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父子三位西方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比利时法轮功修炼群体中,多有一个人开始修炼后带动一家人修炼的故事。贝纳斯(Bijnens)一家即是如此。高大的贝纳斯老先生有两个和他同样高大的儿子,尼克和约翰。他们都长大成人,各自有了工作和自己的小家庭。他们这样普通的一家人又是如何走進大法中来的呢?

约翰:找到法轮大法我感到很幸运

小儿子约翰三十多岁,是家里第一个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二零零七年至今也有五年了。几年来他坚持学法和到炼功点去炼功并参加大法洪法活动。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他让全家人刮目相看。通过他,他的父亲和哥哥同年走入大法修炼。尤其让他高兴的是最近自己家里发生的变化。一天他的十一岁的大儿子问他,爸爸今天晚上我们读什么呢?他就让儿子和他一起读荷兰文版的《转法轮》,慢慢其他的孩子也加入進来,一天他出去参加大法活动回家,看到四个孩子和妻子在一起读《转法轮》。现在每天晚上全家人一起读《转法轮》半小时,已经持续了几个星期了。约翰为此感到很幸福。

说起大法修炼约翰感慨万千。约翰说:十四、五岁时的我,让我周围的每个人感到失望,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得“向内找”。我误入歧途,刚刚开始要求有自己独立见解的我,被社会上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生活方式所吸引,并且陷入進去。我开始接触毒品,喝酒,最极端黑暗的艺术和音乐。我放纵自己,把所有的这一切看成是好事儿。那时候,当然没有人喜欢我的行为,直到我被迫看到我令所有的人都失望时,我感到非常孤独。我变得非常孤僻,我感到没有地方再是我可依恋的家;这种感觉持续很长时间。我感觉我好象不属于任何地方,由于不好好学习,学校以无结果而告终;做任何事情经常我都会非常不高兴,而且感到精神紧张;除此之外,我的身体也感觉不舒服, 我对自己也不满意。 那时我经常用另外一双眼睛看我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失败并且没有希望的生命。

当我到了十八、九岁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想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欲望愈演愈烈,我和我周围的人与事冲突也与日俱增。但是我每次想结束生命时,我就意识到我永远都不能这么做。我无法想象让我的父母去埋葬我。不是因为我那个时候与他们的关系好,而是我知道他们总是无条件的爱我,竭尽全力去理解我。因此,我向自己发誓,我永远不会真的那么做,只是默默在痛苦中忍受,等着生命尽头的到来。

现在看来,幸亏我没有走极端,那时是一个掉進迷中的我,而且是带着一副假面具的我,掩藏了真我。通过同事介绍,我开始接触法轮大法。我先读了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著作,也就是先从学法开始進入的修炼,后来才参加炼功。清楚的记得我第一次读了《转法轮》时,刚读了五十页,我就清楚地意识到这就是我长久等待的事情;那些深奥的法理能够如此简单的表述出来,非常简单明了。尽管那时候仅仅是在我自己能够理解的水平上。

我突然对大法表现出的勤奋与热情,使得妻子、孩子和家里其他人都难以理解;因为这种变化来得太突然,太大了。 我一夜之间改变自己,他们甚至害怕我正在走极端。但是通过学法我知道如何去做,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我必须“向内找”,还要改变很多我表面形成的坏习惯。随后他们立刻就看到我有很大的变化。我剪去我的长发,我一次性的停止了吸烟,吸毒以及喝酒。我的外表,我的思想,我的行为,所有的一切。思想,言语,行为……;一切都在短时间中改变着。逐渐的他们开始知道其中的价值了。他们意识到这对我以及我周围的每个人都是具有真正意义的事情。因此我的妻子改变了。每个人都以一种积极的方式体验着法轮功,真善忍, 我的全家,我的朋友。

现在我没有了抱怨。感觉非常安心,并对如何做人,以及周围的世界有一个清醒地认识,健康的认识。我了解了在中国,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尽自己的可能,参加一些证实大法的活动。最后,作为曾经经历过陷入迷中的人来说,找到法轮大法我感到很幸运。谢谢您李洪志师父。祝愿大家,将来的人一切都好。

父亲: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父亲杰弗•贝纳斯今年已经七十一岁了。他说法轮大法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他说:我在十五年前得了前列腺炎。在我六十六岁开始修炼以前,我的病变得越来越严重。我必须一年要去看两次专家。在我最后一次去的时候,专家说,我很可能很快需要做手术。我不得不吃药。专家说,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在任何时候给他打电话,因为他说我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可是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后,我知道应该怎样去做人了,知道怎样看待修炼中身体上的反应。一天晚上,我突然身体有很多痛。我把它看成是考验。我感觉越来越好。我把所有的药扔掉了。从那以后,我真的不再需要任何药了。而那位专家以前曾说过不手术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停止吃药。 现在我从来没有做手术,我也不再需要吃药。

只要我能够我都去参加洪法讲真相的活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也非常高兴李洪志师父把这个修炼大法带给我。师父知道所有的事情,这一点我很清楚。我非常高兴我学了法轮功,我希望我以后做的更好,不令师父失望。

尼克:我在法轮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答案

尼克做技术维修工作,他是一个做事情认真,态度温和的人,很懂得体谅别人。他还承担着新唐人英文部的新闻采访工作;高大的他,摄像中总是能够找到好的制高点。同时每个星期经常需要照顾好三个炼功点的炼功活动。他的法轮大法修炼也是和约翰一样,先从读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著作开始的。

尼克微笑着开始他的故事:我一直以来总是在寻找一种方式去理解我是谁?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在法轮大法中找到了答案。当我开始读《转法轮》的时候;我从头读到尾,当我读完第一遍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好吧,我想现在再读一遍,因为他对我来说就象一个导航器。一开始我就知道,他将是我今后人生的指南,这使我受益很多。”

近五年的大法中修炼,让我了解自己以及我的环境,这对我来说非常有启发性。我的兄弟约翰给了我《转法轮》著作,希望我能够了解。那个时候我们兄弟俩的性格很不同,彼此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距离;生活方式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以及处理问题方式方法也不同。因为我们彼此没有共同的东西,兴趣不同,朋友不同,没有共同的话题可以交谈,也没有主动的想改变这种状态,而且彼此看不惯。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与此同时,我们的父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约翰也把大法介绍给我们的父亲。 我们能够一起交谈自己的修炼体会。我突然意识到, 我一家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把我们一家人紧紧地连在一起。

现在我们之间经常会在一起非常平稳的、自然的交流,我知道这是修炼带来的结果,我看到我们都走在同一道路上。这是因为“真善忍”宇宙法则,只要你按照他修炼,自然而然你就会被带進这种和谐的生活方式。 我理解到按照“真善忍”宇宙原理生活,就是按照自然法规生活。“真善忍”给我们这个大家庭带来了全新空间感受。得真法修炼我心存感激,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指导和帮助,因为修炼大法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将会一直修炼下去。

我了解了法轮功在中国传播的整个过程。从开始他如何得以传播,然后发展成有一亿人追随的修炼群体。但是因为某个人的嫉妒,却成为世界上遭受最残忍迫害的人群。而且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坚持“真善忍”这个普世价值,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种迫害必须得停止。这就是为什么,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参加活动,我们经常举办法轮功活动。向人们讲解什么是法轮功,我自己的修炼体会,告诉人们发生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残酷迫害必须停止。活动中,可以看到来自人们无数的正面反馈,大家都在反对这个迫害。我们很幸运,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我们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修炼大法我们从中受益匪浅,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受益。 因此,去告诉每个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完全是出于我个人的意愿。

顺便提一下我们的母亲,虽然她看起来,还没有正式修炼,但是由于我和我夫人都修炼大法,我们的女儿刚刚六个月,约翰的小儿子也只有三岁,当我们都去参加大法活动的时候,母亲就会承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她非常支持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