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你说我值不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在师父传法轮大法二十周年的日子到来之际,我的心情难以平静。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八日在一个好心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法轮功。此后我经历了十六年的风风雨雨,仍然坚信着宇宙大法。我由衷感谢那位好心人,更感谢把这宇宙大法传给众生的伟大的师父。

难忘的相遇

记得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父亲得了胃癌在医院做手术,我和姐姐轮班在医院护理爸爸。每当护士在门口喊让取药时,我都是先答应一声,然后再慢慢起来,一步步蹭着去取药,护士们惊讶的问:“你们到底谁是病人?”我说:“都是,爸爸好了我再做手术。”那时我除了腰脱外,还有严重的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我当时和爸爸讲:我现在护理你,你好了再护理我。当我拿着手术单让大夫看时,大夫讲:“你年轻轻的怎么得的都是老年病,若是给你做了手术,怕你下不了手术台。”那时我三十六岁。

同一病房有位女士在护理她的丈夫。她有点与众不同,别人都只顾关心自己家的事,而她每天一到病房,安排好她的丈夫后,就开始打扫病房的卫生。我们被她的热情和无私所感染,也一同和她忙活。她看我每天身体难受的样子,说要借我一本书看看。我一看书名叫《转法轮》,当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书,对气功也并不感兴趣,看书时从后往前看,还不理解她挺好的一个人怎么学气功呢?

终于爸爸手术后的伤口拆线了。由于医院不给我做手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带着孩子到公园,打听到炼法轮功的地方,那天,那里的晨炼已经结束了,大家在收拾挂的功法介绍旗子,只有几个年纪大的在那里炼打坐。

见我询问,他们热情的解答,并认真的教我打坐的要领。在这之前,我从没有学过盘腿,下乡时也从不坐炕里,因为坐一会腿就麻。可是那天我竟然把腿很标准的盘上,还坚持了十五分钟。他们鼓励我,希望我能珍惜机缘,坚持来炼,并且告诉我多看书,原因是:法轮功是修炼,“修”在先,“炼”在后,要修心,提高道德。我当时就对自己说,原来这个功这么与众不同!也理解医院里那位好人为什么学法轮功了。

我中大奖了

就这样,我坚持了下来,每天早上到公园炼功,晚上有时间就参加集体学法,学法后,大家就对照自己,并把自己一天哪里做的不足讲出来,互相帮助找差距,气氛和谐融洽,大家都在努力做个更好的人,这里真是一块净土。我原以为自己挺好,一比差远了,从此也努力按“真善忍”做,慢慢也融合到了他们中间。

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以前上二楼都得歇两回,现在走多远都不用歇,有使不完的劲。修炼后,我省了医药费不说,疾病的疼痛折磨也远离了我,久违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回来了。我还先后爬了两次泰山、一次黄山、一次凤凰山等,什么心脏病、腰脱等病症,全没了。以前特别爱生气(都说我的心脏病是气出来的),现在感到自己的胸怀变的很宽广,那种幸福的感觉美极了。

我多次在想:我中大奖了,天上掉大元宝砸到我了,甚至在睡梦中都在笑,这么万古难遇的法轮佛法,让我遇上了。

亚体节上

法轮功方队在亚洲体育节开幕式上入场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日,亚洲体育节开幕式在沈阳举行,我作为法轮功方队(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一员,穿着金黄色的炼功服,顶着烈日走队列,并和大家演示了法轮功的第一、二、三、四套功法;回到看台上,我们又演示了第五套功法——打坐。我们一个个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多家媒体记者到法轮功看台前拍照、采访。

八月二十八日《中国青年报》一篇题为《生命的节日》的报道中写道:

“观众席上1500人组成的法轮功观众队型令人赞叹,队员们头顶烈日,端坐6个小时。自始至终整齐威仪。走進法轮功的阵容,学员们热切地向我(记者)介绍炼功的收获,44岁的刘菊仙,因患股骨头坏死而卧床不起。痛不欲生。96年夏由姐姐介绍学炼法轮功后。坚持炼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场式上脚步轻盈。

“年逾古稀的王效盐是沈阳医大退休的医生,过去患十多种病(冠心病、哮喘、肺气肿),年年住院,氧气筒子不离办公室与居室,天天吸氧度命。公伤造成股骨骨折使她拄拐行走。96年春开始炼功,改变了大把吃药的生活,成为一位健康的学员。

“64岁的陈桂华是沈阳音乐学院的退休教师,她过去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老年病。经炼功强健了身体。她的病愈吸引了50多名人,连音乐学院很有名望的老院长丁鸣,也坚持每日参加晨炼。尤其感人的是,陈教授工资600元并不富裕,却每年资助东工特困生程辉1760元,并连签了三年协议,需付出5000多元。”

《中国青年报》1998年8月28日关于沈阳亚洲体育节开幕式的报道及图片。

你说我值不值

其实,我们这一千五百人(何止一千五百人,中国大陆上亿的大法弟子)人人都有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受益的难忘经历,人人都有一篇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故事。

就说我的爸爸,当年手术时他已七十岁了,胃被切除了五分之四,手术后需要化疗。爸爸看到我去炼法轮功后身心的神奇变化,说:“我不化疗(他看到别人化疗很痛苦),炼功管用我也炼。”他那时不能去公园,我就在家教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走到了公园,并戒掉了抽烟、喝酒的毛病。如今他是一个八十六岁的健康、快乐老人。

我从九六年那个让医生担心下不了手术台的病人,到九八年在亚洲体育节开幕式上健步如飞的健康人,到后来(九九年七月开始)历经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十三年迫害,直到今天,我依然在大法修炼的路上稳健前行。

我修炼大法十六年了,其中由于邪党的迫害,我坚持修炼、讲真相,遭到监狱非法关押三年零三个月,单位因当时不明真相把我开除了。有人问我:你遭那些罪值得吗?我说:我得病的时候,我的工资不够我看病的;现在大法让我有了好身体,你说我值不值。更主要的是,法轮功修“真、善、忍”,让人做好人有错吗?如果做好人、按照这么纯正美好的“真善忍”宇宙原则生存也有错,那我们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