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我是2011年初因讲真相被恶人诬告,被当地610、派出所非法抓捕,送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仅仅在这一年里,我亲眼所见、亲自经历了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重庆女子劳教所是中共邪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劳教所动用了各种手段残酷折磨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民众。常用的迫害手段有:不准睡觉,罚站军姿,军蹲,正坐,走鸭步,走蛙跳,限制喝水及洗漱用水,关隔离室,限制上厕所次数……等等,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实在受不了,就拉在裤子里。重庆的夏天酷热难当,气温高达40℃以上,每天,法轮功学员被迫在太阳下暴晒,顶着烈日在坝子里整训、站军姿、军蹲、正坐,连吃饭也是在烈日下晒着,并且限制吃饭时间不让吃饱。经常有人被晒晕倒、晒哭。法轮功学员被限制彼此不准交谈,连眼神都不能互相交流,不能有一丁点的自由动作,稍有包夹不满意的地方,就会招致抽耳光甚至拳打脚踢,有的学员被包夹打后胸部疼痛几个月都恢复不了。

女子劳教所遵照邪党头子江泽民的指示: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指令,特别是重庆地区,在灭绝人性的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等人间恶魔的指使下,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不仅利用毫无人性的狱警参与迫害,还专门培训了一批身强力壮、心狠手毒的吸毒犯人做包夹。赵媛媛等恶警专门培训包夹如何使用残酷手段且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毒打方法,并对培训后的包夹进行考核,不合格(不歹毒)的要给予处罚。这些吸毒犯包夹中,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周艺、邓小敏、陈林梅、秦芳、唐文霞、李祖辉、廖晓君等人。心狠歹毒的狱警有:喻晓华、陶昕、毕梅、杨轶、杨倩、韩露、简洁、朱昱、贾征、高虹、赵媛媛、孙涛等。

一、名誉上搞臭,精神上折磨

劳教所利用99年中共邪党编造的栽赃污蔑法轮功的一系列假新闻如:天安门自焚、4.25事件、傅怡彬杀人案、浙江投毒案……制作成相关影片、文章等,每天强制轮功学员看这些污蔑资料,晚上写“思想汇报”,开“揭批会”和“民主生活会”,要法轮功学员骂大法、骂师父,必须表态与大法决裂。写出的“思想汇报”首先要包夹看后同意了才准许睡觉,如果包夹不满意,就撕掉继续写,直到包夹认可为止,否则不准睡觉。法轮功学员李晓明、杨宗琴等人因为写的思想汇报包夹不满意,包夹把思想汇报撕下后竟逼她们吞下肚去。

至于打骂、扯头发、撞床更是家常便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精神恍惚。一个有身孕的女警高虹尤其邪恶,要求法轮功学员人人表态过关。

二、经济上截断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后,绝大部份被停发退休金。在职的被开除工作,在非法劳教期间所需生活费用等全部由家属承担。进入劳教所后,不准自带一切生活用品,劳教所把已经解教的其他人员用过的物品,按照原价卖给新来的学员,离开时不准带走,又卖给下一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如此循环使用。如床上用品、衣服、棉絮、被单、被套、枕头、水瓶、水桶、脸盆、牙刷、牙膏、水杯,甚至连做清洁用的工具,哪怕是一针一线,全部由法轮功学员购买,连包夹的日用品也由法轮功学员购买。劳教所为了应付上级部门的检查,强行让每个法轮功学员购买床上三件套,铺上后不准学员坐在床边,几个年龄大的法轮功学员实在站不住了,就躺在床边,被恶警韩露发现了,立即处罚扣分(扣分就会被加刑期)。

刚到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体检,之后强迫她们吃不明药物一周或半个月以上,此费用300多元也由学员承担。平时克扣法轮功学员的饭菜故意不让吃饱,使其另外购买加餐,加餐和其他日用品都是以高于市场价一倍以上的价格收取。就连这样,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被取消购买食物和日用品的资格。

三、肉体上消灭

劳教所对于坚决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劳教所四楼没有人住,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不断有未转化的学员被关在四楼单独迫害。恶警和包夹用不干胶把学员的嘴封住毒打,打伤后就用担架抬到劳教所医院去医治,稍有好转就弄回隔离室继续施暴。

2011年9月26日,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徐真因为不配合恶人,拒绝转化,被关进四楼隔离室里,在恶警队长陶昕、喻晓华、杨轶、毕梅等的指使下,包夹(吸毒人员)周艺、陈林梅、邓小敏、秦芳、唐文霞、李祖辉毒打徐真,并叫嚣“这里是暴力机构,一切暴力都是合法的”。徐真被打得遍体鳞伤,被包夹送到医务室治疗。

2011年10月中旬,对徐真的迫害升级,恶警陶昕、喻晓华、毕梅、杨轶等指使吸毒包夹“她不转化,就往死里打”,先叫包夹用塑料瓶给徐真灌了十瓶自来水,徐真被灌晕了过去,被拖到厕所用冷水冲醒,至第二日凌晨1点至4点钟时,恶警陶昕等指使包夹用牙刷、木块等捅徐真的下身,那惨叫声真是撕心裂肺……至此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徐真的惨叫声。10月20日上午,徐真被迫害死去。当晚整个劳教所7点钟就早早闭锁了牢舍,走廊上、坝子里站满了狱警,不准任何人议论此事,更不准法轮功学员说一句话。恶警大队长简洁招集包夹开会说:“只能说徐真是病死的,不准乱说其他,否则……”恶警喻晓华、陶昕是策划指使包夹迫害徐真致死的元凶,之后陶昕被调到劳教所其他部门保护起来。陶昕这个被邪党利用的恶棍,还常常自称自己的信佛教的,并在法轮功学员中大肆卖弄她自以为是的所谓佛教知识,用电脑下载了很多所谓的“佛教经书”给部份学员看。陶昕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终将受到神佛的惩罚。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在中共邪党的带领下,十几年来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并且这样的罪恶还在继续,希望良知尚存的人们关注发生在重庆女子劳教所的迫害,认清中共邪教这个宇宙中最邪恶的恶魔,唾弃它,解体它,还人间一个正义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