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记第一次参加法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那是我于一九九六年刚得法没多久参加的一次法会。

那时,我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单位作头头,所以经常参加一些纵向的、横向的会议,邪党的会多,什么年终总结表彰会、年初工作部署会、季度检查会、领导报告会、专项整治会,一年开不完的会,开会都开怕了,说起开会,我就心烦。我也常主持召开各种大小会议,所以对组织召开会议的难处比较了解,组织会议的人也头疼,因为没有人愿意来参加,那些会议的内容都是欺骗、蒙蔽、说假话的老套套,谁愿来开会呀?哪怕是高层会议,也常是台上的人比台下听会的人多,这把头儿们都亮在台上下不来,组织会议的人不挨骂呀?所以单位派人参加会,都是要付出代价,或者是采取强制性措施才行,谁都知道参加会议是去受罪,只要一听说开会,我就脑袋痛。

所以那天妻子告诉我明天去参加地区召开的法会时,我就说:“开什么会呀,我不去。”妻子说,这是我们修炼人召开的法会,是神圣的会,很多很多的人都想参加还参加不上呢,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就这样限定人数,还有两千多人要来参加这个会呢。我听了很惊讶。当时我是得法不久的新学员,根本不懂什么是法会,只觉得法会这个名字很新奇,又这么多人要来参加,一定有新奇的东西,我非去不可。

我按照妻子指定的地点,第二天早七点钟就到了会场,心里想,常人开会的习惯是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作报告,我七点赶到会场不会晚吧?到那儿一看,清风雅静的,看不出开会的样子来。常人开会,不管是开什么会,会场门前会有很多人,这儿见不到人,是一个工厂,到处是大型的厂房,哪儿有个会场哟?

这时,我看到前边有很多人進了一个大厂房,心想这个厂的工人上班还来的挺早呢!想问他们的会场在哪里,就跟了过去,这些人也不说话,只顾往前走。我一看,大多数是些老年人,不是上班的,我也就跟着進了这间大厂房。進去一看,我惊呆了,这就是我要来参加开法会的会场呀,就是一个大饭堂,一半边安装有木条做的木椅子,一排挤坐三十人,从前面到后面有四十排。另一边是空着的水泥地板,只见来的人不分男女老少都自觉的到空着的水泥地板那儿,紧靠着前面坐的人,铺上自己带的塑料布,端端正正的盘腿坐在那儿,也没有人指挥,也没有说话声。我到那里时,这空地板快坐满了。我这才想起,同修们那样做是要把椅子留给后進来的人坐,可见思想境界很不一般。

不一会有座位的那一边也坐满了同修。此时,我目视整个会场,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中,五十岁以上的老人要占七十以上,年岁大的有九十多岁,年小的十来岁,一大群这样的人要在这儿开一天的会,可不是闹着玩的。做这事我是深有体会呀。有一次,我在单位组织召开一次退休职工座谈会,那才三百来人,别提费了多大劲。为了开好这个会,我从各个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会议组、接待组、医疗组、伙食组、车队,好几十人为会议服务,车接车送,接待人员一个个的把人从家里扶出来上车,然后又一个个扶送回家,结果大家还不满意,什么开会时座位没有按等级安排啦,饭菜不符合老人的口味啦,医生给的药是歪货啦,服务人员的服务态度不好啦……问题一大堆。今天这么多老年人要在这儿开一天的会,一半的人还坐在水泥地板上,又没看见一个服务人员,要出了问题咋办?

这时一人从台侧走上台宣布开会。我才注意到这个会场前面,有一个高出地面五十公分的小台子,就是人们常叫的主席台了吧。这个台子上的正中挂着一面二米多高,一米多宽的一幅法轮图和一张师父的法像,两侧墙上挂着“法轮大法好”和“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条幅,台子前面放一张书桌。

宣布法会开始后,从台后走上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同修,她向师父法像深深的鞠躬后,面向大家说:“同修们都看到我腰直颈正的站在大家面前,你们还不知道在三个月前,我还是一个历经三十多年弯腰驼背九十度,两手着地走路的驼背。这些年来,为了治我这个驼背,花尽了我家的全部积蓄,害的我倾家荡产,一贫如洗,一个肉砣砣卷在硬木板上和衣睡觉二十多年,苦不堪言啊!三个月前我得了大法,修炼二十八天,我的身体就成现在这个状态了。”说完,她转了一圈,让大家看清楚她整个身体情况。她说,地区召开法会的信息,是昨天下午她才知道,她家离开法会这儿相距一百多里地,天都快黑了,怎么办?师父洪恩浩荡,慈悲苦度她,在她身上显奇迹,她一定要参加这个法会,把这美好的一切告诉全体同修分享,可时间又来不及了,那时她正好碰上一位警察,把情况一说,那位警察听了好感动,便拦了一辆车,还付了钱,让司机几经周折把她送到这儿来了,她在这儿等了一夜,按时参加了法会。她没有稿纸,就凭嘴说,说的眼泪直往下淌,会场上的人听的也是热泪盈眶。

接下来,就是一个一个同修上台讲他们的修炼故事。有浪子回头变好人的,有身患癌症修炼三个月绝症不翼而飞的,还有一个人挑着便桶滚了三重岩,便桶摔的粉碎,人啥事没有。一个上午的会,会场没有人说句话,没有人咳声嗽,没有人走动,台下的人鸦雀无声,摒住呼吸好象要把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漏的听清楚,这种场面我是有生以来都没有见过的。

到了中午十二点,这个单位的食堂备有便餐,一人一碗饭(饭中有菜),没有人指挥,大家自觉排队依次到食堂窗口领饭菜。共有五个窗口,两千多人,不一会饭菜就发完了,吃完饭各自到水槽前洗净碗筷放回食堂,然后又各自回原位子坐好,秩序井然。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多人吃饭,无论是地上还是洗碗处,没发现掉一粒饭一片菜,更没有听人评说饭菜如何,常人都说众口难调,这一群人实为罕见的人群,食堂职工都称赞这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一群活神仙。

下午一点钟开始继续发言,同修一直讲到下午五点,二十五位同修发言交流,人人都是说的神奇事,都是我闻所未闻的事情。当那人宣布法会结束时,全场人依次自觉的快速的不声不响的很快的离开会场。使我惊讶的是,台上台下没留下一张纸片,干干净净,就象这儿没来过人似的。

我站在会场久久不愿离开,那一张张面带微笑祥和的脸总在我脑海里闪现,思来想去,我终于想明白了,过去我参加的那些会,不管它会场有多华丽,参加人员的社会等级有多高,不管它安排的多周密,那个会还是开不好,因为那是邪党最险恶的是非之地。而我们今天在这儿开的法会,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在这儿洪扬法,证实法,维护法,是宇宙历史以来最殊胜、最神圣的事情,这儿才真是人间的一块净土,佛法当然要显神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