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修炼法轮功的父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我父亲自幼体弱多病,曾患有肺结核、慢性胃病和神经衰弱,在一九九零年初期的气功高潮中,父亲就开始关注气功,直到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后,奇迹发生了近四十年的顽症不翼而飞,打那以后,父亲踏上了坚修大法之旅。

那时,父亲是单位供应处的主管领导,因主管物品购進,所以登门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但父亲从不接受礼品,更不会去吃要回扣,多少次送到家的礼物都被他强行退了回去。有的客户误以为嫌少,当父亲告诉他们是由于学炼了法轮大法才这样时,他们在内心深处都对法轮大法升起了敬仰之心。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残酷镇压,父亲因职位高成了单位迫害的典型,派出所、分局的警察到我们家骚扰,非法抄家、强行送父亲去洗脑,后来还以监视居住名义将父亲囚禁在派出所的铁笼里。

那时我对遭到中共迫害却坚持修炼的父亲很不理解。父亲说:我当官不是为了发财,之前我当这个官是为大家服务的,我没有想从这个职位上捞得好处,只是努力干好我的本职工作而已,那当不当这个官对我有什么区别呢?听了父亲的话我感到很震惊,我知道父亲能放弃世间的功名利禄,那一定是他找到了人世间更好的东西。

在我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看到来接站的只有母亲一个人,我一边和母亲费力的扛着行李,一边埋怨着父亲怎么不来接我。

回到家中,看到家中被抄过的痕迹,电视柜和电脑桌都空空如也,我吃惊的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失声痛哭起来,原来父亲又被恶警绑架了,我们家也被洗劫一空,连电视机也被扛走了。母亲怕影响我的学业,当时没有告诉我这一切……

父亲被关在看守所内,法院开了好几次庭,上诉、驳回、再上诉,正义律师据理力辩,法官、检察官理屈词穷,最后诬判了父亲三年的冤狱。

泪水陪伴着我和母亲度过了一个个漫长的白天和黑夜。那时每天都有很多素不相识的大法弟子们到我们家来,问寒问暖,帮助我和母亲度过难关。他们有的主动帮助我们到公安局讲理要人,有的在生活上照顾我们,有的买来水果放在门口就走,这些善良的人们让我和母亲在痛苦中感到温暖。

父亲在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了二十个月后从新开庭,那时我才见到了久违的父亲。只见他心态平和、神情自若,在法庭上大义凛然,向法官讲述着真相:“法轮功是冤枉的,请还李洪志大师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

父亲为法官不敢维护法律的尊严而悲哀,他为检察官不能秉持正义而忧心,对公安警察践踏法律,迫害无辜好人感到义愤。

我看到了父亲高尚的节操和博大的胸怀,我为父亲表现出的浩然正气深感震撼,泉涌的泪水夺目而出,饱含着对自己父亲的敬仰与感佩!

庭审结束后,我随着非法关押父亲的警车走出法院大门,大门呈现的情景将使我永远铭记:——在刺骨的寒风中,数百名大法弟子静静地站立在马路的两旁,因为当局的阻挠,他们不能到法庭去旁听,他们就这样站在寒风中声援无辜被迫害的父亲,默默抗议中共当局对我父亲的迫害。他们有的已经在临近法院的街道旁站立了四个多小时,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年富力强的中青年人,各种职业,各种身份,甚至大家互不相识,冒着刺骨的严寒迎候着我的父亲——一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称为同修的人。

同时用这种方式无畏地告诉当局:利用强权扼杀人类良知、践踏人间正义,不得人心!这景象无疑是广大法轮功修炼者义无反顾,坚定信仰、捍卫真理、坚不可摧的力量体现。

我的泪水从心灵深处涌出,再一次模糊了双眼,为他们这种不屈的精神!

法轮功学员们的无私和善良打动了我们整个家族的人,由此他们很多人开始认真了解法轮功真相,看透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此,我们全家和亲戚们全部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全家老少十一口人先后都走上了修炼之路,成为和父亲一样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坚定地走在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上。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