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委的滔天罪恶(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接前文

五、 现政法委的头目是江系中的首恶

中国有句古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比喻同类的东西常聚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人相聚成群,反之就分开。

江泽民掌权时代起,政法委书记高调成为政治局常委,一直延续至今。江知道政法委对其的重要性,所以用权位来拉拢政法委头目,政法委的头目也自然是江看得中,信得过的人,也就是江系的人。江泽民何其人也,有大量的事实评述,本文暂不细说。

那么这些政法委的头目都是怎样的人呢?那就是罗干、周永康,再到江看中,准备接周永康的班的薄熙来。

阴险毒辣的第一帮凶罗干

1998年-2007年,政法委书记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罗干兼任。

罗干是个极其阴险毒辣的阴谋家,野心家。由于罗干在中国大陆一直干着臭名昭著的前苏联克格勃的勾当,因此,这个刽子手的其人其事许多鲜为人知。 江泽民当政时,罗长期操纵着公安系统的另一套核心小组,这核心是两套运作系统,既独立又归属公安部管辖,权力很大,包括监视国家最高层领导人的行踪和言论。

罗干是中共一名高级官员的儿子,曾在前苏联受教育,后来在60年代和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成为红卫兵革命组织的上层领导人,这个组织专门进行谋杀活动。文革后,罗混入中共政法部门,并且青云直上。1989年发生六四天安门广场的屠杀事件,他亲自策划了所谓的“暴徒焚烧坦克和军车的录相”,编造镇压学生的证据,使军队对学生的镇压合法化。1998年4月,罗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的政法委书记,使其具有了掌管政法委的权力。一个月之后,他又当了中央书记处书记,使他拥有了掌管国家安全部的权限。

在江当权时,罗是中共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罗干为了能爬上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职位,一直在寻找机会讨好江泽民。当罗干觉察到江泽民容不下法轮功“真善忍”时,他马上认定这是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的大好机会,于是,从1996年开始,罗干就不断的挑起迫害法轮功的事端,当他发现符合江泽民的胃口时,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直至挑起“四二五事件”。

据中共国务院机关的老人反映,罗干实在是无德无能,两面三刀,心狠手辣的无耻之辈。罗干有一个年轻的情妇,前些年罗干为了这个情妇曾经与结发妻子闹离婚,妻子不同意,后有中间人从中调解,把个做官的道理分析与他,这种事情一旦公开毕竟对名誉有损无益,为了个好看的面子,最终没有离婚,但夫妻双方达成协议,妻子不得干涉罗干与情妇之间的幽会,罗干也不得再提离婚之事。罗干就是这样一个无赖加流氓,可官运却是亨通,这也是江泽民政府腐败的使然。

前胡耀邦秘书林牧揭露:“罗干很会见风使舵,玩弄权术。以前跟着李鹏,后来背叛李鹏跟着江泽民。89年赵紫阳和温家宝去看望绝食的学生,罗干也跟去了,不知是何居心。64后他表示和赵紫阳划清界限,对赵紫阳反击。

这个人坏透了!根本不够人的资格,豺狼虎豹!多次派出安全部门的特务监控我、骚扰我。最令人发指的一件事是2000年的时候,罗干到西安发号施令,布置如何镇压群众。他跟陕西省主要领导谈到如何对付我时说:对付这个人,你们不要去抓他的政治问题,如果抓他的政治问题,国际上就要造反,你们就抓他的经济问题,制造男女关系的绯闻。

对付一个70多岁的老人,用这种手段,可见这个人低劣到何种程度!是怎样一个品质恶劣、无耻下流的东西!真是无耻至极!在政治上没有办法,就用经济问题或者男女关系问题把你搞臭。他们的特务工作就是这么干的!实在可耻!罗干就是最卑劣的特务头子、反动头子、法西斯反动头子!”

罗干不但监控中共官员,为了谋取其政治资本和权力,还一直处心积虑对法轮功发起政治运动镇压,挑起矛盾,从而使政法系统渔翁得利,自己升官进政治局常委。

邓小平时代,罗干就在背地里另搞一套,到处煽风点火,鼓动极左势力与中央改革开放路线对着干,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几经曲折斗争,与罗干操纵的这班核心班子有着密切关系,当时中央对气功有明确的“三不”政策,对群众的各项气功活动较为宽松,但罗干对群众的各项活动仍是极为严密地控制着,派大批特工混入群众中,经常向中央呈送“阶级斗争动向”的报告,背地里怂恿中共宣传部有关部门、在舆论上批判“伪气功”。早些时候,批判的矛头指向各类气功,94年开始有较多的文章批判法轮功。

江泽民至少在1996年之前就已经知道法轮功,在罗干阴谋构陷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过程中,江作为罗干的上司,一直默许他这样做,而且,在1999年“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后,江马上重用罗干担当镇压法轮功的主力干将。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于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由于报告中提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令江泽民大为不悦,当即批示(大意):写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并把报告推给罗干。罗干心领神会,以“法轮功有国外政治背景”为由,不断制造事端,嫁祸法轮功。此事再次表明江泽民早已存心要镇压法轮功。

由于碍着中央的“三不”政策,对气功不便明目张胆地下手。罗干就让他的连襟何祚庥来写文章,挑起事端,激化矛盾,到99年天津事件时矛盾激烈程度达到公开化了。

据中共公安系统人士、全国人大某代表提供的消息,1999年下半年镇压之初,江泽民与罗干就“法轮功问题”进行过一次秘密谈话。随后不久,2000年,罗干到新疆等地巡回时,对镇压法轮功进行指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此后,罗干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

香港《开放杂志》在2001年4月报道,“然而‘自焚’的余波所造成的恶劣影响还远远没有消除。”据消息人士透露,国家安全部自己承认:“天安门自焚事件”从策划酝酿阶段开始都是国安部根据罗干的指示安排的,自焚者的每一个行动都在国安部操纵监控之下。国安部对事情的安排是非常周密的,包括自焚后灭火的时间,救护车的准备,新闻报道的措辞和发布的时间都是多次秘密开会精心布置的。幕后操纵者是江泽民、罗干。参与策划“自焚事件”的一些国安人员,他们也知道法轮功会有平反的一天,他们知道江泽民、罗干心狠手辣会杀人灭口,已经把事件的过程写成报告和录音磁带交给亲戚保管,以备万一。

1999年7月20日后,罗干在实施江氏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政策上起主导作用,从1999年到2002年,他直接参与制定了对法轮功一步步升级的打压政策。罗在出席的多次会议上和讲话中直接要求全国的政法机关等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而且亲自到全国各地进行督阵、“蹲点”。从2001年到2003年期间,罗干至少七次公开讲话,要求全国的政法系统,将法轮功列为第一位打击对象。自2000年9月起,罗干分别前往山东潍坊、武汉、江西南昌、吉林长春、安徽、辽宁、河南焦作、沈阳、黑龙江鸡西兴凯湖等地视察镇压情况,每到一地,当地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押、酷刑迫害包括致死案例都会骤增。

罗干利用政法委书记的职务和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的610办公室的绝对权力,胁迫利诱全国党政机关 、公安政法系统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不仅在全国范围内“表彰”迫害凶犯,表彰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对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的镇压,并高额奖励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在中国准备高层领导大换班的“十六大”前期,罗干为了得到江泽民的赏识以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2002年罗干作为最后一名入选者进入由惯例7人增加至9人的政治局常委。美国CNN电视台资深中国事务评论员Willy Wo-Lap Lam对此评论说,“这位由东德训练的保守派由于他对法轮功和其他‘地下’组织的严厉打压得到了江的支持”。

心狠手毒的第一打手刘京

刘京长期担任公安部副部长,从1999年开始兼任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是江泽民集团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并将迫害延伸到世界各国的最主要的策划和执行者。刘京长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日常“工作”,一切迫害的具体行动都经过刘京之手,所以刘京是实际执行江罗迫害政策的第一人,是迫害法轮功的“第一打手”,因此,虽然刘京职位不高,却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四大元凶之一。

如果深查一下刘京的文革表现,善良的人们会吃惊地发现:这个六十岁左右的“610办公室”的副主任,文革中便是煽动所谓的“阶级仇恨”,把数百名无辜的师生打成“右派”、“游鱼”的心狠手毒的有中共高干背景的青年法西斯。在刘京的主持下,谭力夫在北京工大的辩论会上大肆吹捧“对联”,叫嚣对出身不好的师生实行“阶级斗争,”“先把你们斗了,七斗八斗”。谭力夫的讲话很快被中共的各级组织和全国红卫兵翻印了数百万份,作为“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和提倡阶级斗争的活教材”来用。 其严重后果是:全国各地至少上万人在“血统论”为指导的“红色恐怖”中被打被杀被侮辱。仅首都一地,在红八月中便被活活打死1772人之多!从这一意义上来讲,刘京的手上在文革中便是血迹斑斑的。

更有甚者,刘京和“血统论”的主要倡导者谭力夫一起,公开贴出大字报要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写进中共的党章法律。1966年文革开始,刘京是北京工业大学三系的学生。仗着高干子弟的背景,他很早便被工大党委发展成为学生党员。然而,刘京和他同样有高干背景的同系同学谭力夫一样,在政治上都早已经是野心勃勃的了。1966年8月12日,刘、谭两人贴出一张提名为“从对联谈起”的大字报,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建议,要把“血统论”,“提炼为政策,成为将来的本本和条条的内容”。换句话说,要把“血统论”写进党章和法律中。

刘京是曾庆红的校友(北京工业学院,即后来的北京理工大学),曾任昆明市市长,也担任过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中国残疾人理事会副理事长。刘京和江泽民的关系可以追溯到90年代初。早在刘京担任昆明市市长时,曾庆红就请他利用任中国残联执行理事会理事时和邓朴方的关系找邓朴方谈话协助倒杨。因此,刘京是参与江泽民搞倒杨尚昆、杨白冰行动的重要人物。在江泽民和曾庆红整倒“杨家将”(杨尚昆、杨白冰)的“战役”中,向邓朴方传递谣言,大谈“杨家将”的危险,从而影响邓小平,为江保住总书记之位立下“汗马功劳”。这种特殊关系可以解释为什么刘京后来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和公安部副部长期间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忠实执行者。

为江保住总书记之位立下“汗马功劳”的刘京,被江泽民、曾庆红选中送入中共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并任“610办公室”主任和公安部副部长,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忠实执行者,迫害法轮功的“第一打手”、四大元凶之一。

在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连续几年的时间中,刘京一方面直接推广并执行江泽民、罗干的迫害命令,指挥全国迫害,包括:下达开枪令,大规模抓捕、虐杀法轮功学员,推动、教唆给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等方式等。另一方面在国际人权会议、中外记者招待会等场合,散播对法轮功的污蔑等不实之词,为迫害法轮功辩解,将广泛存在的人权迫害进行粉饰。

经调查,刘京作为“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几年中不断亲自到各地指挥迫害,下达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刘京每到一处,迫害都会升级,死亡案例也不断上升。例如,2002年2月中国新年前夕,刘京亲自到吉林省长春市南湖宾馆召开会议部署迫害法轮功,下达了对法轮功“彻底铲除”、“可以开枪打死”等命令,随后,长春市、黑龙江省密山市及辽宁省鞍山市相继出现枪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

2002年3月5日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播出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江泽民下达“杀无赦”的密令,刘京亲赴长春蹲点,指挥长春地区出动6千余名警察,绑架5千余名法轮功学员,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

刘京参与直接部署和指挥省一级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集中转化,曾多次往返国际上恶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指挥修建造价1千万元的“马三家思想教育转化基地”。马三家劳教所曾用精神和肉体酷刑折磨,仅至2004年底,就使至少三名法轮功学员死亡,七名精神失常,四名残废。

刘京因其在打压法轮功过程中所做出的“努力”,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后,刘不但担任“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而且升任中共第十六届中央委员。

刘京本人因作恶多端,造谣众多,现已患喉癌晚期。

邪恶贪婪的第一元凶周永康

周永康, 生于1942年12月,江苏省无锡人。历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辽宁省盘锦市市委副书记、四川省委书记、中国公安部部长、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书记、中共政治局常委等职。 海外媒体揭露,周永康的升迁主要是靠早期的行贿和后期江泽民的提拔。

周永康一直和前妻的关系不好,他常在太太面前表现自己“忘我工作”,实际上却在实业宾馆多次奸污女工作人员,一次在四川省人代会期间,周永康在酒店公开召妓。后来前妻在一场离奇车祸中死亡(知情人士透露说是周永康谋杀),不久后周永康便娶了央视女主持贾晓烨。

周永康曾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四川人都称他是个大流氓,他常常自我吹嘘是江泽民的亲戚,“中央派我来的”、“我是江主席身边的人”。 追查国际资料显示,周永康于1999年12月至2002年12月任职四川省委书记期间,极力推动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周永康被川人私下叫“人权杀手”。他在四川的几年中,使得四川这个拥有近亿人口的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他不但多次在四川省重大场合强调加强对法轮功的打击和诽谤宣传,还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部门与个人进行奖励,并曾直接参与实施某些单位的具体迫害。

周永康授权、监督和批准使用诸如谋杀、酷刑和失踪等手段恐吓和消除在他管辖范围内的法轮功修炼者,叫嚣实行残酷的株连政策:“父母修炼的,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的,父母下岗,停发退休工资,断绝经济来源。” 周永康凭着迫害法轮功,用鲜血为自己铺平了升官之路。

周永康在具体推行和实施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上可谓尽心竭力。周永康的趋炎附势、冷血、贪婪、好色和心狠手辣与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拍即合。2003年3月,周被任命为国务委员,继续兼任公安部长、武警部队第一政委。

香港《争鸣》曾报导,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曾明确反对周永康任公安部长一职,指出,公安工作有其特殊性,周永康是难以胜任。但江泽民却力挺周永康,说周永康在大企业、中央部委工作过,担任公安部长不会有压力,可以放开工作,带进新思维。

周永康无任何公安工作背景,但因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于2002年12月被破格提升为中国公安部部长,并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由于中共各级政府中镇压法轮功的专职机构“610办公室”挂靠在党委的政法委员会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周永康的新职位使其具有了利用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权力。

从2003年5月到2004年2月间的七个月中,周永康以公安部长身份十二次在各种场合、会议的讲话中污蔑诽谤法轮功和强调防范、镇压法轮功。

2003年12月刚刚兼任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在中国公安部部属各局级单位主要负责人会议上,继续推行迫害法轮功政策,说“严厉打击法轮功仍是中国公安工作的重点”。

正是从周永康任公安部部长和政法委书记以来,中国的法制建设急剧倒退,社会治安急剧恶化,严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恶势力横行,人权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海外媒体报道:十七大内斗焦点是周永康,十八大内斗焦点是薄熙来。十七大中共高层权力更替,最激烈内斗焦点是周永康。2007年10月,周被江晋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全面掌控中共政法工作。江泽民安排周永康接了罗干的班。 周永康是江泽民的死党,在黄菊死亡,曾庆红、罗干退出中共政治局常委以后,江家帮一下子失去了好几个席位,恐惧被清算的江泽民通过激烈内斗来维持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的心腹人数,所以江要拼死将周永康这个心腹塞进17大常委,以图和李长春、贾庆林联手抗衡胡温。中共内部经过激烈内斗、剿杀,江泽民将周永康塞进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那时中国的刑事案件每年以17%至22%的幅度上升,公安部门成了百姓公认的最腐败、最黑暗的衙门。网上有言:“黑帮大佬周永康任中共公安部部长和政法委书记。

周永康在主管迫害法轮功运动的过程中,使政法委的邪恶势力不断膨胀,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在“文革”之后,中共一些领导人如胡耀邦、赵紫阳、乔石等,原本努力要建立一套法制系统,实行“依法治国”,并一度取消了政法委。但“六四”的枪声中断了这一进程,在1990年,江泽民重建了政法委。尽管如此,中国的法律还不能说是一纸空文,至少在部份时候、部份地方、部份案件中还是有效的。

然而1999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形势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恶化。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达到上亿,这些人又都是守法良民,要迫害法轮功,就必须把现有司法体制彻底砸烂。只有在一个没有任何力量能恢复社会正义的国家,对法轮功的镇压才能有效进行。

因此江泽民建立了一个跨部门的法外机构“610办公室”,并通过政法委作为“610办公室”的重要执行机构,举凡公、检、法、司、国安、外交、财政、卫生等各个部门都听命于“610”,一切为镇压开路。政法委的职权无限膨胀,十六大政法委书记罗干成为政治局常委,并延续至周永康。

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不止指挥各级迫害法轮功的系统,而且流窜到全国各地,直接指挥当地610、国安、公安、社区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一处,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绑架、加重迫害或办洗脑班精神摧残,那里的民众就被毒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与周永康亮相“辟谣”的同时,曾被周永康列为最高封锁级别的敏感词“活摘器官”相关词在百度上一度解禁,百度网站上有大量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文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剧就发生在被政法委系统管理下的中国各大省市劳教所,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就直接参与此事。在沈阳陆军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后,周永康曾到沈阳亲自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了迫害能够持续下去,江氏、周永康集团耗资巨大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的国力用于迫害。据国家计委一位官员透露,为迫害法轮功,江把中共财力都整垮了,很多官员趁机挪用公款,甚至为维持一些海外学者、媒体在镇压法轮功上能配合中共,国家也因此耗费了巨资。他说:“若对法轮功镇压政策不变,谁做最高领导人都不可能有作为,因为要维持这场镇压,耗费的人力、财力太大,官员、老百姓等,都在钻这个政策的空子,从中捞好处,国家法制给破坏了,财力耗空了。”

周永康使政法委势力迅猛膨胀。中共每年“维稳”超过7000亿人民币,增速和预算都超过军队。这些钱都是政法委掌管下的公安、武警等所花掉的。难怪有评论说:政法委的势力都要超过军队了。

正是因为周永康掌管的政法委势力膨胀,他才敢于与薄熙来“谋反”,阴谋扶植薄熙来在中共十八大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并接管政法委,然后伺机搞掉习近平,夺取中共总书记之位。

周永康目前患膀胱癌,海内外“拿下周永康”,“康师傅下架”已成为民众普遍的心愿。

*********************

从罗干借助政法委开始迫害法轮功,刘京不遗余力推动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周永康因维持迫害而使政法委急剧膨胀之时,也是中国社会法制全面倒退、道德全面败坏之时,也是中国犯罪率飙升之时。也就是中共政法委祸乱中华、危害人类最严重之时。

“天要让其亡,必先令其狂。”政法委权倾朝野,周永康与薄熙来联手谋反,介入中共内斗,注定了政法委要因其罪恶而被清算,政法委也正在从内部解体中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