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要勇猛精進,不要在常人中挣扎沉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广东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七年在江苏无锡喜得大法。在这十四年修炼中分别经历学生、培训生、经理、外企高管、民企老总、私企老板诸多角色,在正法修炼中磕磕碰碰一路走了过来。但幸运的在师尊谆谆教导、法理及时开示下,总体上,在正念正行中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信守誓约

在师尊的启悟下,我内心深知,在远古,为了宇宙的众生不再在旧宇宙的“成、住、坏、灭”的规律中毁灭消亡,与师尊签下神圣的誓约,跟随师尊层层下走、冒天胆、下三界、历尽生生世世多次轮回,得闻“真善忍”宇宙大法,从而入道喜得大法進入修炼。然而刚得法才两载,在旧势力的精心安排和中共邪党的暴力淫威下,黑云压城城欲摧,几人归去几人能回啊?我是谁,我要什么?我还能坚定不移吗?经过理性的分析,不断从明慧网同修文章的交流和本地同修的相互帮助,不断学法修心、证实大法中,我逐渐清醒,更加理智的知道了我的本愿所求――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圆满自身。

我在过去十多年不同的岗位,在不同的城市地区(去过国内28个省、欧美、东亚、东南亚10余个国家)、对不同的人群、以不同的方式,默默无闻的尽力救度着众生,也在正法中逐步走向了成熟,也深刻体会了大道无形,大法的超常。

*讲清真相 救度众生 大道无形 润物无声

能救度众生实乃弟子之荣幸,也体现了得救百姓对师尊大法的感恩。正念救人、有时几秒即成,神在人间正念正行,还有啥不能?以下几个亲身经历的故事虽小,但也展现了大法在世间的万千无数浪花之一二。

故事一:

我有一位王姓表姐住在四川自贡市(在九九年前她也似修非修一段时间,镇压后不再修炼),四十几岁的夫妻俩都下岗了,她丈夫帮人开车出车祸,房子都卖了,生活异常艰辛,雪上加霜的是。在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又确认患上卵巢癌,接受了三次化疗,头发掉光,人也变了形。我和父亲(同修)以及当地同修都去她家劝其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她同意学法修炼,并坚持炼功,很快身体恢复正常。

今年六月她去重庆看动过手术的我的哥哥并讲真相,我见她红光满面、精气神十足、没有一点得过重病的样子。表姐也在以亲身经历不停讲真相、救众生。今天中午与她通电话,确认其具体情况,并祝她中秋节快乐,身体健康!她说“没得说的,大法弟子身体都很健康”!感觉她变了,多么阳光,多么开朗!遇大法得救是多么幸运,走入修炼成为大法弟子是多么自豪!

故事二:

我七姑妈今年八十有余,修炼大法十二年多了,修炼中有时精進、有时懈怠。但坚信大法好,不久前爬山时摔跤导致严重腿骨骨折,父亲去照顾她,与她一起学法,我也经常电话问候和相互鼓励她,现在已经走路正常,一点后遗症也没留下。另外,几个月前她还来例假呢,展现了大法修炼的超常。老人家对师尊的慈悲呵护感恩不已。

故事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人命的故事。

有人说,“神在人间”,哪儿有神?我想说有神迹的地方就一定有神。下面我最近两年经历的亲戚朋友骑摩托车遇车祸死里逃生的故事验证着法轮大法的神奇、世人对师父和大法弟子的感恩。

第一位是我彭姓同学的妹夫,他前年在云南打工、喝酒后骑摩托车出事非常严重,头部、胸部、胳膊、腿没有几处是好的,重度昏迷,我在下班路上得知彭同学从重庆飞去了云南看妹夫,守了几天,不见好转。我立马打电话给同学,让他在病人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希望。他是一大型国企的团委书记兼行政领导,由于我多次去过他家讲过真相,他明白,答应念。第二天,他兴奋的告诉我,他妹夫醒来了。后来做了系列手术都非常顺利,康复的很快。该同学很感激,更相信大法的神奇了。

第二位是我高中的同学(现在是一名警官)的哥哥。今年二月我在去美国洛杉矶转机的时候接到该同学电话,说他哥哥在广州市番禺区骑车逆行被货车撞了,已经昏迷一天多了。很多年未联系的同学,突然打电话寻求帮助,我想也不是偶然的,我让我太太在广州联系朋友尽量提供帮助。由于我之前没跟他讲过真相,情急之下,来不及细说,就直接告诉他虔诚的帮他哥哥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同意了。我三月从美国出差回来,他很感激说他哥不但好的快,而且对方还承担了部份医疗费用。两周前他还又打电话过来感谢问候呢。

第三位是我四川安岳堂姐夫吴哥,他平时支持大法弟子,曾经在一次吃饭时对我说,“二老弟,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大法怎么怎么样,你在学、你在炼,我就知道好,我相信你。”。今年七月中旬在骑车钓鱼的途中被货车撞,已经深度昏迷。我打电话告诉堂姐帮姐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唉,我人都吓昏了,懵了。咋全都忘了呢?我念!我念!也请你们帮助念啊!”当天晚上堂姐夫醒来了,他也跟着念。第二天上午,躺在床上姐夫还想起来解手呢。他胸腔有积血,医生说做手术,姐说等等,后来没做手术,积血消失,钱少花了,人也少受罪多了。

如果说一次两次是偶然,那么在我亲自经历的身边出现的至少5次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回的五条人命(包括二零零五年DHL一仓库主管和二零零七年我母亲),还不能说明法轮大法是超常的吗?验证着法轮佛法是更高的科学。

*在商业环境中如何证实大法?真相要讲清、助师世间行

我曾经在三家世界500强外企当过采购经理、物流经理、项目经理和副总监,又在民营企业做过总经理,后来自己与人合伙成立了两家公司。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对供应商从不“卡、拿、要”。我想在商业领域以师父的大法为指导,开创在大陆的商业环境中如何更有效的证实大法。结果有得有失,现举几个小例子:

在任工厂采购部经理时,很多人认为该职位是肥缺,我按大法修炼人标准,对下属和自己都严格管理,在九九年初,有供应商将一大叠钱塞给我,我没要;有供应商将汕头的海鲜开车送到我家楼下,我未接见;

二零零零年过年时有人送来红包、我如数交给了公司领导。我在工作中勤力刻苦,我领导的采购部部门在全国八个工厂的采购内部审计评估中率先拿到了八分的优秀成绩。那时,在公司领导层有读书会,我强烈推荐大家读《转法轮》,后来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与同修在交流会中被恶警送進看守所。工厂厂长和我直接上司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对工厂人员统一口径说我“休假”了,回来后让我照常上班。

在经历积累了十多年的外企管理经验后,去年年底,放弃了年薪80-100万的工作,出来创建自己的公司和品牌,也试图尽量帮助因修大法而被迫害的同修们,尽量招他们入公司工作。在将近一年中,知道了创业的艰辛和中国国内商业环境的恶劣与变态畸形。

一、中国大陆人员在共产邪党的洗脑、运动毒害下,诚信、道德普遍缺失,商业中太多不真不善。例如,我们与代理商签了合同,许多客户要么不完全兑现打款协定、要么根本就不打款过来,导致我们的产品库存很高,销售不畅、流动资金面临严重不足的尴尬境地。员工工资的发放都受影响。我与公司内几位同修开会交流、向内找。问题也许就出在品牌定位和价格体系上,我们刚刚开始、实力不强、代理商的信任度不够。由于国内化妆品品牌不受消费者认可,我们又在法国注册了同样的商标和品牌,给人的感觉是法国品牌、可以卖高价。虽然我们符合了大陆商业生态环境和普遍的做法,但是这并没有按大法的严格要求,这可能是自欺欺人、导致不够真不够善,从而业绩欠佳。还有,我们忙的事情太多太杂,没有集中精力集体学法,在公司运作中也没有集中精力和财力办大事。我们现正在变革重组公司,希望用更加纯正的心态去经营品牌、用善的力量去管理公司运作,争取按师父的要求在商业环境中更好的证实大法。

二、在目前中国的公司业务运作中,不打点国企和政府部门的关系,几乎寸步难行。由于我们的第二个业务走卖场终端零售。要与许多国营企业和政府部门打交道,他们的员工表面上工资较低、希望都能在商业合作中牟取些利益好处,既要政绩还要利益——名利双收。我作为大法弟子,无经验也不愿意给他们送礼、请客,陪吃、陪喝、陪玩。那么有时就会被“穿小鞋”,感觉很苦很累。心想这哪能是未来宇宙要留下的商业模式啊?怪不得有许多富人和民企的老总们都愿意移民出国。在企业公司经营上是逃避呢,还是坚持?我得走下去,不管环境有多复杂多恶劣,信师信法,勇当上士,勤而行之,一定会闯出一条路来。

另外,邪党和旧势力在经济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严峻的,比如明慧网上报道了广州天河的大法弟子,人大代表、44岁的王女士企业家被邪党迫害判刑了。我在反省中,觉得除了自己在金钱名利上有时未摆正关系外,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也是原因之一。

然而,也有无数的王和主来到这经济商业领域,企盼着大法弟子去唤醒、等待着大法的得救,在商业环境讲真相劝三退虽然有难度,有人说富人要修炼如“骆驼过针眼”,其实仔细分析,如果多面对面讲真相和及时总结,也能找到一些规律。一般商界人士他们都知性、聪明、敏感、敏锐、易于接受不同观点和新事物,但富有、自傲、怕惹火烧身、明哲保身、瞻前顾后、怕损失利益等特点比较突出明显。

对商界人士讲真相的几点体会,一是要提供比较准确的真相资讯和数据;二是要把握好尺度、点到为止,不可强迫其信(信神的底线很低,不可讲高了),让其经过他“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认可大法,认清邪党的面目和本质,自愿退党;三是要坚持不懈,真心付出真心为他或者他公司的未来着想从而打动他们;四是最好提供破网软件给他们,他们非常愿意接受并乐于去分享,会让和平鸽飞得更远,自由门敞得更开,真相的传播在他们“主动”的获取信息后,再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通常会成为我们的帮手呢。所以,我们尽量手边备有最新的破网软件以提供给有缘人。

我修得不好,不足之处,请同修补充指正。希望我们都多向内找,破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但愿:在新的环境下、在师尊为我们留下不多的世间正法时间里,多学法勤炼功、讲清真相促三退,同化大法救度更多更更多的有缘人,最后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