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名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很长时间了,好象从谈恋爱的时候起,丈夫就一直不给我面子,总喜欢在外人或者他家亲戚面前恶狠狠的训斥我,让他很有面子的样子,让我下不了台,有时候在家里也大呼小叫,好让邻居们也认为他在家势子足,在任何场合都要表现出我是一个没有地位的人,他的地位在我之上,所以我经常的回避和他在一起。

奇怪的是,在单位里,同办公室的人也是这样的人,他也会经常会当着别人的面来驳我的面子,训斥我,好象他是什么大领导似的,我也经常会生出怨恨心和报复心。由此还产生了强烈的怕心,每当看到同一办公室的那个人進门都会感到心里慌乱,怕他会训斥我,倒不是怕训斥的本身,而是怕丢面子,可是,往往越怕什么就越会出现什么,有时候也守不住心性。

但我没有往深处想一想,为什么在单位和家里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呢?是不是我自己有问题呢?找来找去就是我有怕丢面子的心,想维护自己的形像的心,想要常人的尊严的心,想让别人尊重自己的心、怕被别人看扁的心、怕被别人轻贱的心,就是特别在意别人怎样看自己和怎样评价自己,就是求“名”的心。总想得到别人的喜爱、欣赏、关心、呵护,害怕被别人轻视,孤立、嫌弃和欺负。每当别人说了赞美和肯定我的话时,我都会异乎寻常的高兴和兴奋,有时竟然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就象喝了蜜一样的香甜,这种状态还可能持续好几天,即使事过境迁之后想起来还会心生快慰。当被别人有理由或无理由的批评、讽刺、轻贱、训斥和否定时,自己那种痛苦呀,不亚于喝了砒霜,想哭又被不好意思的心阻挡着,心里翻腾着的痛苦就象油煎。

特别是在公众场合,在许多人眼皮底下被人轻贱、受到人格侮辱的时候,那我就会感觉整个世界都变灰暗了,我的世界已经了无生机了,所有的人都会对我另眼相看,在别人的眼中、心中和口中,我已经“臭”了,在这个世上,我活着永远不会有希望和快乐了,别人都会无理由的诋毁我和侮辱我了,我成了一个可怜虫了。

所以有时候有意识的去讨好别人,做别人喜欢的事,喜欢表现自己、表白自己和显示自己,以此想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喜爱。凡是别人做了影响我形像的事情,或者有许多人在场的情况下不给我面子,让我下不了台,让我丢了丑了,让我感觉名誉受损了,那我就会愤愤不平、耿耿于怀,气恨交加而不能自已,根本无法做到忍。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也有在公共场合不给别人面子的心和行为,想要提升自己尊严度,虽然这样的情况很少。

这颗求名的心是自己以前没有发现的,作为一个看似与世无争的女子,平时不想发财、不想当官,工作之余就是修炼和处理家事,不露锋芒的样子,所以对这方面就没有注意。但是现实中自己不拥有“名”,不代表自己没有对“名”的执著。

从小,家人就教育自己“人要脸,树要皮,活在世上要有一个好的名声,不能让别人背后说闲话,人一辈子名声最重要。”所以从小自己就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是正面的,自己才会安心和快乐,如果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是负面的,自己就会痛苦,焦躁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然而,别人的喜好和标准我又不能操控,想得到的东西又不知如何才能得到。特别是到了青春期,这种对别人眼光的敏感度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简直活在了别人的眼光里,总在揣摸别人是怎样评价认识自己,从此而苦而累。

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对于世间名声的执著,想在常人中有一个好的名声的心,想听赞美和好话的心,也是修炼中的障碍,也应当全面解体。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