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炼法轮功,显著提高家庭幸福指数(上)

对世界100户家庭调查结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在安静雅洁的书房里,书桌上有一张精美的照片,照片上是“优昙婆罗花”。照片上的婆罗花,盛开在一片枫叶之上,花径纤细如丝,花冠径约毫米,花径花冠通体雪白。十余朵洁白的婆罗花,随意而优雅,紧密而谦让,聚成一簇,仿佛一个祥和的小“家庭”,细看这个圣洁的“家庭”,花冠周边隐隐放射着柔和的五彩的光辉,每一朵婆罗花仿佛还在对来访者微微的点头致意呢。而坐在婆罗花旁边的,就是我们熟悉的中国教育部研究员田老师(化名),田老师是今天我们专访的对像。田老师近年来一直专注于中国家庭问题的研究,同时又是一位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那么,法轮功与当今世界上的家庭有什么关系呢?田老师今天又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有说服力的案例和数据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田老师。

记者: 田老师好,听说您现在对家庭的研究又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

田老师: 你好,其实谈不上研究,就是我在持续的关注这个课题,积累了一些案例,形成了一些数据,根据这些案例和数据,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一些令人深思的结论吧。关于家庭幸福问题,我一直在关注,这段时间,我搜集了世界上100户家庭的资料,专注于这些家庭的婆媳关系与家庭幸福的关系。

记者: 田老师为什么特别关注调查家庭的婆媳关系呢?

田老师: 我们知道,《家庭社会学》中讲到,家庭的基础是婚姻关系,研究家庭幸福问题,婚姻关系当然很重要,但是婚姻关系中往往避开不了婆媳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衡量一个家庭的幸福指数的高低,婆媳关系比夫妻关系,更有参考价值。因为婆媳关系紧张的问题,自古至今,从国内到国外,都是一个普遍现象。而夫妻关系紧张则不构成一个普遍现象。婆媳关系严重侵蚀着家庭的和谐幸福,所以,婆媳关系的状况,是衡量家庭的幸福指数的一个重要指标。

记者:田老师您刚才说搜集了世界上100户家庭的资料,这100户家庭都来自哪些地区呢?

田老师:我这里有个表格,你看看(打开笔记本电脑),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海外三个地区,大陆八十三人,台湾十二人,海外五人,主要是中国大陆。

地 域

数 量(人)

百分比

中国大陆

83

83﹪

台 湾

12

12﹪

海 外

5

5﹪


表一 :世界100户家庭世界分布状况

记者:在搜集的时候,这100户家庭的搜集标准是什么?什么样的家庭取,什么样的家庭不取?

田老师:首先一个标准就是这些家庭的婆媳关系一般起先都很紧张,后来却很和谐或者比较和谐,再一个标准就是这些家庭是现时代的家庭,是修炼法轮功或与法轮功有关的家庭。

记者:你能举几个婆媳关系由紧张到和谐的例子吗?

田老师:好的,你比如中国大陆现在的一个农村家庭,这个家庭婆媳关系紧张的时候,几乎家破人亡,可是后来和谐呢,和谐到婆媳含泪和好,整个村子都交口称赞。这个家庭在我的统计表里是第33号家庭,媳妇名叫凤华。我们来看看凤华的自述(田老师笔记本电脑上呈现出文字)——

一九八六年我生大女儿时,婆婆不伺候月子,也不管孩子,我在月子里受了风,后背象背了冰,不会出汗了。往后几年,她不但仍不帮我,还把养老费从一百二十元涨到一百五十元,又涨到二百元。对其他儿女,她明着说要养老费,暗地里却不要,只管我们要。我找她评理,她脖子一歪说:“就是不管你!要钱找你,爱受不受!”这时我脑袋“嗡”一声,憋闷多年的怨气象火山一样爆发,那一刻,我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脱口而出:“你这个吃人不吐骨的恶狼,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也不认识我!”婆婆看事不好,撒腿就跑,被我一把抓住脖领子,家里人谁帮她我跟谁干。从此我再也不忍气吞声了。

矛盾越积越深,丈夫和哥们之间也越打越仇……我们的矛盾由村里闹到乡里,正月婆婆过生日,我丈夫去祝寿,他们不让进屋,姐夫拉偏架抱着他,大哥和小弟把我丈夫好一顿打,气得丈夫把他们家的玻璃全砸了,丈夫满手是血,回家就得了肺炎,大病一场。老太太把我们告到区法院,扬言非把我们搅散不可。面对着法院的传票,我心如刀绞,想想这些年我挨累受气,没享一天福,三十几岁的人满身是病,象个小老太太。晚上我和丈夫商量:“为了你,离婚吧,孩子和家产都归你,我净身出户,活一天算一天,省得你们母子兄弟不和。”我丈夫一听哭了,说:“那不行,我们夫妻并没有伤感情,你到我家受委屈了,我们对不起你,你要走了我也不活了,反正他们不让我好,我也不让他们活。”听了这话我哭着说:“你要能报仇,我保证对得起你!”我们边哭边说,研究着后事。就在这天晚上,村治保主任到我家说老太太撤诉不告了,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一九九六年正月,村妇联的一个干部告诉我,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并送给我法轮功的书。我用法轮大法的道理对照自己,改变着自己,和婆婆间的仇恨在慢慢地溶化,开始不恨了。后来,我跟丈夫说:“我学大法,懂道理了,你妈没人要了,咱们把她接家来吧。” 丈夫不同意,说:“以前的事你都忘了?你差点儿死她手里,你怎么能接她呢?”我给丈夫讲大法的道理,劝了三个月,丈夫终于答应了。我又和女儿说,那时小女儿已经七岁,还不知道自己有个奶奶。我把两间房子打扫干净,终于把婆婆接回家了。婆婆激动地一个劲儿说:“凤华呀,我做梦都不敢想你能接我回家,我终于有归宿了,真是千恩万谢。”如今,婆婆到我家十多年了,她身体、心情都好了。

记者:这个例子很真实、很典型,那么台湾的例子呢?

田老师:在我的统计表里面第53号家庭也很典型,台湾的,这个家庭的媳妇叫廖秀贞,你看看她家婆媳关系的演变,也很能说明问题,这里是台湾记者采访报道的片段(田老师笔记本电脑上呈现出文字)——

廖秀贞的婆婆脾气火暴、作风极为强势霸道,凡事必须以她的意见为主,没有任何沟通的空间,加上好强爱面子的矜持,婆婆的忧郁症倾向日益加重,后来必须靠医药来控制。 表面上,婆媳从未有过冲突或白热化的矛盾,但生活上点点滴滴的摩擦没少过,尤其婆婆忧郁症较严重时,动不动就扬言要跳楼自杀,廖秀贞心惊胆颤,隐藏在内心的压力也越发沉重,背地里;有时情绪严重到歇斯底里。六年过去了,廖秀贞一直没怀孕,夫妻俩暂时远赴他乡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顺利怀孕。

廖秀贞(右)与妹妹
廖秀贞(右)与妹妹

二零零三年,妹妹从网上下载《转法轮》寄给廖秀贞,接获《转法轮》的廖秀贞如获至宝,二天时间就把整本《转法轮》看完;之后,再也没有放下这部法。面对严重忧郁症的婆婆,秀贞从生活中力行法轮功“遇事向内找”的法理,体谅婆婆的不安与委屈,真心将婆婆视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后来婆婆红着眼眶,含泪紧握廖秀贞的双手说:“你知道吗?都没有人真心对我,就只有你这个大媳妇是真心诚意的在对我好!”婆媳从貌合神离的表面亲和,到倾听心事,无所不谈,俩人打从内心成为了一对真正的母女。

记者:在你的统计表里,我看到有五个家庭是来自海外的,对于海外家庭的婆媳关系情况,你是否可以举一个例子呢?

田老师:好的,其实婆媳关系是个世界性难题,不仅仅是中国。这里第61号家庭是个欧洲家庭,媳妇的名字叫珍妮。她的朋友曾写过一篇文章在网上发表,讲述她家婆媳关系的演变,我们来看一看(田老师笔记本电脑上呈现出文字)——

在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之前,珍妮最发怵的就是晚上六点以后,和早上十点之前。因为这段时间,是婆婆回来在家的时段。而且在这段时间,她不知道应该和婆婆说什么,除了简单的问候,便再没有其它多余的语言。加上婆婆是研究太阳系的,这么严肃的课题,使得珍妮内心很惧怕和婆婆单独相处。即使偶尔坐在一起,感觉浑身不自在,唯一想着怎么赶快溜掉。婆婆在家时,珍妮的情绪就总起伏不定,满脑子想着怎么应付老人。她说,那几年感觉真是苦,很累。心总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防备着。用她的话说,那不是正常的人与人之间,和谐生活的关系,而是敌对的关系,只不过是在表面客气的冷战下,掩盖着随时要爆发的热战。而且婆婆很喜欢地毯的清洁,而珍妮却很不喜欢,认为地毯是专门用来搜集灰尘的,还曾经多次说服丈夫,把地毯抽掉。但每抽掉一次,婆婆就怨怒一次。为此,婆媳之间,经常为了一块地毯,内心互不相容,互有怨词。

后来,好友推荐珍妮炼习法轮功,读完《转法轮》后,萌发出一切要从新做好的愿望。珍妮冰冷的心,在修炼后渐渐的溶化,改变的平和,善良,体贴。现在会主动的帮助婆婆洗衣服,大件的衣物,洗衣机洗好后,不等婆婆动手,珍妮就已经悄悄的拿出来晾晒了。如果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珍妮从来不碰婆婆的衣物,以及任何的东西,包括婆婆的房间,都不会迈進一步。婆婆看到她的改变,回到家便不再有紧张的情绪,也不再因不顺的心情,经常“嘀嘀嘀”的测量血压,脸上的笑容,随着心情的开释,舒展起来。婆婆现在有时,会给珍妮买首饰,买睡衣、拖鞋等等,对待珍妮像亲生女儿一样,打电话时,总是女儿长女儿短的称呼,(在欧洲的一些国家,儿媳妇和女儿的叫法是同一个词)。

记者:这三个家庭的婆媳关系的共同点,除了由紧张到和谐之外,我还看到她们婆媳关系的转机,是婆媳中有一人开始修炼了法轮功,因为修炼了法轮功,看问题就不一样了,是这样的吗?

田老师:是这样的。她们婆媳和睦的直接原因,是修炼的一方对待矛盾有了全新的看法,从而带来全新的言行,最后形成了全新的局面。总体来讲,应归因于修炼者的心理动机得到优化,具体而言,又至少有六个方面的心理动机的优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