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健保局应颁奖给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未修炼法轮功前,我几乎没有过一个月不吃药,从小就与医院结下深厚的缘份,我的伯父是个医生,我是他诊所的常客,及至长大各大医院也几乎都有我的病历。即使在不吃药的时间,也要仰赖健康食品、有机实物、维他命、中药补品维系身体。有位朋友笑我,看你一身烂身体,干脆垃圾车来让它载走好了;还有一位亲戚说:“你如果要告诉人家你哪里有病,不如说你身上哪些器官还是好的较容易说,因为你一身到处是病,说起来太麻烦。”

说到我身体的状况,从头到脚真的上下是病:头因用脑过度,思考时间不久就必须休息,而且也造成左半边常“轰轰”的声音,很困扰;眼睛也用眼过度,经常酸涩,不能阅读太多文字,有时不到几分钟就不能看下去了;鼻子因曾得鼻窦炎严重,所以我已训练每天要用盐水冲洗鼻子;喉咙因教书,声带也过度使用,造成长期慢性咽喉炎;心脏跳动有时也不很正常,医生认为压力大造成;而胃肠更不用说了,从初中、高中时就常痛到在床上打滚,我认为小时候皮肤过敏严重服用太多药物产生的副作用,肠子也常拉肚子拉的严重,别人很怕便秘,我是一天大便三、四次算少的,大便也无法成形,拉的都是稀稀的,肛门因过度使用常疼痛,我以为得了直肠癌了,几十年的肠胃疾病就伴随困扰着我;双腿走路出现问题,经检查医生说我先天髋关节不健全,使用到真的都不行了再动手术,当时心想我迟早得坐上轮椅;脊椎有上下两小节痛得难过,就象阻塞一样,每次去推拿也只是暂时缓解,根本无法解决;而整个背部的酸痛更让你躺下难以入眠,那时真想请先生帮我买张价值昂贵的人体工学的床来帮助入眠。按摩也是暂时舒服一下,无法真正治愈,且花不少钱,花不少时间,最后只好买一张中价位四万元的按摩椅放在家中按摩一下,按摩椅其实也只能暂时舒缓而已;免疫系统也亮起红灯,我的中指有一天突然肿起来,我以为撞到什么,可是四五天好了,又肿另一边的中指,接着脚踝也肿了,当医生叫我到大医院检查,我才知道不是小毛病;原来我的免疫系统出现问题,医生嘱咐多休息不能过度劳累;我的双手常在夜间麻痹到整只手 〈大小臂〉失去知觉,一只手麻完又换另一只手,我常在夜间吓醒,以为自己没手了,我自己怀疑是否长了什么东西压迫到它,而不是单纯血液循环不良,我已不想再检查,我不想检查原因一是不想面对现实,心中存在一些恐惧,真的担心长些肿瘤之类的东西,一是认为容易检查出来真正的毛病;说到睡眠,虽然不至于吃安眠药,但是晚上要马上入睡就很难了,常常躺了老伴天才睡着,但也常睡的不安稳, 风吹草动就醒过来,一个晚上也要跑三四次厕所,早上起来当然拖着一身疲惫的身心,上班非要靠一杯咖啡提神不可;我知道的有这些,在体内我看不到的,应该还有更多,只是还没反应上来。

这么多毛病,哪位高明医师可以医好我呢?即使汇聚多科权威医师也无法让我的病全消失。我只能在哪部份较严重时就看哪科,可是大家也知道医药的副作用很大,我吃好了这个毛病,却又坏了其它部位,而且我发现这些药几乎无法根治病情,说穿了有时暂时止住或缓解一些,那些病根都还在体内,否则几十年的胃肠疾病,吃那么多药也断不了根。有一天我突然静下心来想想,我的身体如果一直要靠这些药物,它只会让我更糟糕,而且我发现这些药物会产生恶性循环,我决定不再吃西药,我改看中医,并买了不少中药补品,如洋参、人蔘、枸杞、黄耆,坦白说,我发现要找到一位中医真正会把脉的也很难,他们也大都依照我叙述的病痛去开药。后来连中医我也不想看了。女儿跟友人说:“妈妈不到快病死了,她不会上医院的。”

我又改变了策略,为了让我身体好,我开始学脚底按摩、 开始运动,由快走到慢跑,假日则去登山。我做事相当有恒心,我学会跑四千公尺,每周平均约跑四次,我还参加公教运动会一千五百公尺,得第一名的记录,跑了八年多再加上走四年多,总共在操场上花了十三年多的时间,而登山时间也至少七八年。平日又辅助一些补气中药食品,如人蔘、洋参、黄 耆、枸杞,及维他命、健康食品、蜂胶,为了使血液循环好些,也因胃部毛病,朋友推荐我喝烈酒,我训练每天喝一小杯,喝到最后竟然有酒瘾,只要有一天不喝就怪怪的。

经过以上一系列的调整,确实身体有改善一些,例如以前一二个月就感冒一次则延长为三四个月感冒一次;肌肉也结实一些、精神稍好一些,有人还问我是不是体育老师?〈我是国文老师〉。但后来我发现我再怎么认真运动,我内在的病还是无法去除,全身的酸痛也没任何改善,即使开始觉得脚底按摩也帮我少吃不少药物,但这些病也是无法断根,我想当人就是要受尽这些魔难,只好认命。只好再走回哪里痛得厉害就看哪科。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在同事的介绍下,我终于走上修炼的路。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我已感受到全身轻松多了,我的那些病痛不知不觉消失了,法轮大法给予我第二次生命,而且这个生命比第一个生命更健康。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一边学法,修心性;一边炼功,改变本体,两者结合在一起,身上真的起了巨大的改变,包括思想的升华及身体本质上的改变,他让我明白人生的真理,生命存在的意义,人为何而来?人生如何走这条路,他让一个人活得明明白白,让一个实修者活得真正的健康,而且内心平静、自在。刚开始我很得意的告诉人家我已一年、二年没看过病,没吃下任何一滴药,连一些中药补品、维他命、健康食品之类的东西,都抛得一干二净,至今我猛然惊觉我已快十年(九年九个多月)未碰过药。这种神奇也只有真正入门才能体会的。

现在我的头脑每天思虑清楚,“轰轰”声不见了;眼睛长时间看书不再酸涩,有一次我不知不觉竟然在飞机上连续阅读五小时,但眼睛也不累;鼻子、喉咙恢复正常,以前多讲话就不行,现在可以连续三小时的演讲也不成问题;几十年的肠胃疾病不见了,吃起东西自在多了,以前很多东西不能吃,一吃就胃痛,一吃就拉肚子,现在吃什么都可以;手的麻痹、背部的疼痛消失了,再也不要去按摩了,按摩椅也不用了;修炼前躺下在五分内要睡着真的很难,修炼后在五分内不睡着也难,因为几乎不到一分钟我已睡着,女儿笑我,哪有一分钟,不到三十秒就听到打呼声,而原来想把它换掉的床,现在觉得睡着很舒服。其它上述的疾病可说一扫而光,您说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难怪我们的师父李洪志老师说花几亿元都买不到的。今天以现代医学的发达都无法让一个人活的这么健康,这么自在。 而那位曾笑我让垃圾车载走的朋友,看到我现在这么健康,她却是一身烂身体,她自我调侃:现在垃圾车应该载走她才是!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特殊的个案,那就错了!象我这样的例子,在法轮功修炼者中可以说是普遍存在,身边修炼时间比我更长的学员,十多年来没上过医院的比比皆是,每个修炼者身后都有一篇精彩的故事可与大家分享。

我再举我们家的孩子,老大在大四得到开放性肺结核,虽然这个疾病目前可以透过药物治疗,但我们知道它副作用相当大,即使服用半年药物肺结核菌没有了,但身体也一定很虚弱,但孩子在服用二个半月的药后,因修炼法轮功就不再服药,没想到在修炼短短的约二个月时间,他身体起了很大变化,本来瘦弱憔悴的身体,体重增加了好几公斤,脸色也变的红润,宛如脱胎换骨。最后在医院及防痨中心检查后,医生确定他痊愈,而且也服了兵役,这根本是现代中西医无法达到的。而我的女儿从小就过敏严重,经医院检查是过敏指数最高级,老师常笑她是林黛玉。她的鼻子每天几乎有擤不完的鼻涕,连晚上睡觉床边都有一堆卫生纸,而气喘虽然暂时控制住,但哪一天再发也不知道,医师也说这种过敏病是无法根治的,只能在很痛苦时服药控制一下。没想到修炼法轮功后九年多来滴药不碰,她说她要拿健保卡去证实法轮功的伟大。有一次在法轮功教师研习中她上台分享修炼心得,她说从小就只有靠一个鼻孔呼吸,她以为大家都这样,但修炼后她才发现她两个鼻孔都可以呼吸的,觉的一身舒畅许多。

大家不要以为要修炼很长时间身体才起变化,只要是一个精進实修的学员,其实在很短时间就可以感受到身体的明显变化;还有,即使修炼未达标准或有些爱修不修的,以及刚入门的学员,身上有病痛,自己认为该上医院还是要上医院,但这些人也比一般没有修炼的人上医院的次数又少很多。

看到台湾健保局每年亏损几亿元,其实除了现在的环境污染严重,病毒太多,人容易罹患疾病外;这与医生、一般民众的道德水准也有关系,本来全民健保立意是良好的,但人心的变异,大家都想从中占便宜,以医生来说,我就发现医生将自己身边的亲人健保卡拿来使用,诈领健保费,有一位熟识的医师,多年未谋面,有一次我告诉他因修炼法轮功我九年多未看过医生,他竟然冒出:你的健保卡拿来让我用,可把我吓着了!我告诉他,赚了不该赚的钱会有报应的,而且法轮功学员以高道德标准做事,更不会答应这种事;有的医生不必开药也要开药;不必住院要你住院;不必开刀要你开刀;而之前曝光的妇科医生将癌细胞植入病人体内诈领健保费用,更是不人道。而牙科根管治疗,有道德的医生治完一个疗程盖一格健保卡,道德标准低的医生则每去一次使用一格,……还有很多不当的花招,恐怕也不是我们说得清的。而一般民众有贪小便宜的想法,一点小问题就拿药吃吃,抱着不拿白不拿的心态,好歹每个月交了健保费。我曾看到一位老人亲戚,动不动一点小毛病就要拿药,他说反正拿药也不要钱,不拿好象可惜,我告诉他这些药吃多了对身体更不好,他根本听不下去,后来果然看到他身体越差,药越拿越多,但也没吃好过;有的则领些补品吃吃,否则也吃亏。您说健保局不亏损那才怪!

为什么我说健保局要颁奖给法轮功学员,法轮功修炼者替国家省下庞大的医疗费用,光是我们家三人上述的疾病要多少医疗费用?而且近十年未上医院看过医生,而全台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多数与我们一样,没使用过健保卡,如果有使用的话,次数也比一般人少很多。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作为处事准则,不会以上述不当手法去占便宜。有一天我建议健保局可以把法轮功学员健保卡集中起来公布给社会大众,这时也应该颁奖给法轮大法学会,顺便鼓励更多的人能修炼法轮功,带给个人健康、家庭幸福、社会和谐。

炼法轮大法的好处是言语道不尽的,也许有人会疑惑,那么好,中国大陆为何要打压呢?其实不能以我们的想法来衡量中共政权,因为他们跟我们是完全不同的社会体制,即使直到今天,看似繁华不少的中国大陆,其实本质的东西依然不变。我记得有一位外国人要来学炼法轮功,我们同修就问他,为什么中共打压你还要来学,他回答得很妙:“就是因为中共打压,所以我才来学呀!”

为何打压法轮功,就是因为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一九九九年,才短短七年时间,在中国已有了近一亿人的学炼者,在中国各地到处都看得到为数众多的炼功者,这种场景,让中共前党魁江××打从心里又恨又妒嫉,怕自己的权位受“威胁”(其实法轮功只是修身养性,根本就不参与政治,更不会夺谁的权),所以早在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就派了大批的特务“学法轮功”,想从中找到法轮功的一点不是,就此打压,但这些特务非但找不着法轮功哪里不好,有些甚至开始认真学炼法轮功,直至一九九九年,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妒嫉心已到了极限,七·二零开始,展开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血腥镇压。号称“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学员不用讲法律,打压手段使尽了古今中外最残忍的招数,用电棍电学员的私处,电到焦了烂了、把女学员扒光衣服送进男牢房、使用烙刑、暴力灌食,用灌食的管子插进学员的鼻子,来回插,把鼻子都插烂,……太多太多了。江泽民动用了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全力打压法轮功,全国的媒体不断制造假新闻引起全国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说法轮功学员自杀、杀人、敛财……,对全世界撒着弥天大谎。迫害已持续十几年了,能报的出姓名的死亡人数目前已达三千五百二十五人,另有十几万人被关进精神病院被强迫注射脑神经麻痹的药物、几十万人仍被非法关在牢房中,更多的学员被迫流离失所,他们没了家、没了工作,一人炼功株连九族,中共连孩子也不放过。

每每看到大陆冒着生命危险传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照片,我内心都会很沉痛,不敢相信怎么会有如此残酷的手段;更残酷的是中共活生生强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售。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那么好的人,当好人的代价却是如此的沉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海外要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原因。有许多人问我,你们法轮功为何要搞政治?我们从未干涉政治,因为我们师父早在当年传法就说过了,法轮功决不参与政治。起诉江泽民,不代表与中国对立,江泽民代表不了中国。试想,如果我的亲人是在这种情况下死去的,或是我的朋友十几年来都在承受着令人惊心的苦难,难道我寻求法律途径也没权利吗?别人不敢开口,但我们一定要站出来为这群好人说说话,记得爱因斯坦以前曾说过:“沉默不代表中立”,希特勒杀戮犹太人时,走过来的人不也曾悲痛的表示,其实真正造成这场血腥大屠杀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不敢站出来说话,沉默助长了恶人的肆无忌惮行恶。为了制止这场迫害,为了援救还正在遭受酷刑的大陆同修,我们海外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努力,想让世人明白这场迫害的真相,因为多拖一天,就有更多伤害。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