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青年建筑师:传递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九十年代中期,社会风气已经趋向人人为私、向钱看。此时我从大学建筑系毕业,進入省级大型科研设计院,开始了工作生涯。

一、幸遇真理

单位分配了一位年长的高级工程师教我技术,他身体不太好,技术上是权威,每当我请教他问题时总是耐心解答。最令人难忘的是在我工作的第二年,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发现,这位高工以往拖着走路的腿能抬起来了,人也越来越精神,待人也更热心。一天,他递给我一本书,让我有空看看。翻了一下,觉得这书很新奇,里面讲修炼的事,隐约感觉高工的身心变化是来自这本书。但想想自己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眼前只想在专业技能上有所长進,多赚些钱,所以没再多想,把书放了二天就归还了。

不久的一天,下班看到家里书架上多了几本书,有一本似曾相识,想起来是那位高工曾给我看的《转法轮》。我好奇地拿出几本书翻看,马上被里面的论述吸引住了,书里告诉人为什么要重道德、做好人;古往今来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书中三言两语就说出了根本答案;还看到里面提到地球围绕太阳旋转,和电子围绕原子核旋转很相似,等等。我想: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样思维开阔的说法呢?这真是前所未闻的百科全书啊。

我记起在办公室里看过《中国青年报》上的一篇文章,讲现在科学发现的大量事实,令达尔文的進化论陷入尴尬境地,许多化石和生物现象都证明進化论是错的。对于生命的起源有两种观点——神创论和進化论,既然進化论已经站不住脚了,唯有考虑神创论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到处都有学法轮功的人。这些书就是妈妈拿回来的,她在另一科研单位工作,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我亲眼看到教我技术的高级工程师抽了一辈子的烟戒掉了,身体从多病到健康。他还经常告诉我:“干咱们这一行的,别为了吃回扣在设计中用不好的材料呀!”我们设计院几个学术带头人,年轻有为,他们也在修炼法轮大法。同事们对这些人都很佩服。他们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着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际关系。是什么把他们变成这样完美?想必就是宇宙的真理了。

作为宇宙中的一员,我要遵循什么标准生存呢?想起中学老师的话,真理可能被埋没了很久,但真理一直在。如今他出现了,我不能错过了。一九九八年五月,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二、是你的不丢

修炼后,我知道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道理,明白了那位高工身体健康的原因——由于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精神境界提高了,带动了身体也向好的方面转变。

学法轮功不久,一天我和丈夫去超市买一些婴儿用品,还有二条巧克力,结账时收银小姐只收了一条的钱,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发现后,就回去补交了另一条巧克力的十元三角钱。虽然是微乎其微的小事,但是真切感受到按照“真、善、忍”做人时内心的光明坦荡。以前尽管学了那么多的科学知识,可道德标准还是很可怜的,这也是无神论者的悲哀吧。如今明白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即使没人看到,我也不会暗室亏心,从此以后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做有益于别人的事。

不久单位开始“改革”,工作任务安排到每个人头上,干出相应的产值,年底才一起发工资。同事们因奖金分配不公,纷纷找所长吵架。因为我休了五个月的产假,一九九九年底结算工资时,发给我的很少,这时有人跟我说:产假是国家法律规定的,不给工资犯法!我想起《转法轮》中的话:“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想到这儿,我一笑了之。没多久,所长找我,他不好意思地说:“把你的情况给忘了。”并给我补发了全部工资。

三、静能生慧

按照“真、善、忍”归正自己,道德境界迅速提高,我的智慧也在大法修炼中被开启,专业技能飞升。

记得我曾画一个公共娱乐场所的施工图,经审图中心审查后,没有挑出任何问题,这在我们单位还从未有过先例,多少都会被挑出点毛病的。总工说:“现在,全院她画图最利索,一点毛病都没有。”如今,我已经是技术总工程师了。

在“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的考试中,“大设计作图”一科是大家认为比较难的,很多人考了几年也考不过去。我平时由于工作、家务等各种事情繁忙,没有时间复习,但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心很静,所以事忙而心不乱,做事也很有成效。记得我是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才抽出点时间复习一下,看了一个交通类型的建筑设计。结果第二天考的就是客运站。考试要求在六小时内完成,既要完成方案设计和作图、所设计的面积还不能和题目给的面积差百分之五。开始画图前我没核算面积,画完后剩点时间一核算,居然一点不差!结果一次就顺利高分通过了考试。

四、道德赢得经济效益

河北一家很有实力的房地产开发商,要在我市建一些酒店和住宅,先在北京找了一家设计单位,但是对所设计的外观效果不太满意,又到我市找了几家设计院(包括我院)做外观效果图设计,院长很希望能赢得这个合同。

学习师父关于美术方面的讲法,使我在建筑设计上找到正确的方向。我知道了人的道德和艺术是息息相关的,所以遵从传统美学的完整、和谐、鲜明的要素,既注重细节和技术,又注重整体效果,不随着社会的怪异潮流走,想着设计的东西要对人有益。最后那位地产商选中了我的方案,表示很满意。之后,这位地产商做其它项目时,又特意找我做外观效果图设计。

最近我们单位做了一片小区的一期工程,我按照传统美学的方向给他们做了其中的一个公共建筑,客户非常满意,要做二期工程时向领导点将,要求非我做不可,否则就要把活儿拿走。领导很为难(因为我还有其它设计任务,不可能全做),就让我在技术上把关、协调。

有一个客户,是大家公认比较挑剔的,同事们和他几乎要闹僵了,实在合作不下去了,院长就让我接着做这个项目。我想到师父告诉我们凡事替别人着想,就耐心地为他提供技术服务,对他不抱怨,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他感觉到了大法修炼者的善良和宽容,多次给我单位领导打电话,说我素质高、对我非常满意,并很快和单位签下了设计合同。

五、“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现在社会上流传一句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一次,听到几个刚来的大学生聊天,说现在找人问技术问题简直太难了,“问甲工程师吧,他敷衍一句,再问就烦了”;“问乙工程师呢,他说:自己查查资料吧”;“问丙工程师,他就象没听见似的,目视前方,毫无反应”。

经常有新毕业的大学生来设计院实习或工作,的确,哪位工程师都不爱告诉他们,一是觉得耽误自己时间(耽误挣钱);二是如一个工程师说的:“教会他们了,我们干什么去啊?”但是无论谁问我问题,我从来不保守,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做事要符合“真、善、忍”的天理,善待他人,不求回报。我发现,其实按照天理做事的时候,事情的结局往往也很奇妙。

有一天我正在做一个设计方案,新来的大学生小宇来问我问题,我就放下手中的活去帮她,先帮她解决棘手的问题,然后告诉她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方法,并帮助她查到“建筑规范”的原文,这样她就会举一反三,彻底明白了。小宇高兴地说:“谢谢!你讲的最明白了。”

帮完她,又继续我的工作,结果发现我的下一步工作,正好用到刚才帮小宇的那些技术,我没费力气就完成了余下的工作。

有趣的是,那些新毕业的大学生,他们似乎感觉到了我是真心对他们好,所以总是发挥他们的强项来帮我。比如:这些年轻人掌握了很多最新的电脑技术。有一次,院长让我设计一个方案,需要查很多资料。不一会儿,小宇来到我身边说:“这是在网上查到的资料。”另一个大学生也来说:“这是我整理的资料。”结果他们帮了我很大的忙。平时他们学会了什么新的技术,也都来告诉我一声,使我无形中有不少的收获。

有一次,我们设计院的一个经理有两个项目,这位经理让我做游泳馆,设计费少;他做军队大楼,设计费多。我坦然接受了。一天,他在我面前嘟囔:“绊住了,绊住了,我被这个部队的办公楼给绊住了。”原来,他做了很多个外立面设计方案,客户都没看中。我想起师父告诉的,凡事替别人着想,要无私。就决定帮帮他。我随手到书架上抽出一本建筑杂志,一看:真是太巧了!经理要设计的案例和封面上的建筑很对路。同事说:书架上那么多杂志,就是特意挑半天也不一定挑到这一本啊。我让经理参照这个试一试,把图改了。结果马上就被军队方面看中了。经理兴奋地在办公室里说:“什么是神,这就是神!”

后来这个经理又遇到了难题,他找到我说:“那个军队大楼的活儿给你干吧,我还有别的活儿,心不静,实在干不下去了。”

六、传递希望

渐渐的,我发现办公室里互相戒备、人人为私的情况也在改变。

一天我的电脑硬盘坏了,刚画好的图等于白画了,很着急。这时大家都放下自己的工作来帮忙,最后一位经理说“不能让你浪费精力再画一遍”,然后他开车到电脑城,花了四百元钱把硬盘数据恢复了。大家都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因为那四百元钱虽然单位给报销了,但是这位经理以前就管自己,谁也叫不动他,如今竟然也能主动为别人着想了。

我们单位新来一位结构工程师,他来半年后因为觉得赚钱少又挨累(当时他那个专业只有一个人),气得够呛,他觉得我可以信赖,就和我发牢骚、怨领导。我开导他说:你的人生福份,别人是动不了的,有失必有得。又给他讲了个古代小故事,一个卖柴的人,一位和尚告诉他能卖120钱,他不信,说我就卖100钱,结果卖给一家员外100钱,可正巧员外的儿子结婚,就又赏他20钱。结构工程师听后说:心理宽敞多了,顺其自然吧。他还告诉我,你们学法轮功的人和别人不一样,讲道德,为人也特别好,他大学老师中就有很多炼法轮功的。

不久,这个结构工程师得到了一个更好的工作机会,临走时他留下很多联系方式,告诉我一定和他联络,再谈谈法轮功的道理。

设计院的大学生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他们离开的时候,很多人都带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有一个大学生说:“要是到了新单位,也能遇到炼法轮功的该多好啊!”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坚持讲真相,也曾经遭到非法劳教三年的迫害,但是在师父的帮助下,几个月就走出了劳教所。单位的领导让我回去上班,说:“共产党打压法轮功,我们和它的态度可不一样,它干的事哪有一件是对的呢?你尽快回来吧,位置一直给你留着呢。”

我回到单位,果然我的办公桌摆设原封未动。拉开抽屉,“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映入眼帘——这曾经是我最想告诉他们的话,如今已经成了这些见证大法美好的世人的心声。

记得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让各个单位开除坚持修炼的人,我们设计院的领导和同事都议论说:“开除谁,也不能开除炼法轮功的。如果没有法轮功,我们设计院也就完了。”

金子永远是金子,即使被蒙上,也一直在闪光。法轮大法传世已经二十年了,虽然历经中共十三年的邪恶迫害、造谣诬陷,但是天理永存,宇宙佛法“真善忍”是不可摧毁的。希望人们珍惜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法轮佛法在人间,了解真相,别错过这万古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