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常人的事业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昨天我负责起草的公司的企业文化基本定稿了,我自己的那个欢喜心很明显,以所谓的提提意见拿给一些人看,引来周围人的称赞和拜读、学习,自己心里很高兴、很轻松。第二天早晨自己却没有起来炼功,突然间我悟到了:这么些年,我只是为了证明一个需要去掉的强烈的执著心,一个强烈到根深蒂固的觉察不到的执著心——事业心。

这种事业心的执著仅仅是自己三十多年来的一种观念而已,修炼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去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常人对自己的打击、伤害也没有使我去掉;老板的指责、撤资也没有让我清醒。我认为我是无私的,在常人中我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人,可是用修炼人的标准去衡量那就差远了。我不是在修炼,而是以修炼之名掩盖了自己一个强烈的、不想去掉的事业心。事业心的各种物质形式都去掉了,我还想以企业文化来拽住自己的事业心,并在常人中自夸“谁得其精要,便能做这企业的接班人”,常人都说我是个“无私”好人,可我把自己的执著心放大到更远更大,延伸到其他人身上,从有形扩展到无形,虽然形式上没有执著了,但内心的事业心更强烈了,想以无形的企业文化死死抓住一个企业的兴衰,一个有形的东西。

我的修炼难道是为了一个本该去掉的事业心吗?常人从形式上看我已无执著,放弃了一切名、利追求的形式,但我的内心深处、意念深处却是为了一个事业心,按照自己的想法、观念去兴盛一个企业,以自己的言行、思想去争取巩固一个企业的存在。自己长期以来认为自己放下了事业心,想以企业文化来讲真相、证实法,但我确是为了我的根本执著——很深很深的事业心啊,为了证明一个私我的存在。修炼是严肃的,如果不能放下根本观念,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脆弱的,是假修。

我悟到:这个企业是在我开始大法修炼以后,自己自告奋勇向老板争取来的项目,这个企业存在的本身恰恰是自己强大的事业心促成的,是自己的事业心的一面镜子。如果多年前我没有事业心,自己就是一个干着很平常的工作,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强烈的执著心促成了今天的很多麻烦:几千万的投资虽然没有亏本,持续六年也只是進行了一场没有效益的实验,投资人失望之下要求陆续归还投资,撤销此企业。也许这个企业本就不该存在,也形成了对我修炼的极大的考验。

如果不能在法上提高就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这么多年的修炼竟然是误在了这个本不该存在的企业的壳中,我把自己关在了企业的黑房子里。自己越强烈努力就越被这种无形的观念捆绑的越死,没有出路,当企业被资金、回款、质量、技术等各种有形问题堵死了出路,我又悟偏了,发正念时也带了很多观念,三件事也不能正念正行。我所有的怕心、担心、忧心不都是来自于非常在乎自己在企业中的地位和影响吗?我为企业找投资人、物色总经理人选、寻找资金,无不是想把我的事业观念复制强加到别人身上去,是自己的事业心的一种替身。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法轮大法修炼的弟子绝对不能看病”。我却想要给这个企业治病,把病危中的企业救活,就象一颗治病的心不去,我无非是想给企业治病。

相由心生,这家公司是因我一念而起,也正是自己修炼过程中所要修去的常人观念的重大考验,我没有摆正工作和修炼的关系,自己首先是修炼人,碰到问题没有悟到根本的执著所在,以常人的办法在努力,执著心不去,越努力越糟糕,身心疲惫,老板失望。这个企业是有生命的一个群体,所有和这个企业发生联系的人也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的。

我去掉了事业心的根本执著后,就在一瞬间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身体变得很轻了,讲真相娓娓道来非常自然,没有观念的阻碍,工作交流中所有听的人接受起来很容易,没有抵触,这是大法的力量,大法启迪了我的智慧。我写的企业文化的核心思想是表现真、善、忍。通过交流企业文化的方式很自然的都会引导更多的人進入到大法真相中来,接受大法。放下了事业心的执著,我体会到了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为法等了太久太久,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以各种形式讲真相抓紧救人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