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副部级调研组长祝我早日功成圆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当时是本市气功协会法轮功分会副会长,因此成为他们重点迫害的对象,在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半个月后,单位把我接回来办班,其实就是预谋给我洗脑。一天我刚到单位,政法委副书记告诉我,“部里来了一个调研组,组长是一位副部级老干部,他要找你谈话。你一定把握好机会,不然你的前途就完了。”

在一个小会议室我们见面了,当屋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时,他说:“我看过你的档案,年轻有为!三十多岁就是副处级干部了,理科、文科文凭全有,又是多次入过各级(邪党)党校培训,而且还是省(邪党)党校马列(邪恶)主义大专理论班毕业,(邪)党培养你这么多年,怎么能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一个有神论者?首先说我是搞调研的,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也不扣帽子,我就注重事实,所以你不要有顾虑,你能说服我,我也支持你。”

我就和这位副部级的调研组长开始了一个上午的长谈。那天上午他还向我探讨许多关于佛法与修炼的问题,我都一一的给予了他满意的答复。

当我们的谈话结束后,这位不胖不瘦年近七十岁的老先生握着我的手说:“我们私下说吧,我今天受益匪浅,我希望你坚持炼下去,也祝你早日功成圆满!”

法轮佛法——真善忍能让一个生命身心健康

我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却心比天高、志向远大。哥哥小时夭折,我成了家里的长子。爸爸妈妈拼着命供我和几个弟妹上学,我毕业進了城市,在没有人没有钱的情况下,硬是凭自己的才能实干从一个工人被提升到一般干部,后提拔到副处级干部,还拥有了一个美好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

正当我事业有成,步步高升的时候,过多的操劳使我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输血又感染上乙型肝炎,我被几大医院都宣判了死刑。爸爸、妈妈、妻子都不甘心,找人算卦,全都说我的寿命是四十二岁。有一位中医生给我看病,吃了很多中草药,有了一点儿的好转。可接下来全靠药维持着生命,但是各项指标时好时坏,随着时间的推移,引起的并发病症也越来越多。为了治病不知家人付出了多少心血,单位虽是公费医疗。一个疗程下来五千多块钱,弄的单位领导也很为难。本来我的患病,医生就说是因为药物引起的,一般的药都不能用,可是为了解除不断增加的病痛,还不得不不断的增加药的品种和数量,开始家里人还限制我吃药,后来就不管了,我还对家人说,放心吧,“再障”“乙肝”不会咋样,将来我就得死在药物中毒上。

难忘的一九九四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我看了一本关于介绍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小册子,“真善忍”三个字的理念吸引我走入大法修炼。半个月后,妻子问我,这些天怎么不见你吃药啊,我开始一愣,随口说:是啊,我不难受了,我也就忘吃药了。从那时起,我再没吃过一粒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转法轮》出版后,我就反复的看书。时时处处用真善忍大法要求自己,不仅改变了我见火就着的性格;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心性的提高带来了身心的巨大变化。患病那些年啥活也不能干,我家住在六楼,每天回家上楼至少要休息两次,才能回到家。当我贫血严重时,站在大街上看着别人红扑扑的面容,我羡慕极了,心里说他一定不贫血。炼功一段时间我就再也没有病的感觉了,我一口气跑上六楼,并且呼吸平稳。炼功三个月后单位机关分大米,我作为本处室的负责人,给我们处室十个人,每人家楼上送(五十斤包装)一袋的大米;我发现我全身十几种病都不翼而飞了。那种无病一身轻重获新生的感受,那种明白了人生真正意义、洞彻宇宙真理后对师父和佛法感恩的心情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我都会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坚定的走下去。

在我向那位调研的老先生讲述我的经历的过程中,他问了我一句,“你说有没有可能你的病是医院误诊了呢?”我说你问的好,我告诉他,要是就我一个人的病好了是误诊也可能,可别人家我不说,就说我们家吧,我母亲患有肺心病、严重的风湿病、神经性头痛,视力严重下降等多种疾病;我父亲患有脑动脉硬化,痛风;我妹妹家全家患有乙型肝炎;我妻子子宫肌瘤,他们都是炼法轮功后,没吃一粒药,都彻底的好了。你说这都能是误诊吗?就说我母亲的肺心病吧,炼功前的几年经常住院,一年比一年重,在炼功之前的一次住院,出院时心脏还是不正常,而且呼吸困难,我就和主治医生说,我母亲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为了供我们兄弟姐妹上学,吃尽了无数的苦。我是喝父母的血长大的,真的是积劳成疾。您说还有什么好药,我可以自己花钱买。医生说:您想凭我们的关系,我能不给用好药吗?你母亲的病,在东北地区来说这叫做“东北地方病,不死的癌症,只能一年比一年重,而且感冒一次重一次”。妈妈的风湿也很严重,三伏天还得穿棉裤,为了母亲能健康的活着,背地里不知道我流过多少泪水。我得法后不久,我就回到家乡教我母亲炼功。妈妈修炼法轮功后,一下年轻近二十年,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不识字的妈妈不仅能通读所有的大法书,还把《转法轮》抄写了一遍半。要不是修炼法轮功,妈妈可能早都不在人世了。你可能听电视上说了,说炼法轮功不让吃药,那纯粹是造谣、诬陷、抹黑。就象我没病了为什么还吃药啊,那药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书上明明写着,你觉得你是有病了,你就去吃药好了。

听到这里他说:那这样看来,法轮功祛病健身是很有奇效啊,那我再问你,我听说你们师父“三把”就能把一个人的罗锅拍直了,这是真的吗?我告诉他,你听说啥叫神奇了吗?我的理解就是按照一般常规理论不能实现的事情,其实都不用我师父去拍,由于人看不到就不相信,所以我师父就得动一动手。我给你讲一个我遇到的真实故事。刚修炼那两年,因我炼功受益比较大,我就爱洪扬大法,在炼功点上和一位同修负责教新来的学员炼功动作。一个大婶她在炼功点上已经观察好几天了,那天她可能下决心要来学了,就加入了学功的行列中。我负责讲解要领,另一位同修做示范,我发现这位大婶的动作大部份都很规范,就是在做第三套有一个向上冲的动作时,她的右手总是冲到面部就停下来了,我以为她还不会,就拽住她的手向上冲,她突然“唉哟”一声,随着声音连身子都往后仰过去,我忙问她怎么了,她说:大婶的这只胳膊已经“旧生”了(东北地方话,意思就是不可改变了),十几年就这样了,我连梳头都得用左手,像我这样的是不是不能炼这个功啊?我说:“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您不会呢,没关系您就跟着炼吧,说不定会好的。”就这样她一直跟着学功,大概是到第三天,也是在炼第三套动作时,就听她喊“哎呀呀!是谁把我的胳膊拽起来了!”在场学功的十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她举起来还没有放下的右手上,当场我们好几个人都激动的流泪了,那位大婶更是泪流满面。那几年像这样的事太多了。一位大娘眼底干瘪了四十年,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眼睛就神奇的复明了,在交流会上,她拿着当年的诊断书,又当场表演用原来的那只病眼识字,大家都被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所震撼。

法轮佛法使我从无神论的谎言中解脱出来

小时候的我好奇心强,长大了变成了对知识的渴望,所以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相信科学,更相信共产(邪)党的无神论,那时姥爷、妈妈、舅舅、大姨都信佛,由于那些年(邪)党把信神佛视为封建迷信,所以他们只能偷偷的到一起说些悄悄话,那时我就在旁边说:“你们又开始搞迷信活动了。”姥爷过去是老教书先生,他看的书都是黄纸用线装订的,他常对我说:这个孩子根基应该是不错的,怎么老是谤道,当有那么一天木子李掌管天下的时候你就会相信的。那时我还不懂什么叫“谤道”,心里说,放心吧,谁掌管天下我都不会相信的。有一次我看妈妈给佛像磕头,我心里很难过,觉的妈妈劳累一天了,还要给一个铜像磕头,就跟妈妈说:“妈妈我明天把这块铜卖了吧,您就不用给他磕头了。”任凭妈妈怎么说,我就是不信。

尽管我是一个很顽固的无神论者,遇到什么事不弄明白我是不会放弃的。小时候对家里的唯一的宝贝——马蹄表发生了兴趣,我就把它拆开看它到底为什么会走?在我炼法轮功之前,思想中还是有很多解不开的问题。没办法我只能用实证科学的理论牵强的去套。比如:人生究竟是为了什么?动物为什么能附在人身上,既然人是猴子变的,怎么没看见猴子变成人过程中的“人猴”等等?一直到我学了法轮功后,这些实证科学解释不了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记得刚学法轮功不到一周,我就感到头上两眉之间和小腹部位都有东西在转动,晚上静下来时就更明显,可我用手去摸又摸不到,由于当时又没有书看,我又听有人说炼功出偏就会走火入魔,我担心自己的状态不正常,就去问一位曾经是一个单位的(邪)党委书记,他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空手走路三五步就得停下来的程度,不得不提前病退了,参加一次师父亲传授班就彻底好了,于是他连续参加了三次是师父亲授班,他当时担任炼功点上的辅导员,他告诉我:“你的缘份很大,没参加班,刚炼功就得到法轮了。”我说我没参加班谁给我法轮哪?他说是师父的法身给的,我说:我没看见师父的法身啊。他说师父的法身在另外空间。我又问他另外空间在哪里,他说和我们同时同地存在,就象法轮一样,你能感受到,你却摸不着。他这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另外空间这一重要概念。后来看过《转法轮》我更明白了神佛是如何存在和为什么我们看不见神佛的存在等等。因此炼功的初期,我经常无名的流泪,恨自己太无知了,被(邪党宣扬的)无神论害苦了,它说无神,我就跟着喊,随着人类道德的下滑我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

法轮佛法让我明白了信奉神佛的人为什么心那样虔诚

那天他还问了我,什么叫开天眼,我告诉他我们叫做开天目。你问的这个名词确实很关键,修炼法轮功之前,我之所以相信无神论,就是我有一个错误认识:“看不见的就不相信”,凡是让我相信神佛的人,我都会对他说,您让神佛出来我看一看我就相信,不然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的。修炼法轮功后,才知道是我们这双肉眼障碍我们看不到更微观的物体和生命。只有开启了那智慧的眼睛——天目,就可以看到微观和更微观的物体和生命了。神佛的身体就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的。那些修炼好的僧人和道士,他们之所以在孤苦中能虔诚的坚持自己的信仰,是他们很多都是能看见另外空间的物体和生命的。当时在炼功点上每天炼完功或在交流会上,都能听到开天目的学员谈自己看到的景象。法轮功学员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山水、亭台楼阁以及佛道神的是很多的。只是世人在现实社会中,特别是中国人受无神论的毒害,他越不相信就越不会开启那双慧眼,所以他就更不相信。大概是九七年我去外县参加一个交流会,当时有一位中学英语女教师发言,谈她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其中讲述了她修炼大法后师父给她清理动物附体的经历。学功前有一天她觉的有一个看不见的东西上了她的身体,从此每天晚上都是在半夜十二点,那个东西就准时来了,这时她就开始像犯了病一样,用脊背在床上走圈,一折腾就是一两个小时,弄得全家人每天一到晚上都提心吊胆,到后来她被那个东西折腾的已经不能上班了。她妹妹炼法轮功后也引导她开始修炼大法,当师父把那个附体清理走时,她天目中看到那是个已经修炼一千多年的大蟒,由于吸收她的精华太多,脑袋已经和她长的一样了,就是身子还是蟒的身子。当她回忆自己从那个噩梦醒来,能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回到了自己心爱的岗位时,激动和感激的泪水使她几次不得不停下发言,她说如果没有法轮功我可能都活不到今天了,她在讲述这段体会时,本来是十来分钟的发言,她却讲述了近半个小时,她在台上哭,大家在台下面流泪。像这样的事例在我们当时的炼功点上到处都是,可以说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段神奇的故事。

法轮佛法指导我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他还问我,听说你炼法轮功后,你应该得的处级楼房都不要了?我告诉他,“不是我不想要,是因为大家都在争抢,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就要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别人争的我们不去争,所以,当时单位为了照顾处职干部,修建了处级楼,当时的楼房很紧缺,上百平方的更是很少,为了得到大一点的房屋大家都在拉关系走后门,我家住的是六层楼的顶楼,六十平方米左右,由于是平顶,现在还有几处还漏雨。当我看到有很多年纪大的同事比我还需要大一点的房子,有的子女结婚了还和爸妈都挤在一个几十平方米的楼房里,我和妻子(也修炼)商量,我们就把楼房让给别人吧,妻子也同意。当时局领导很不解,几次催我去抓阄,并说:“这是你应该得的,而且以后不会再有分配的楼房了,你可不要后悔啊。”我向他们明确表示,就给别人吧!我不会后悔的。我还告诉这位调研组长,前几天公安局把我抓到看守所,市委、市政法委、市公安局,还有我们单位的领导几十人一连几天逼着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我修大法身心健康,我没有病给单位节省了数万元的医疗费,工作兢兢业业,清正廉洁,我把应该分得的处级楼都无条件的让给了别人。当我说到这时,市公安局副局长叫喊着说:你就不能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就说是吃药治好的!市政法委书记也吼叫着说:你是共产(邪党)党员就应该这样高风亮节。我告诉他们,我不会说谎,我的病是全国几大医院都认为没有治疗价值的,确实是大法救了我的命,做人得有良心啊!你们逼着我去说谎吗?我们单位的领导都在这,那你就问问他们,当时单位处职干部几十人,他们都是共产(邪党)党员,也只有我一个人把房子让出去了,而且我自己知道如果我不是修炼法轮功我也不会让给别人的。在场的人都不说话了。

那天上午他还和我探讨许多关于佛法与修炼的问题,我都一一的给予了他满意的答复。当我们的谈话结束后,他握着我的手说:“我们私下说吧,我今天受益匪浅,我希望你坚持炼下去,也祝你早日功成圆满!”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