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深山修炼有神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我家住海拔一千二百多米高的崇山峻岭。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这里人烟稀少,周围很宽的区域都难见到一家人。因而这里就我一人炼法轮功,但我并不寂寞,我有师父呵护,弟子不曾见过师父面,师父常在我身边,我一人在这儿修炼,大法常显现神威点化我,让我坚定修炼。下面我举几例同大家分享。

神奇的水凼

我们这里是一个小院子,居住两家九口人。我家三口人,我们两家都饲养有很多鸡鸭鹅羊猪——家禽兽类之物,可谓六畜兴旺。兴旺是兴旺,这高山上纯属陡坡,挂不住一滴水,就是缺水用。

我们两家各自出了点钱,到城里买了两包水泥,去找了点炸药回来,用炸药炸了个土坑,用水泥把坑抹了一下,做成了一个装水的小凼凼,我们两家人这些年来就靠这个小凼凼吃用水。

这个水凼靠天下雨积水,积满一凼水,够我们两家人吃用一个月,一般年景都没有多大问题,要逢天旱之年,那就遭殃了。可是,二零零四年却出现了奇迹。这一年是百年不遇的大旱之年,连续大旱三个月,气温在摄氏温度四十度以上,连续五十六天,日子过的十分艰难。邻居找到我说,天气这样下去,如何是好,没粮可到城里去买,这水要是旱没了,得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去挑,远水解不了近渴。我心里一点不慌,师父曾讲过这样的法理,灾祸是惩治坏人的,对我们好人不起作用。我告诉他们,只要你们做好人,良心放正,天不会灭无罪之人的。

我心不动,每天只管学我的法,炼我的功,做证实大法的事,真的就安然无恙。更为奇怪的是,那水凼我们两家人不管怎么吃用,水凼凼的水也不涨也不退,总是保持原水位的样子,安然无恙的度过了大灾之年,使邻居感到十分惊讶。

旱不死的蕹菜

就是这个大旱之年,旱的人心惶惶、气温在摄氏温度四十度以上的天气,在这儿很老的老人都没有得见过,别说这种天气连续五十多天,天热的不得了,旱死了老青杠树,草一点就燃,地旱的变成了松散的沙土,哪儿还种得出什么菜来,地是红红的,一眼望去只见地上热浪翻滚,仰望天空,天象火一样红,没有一丝云彩,人们就象在钢水炉中一样生活,日子过的十分艰难困苦。

有一天,我到城里去办事,在一个菜市场里,居然看到一位菜农卖旱蕹菜(地里长的不是水里长的),我一下买了好几斤回去。妻子见我买了这么一大堆蕹菜,高兴极了,就要去摘菜,准备弄来吃。我告诉她这些菜买来是要在地里栽种的。她望着我直发呆,笑了笑说:“你在说胡话吧?放个鸡蛋在地里就能烤熟了,那蕹菜栽在地里要不了半天功夫就会烤焦。”我心中有数,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修炼路上的人,心中有师在有法在,做事无所不能,这旱蕹菜栽在地里一定能行。我就留了一把吃,大部份就栽在地里去了。水凼凼里的水是救九条人命用的,不能动,再说地旱成这个样子了,一挑两挑水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我相信无边大法的神威,一定会出奇迹。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蕹菜没打蔫,又过了几天,蕹菜活了,慢慢的开始发枝条,后来越长越好,任凭太阳怎么晒,蕹菜长的青油油、嫩鲜鲜的,一家人还吃不完啦!

长眼睛的梧桐树

我家是一栋土房,房顶盖的是瓦片,房后长了一株梧桐树,长了好几十年了,离房后的墙相距两米多远,四个人围不住,有十来米高。二零零五年的夏天,一天下暴雨刮大风,一下把这棵大梧桐树从两米高的地方刮断了,从树断的位置上看,这树应当是对着房子的正中间倒下,那瓦房全部都得压垮。那梧桐树却长了眼睛,倒下的时候,那树却来了个九十度转弯,顺着后墙倒下去了,而且更为神奇迹的事,这棵庞然大树,靠墙边的盆口粗的大小不等的全部树枝,齐刷刷的象锯子锯的一样整整齐齐的断了,而那些断了的树枝,全部从房顶飞了过去,落在房前面的坝子上,就象人做的那样堆在那里。

象类似这样的事迹很多很多,太神奇了。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