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指鹿为马”——天安门自焚伪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录了这样一段历史。秦朝二世皇帝时,丞相赵高想篡夺帝位,怕群臣不服,便设计考验。他把一只鹿献给秦二世说:“这是马。”二世说:“丞相错了,把鹿说成马了。”即问左右大臣这是什么。大臣们有的不说话,有的说是马,有的说是鹿。后来赵高把说是鹿的人都一一暗害了,从此朝中皆畏惧赵高。后来人们就用“指鹿为马”来比喻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行为。

将时光推移到二千多年后的今天,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类似赵高指鹿为马的事件层出不穷,有过而无不及。“天安门自焚”伪案就是其中对民众毒害最大、最深的一幕丑剧。

天安门“被自焚”案件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三日天安门“自焚”发生之后四个多小时,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社迫不及待发布新闻指控法轮功,如此人命关天的重大事件本该由公安部门立案调查之后方可确认,一个新闻媒体何以如此目无法律、擅自指控?!甚至几位当事人还在医院被抢救之中,公安机关也只初步查明他们来自何地,中共新华社何以连他们自焚的动机都了如指掌并公告天下?!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一、王进东:真身,还是替身?

图一
图一

在天安门自焚案中,中共说现场打坐并喊口号的那个人是“王进东”,他是“法轮功学员”。然而从央视自焚录像的慢镜头分析看,这个人既不是“王进东”,更不是法轮功学员。上图左边是央视自焚录像中公布的王进东的一寸标准照,高鼻梁,高眉骨,大长方耳,下颌端正右边是在同一录像中,在现场参与“自焚”的王进东,短鼻子,塌眉骨,小圆耳,下颌粗壮,同一录像中公布的同一个人,头部照片明显差异。如果说差异是因为自焚导致的变形,那为什么在头发、眉毛都完好的情况下,骨头、耳朵会烧变形呢?

央视自焚中的王进东,从盘腿、打坐的姿式到呼喊的口号,都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却被中共硬栽赃为是“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要求的是双盘,至少也得是单盘,而被新华社称为自一九九七年就开始练法轮功的“老学员”王进东,散盘的双腿都翘的高高的,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军人标准的坐姿。法轮功要求两手结印时,两大拇指尖正对,这是法轮功中最基本的动作,而王进东则两拇指相压。这一切都说明,他根本就没练过法轮功,也不可能是法轮功学员。

图二
图二

二、大火烧不坏的塑料汽油瓶

如果说,整个自焚事件暴露出的是中共在镇压善良民众中的无耻和邪恶造假本性外,那个在大火中烧不坏的塑料雪碧瓶则更暴露出策划者的愚蠢与荒谬。在央视自焚录像中,看上去烧相惨重的王进东,胸部和腿部的棉衣被烧破,露出皮肉,然而夹在他被烧烂的双腿间的两只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奇迹般的颜色翠绿,且完好无损。

图三
图三

任何的造假都经不起历史的检验,二零零二年,自焚案的唯一采访记者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中共设立的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进行洗脑的黑窝),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问及王进东双腿间的汽油瓶的事情,李张口结舌,不得不承认: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这个镜头是“补拍”的。多么可笑而又荒唐的回答,这充份印证了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流氓变态嘴脸。

三、刘春玲:烧死,还是打死?

另一当场死亡的刘春玲,被央视说成是被“自焚”之火烧死,然而从慢镜头录像分析中,人们看到:刘春玲是在现场被人用重物活活打死的。

图四
图四

四、刘思影:是真切气管,还是愚弄百姓?

中央台的自焚录像中,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副主任医生李迟说,参与自焚的几个烧伤者,都伤势严重,需要马上做气管切开手术。然而令世界医学界感到震惊的是:十二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在气管切开不到四天的时间内,面对记者李玉强的采访,说话底气十足,嗓音清脆,并对全国观众唱了她最喜爱的歌曲。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气管切开手术的切口在声带的下方,做了这种手术,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正常说话,更不要说嗓音清脆的唱歌。不怪说,国际社会看到央视自焚录像后,都惊呼中共“创造了医学奇迹!”

图五
图五

五、央视记者在天安门等人自焚?

天安门自焚录像中,远景、近景、特点镜头一应俱全,并可看到一身背摄像机者在现场慢慢的自由拍摄。通常突发事件,能够被拍到已属不易,能够被中央台记者“碰巧”的、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如果没有事先的策划与准备,更是天方夜谭!

中共说,这场自焚录像是由安装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监视摄像机拍摄的。如果真是这样,画面应该是远景、自上而下、角度固定的,然而央视自焚录像中,不仅可看到远景画面(如图六),还可以看到近景及面部特写画面(如图三),并可明显看出摄像机是移动、跟踪拍摄的。

当海外媒体质疑这些近距离及特写镜头是哪里来的时,中共称,是在现场的CNN记者拍到的。然而CNN国际部发言人称:他们的记者并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因为在事件的一开始,他们的摄影师就被逮捕,摄影器材被没收。谎言再一次被戳穿!

图六
图六

无怪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会议上,公开声明:“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同时又声明:“中共当局并企图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

中共指鹿为马的危害:害国、害民、害己

赵高的指鹿为马,欺骗的只是秦二世一人,目的也只是为了检验群臣对其是否服从,为下一步篡夺秦暴政王朝的皇位做试验,对普通百姓并没有什么伤害。而中共的指鹿为马,根本上则是为了欺骗全国老百姓,为进一步打压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制造借口,不仅害民害己,而且侵害到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

凡是了解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真、善、忍”特性为指导,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提高道德水平;同时通过五套简单易学的功法来达到身体的健康,身心的净化。据一九九八年国家体总抽样调查结果看,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一千七百多元。如果这样的话,按照当时大陆媒体公布的全国有七千万到一亿人修炼法轮功,那么仅医药费一项,法轮功每年就可为国家和个人节约一千多亿开支(相当于当年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总投入二零零三年十二点四五亿元的百分之六十至八十),如果再加上这些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后,为社会创造的物质价值及带动社会风气向良性、正面发展及由此引发的乘数效应,法轮功为社会创造的价值更是不可估量的。法轮功在中国传出的最大受益者是谁?不是人民、国家及当权者本身吗?

一九九八年,以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中央老干部在充份调查后,也曾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然而,由于中共政党的邪恶本性及其党魁的妒嫉、无羞无耻,发动这场最愚蠢的迫害,将上亿善良的百姓及他们的家人推向了对立面,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据资料显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年份,每年要耗费全国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相当于当年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总投入的七-九倍)来维持这场迫害,如果再加上由于迫害“真、善、忍”所造成的社会道德体系的全面崩溃及由此引发的后续恶效应,一正一反中,中共丧失的又岂是金钱及物质利益所能衡量的?

当年赵高指鹿为马,祸害秦王朝,最后机关算尽,反落个不得善终的下场。而赵高本人,两千多年来,也被冠以“奸臣”和“小人”的罪名,遗臭后世。今天,中共邪党的指鹿为马,用妖言毒害全人类,抹黑在末劫之时救度世人解脱的法轮大法,使无数人因此而对法轮功产生误会,以致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更是早已注定其不光彩的结局。所有自焚案的参与者,从幕后策划、导演到现场表演者的结局都是可悲的。自焚伪案的制片人陈虻于二零零八年死于癌症;自焚案的表演者,有的被杀人灭口,有的被监禁,在牢狱中度过苦涩的岁月;有的失去了年轻美丽的容颜,在长期的软禁中生不如死的活着。而自焚案的始作俑者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迫害元凶,也在全世界多个国家被起诉及被终生追偿所欠下的罪责。我们相信,当人类走过这一页时,面临他们的必将是法律、道义最严厉、最公正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