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纪念李洪志师父来冠县传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师父两次来山东省冠县传授法轮大法,不但挥手之间治好了我母亲及众多常人的病,也给了我母亲和众生的新生。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愿望,要把师父为我母亲治病的神迹写出来以飨众生,但因为自己的水平有限,所以迟迟没有动笔。现在我鼓起勇气,写下这一篇忆师恩文章,代表我母亲及全家人表达对师父的无比敬仰和感激之情,也代表冠县全体大法弟子向师父致以最最崇高的敬意和感激,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一九九三年五月、一九九六年冬(师父从邯郸去济南路过冠县)师父三次来到冠县,把宇宙的根本大法洒满冠县大地。在沐浴佛恩修炼和广传大法的日子里,有多少天南地北的大法弟子到这里来交流切磋,又有多少神迹在这里发生,实在难以统计。仅以我母亲的病为例说起,足见法轮大法的无比伟大和师父的无量慈悲。

我母亲现已届耄耋之年,大约从三十来岁就患上了乙肝和牛皮癣,俗话说“外科不治癣,内科不治喘”、“肝乃五脏之贼,百病皆由肝作祟”,那意思就是这病不好看。经过多方多年求医治疗,冠县、聊城、济南等大医院也都看了,中药西药吃了不老少,效果甚微,再后来病情越来越重,到了一九九三年春天,我母亲饭吃不下、觉睡不稳,腹水渐多,已到了肝硬化腹水的中后期,再往下发展大家可以想象会是什么结果。她老人家把我叫到跟前含着泪说:“孩子,我怕是不行了,给我想想办法吧。”

当时我心中非常难过和着急,多日来我看到她那鼓起的腹部,心如锥扎一样痛,因为我咨询的那些所谓的专家都说没有好办法,只有换肝。换了肝就能长期生存吗?答案也是否定。一家人如坠深渊,我食无味、睡难眠,时刻被痛苦煎熬着。

此时也听说过李洪志师父法力无边,挥手之间就治好了冠县交通局职工张秀英多年的顽症,我为什么不找师父给我母亲看看呢?我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听说后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她表示愿意让师父给她治病。可是师父全国到处走,上哪儿去找他呢?正当犯难之时,听说李洪志师父已来临清传授法轮大法,准备抽时间要来冠县看看。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很高兴,时刻盼着师父的到来。其实师父在冠县传授法轮大法已有半年时间了,可能是机缘未到,我母亲还未接触。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师父趁在临清办班之际抽时间到冠县来看看弟子,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高兴的做好了随时去见师父的准备。大约上午九点以后,师父第二次莅临冠县大地,祥瑞沐浴着整座县城!师父先到了某弟子家,因为要见师父的人太多了,哪一个学员家里也容纳不下,师父慈悲决定下午到第一次办班讲法传功的冠县酒厂会议室,再给冠县弟子讲一次法。

大约十一点前后,冠县众弟子簇拥着师父再一次来到冠州宾馆,冠县原副县长齐玉芬和县气功协会王会长陪师父共进午餐。这天中午时分,天降甘霖,众弟子再次沐浴在无边的佛法之中,享受师尊的慈悲和师恩的浩荡。

'冠县酒厂会议室(师父两次来冠县传授法轮大法的地方。大门朝西)'
冠县酒厂会议室(师父两次来冠县传授法轮大法的地方。大门朝西)

众弟子早早来到冠县酒厂会议室,等候欢迎师父的到来,其中就有时任中共冠县委副书记史(石)永朝和一些科、局的领导。因刚下过雨,有一部份路远的大法弟子未能及时赶到,师父走到会议室东南角前排坐下来,一边等一边转过身和学员亲切交谈、回答大家的提问。我母亲就坐在离师父不远的地方。

师父健步走上讲台,全场爆发雷鸣般的掌声。师父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了,师父一句“咱们又见面了”开始这场带功报告会。接下来师父说:我这一次看到大家这个情况啊,已经是截然不同了。完全按照心性要求去做的,每个人哪都是红光满面的。师父肯定了大家这半年的修炼成果,接下来师父先介绍了应邀参加一九九二年底国家举办的“九二东方健康博览会”上的情况。大会第一天上午就为一名妇女摘除了一个直径约二十公分的肿瘤,子宫肌瘤,象足球那么大,肚子一下就瘪下去了,裤子都系不上腰带了,一家人很激动,到大会办公室反映情况,大会办公室广播表扬法轮功。下午就来了一个癌症,肺癌,当场治好。患者第二天到医院检查,带着化验单就来了,化验单上写着:未见癌细胞,整个大会引起轰动。整个大会期间,法轮功天天出奇迹,最后人满为患,赞誉一片。由于法轮功在大会上的突出表现,被大会组委会评为明星功派,并颁发了证书。因为这次大会是国家举办的大型健康博览会,所以北京的所有报纸、电台、电视台都有记者到场报道,新华社向全国和海外的新华社都发了通告,使得香港和国外的报纸上刊出了介绍法轮功的文章,香港的一些报纸上还刊登了师父的照片,法轮功开始誉满海内外。

师父为弟子们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法,师父还解答了部份大法弟子的提问。最后师父亲自为大家去病(因为有刚进门的,也有一部份常人,也是这一部份人的缘份、福份)。

师父站在讲台上左手拿麦克风,告诉大家想一下要去的病然后就放松站好,双目闭上(如果自己没病就想一下自己某亲人的病),只见师父巨手一挥,对着全场人一抓,问:“好了吗?”有的说好了,有的说没好。师父说:“再给大家去一个病,悟性好的就沾光了,因为病是不能随便去的。”师父又抓了一次,很多人的病当时就好了。

我母亲按师父的要求,双脚与肩同宽自然放松站立,两腿微微弯曲,眼睛闭上,刚想了一下肝病,随着师父说“放松,放松”,母亲猛然感到一股冷气从肝部出来,嗖的一下顺着右腿钻入地下,我母亲赶紧活动了一下肝部,刚才难受的症状顿时消失,感到身上无比的通透舒畅。她高兴的象个孩子一样很激动向师父鼓掌致谢!

大约在下午五点前后师父结束了这次带功报告会,大家簇拥着师父走出酒厂会议室,室外霏霏细雨如甘霖一样洒在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师父要走了,众弟子一直送师父到大门外,直到师父坐的车远去了,大家才恋恋不舍的慢慢离去。

这一天,我母亲的肝病彻底好了,从此她加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很多人看到她的变化,都在感叹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伟大。陆陆续续一些街坊也和我母亲一起炼起了法轮功。没有多长时间,我母亲的牛皮癣也彻底好了,这真是神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母亲加入了助师正法的行列,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和送护身符等,三件事做的非常好。在邪恶迫害法轮大法一年之际,我母亲还和其他同修到县城参加某炼功点的晨炼。她们四更天从农村出发,步行走在乡间小路上,黎明前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奇迹再次出现,她们前面的路不但不黑,还非常的明亮,这束光亮直到邻近县城看清道了才慢慢退去。

除我母亲以外,我知道的由师父治好的病例或炼法轮功炼好的病例还有很多,附记几例没有发表过的:

1、赵玉显,冠县人民医院餐厅职工,家住现在清泉社区靖刘村。二十多年前一天下夜班回家,从冠县西门外一干渠桥上头向下掉下河,因河底干涸,他摔成了高位截瘫,从喉部向下失去了知觉,夏天身上(头除外)都不出汗,四肢不温,大小便失禁,吃饭喝水都要家人喂。师父第一次来冠县时他已截瘫多年,现代医学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在家等待生命终点的到来。他通过亲戚知道了师父治病的神迹,又通过亲戚找到了师父。说实在的,这样的病人谁都不愿意接,师父安排北京来的老学员去给他治疗。在击打赵玉显病灶部位蹦出来那个味非常的难闻,周围的人也都下意识掩鼻后退。通过半个下午的治疗,赵玉显被人架着双臂能勉强蹲着在院子里动动双脚向前挪几步,这在现代医学界绝对是奇迹。自此赵玉显的生活质量得到很大改善,后来他依然活得很好。

2、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师父在冠县老干部活动中心咨询治病时,碰巧有一对兰沃乡的父女也闻讯来到这里,小姑娘大约有五、六岁,得的败(白)血病。看了很多地方,哪个地方的医生都说不好看,看不好,是不治之症。小姑娘的母亲是四川人,抛下她回去了。家里很穷,父亲带着她到处看病也看不好,还拉了很多饥荒(新债),后来看不下去了。不知为什么,这几天老想到县城走亲戚,到了亲戚家知道了师父咨询治病的消息,所以就找来了。师父看着小姑娘,用手把她的病灶部位的业力打散,又抓下来很多不好的东西,眼看着小姑娘后背和腰部的瘀血紫斑在逐渐消退,很快就接近于正常肤色,好了!这位小姑娘病就这样好了!痊愈了!亲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却是事实,小姑娘的病至今再没犯过,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3、宋桂真,冠县城东街人。她经常犯头痛病,一痛就休克,久治不愈。一九九四年夏天,儿媳妇和憨儿子离婚后,抛下尚在襁褓中的孙子走了,这让她异常难过和十分操劳,头痛病又犯了,这次更厉害,好长时间症状不减。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参加了师父在济南举办的第二期面授班(一九九四年六月),小孙子也跟着参加了。在班上身体很快得到了师父的调理,一个班下来,百病全消,至今身体健康良好。

4、有一个高中学生得了慢性肾炎,后来发展成尿毒症,胳膊腿肿的老粗,头象个冬瓜,双眼肿的只有一条缝,睁眼非常困难。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师父在广州办最后一期班,她有幸参加,她只听了一堂课,第二天就和正常人一样了。

5、冠县城里有个做大生意的女老板,得了很严重的胃病,和医院联系好了,要去做胃切除手术,胃大概要切掉五分之三的样子。恰巧有一个女大法弟子到她商店来买东西,向她弘扬法轮功。不一会,女老板说,你说的这个功好,我要炼,那我到哪里去学呢?(女老板后来说她当时有外感,鼻塞不通,女大法弟子向她一介绍法轮功,没说上几句话她的鼻子通气了,她凭直感觉的法轮功好,才立马脱口说炼。)该大法弟子告诉她,说冠县电影院大厅是个炼功点,每天早晨都有人在那炼功,有学员义务教功,你可以到那里去学。第二天早晨,女老板来到电影院大厅,进门来看见大家都在做头前抱轮,她也跟着做头前抱轮,大约三五分钟的时间,她的胃部异常难受,有东西往上涌。她赶紧跑出大厅,刚出门就大口大口往外吐脏东西,黑的白的一会一大堆。吐完了,身体和胃肠倍感通爽,从此她走上修炼之路,直到今天身体一直很好。

还有好多好多这样的例子,限于篇幅不再赘述。

冠县全体大法弟子翘首仰盼师父第四次回“老家”冠县看看!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