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被中共非法关押的同修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我们学法小组一直以来坚持写真相信,但大都是写给各级领导或公检法人员。前天从明慧网上看到大连一同修讲到,当地同修王惊春被中共非法诬判了十年,希望同修给这个同修直接写信。这个同修的建议我觉得很好,我想我们可以给同修写信,因为监狱、看守所都要拆开信看的,那我们就借这封信来讲真相。让狱警们从中看到我们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否认识、无论相隔多远我们都是心心相印的都是一个整体。我想对狱警们也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悟的不知道是否正确,请同修指正。

XXX:你好!

我和你是远隔路遥之外的同修,虽不认识,但我们修的是同一部大法,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从明慧网上得知你被中共非法判刑,而你却能一直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你做的对。因为我们修的“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是一部高德大法。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要按“真、善、忍”做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大法没有错!我们大法学员没有错!

广大众生(包括参与迫害我们但心底还有善念的人)是不明真相,错误的相信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诬陷。我们应该告诉他们:十三年前(99年),江泽民这个大魔头因为嫉妒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了当时邪党的人数,就不顾其他常委的反对,则一意孤行的发动了这场旷世仅有的迫害。并嚣张的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一夕之间,在中国大地上所有媒体都把矛头对准了法轮功,而且是千篇一律;如同“文革”再现。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有的部门甚至是不惜停下一切工作,搞“人人过关”,要求与法轮功划清界线。

同时媒体上不断地制造谎言,什么“有病不吃药”,什么“1400人死亡”,甚至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的闹剧(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2001年8月14日,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就这样,所有的中国人,在不知法轮功是什么、甚至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的情况下,都被动地接受了这种宣传,误解着法轮功,甚至是仇恨着法轮功。

为什么给法轮功制造假新闻?目的就是让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越大,镇压起来就越顺手。江泽民还作了邪恶指令:“把法轮功要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卡死、肉体上消灭、”这条恶毒的指令使那些披着公安人员外衣的邪恶之徒,肆无忌惮的,不择手段的迫害我们这些一心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惊春,我想由于中共的造谣宣传使很多人误认为我们法轮功被定为“×教”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不信,让他们查一查中国的《宪法》和现有的所有法律,都没有提法轮功是×教。是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第一次提出“法轮功是×教的说法”。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题为《法轮功就是×教》的社论。可《人民日报》的社论是法律吗?不是。《宪法》规定立法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何其它机构、个人均无立法权。所以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均无特权对任何团体、个人定性定罪。他们称“法轮功是×教”的说法本身就是非法的、是无效的。而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仅是对“邪教”的认定与处罚,根本就没有说过“法轮功是×教”。显然,江氏集团利用了许多老百姓不懂法律而玩了一个偷换概念的把戏,很多人就以为镇压法轮功有了法律依据。

其实要真的依据法律,严肃的说直到今天,炼法轮功在中国也完全是合法的,而对法轮功的镇压才是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犯罪行为。现在,除中国大陆外法轮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包括香港、澳门都被认可,唯独在中国大陆被打压。其实真正的邪教是“中共”自己。

我们还应该告诉他们“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近几年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比比皆是。对因迫害法轮大法遭恶报的消息,中共尽力封锁,即使这样,通过民间渠道在海外明慧网上曝光的已多达万例以上。让他们听听下面这些例子:

二零零九年年初,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组织体检,一百多名警察参加了体检,结果检出各种癌症病患十几人,有人检出癌症,当场就吓瘫在那里。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里就有十几个得癌症的?真是奇怪。

李太文,在任唐海县看守所所长期间指使犯人看管并殴打大法弟子,后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对大法弟子说:“我不信善恶有报,我只相信现实,没钱活不了。得好好过日子,谁也没法弄共产党。你们说有天堂地狱,我不信。要不死后我去看看到底有没有?”结果晚上就有病,没过几天就暴死。

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年四十余岁,因患皮肤癌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医院病床上。据当事医生讲,周临死时哀叫:“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黑龙江省汤原县鹤立镇林业局公安恶警于敬彬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使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零九个月。二零零五年左右,于敬彬因公出差,暴死在北京,死时40岁左右。

陈惠春,原揭阳市揭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后调至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分局任政委),多次指使部下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二零零四年,其妻突然得了脑瘤死亡。二零零五年二月,其子又出车祸死亡,时年仅26岁。短短96天,丧事连发,还绝了后。

石家庄市彭后街派出所所长赵庆祥,男,四十八岁。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不遗余力,多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借机敛财。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他突然发烧,随即住院,后几天全身发痒,十天后,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死亡。医院将其尸体解剖,发现五脏六腑都已溃烂,死相非常恐怖,此人平时身体强壮,毫无病态。许多警察都说:坏事干得太多了,报应来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省梅河口市“六一零”主任王福年和“六一零”成员周某、刘鹏等去抓捕法轮功学员。途中车翻入桥下,王福年、刘、周三人当场身亡,另一人受伤住院。

他们可能会说:“我做这种工作,不得不执行上级的命令。”那你就问问他可否知道执行这些“命令”的后果?告诉他们,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随时都面临着卸磨杀驴的危险。其实在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也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者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文革期间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执行毛泽东的命令迫害老干部。一九七六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这时刘传新已不能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江青叫干的,在追查开始前的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些看守员和审讯员,此外还清查出文革中“表现积极”的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单子不了了之。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及江泽民等恶人虽然在迫害法轮功中逞凶一时,到头来也没有逃脱遭报应的结局。王立军、薄熙来沦为阶下囚只是恶报开始。现在中共体制内如温家宝,都在准备为法轮功平反,那些执行邪恶命令的走卒该猛醒了!

惊春,我们还应该告诉他们,现在已有很多人,包括公检法司的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转变了以前的观念,以各种方式帮助法轮功学员,或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识之士已经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鸣冤。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曾致信中国领导人,公开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曾经当选全国十大优秀律师的高智晟先生公开发表《谁能战胜人性》后,又以《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为题公开致信胡锦涛、温家宝,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律师唐吉田在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指出:“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一些当今在国际法庭上受追究者的今天,就是我国侵犯公民人权、实施反人类罪犯罪者的明天!”令在场的人震惊不已。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的李和平等六位律师联合为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作了慷慨陈词的无罪辩护,其正气荡气回肠,场面震撼!

辽宁省律师王永航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发表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向最高司法机关发出公开信,全面系统的阐述中共当局操纵立法与司法机构,打着法律旗号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荒唐与错误,从根本上揭示了这场迫害的非法性,要求立即纠正错误,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

一个明白真相的警察说:法轮功学员太善良了,被迫害这么多年,没发生一起暴力袭警事件。共产党真坏,逼警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十三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没能使人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相反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北京的一位警官,自从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后,他只要知道要抓哪个法轮功学员,他都提前通知他们,让他们安全转移。对收缴上来的法轮功资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后转送给法轮功学员。当萨斯病蔓延时,在他身边工作的、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事,有的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的说:幸亏我善待法轮功学员,没对大法犯罪,才使我和全家人躲过了这一劫。还有一些警察了解了真相,知道法轮功学员个个是好人后,再也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每当上级有命令下达时,他们都提前告知法轮功学员,自己也不参与任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山东胜利油田的一位警察投书明慧网说:我身边很多同事都明白善恶必报的道理,中共历次运动过后都是卸磨杀驴、舍车保帅,随从者的下场太可悲了,所以都不愿再被中共当枪使。他们不但退了党,并在暗中收集迫害证据,向追查国际提供迫害的消息。以功补过。

某地一个“610”的头头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又不干坏事,总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参与迫害做坏事,平反那一天我脱不了干系,自己犯罪不说,还连累我的家庭老小。”

我们真心的希望那些——曾经昧着良知、罔顾人伦,为着权力和利益、仕途和金钱,而无视道义规诫、法治要求,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横加迫害的所谓共和国的工作人员,能够复苏美好的人性,勇敢的承担起自己的罪责,立即停止这些不知何时也会落在自己头上的、披着华丽的合法外衣的恶行!

惊春,我们还应该告诉他们:中国许多朝代都留下了传世预言,对历史有着相当准确的预测,堪称世界一大奇观。比较著名的神州预言包括周朝的《乾坤万年歌》,汉代诸葛亮的《马前课》,唐代李淳风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明代刘伯温的《烧饼歌》等。在外国比较著名的预言有:圣经《启示录》,法国诺查丹玛斯留下的《诸世纪》,韩国的《格庵遗录》等。众多的预言,出自不同的文化和地区,跨越不同的时代,却都预言了中国的朝代更迭、中共的产生与灭亡,及人类此时将有大劫之忧,预言了即将在中国发生的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天要灭中共,以及天灭中共时其追随者将被一同毁灭的可怕惨景!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不是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吗?它是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其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不是天意吗?。历史曾经有过深刻教训,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就因为罗马皇帝采用谎言、造伪证嫁祸于基督教,借此对基督教徒进行残酷迫害。结果,在公元541—591年间先后四次大瘟疫,加上兵灾和人祸,消灭了这个帝国。

“天意不可违”,这是古训!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对神佛天地极为不敬的恶党邪教能不遭到老天爷的惩罚吗?杀人偿命是天理,中共欠了这么多人命债,这几千万条人命能饶它吗?作为它成员的党、团、队员都属于它的一员,到清算它的时候,不就白搭進去成为它的陪葬品了吗?所以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

惊春,让我们共同牢记师尊的教诲:“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不要忘记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