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领导同事学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即“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为了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为了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十五年来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特别是单位领导、同事、学生的改变,见证了大法好。

学生说:“老师,你变了”

我是一名小学老师,97年得法。得法前争强好胜,名利心重,脾气暴躁。在我面临下岗,家人不理解,几乎到了离婚的地步时,同事给了一本《转法轮》,我三天读完,当天就找到炼功点,开始了大法修炼。

得法后我变得开朗、乐观,放淡名利,心态平和,处处为别人着想,总之就想真心变好。领导和同事都看在眼里,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记得得法第一学期,我是班主任,一次学校组织朗读比赛,我班学生明明最好,第一,可是就是因为有个学生高兴,显示一下,被别的班的同学告诉了大队辅导员,这个辅导员老师公布成绩的时候竟然把我班学生成绩降到最后一名,当时我班学生火了,要找另一班学生干仗,我劝阻了。我很冷静,告诉自己要忍,过后找那位老师沟通。这件事对老师们震动很大,要是我以往的脾气一定会冲动,也许会闹个天翻地覆。校长也出面替我说话了,老师们也说:你真有涵养,我们可忍不住,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转法轮》- 第九讲)我忍住了,很坦然,过后那位辅导员老师看见我就不自在,可我象没事儿一样,名利不是我追求的。

一个学期下来,学生发现我变了,一名学生说:老师,您以前的眼睛露着凶光,象狼的眼睛,我们很害怕,不敢接近您。现在您变得很温和了,人总是乐呵呵的,我们也敢跟您说话了。我听了很高兴,我告诉她,老师修大法了。她说:原来是这样啊!我父母也修大法。我深深体悟到修大法这么神奇,只要你按“真善忍”修,不知不觉就变,别人也会感受到的。我炼功前很厉害,学生犯错误我还动手打呢,经常说些讽刺挖苦的话。从此,我更加精進实修,用实际行动证实法。

可是不久,九九年迫害发生了。这些年我先后四次被抓,由于我在单位时刻严格要求自己,有很好的基础,领导和同事对我印象特别好,他们跟我一同经历了这场残酷的迫害,也用不同方式保护我,正念抵制迫害,给他们自己及家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三位校长的变化

第一位校长姓王,从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年末在我校呆了两年。记得我第一次被绑架,她到看守所看我,劝我,说我影响了单位评优,少得了奖金;要识时务,不要对着干等等。我跟她讲大法的美好,后来她不劝我了,我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对她震动很大,我回来后到单位上班,后来又经历两次被抓,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回来上班。期间丈夫逼我离婚,把我打得遍体鳞伤,但我坚决不放弃信仰,王校长看到我修大法的坚定,对我的看法渐渐的变了。

刚回来上班,王校长没让我教课,在一楼收发室收报纸,打扫卫生。从班主任到打扫卫生,这个落差太大了,人们都在议论着,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也有同情的,也有不解的,甚至有的在观察我精神是否正常。因为受邪恶宣传,他们对法轮功不了解。我呢,心里很平静,总是乐呵呵的,无所谓,劳动最光荣。经过一段时间了解,人们渐渐的变了,首先他们认为我是正常人,而且是个好人,王校长开始关心我,谈话中又惋惜,又觉得我固执,但是还是很佩服我的坚持。

零零年是邪恶迫害最严重的一年,上边老来任务,让我写保证等。王校长找我谈话,因为我坚决不写,谈话中她控制不住,大发雷霆,说我不理解她的工作。我知道邪党采取株连九族的方式,对单位影响是非常大的。我心平气和的对她说:王校长,我知道你为难,是上边的压力,那好,我现在就去找教委,跟他们讲清楚。也许我的善打动了她,她不再发火了,于是我写了一份材料来到教委,交给了主管科长,大概意思是: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作为一名教师要为人师表,我受益了,不能撒谎,坚修大法到底,不会写什么保证的。他们看了以后没再说什么,就让我走了。

零零年年末,王校长退休了,在一次聚餐桌上,她当着很多老师的面对我说:我最佩服你,你的信仰我不反对,以后要注意保护自己。我看到了王校长说的话是真心的,也看到了她的变化。

第二位校长是零一年九月份来我校的,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十一月份回到单位。之前李校长就开会,让老师们远离我,说什么劝不了她也不能听她宣传,还布置老师监视我的行踪。

我知道李校长对我不理解,更不了解法轮功,而且是被毒害的,我很同情,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工作,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不敢让我教课,分到微机室,让我打字。学校的打字量是很大的,加上很多老师都来找我帮忙,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为了迎接上边检查,我中午都不休息,但是我无怨无悔,多忙都乐呵呵的,不急不躁,而且我已经跟老师们相处的非常好,我也借机会让他们了解法轮功,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不再敌视大法。那时候,受邪党的压力,很多老师,特别是校长,写材料,写总结内容里面都带着法轮功的内容,而且都是些表决心的,什么划清界限等套话。我打字时看到这些内容全部删除,有的老师不理解,我就善意的讲真相,有的说是校长让这样写的,我说不用怕,连校长写的我都照样删,以后我单位再也没有出现宣传诬蔑法轮功的内容。我找机会跟李校长讲真相,她写的材料也不再提法轮功,把这个场正了过来。

由于我工作认真踏实,不计较,对老师热情,求我打材料从不拒绝,几乎是有求必应,而且相处融洽,渐渐的环境变了,李校长也变了。一次找我谈话,说:吴老师,你人缘真好,那些老教师找我了,心疼你,工作量太大,你也不说,让我关心你,怕你累坏了。这学期你的工作量减半,你人好、善良,我也想开了,不用监视你了,你做到了。果然,我的工作量减半,而且我还出去打字,时间自由,没有人管我,我呢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我在单位的环境宽松了,跟同事讲真相的机会就多了,加上我性格比较开朗,身体好,教育局组织的教工篮球赛,区运动会我都积极参加,而且我是主力,篮球赛上我生龙活虎的,满场跑,也不累,我想这也是在证实法,四十多岁的人,身体这么棒,就是炼功的结果,这本身就在弘扬大法。每年的运动会上,跟那些年轻老师跑100米,我毫不示弱,第一,第二,第三名都有,当我的名字通过广播喊出来,全场都能听到(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心里真的很自豪,我在用行动证实大法。过后不久,我因为工资的原因找到教育局党办书记,我跟他讲真相也不再反感,气氛很融洽,他说:吴老师,你们校长反映了你的情况,工作干得好,为人也好,我们都了解了,有什么困难我们尽量解决,我是学历史的,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深入探讨。我看到这些人的变化,说明他们已经渐渐明白了真相,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此次以后,我和李校长几乎成了好朋友,无话不谈,解开了她心中的不解和疑惑,更不会主动参与迫害。零三年,李校长转走了。

第三位校长来了,我们共相处了八年多,经历了风风雨雨,她成了一个得救的生命。这位校长也姓李。她刚来,就找我谈话,接着开始让我教课。我教了一个班的科任课,不久就赶上教育系统签合同,她听说可能有关于法轮功内容,提前做我的工作,让我做好准备,我说如果有这些内容我是不会签的。等真正签合同的时候果然有关于不炼法轮功的文字,我看到后没有签,她找到我,说这是教育局统一规定,不是冲我一个人来的。我说,如果我的工作干得不好,不让我签,可以,可是这是针对我的信仰来的,而且是不合理的,是强加的内容,我不签。校长说她也很为难,帮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实在不行就办个病退吧,也比下岗要强;或者是办个退职,一个月能开几百元,也比没工作强。我说回家考虑一下。我跟丈夫一商量,他也说让我签字,人家就是这么规定的也没有办法,你签了合同在家该炼功炼功呗。这时我的大脑也很乱,不签吧,面临失去工作,家庭生活受到冲击;签字吧,这本来就是不对的。我是大法弟子呀,不能随波逐流,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求也求不来。对,不能签字,也不能办病退,大法弟子没有病;更不能办退职,这些都是弯路,都是在向邪恶势力妥协。修大法受益了,说句公道话都不敢,做人都不配。我决心已定: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面对,不怕。我横下心来,不签。但是我不知道要面对什么,顺其自然吧。

从第二天开始,校长开始找我的同事,好朋友,家人来劝说我。我呢正好利用这些机会揭露不正的东西,让他们進一步了解法轮功。看我不动心,又找来教育局两位领导劝说,我也不动心。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最后一天,校长把合同从教委拿了回来,说跟上边商量了,让步,把合同内容改了,所有法轮功的字样全部去掉,问我签不签。我回答,当然签,我是因为不合理才不签的,我得养家糊口,工作得要。就这样这场大风波就过去了。第二天,我签完合同,我的同事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又胜利了!”我突然体会到师父讲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通过这次事情校长也看到了我坚定修炼大法的心。

零四年又发生了一件事,对校长的震动很大。我新接了一个班,由于心急,还没等熟悉学生,就在班级课堂上讲真相,孩子们还小,回家跟家长说了,其中有一个家长非常抵触大法,他就开始联合很多家长要找学校,找教委。在校外共聚集了27名家长,正议论间,被我校转走的副校长听见了,赶紧给我校打电话,让处理好这件事,保护好我。很快两位副校长把我找来,说:我们知道你是好人,我们也想保护你。你暂时离开这个班,我们想办法把家长劝退。我同意了,接着学校动用班主任,主任,普通老师分头做家长工作;我告诉大法弟子帮我发正念,经过周六、日两天的时间,终于把家长劝退了,一场风波又过去了。亲朋好友用正念保护了我。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到半个月我就被派出所从单位抓走了,没有任何理由。同事也很愤怒:共产党光干坏事,欺负好人。有的来找校长,说不能不管,她也没干啥,这次如果不出来,或者被判刑,那她的家不完了吗?其实校长也很上火,出于良知和善念,她鼓足勇气在教育局的会议上为我说了很多好话,说我为人好,工作好,八小时之内无可挑剔等,从正面肯定我的成绩,尽力做了她能做的。加上家属全力要人,我半个月被释放。

以上经历的种种迫害,单位的同事、领导尽力保护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好人,也很反感这场对好人的迫害。

明白真相的副校长处处保护我

我利用一切条件向学生讲真相,也经常遇到麻烦。一次,我向一个学生讲真相,他是三年级的,很小,很单纯,听了以后,回家就找大法书,说要炼法轮功,可把家长吓坏了,要告教委、610。他在麻将馆说这件事时,被我单位一位退休老师听到了,赶紧制止,说这个老师是我的好朋友,人特别好,又善良,你可别去举报呀。劝退以后,她找到另一位退休老师和一位转走的副校长,就是前边提到帮我要工资,劝退27个家长的那位副校长,她们三人找到我家,告诉我这件事,让我注意安全。过了五一长假,我发现这个学生不见了,后来才知道她们三个人商量把这个学生转走了,怕影响我。

这位副校长处处保护我。一次派出所到我单位了解我的情况,被她狠狠地说了一顿:你们没事闲的,人家日子过得挺好的,孩子学习好,你们老骚扰人家,真是吃饱了撑的。说的警察没趣的走了。还有一次,这位副校长因为替我要罚金,在公安局跟副局长干了一仗,这个副局长态度不好,她说:你们算啥?简直就是土匪,我不是法轮功,你们就拿法轮功好欺负,欠人家钱凭什么不给?

明白真相的学生帮我做三退

我教全校的课,能接触学生,由于我在课堂上注重道德教育,经常给学生讲传统道德,讲神传文化,讲如何孝敬父母等,同时也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比如,讲“真善忍”三个字的表面意思,做好人的道理等,学生绝大多数明白真相,他们不但自己做了三退,还互相劝三退,有两个班级几乎全班三退;还有十多个小学生是看了《九评》,明白真相三退的;还有一次九个学生在我办公室看了“自焚”真相三退的。

有一个女同学,明白真相后回家让家长退,奶奶不退就生气,回来告诉我,我教她怎么讲,后来奶奶退了;她又把农村的姥姥找来三退,开家庭会议,说必须听她的,她一个人就把家里八、九个人三退了。还有的学生毕业后来学校看我,并带来中学的同学让我给三退,有的班级学生找我写毕业留言,我就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做好人,有很多学生给我留言说:老师你是好人,我愿意上你的课,谢谢你给我讲做人的道理。有的说:老师我们支持你炼法轮功。还有的学生直接亲切的叫我干妈,说这样亲切。我知道她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在感谢我。

学生喜欢我,愿意上我的课

因为我时时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每一个学生,上课认真,课下是他们的朋友,犯错误从不打骂,而是讲道理,所以学生跟我特别亲,我一到班级上课,全班学生鼓掌,有时候班主任都有些妒嫉了。我的课不是主课,但是少上一堂学生就不高兴。在课下,学生什么知心话都跟我说:老师,我爱你(因是小学生,非常纯朴);老师我愿意上你的课;老师,我爸妈打仗要离婚等等,什么都跟我说,让我解决。我在操场一出现经常是很多学生扑上来,围着我打招呼,跟我手拉手。这些老师和校长都看在眼里,因为我和别的老师不一样,我又耐心,我不打骂,我经常讲做人的道理,我关心他们,我从来不把学生当作出气筒,我的善学生是能够感受到的。

同事们一次次用正念保护我

一次一位家长是警察找到学校,说我跟孩子讲法轮功,被家长劝退了,事后班主任也做家长工作;还有一次一个学生的爷爷找学校,校长也给打发走了,班主任也经常找到我,说家长打电话了,我都给解释了,你以后可得注意呀,我说知道了,谢谢。还有几次,班主任找到我,说家长又打电话来了,不理解,都被我们劝说回去了,你以后要注意安全。有一次学生在语文课上说毛泽东做了很多坏事,不好,语文老师问是谁讲的,他们回答说是我讲的,事后这位同事告诉我这件事,还很担心,我安慰她,说没事。

三任校长抵制干扰

一次,我单位副校长找到我,说610要找我谈话,我说不见,并让他打电话问什么事,他拿起电话就问:我们吴老师不愿意见你们,很反感,她说不去。接着我找到校长,说:我上班好好的,凭什么骚扰我,我不见他们,校长也很同情,也给教委打电话,直接拒绝,最后也没有见什么610。

一零年,两位校长告诉我说省、市610想来见我。我说不见,校长说他们坚持要来,我说那我就请假不来,手机一关,找不到。校长说这是好办法,今天你放假一天,不见更好。后来,我想,修炼人没有敌人,顺其自然吧。

第二天,校长又把我叫到办公室,我一看,我们区教育局副局长和两名党办成员,还有两个610的都来了,原来他们是来劝我见省、市610,并告诉我不要说错话。我说,不知道他们问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借机会揭露邪恶,说:这么多年,我四次被抓,非常冤枉。做好人,我也没犯法,给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差点家破人亡,现在我就想做个普通公民,好好生活,不希望别人打扰我,这还没完没了了?610的听了很不自在,因为坏事都是他们干的,局长马上表示,这次以后不再骚扰你了。

第三天下午,果然省、市610来了两个人,我们单位副校长叫我到校长室,并偷偷跟我说:吴老师,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为了保护你,你要把握好。我安慰他,校长你不要怕他们,没事,我会把握好的。我一到校长室,八、九个人,我心里很平静,结果他们说了两句话就走了。从那次以后,校长告诉我,你被解除了,以后再也不找你了。我很高兴,人们都在渐渐明白真相,他们的生命得救了。

以上是我这些年来在单位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是什么力量使我这么坚持,答案很简单:“法轮大法好”!在“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之际,我希望用这种方式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也希望更多的世人明真相,得救度;希望好人越来越多。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