法抄家,最后被邪党人员勒索敲诈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何正秀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劫往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其过着非人的生活,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最后“保外就医”,于二零零一年底回家。

接着不久,在一个深夜,她被恶党人员诱骗到万州区“洗脑班”,一关又是两年,遭受封闭式的关押、训斥、打骂等。期间何因一句话不合“洗脑班”所谓的“管理”人员,就被拳打脚踢,还送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过着人间鲜为人知的凄惨生活。

有一次,何正秀背法轮大法(法轮功)经文,恶党人员胡小中指使警察拖出楼道就是一顿打,当时法轮功学员王金惠站出来说不准打人。610恶人万世全反说她们“闹事”,把她们又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两年的非法关押洗脑结束,何正秀回到家,依然受着恶党不法人员迫害。邪恶不断到家干扰,出门买菜也要盘查。似此,何正秀长期遭受邪党人员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摧残折磨,身体每况愈下,愈来愈严重,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含冤而死。何正秀眼看不行时,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不法人员还联合抄了她的家,并作严密布置,指定专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的看管,直到她埋葬为止。

逝者尸骨未寒,而生者未休。何正秀的丈夫叶贞烈,一个七十六岁的老人,原万州区龙宝供销社书记,同样遭受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被枉法判刑二年、“洗脑班”关押迫害一年多、非法劫持四次。而在何正秀刚刚含冤去世后,万州区第四派出所又绑架了年迈的叶贞烈,家里有一个患疯傻病的女儿,无人照顾,在万州区三湾孤儿园。

妻子尸骨未寒,而丈夫再遭迫害,女儿失去监护,其情何其悲!

10、重庆建设厂对老人的迫害

袁素仙,女,六十五岁,老家是四川省资中市银山镇朱家公社七大二队,后跟随丈夫居住于重庆市九龙坡区建设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家属区民主村。二零零一年十月因为在重庆讲真相,被非法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内受尽酷刑折磨,释放回老家后,经常遭到监视。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八日,袁素仙与法轮功学员范德芳一起到大渡口区的路上,被大渡口区跳蹬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非法关进大渡口去看守所。

没过多久,警察就向她们宣布了逮捕令,而且说:“你们法轮功修炼者不拿钱给我们用,整了你们活该。”袁素仙、范德芳认为自己没有罪,不应该被抓,更不应该被逮捕,多次向办案人反映情况。可是办案人不理她们,还威胁要将她们整死在里面。

二人一方面托人向家里带话,让家里人去寻求法律援助,并带信说以后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让家里人一定要追查有关人员的责任。另一方面她们二人也在写信向检察院陈述事实真相。

果然,不知什么原因,袁素仙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在看守所口吐白沫和鲜血,被送往医院,第二天就死在医院。

11、亚太市长峰会期间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好人被关押于精神病院迫害致瘫痪,而含冤离世

魏华,女,五十七岁,是重庆九龙坡区谢家湾百货公司(又称谢家湾工矿贸易公司)退休职工,在身心正常的情况下,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被重庆市谢家湾街道办事处书记余付林等人劫往精神病医院,遭受一年多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魏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非人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重庆亚太市长峰会前夕,邪党怕法轮功学员向国际社会讲真相,谢家湾街道、派出所恶警将魏华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因不向邪党妥协“转化”,同年十月十八日,谢家湾街道办事处书记余付林和洗脑班杨志学(音)等人,在魏华身心正常的情况下,以魏华患有“文化性精神障碍”为由,强迫魏华丈夫廖林甫签字同意劫往精神病医院。

在场的有余付林、杨处长、居委会主任杜朝军、谢家湾百货公司工人,还有医务人员二人。魏华被劫持到九龙坡区精神病医院石坪桥分院(原矿机部职工医院)时,余付林恶毒地对医生说:“这是法轮功,曾被劳教一年半。”

之后,廖林甫多次去探望其妻,见魏华挺正常,多次提出接她回家,均遭恶人拒绝。十一月二十二日,廖林甫再次去医院,见魏华身心皆正常,便放心去外地办事。

岂料仅隔三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五日,医院突然下病危通知书,催促家人赶快接人。魏华四妹连夜赶到医院,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魏华奄奄一息瘫在床上,认不出人,说不出话,神智不清,呕吐、腹泻、发烧,上插氧气,下接尿管。重医120不愿接收,只好接回家。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魏华的亲人们分别多次,向直接迫害单位九龙坡区精神病医院石坪桥分院、谢家湾派出所、谢家湾贸易公司讨说法,可这些单位的相关责任人都予以推诿,不愿承担责任,如:九龙坡区精神病医院石坪桥分院的医生们将她送出来转交给亲人时,就已经四肢瘫痪,无法说话;但当魏华的亲人们第二天去质问时,他们竟然矢口否认魏华出院时四肢瘫痪、无法说话的事实。

她的亲人们没有办法后,想借助法律的手段追究相关责任,先后向九龙坡区法院、检察院反映情况,但都推说证据不足,无法追究责任。

12、退休工人被白鹤林看守所迫害致呼吸衰竭,含冤离世

张杰平,男,五十六岁,重庆沙坪坝区嘉陵厂退休工人,在二零零零年曾两次被所在单位“嘉陵厂集团公司”公安分局自设的洗脑班迫害。第一次关押在洗脑班为期一个星期;第二次关押洗脑班为期一百多天,并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张杰平在本厂厂区向世人讲真相时,遭到本厂公安分局绑架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回家后,所在地詹家溪派出所嘉陵厂公安分局、居委会的有关人员多次上门或打电话骚扰,给本人及家人的生活和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力和伤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七日,时年五十二岁的张杰平从西山坪劳教所十一队劫持到严管十四组,进门后,六、七个吸毒“帮教”对他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疯狂毒打。之后,强制他弯腰九十度站立。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张杰平被井口镇恶警邓斌等诱捕绑架,当天送到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白鹤林看守所非法关押,而家里人却不知道张杰平到哪里去了。张杰平失踪八天后,有警察到张杰平家里非法抄家,拒不出示搜查证,十一点多钟离开。不到一个小时,这些人又回到张杰平家里抄家,同样没有搜查证,只拿出一张拘留证要家属签字。家属不承认张杰平犯法,不签字,这些警察便自己在拘留证上签上了张杰平家属的名字。

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张杰平的儿子去看守所上钱,被叫进去,看见张杰平在医务室,整个人脱形了,瘦的皮包骨,全身不能动,不会说话,整天输液,小便插管,小便引出的是血尿。当天张杰平被送到了沙坪坝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又送回沙坪坝区医院,双脚摆成人字形还戴上脚铐,锁在铁床上。九月五日早上,张杰平含冤离世。

13、死于江津洗脑班的退休女教师

曾繁书,女,五十六岁,重庆市江津市享堂小学退休教师,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被警察非法抄家,后被强行绑架至“江津市整治洗脑班”。洗脑班暴徒对曾繁书进行轮番胁迫和折磨,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曾繁书被迫害致死。

迫害死曾繁书直接责任人有610头目万凤华等。

…………

除去本文及前文报道的,十几年来,还有数十名重庆法轮功学员因长期遭受关押、洗脑、骚扰、恐吓、罚款、被迫流离失所等迫害,而最终心力交瘁,含冤辞世。本文就不一一列举了。

十几年来,在中国大陆,无论中共怎样迫害和抹黑法轮功,但有一点,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的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是一群好人,法轮功学员所散发出的道德光辉,在纸醉金迷、强权当道、腐败成风的大陆社会,让中国人从此看到了希望。

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完全基于谎言,更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其邪恶手段令人发指。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到凶残的迫害,但他们仍然秉持“真善忍”的信仰,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向各界民众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邪恶。

现在,法轮功的书籍被译成三十几种文字,法轮功跨越种族和地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者逾亿。同时,越来越多的人们明白了真相,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已有一亿一千三百多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选择站在正义、良知一边。他们因此而有了光明的未来……

善良的人们,在这历史上各种预言聚焦、转瞬即逝的时光中,愿你们都能明白真相,作出无悔的选择,远离灾难!

(待续:《十年重庆,十年泪——薄熙来迫害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