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怕恶警 是恶警怕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作为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在十多年的迫害走到今天,感慨万千。实修中我感觉中共邪党恶警很脆弱,没必要怕他们,之所以怕,一是没有学好法,二是信师的成度有折扣。下面我通过几个实例说明恶警怕我,不是我怕恶警。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从劳教所出来后,认真学法,明白了师尊的法理:在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前提下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

(一)

零五年新年前,女儿回老家发资料,被恶人诬告,非法劳教三年。我第一次看望时,对省劳教所女警说:“现在真邪,做好人还判刑!”站在一旁的管教科长说我真胆大,到这儿还敢讲大法好。报110,经派出所强行绑架我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剃头,不穿号服,不干活。别人进门喊报告,我喊“大法好”!站队报数,我喊“大法好”!总之除了讲真相,就是炼功。看守所天天催分局不要我。第七天非法劳教一年,绑架我到市劳教所门口,我不下车,三个恶警折腾一气,被接收人看到后当面说:“好家伙,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三个人弄不进一个老头来,不要,我们不要!”

恶警只好将我转到专迫害法轮功的省劳教所。由于我在此被迫害过四年,几乎每个队都停过,都认识我。我一来,省劳教所沸腾了,某某又来了。

先是在体检室检查身体,我当然坚决抵制,不配合,他们怎么也量不成血压。恶警一计不成,又来一计,各队队长排着队,在我面前走一遍,又一遍,想威胁我。我根本不在意,每次他们走到我面前,我总是大声告诉“三退保平安,不要给邪党陪葬,快快退!快快退!时间不等人啊!”

最后专迫害法轮功的邪党政委亲自出马,大步向我走来。我语音洪亮,坚定有力,正念十足,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不要给邪党陪葬,快快退!快快退!时间不等人啊!”他走到我面前,两眼瞪着我,自言自语的说“没救了,彻底没救了!”当时我盘腿坐在桌子上没动,体检医生喊:“下来,太不象话了!”我风趣的说:“请你冷静点,我在救政委,你干扰了救政委,不怕没好果子吃吗?!”政委转身走了。

我没开天目,啥心也没有,心里对师尊说:“我把心放到底了,一切听师尊安排,其它谁的安排都不要!”

那个劫持我到劳教所的国保科长给局长打电话:不接收怎么办?答:他马上找省市610批示。那天劳教所特意给送我的警察炒了几个好菜,还有酒。他们让我吃,我也不客气,吃了个饱,到晚上也睡了个安心觉。且说省市610研究到第二天凌晨,结果是要让劳教所签“拒收”,才可拉回人;否则,放下人回来。结果是劳教所签了“拒收”两字。

回家路上,那个国保科长对我说:“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劳教所不收,看守所我们说了算,你这一年劳教注定了!”我呵呵一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到了分局,科长两个小时后见我第一句话是:“我们输了,你赢了,我和所长送你回家。”到了管区派出所,又停两个小时,出来后,将户籍警察、居委会书记主任叫到我家,所长对儿子说:“今天我们把你父亲送回家了,完好无损,当面交给你。”我感到自己好象是打了胜仗凯旋的将军!

(二)

零六年初我过病业关,腰是出气吸气都疼,上床躺不下,躺下起不来,心想,不能这样给大法抹黑,给师父丢脸,要死也要死在救人的路上,我就拿了一百多份材料,在宿舍区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发,发了五个单元,被一个老头一把夺去剩余的资料,并大喊:“法轮功发资料了!”马上各楼门口就下来好多人,有三四个人围着我不让我走,并报110,我讲真相不听。接着来了一个110警车,两人硬拽我上车,我不上,当时就听到有群众讲:“呀!法轮功真厉害”。接着又来了一辆警车,才把我弄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抢了我的钥匙,非法抄了我的家,将我多年的资料和书抄了两大包,到派出所分类拍照,送检察院起诉,并扬言,最少要判我十年八年,并急不可待的告诉了分局,告诉了我单位和我家人。

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后,检察院来了一老一少,拿了那么一摞子碟,开门见山要起诉我,我心里想着师父,一下来了智慧,我就胸有成竹的问他:“你这东西哪来的?”他说是从我家抄的。我说:“我在派出所,去我家不让我同去,这些东西谁能证明?正好说明派出所入室盗窃,你现在就立他们入室盗窃的案吧!”他说居委会做证。我说:“那是狼狈为奸,为了合谋陷害。他们入室盗窃,你今天不立案,就是偏袒一方,显失公平。”他让我找住所检察机关,我说那是摆设。那年轻的点头。

那年纪大的与我唇枪舌剑,后来他底气不足,我趁机告诉他《论语》中一段法:““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说到这儿他不记录了,一摆手,“停!再说还要把我转化了呢!”最后让我签字,我不签字 ,他们就这样走了。

这次对话那样从容,自然,有条不紊,这全是师父帮助的结果。过了7天,派出所带我儿子来接我。警察见我第一句话:“上令不可违呀!”我拿出28个“三退”名单给他看,他伸出大拇指说:“大法好!”儿子见证了整个过程。

第二天,厂里书记和公安科长来我家,公安科长一口一个“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还有什么资料给我一些。”书记点头在笑。儿子从此见警察也敢理直气壮的讲“法轮大法好!”

(三)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因为营救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分局扬言让住上十年八年。我两只手叉腰,喊“大法好!”十五天解体迫害。这是在看守所的最长时间。零八年奥运那次是最邪的,我第二天早上被送回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我在外地省女子监狱门前发资料,遭到这个城市的武警,公安,国安联合绑架。当天下午接着省610放人指令,属地派出所派专车接我回家。

我和同修交流被绑架后,看守所不要,劳教所不收,判刑判不了的两大法宝:一是讲明“大法好!”二是不配合邪恶。基点落在救人上。

同修呀,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法千真万确,威力无比。“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同修啊!师父为我们做了多少?承受了多少?而辉煌全是弟子们的!想到这,我就不由得泪水涟涟。

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周年之际,感恩师尊,感恩大法,感念同修,流水账式写出我修炼中的一段经历与体会,并与同修交流。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