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张宏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七年前,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那个酷夏的上午,狱警们又一次对法轮功学员张宏进行酷刑折磨,约八点多钟,人们听到张宏的呼喊:“我不想死,我要回家。我家在动力区××街××号。”五小时后,狱警匆匆将无声无息的张宏抬往医院,并称她“因心脏病死亡”。那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距张宏被劫持进劳教所仅九天时间。

七年过去了,张宏的冤案仍未昭雪。

张宏
张宏

张宏,女,一九七三年四月出生,她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生前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一岁。

喜遇法轮功

张宏自幼身体瘦弱,她原本性格倔强,不爱说话,自尊心强。一九九二年毕业分配到哈尔滨市第四医院作检验师。在上班期间得了黄胆性肝炎病,住传染病院半个月。

一九九七年,体弱多病的张宏经同学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没多长时间,家里人看到她完全大变样了:整个人的精神头足了,每天笑呵呵的也爱说话了,身上也有肉了,身体也越来越结实了。从那时起她的身体一天天的变好,再也没有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粒药。

身体好了,张宏工作劲头更足了,她每天兢兢业业,吃苦耐劳。那时检验科主任要退休了,还推荐张宏,要培养她做检验科主任。

学法组的人越来越多,又分成了几个组。张宏就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门前公园内成立一个炼功点。每天早四点,她准时背着录音机到场地打扫卫生,挂洪法板,炼功时,张宏就主动给大家纠正动作。遇到人们来询问,她耐心的介绍法轮功。有很多人正是由于她而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由于大法书缺少,张宏还买来稿纸抄书送给大家。抄书前,她都先把手洗干净,把周围也整理干净。她常常抄到半夜。抄完一本,就请家里人帮忙念,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

她还经常带着其他人去郊区洪法,挂宣传板,现场炼功,逐户洪法。张宏还督促退休在家的法轮功学员白天也要出去炼功,洪法,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功的神奇,让大家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迫害中上访

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张宏第二天早晨正常去公园炼功,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

从派出所回来后,张宏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日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十月二十日,派出所通知单位将她接回去,勒索家人一千元,将她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后被公安局政保科长杨守义等非法劳教一年半。

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末,张宏被绑架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在那里,张宏被迫害的蹲小号,被吊起来打,被男警拳打脚踢,被关进铁笼子整整蹲了三天,大冬天不让穿棉衣,每天冻得直哆嗦;到了夏天,还不让穿单衣。张宏不堪酷刑的折磨,就绝食抗议,狱警就野蛮的灌食。家人找公安局、找市长、找劳教所的管理局长讨说法,都被百般刁难,整整八个月不让探视。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张宏被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二个月。出狱后,单位不让她上班。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开始,才每月给她二百元钱生活费。在她强烈要求下,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让她回第四医院上班,但未恢复原职,只做导诊。上班后,张宏也从不叫苦,闷头干活,不怕累,不怕脏,帮助推送病人,在医院上下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人们都说她实在、人好。

被酷刑致死

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那天刮大风。张宏下班后去哈尔滨东风监狱,在围墙上写法轮大法真相标语时,被监狱岗楼的人员偷窥,被道外区东风派出所两警察张广铭、武金龙绑架到太平区公安局。在得不到任何笔录的情况下,警察在六月初非法劳教张宏三年。因体检有问题,万家劳教所一度拒收。七月二十二日,警察再次强行将张宏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

当时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所长卢振山、队长吴洪勋、副队长赵余庆、科长姚福昌,另外还有两个女队长。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张宏拒绝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警察就罚她蹲着、不许她吃饭,管教和集训班班长张桂云用手铐把张宏两臂平伸铐挂在床边,从中午一直挂到第二天。

七月二十三日,警察说张宏心脏有病(本无病)要给其打针,并继续逼迫张宏等人写“三书”。张宏拒绝。警察就将张宏按倒在床上,(床上只有一个木板),把双臂绕过头顶铐在床头,并用绳子把双脚绑在床尾,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张宏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张宏就这样被警察铐着双手,绑着双脚躺在床上,屎尿都便在床上。警察还把她脱光下身,上身只穿着一件小背心,放在风口处吹着。一个姑娘家,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忍受着莫大的屈辱。有一天晚上,天太凉,值夜的人员在张宏的请求下给她拿了一件衣服穿,第二天警察吴宝云就把值夜的人大骂一顿。

七月二十四日,张宏绝食抗议警察对自己的酷刑迫害。七月二十六日,队长赵余庆、科长姚福昌唆使其他警察对张宏强行灌食,灌的玉米面粥里放入了大量的浓盐水。赵余庆、姚福昌下令不许任何人给她水喝,不让上厕所。张宏身体被绑不能动,就大声的揭露坏人对她的迫害。警察就立即用胶带把张宏的嘴封住。

七月二十九日,张宏被强行灌食后,整条毛巾都被鲜血染红了,被警察扔在厕所里。

七月三十日,姚福昌将点滴药瓶用水冲的凉凉的然后强行给张宏点滴。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在极端的酷刑折磨中,张宏还在和这些迫害她的警察讲道理,好言相劝。张宏被他们摧残的曾昏死过去。就这样,女警李长杰还跟队长赵余庆说张宏是装的。赵余庆说等张宏好一好再使劲的收拾她。

七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钟,张宏在恶警又一轮酷刑中大喊:“我不想死呀,我要回家。我家在动力区××街××号。”显然是在告知,警察们要对她暗下毒手。

七月三十日下午,张宏被迫坐在椅子上,头上粘满了一块又一块的白胶布,双手背铐在一起,脸青瘦,双腿、双脚肿胀的又粗又高。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多钟,两个男警察和四个劳教人员用担架抬走张宏,说是送往二一一医院。其实这时可能已被迫害致死。三点二十分家属接到通知,说张宏于当日下午两点,心脏病猝死。后来队长赵余庆说张宏因心脏病引发肾衰竭而死。而家属知道,张宏根本没有心脏病。

八月五日,万家劳教所将关押张宏的集训队严管班的牌子换成了“医务室”,集训队的管教拿来氧气瓶等医疗用品,布置室内,神色都很不自然。

当家属看到遗体时,只见张宏双眼圆睁,嘴巴大张,口腔里全是血,裤内有大、小便,遗体枯瘦,不足三个月,丧失体重三、四十斤。家属质问警察心脏病猝死为什么口腔里都是血,狱医说他解释不了。家属要给尸体录像和照像,被警察强行制止,他们催促家属尽快火化。家属不从,要求按法律程序进行尸检,却被劳教所的警察威胁恐吓。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家属在警察压力下,不得不同意火化。在四十多个警察的监视下,张宏的遗体被强行火化。张宏单位给付的一千二百元丧葬费和家属的五百元钱也一并被万家劳教所警察拿走了。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活活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