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危险的人”到最可信赖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可爱的中国同胞,你们好,请听我讲述自己几年前的一段经历。

众所周知,一九九九年七月,在中国,有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广大群体,他们心地善良,身体健康,却遭到了江泽民团伙利用中共邪党的血腥镇压。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判刑或劳教,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先后在宁夏的银南、银川等监狱遭受了几年惨无人道的迫害。因为我在狱中炼法轮功,这样一段时间后,他们看到对我采用的一些迫害手段没能改变我,于是把我秘密送到了银北的一个小监狱。

这是宁夏出了名的恐怖监狱,在这里你随处都能听到毒打声,叫骂声,嚎叫声。就在我去这个监狱前的不多些天,这里的狱警曾召开大会,当着众人的面把一个犯人活活打死在台上。就在我还没被送到这个监狱时,狱警们为我的到来专门开会宣布:有一个炼法轮功的要来我们监狱了,把我说得非常危险,非常恐怖,如临大敌一般,又说了许多煽动仇恨的话。要人人都监视我,提防我,不许和我说话,更不允许私下来往。狱警们挑选了几个最能执行他们意图的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地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同时还要监视其他人与我有无来往,有事没事向他们汇报。我一走進这个监狱,立即感觉到他们刻意布下的恐怖,超出以前监狱的许多倍。整天被监视、仇恨、辱骂甚至毒打包围着,周围的一个个眼神都射来被煽动起来的仇恨,所有这一切都汇聚成一股邪恶力量,要摧毁我的意志,改变我的信念。可能也有一些人把我当成亡命之徒,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怕我随时会跟人玩命,因为这里边亡命之徒有的是,从来没见监狱这么紧张过。

到这个监狱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填写表格,他们上级下发的表格有很多内容要我填写,开始我拒绝填写,转念又一想,应该把真相填写在表格里,他们不是想改变我吗?反过来我也要改变他们。记得有一栏中,标的题目是:对”邪教”法轮功的看法,我填写:一,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二,法轮大法好!这样逐条填写后,犯人们互相传看,显然有一些人被我填写的内容所打动,也有人说很佩服我,也有人见我如此填写,可能考虑会不会成为又一个在台上被打死的对象。

有三位专门被指定监视我的犯人对我很凶,张口就骂,整天咋咋呼呼,我发现他们思想都很简单,知识很低,年龄和我儿子差不多,一个个都判了十几年的重刑,很同情他们,有时给他们一点帮助。他们一百次骂我,我一百次善待他们,一千次对我不好,我一千次对他们好,渐渐地,他们不好意思再骂我了,再后来,对我很客气。经常有人把从电视上看到诬蔑法轮功的内容拿来问我怎么回事,我一一向他们回答或解释,往往这时监视我的人就要干扰,不过在这些方面我是不会让步的,有机会时尽量讲到位,没机会时下次找机会再讲。我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做人标准,我明白一个道理:善的力量是超常的,能化解一切恶。我善待这里的每一个人,时间一长,大部份人对我都很友好。几个月后,狱中被指定专门迫害我的那位狱警和监狱长闹矛盾,被调走了,接替他的狱警不大管我,监视我的三个犯人有两个把我当朋友,另一个也不打小报告了。我刚進监狱时的那种恐怖几乎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监狱自身的运作程序了。狱警中有位姓马的小队长,听说我还在狱中炼功,背地里指使一个犯人头打我,结果那个犯人头儿没听他的。

有很多犯人把我当朋友,有啥心事总爱跟我讲。有人叹息他多次戒烟戒不掉,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两个月后他高兴地对我说,念法轮大法好,这次他彻底戒掉了烟。一位多病的老年犯人经常念法轮大法好,两三年来无病一身轻。一位中年犯人痛苦地对我说,他严重失眠没法治,我说我有办法,你睡不着时念法轮大法好看如何,第二天一早他来找我,高兴地说晚上睡觉我念法轮大法好,念着就睡着了,太神奇了,这可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没失眠啊!一个月后他又来找我说,这一个月来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再没失眠过,身体很舒服,体重增加了十几斤。他冒着危险从别的监狱把大法书带到了我的手里。

有一次我听到几个犯人在争论一个问题,一人说,现在的监狱里找不到好人,一个也找不到,另一个说,我能找到,那位法轮功(他在说我)就是好人。另一个点头说,不错。

监狱给犯人的伙食标准本来就很低,但是这个低标准若能如数兑现,每星期总可以吃到两三顿肉的,可是监狱克扣伙食,再加上主管伙食的剥蒜皮,每星期只能吃到一顿肉。就这一顿肉,又经过灶房犯人私自倒卖,利益交换,最后能吃到犯人嘴里的少得可怜,有时只能闻到一点腥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期得不到营养补充的犯人们连做梦都想着吃。有一天,狱警中姓马的小队长招集犯人开会,破天荒地宣布了一条消息:由于大家对伙食管理有意见,狱方决定,今天你们选出一位值得你们信赖的人,作为你们的代表,到灶房核对帐务,监督灶房,看管伙食,确保给你们规定的伙食标准都能吃到你们嘴里。选谁呢,你们想好,这可关系到你们的直接利益噢。听到这一消息,大家激动不已,立刻三五个一伙,七八个一堆讨论起来,随后又互相沟通消息,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大声说,我选某某某(他说选我),大家立即全部随和:我同意,我同意!马队长大吃了一惊,他可能没想到大家会异口同声地选我,立即改口说,说明一下,法轮功不能选,大家重选。有人立即回应说,法轮功为什么不能选,你不是说选出可信赖的人吗?我们就相信法轮功,也有人说,再选谁都不行,自己吃好就不管别人了,就法轮功我们放心。马队长气急败坏,要发火实在没有理由,不发火场面失控了。刚要来点民主,不到半小时就收场了。平时发号施令,说一不二,谁敢不听话就指使另外的犯人收拾谁,今天犯人的利益和意见是一致的,他没招了。他没想到几十年来他们说收拾谁就收拾谁(包括打死),这次对法轮功的镇压彻底失败了。犯人们也是满肚子怨气,因为他们知道选谁都是走过场,不可靠,唯独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人们身上看到了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