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引领我从新走回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十九岁,九八年开始跟随父母走入大法修炼当中。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就放弃了修炼,从此迷上网络游戏,在虚拟的世界之中不能自拔。

妈妈同修看到我这种状态很为我着急,苦口婆心的劝我要好好学法,从新修炼。可我怎么也听不進去,每次都是敷衍妈妈将学法当成了完成任务,背地里还玩着游戏,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那时的我,脑子中只有玩游戏,上小学时去游戏厅玩,上中学时逃课去网吧玩,自己的零花钱花完了就骗、偷父母的钱去上网。学校里老师怎样教育都不管用,父母的打骂也全无效,总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久而久之父母都无能为力,也就不太管我了。

零八年上了职中之后经常去网吧通宵,甚至连玩两天三夜,网瘾大的象毒瘾一样。零九年暑假妈妈强制的拉我回来学法,我也应付妈妈跟着学,开学后混入同学中又回到了那种极度迷恋游戏的状态。就在那一年的一天放学回家时,突然感觉到左腿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走路时间长了就有一种抽筋般的疼痛感。当时觉得可能是身体缺钙,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好转,然后就没有在意它。之后每次去网吧回来后都感觉到腿很不舒服,我自己也知道不该去网吧,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一零年我从职中毕业,开始到单位上班。在单位工作了两年,这期间在单位住宿那更是天高皇帝远,上网没人管,几乎天天从四、五点玩到半夜一、二点甚至通宵。我的腿疼也一天比一天厉害,甚至走个三、五十米路疼的受不了就要蹲在地上歇一歇。因为那时几乎不学法,悟到也改不掉,被游戏这个巨大的执著给带动的迷失了自我。

慈悲的师父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三番五次的点化我,让我走路总是撞到蜘蛛网,两三天就来一次。还有我在网吧通宵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早上醒来发现背后爬着个大蜘蛛,吓的我赶紧一下拍掉踩死了它。说来真是惭愧,师父都点化到这份上了,但我还是执迷不悟,成为了游戏的傀儡,沉迷于虚拟世界中追求着我想要的“快乐”。

今年二月份我辞掉工作回到家中,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跟着妈妈学法,妈妈不忍扔下我,多次劝说我要实修,放下游戏这个执著,告诫我师父的正法快要结束了,这个万古的机缘稍纵即逝。师父说过将来真相大显时,与大法擦肩而过的人,叫你活你都不想活了。

随后的几天我开始认真反思自己:我从七岁到十九岁,这么多年玩过的游戏不计其数,我最终得到了什么?得到的只是脑袋终日昏沉;自我逐渐迷失;视力每况愈下;腿疼逐步加剧,似修非修,带学不学,加上一颗强烈到极点的执著于游戏的心,使邪恶对我身体的迫害步步升级。浪费了大好的青春,浪费了太多的金钱,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辜负了父母对我的期望和信任,如果再不精進就错过了千万年轮回中我所等待的唯一机缘!

经过了几天的反思,终于下定决心永远和游戏一刀两断,将家中电脑上的游戏和手机上的游戏、小说、电影全部都删除掉,电视从此也不看了,每天跟着妈妈学法炼功。炼功时师父帮我往外推出压在左腿上的各种因游戏中杀生所造下的业力和迫害我的邪恶灵体,左腿疼的象小刀刮骨一般,我知道师父讲过“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每天炼完功都发现腿轻松了许多,一天比一天舒服。“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转法轮》)我真正的体悟到了法的威力。

在师父的安排下,几天前有两个外地的同修来我家,帮助我找到了这么多年来操控我思想使我疯狂迷恋游戏的根源:

零五年在工艺品店定做的两个带有我相片的烤瓷杯子,杯子相片上方被烤上了四个美国电影里的“蜘蛛侠”的图案。象我这种似修非修的有巨大执著的大法弟子,邪恶迫害的是最严重的。况且人世间还有两个杯子作为邪恶的载体,蜘蛛邪灵附着在我的相片上方无时无刻不在操控我的思想,迫害我的身体。我终于悟到了在单位时为什么总是撞到蜘蛛网,在网吧时有蜘蛛爬到我背上了。在两个同修阿姨的指点下我将两个杯子全都砸的粉碎,清除了毒害我七年的邪恶根源,原先还有一点疼痛和别扭的左腿顷刻间恢复正常。

现在我的身心每天都是轻松而快乐的,是师父拯救了我,是两个同修阿姨和妈妈帮助了我,我找回了真正的自己;真的认识到了大法的好和神奇之处;认识到了修炼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

曾经的大法小弟子们,现在我们都成为了青年人,你们也和我一样有着莫大的机缘跟随师父在父母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中来,你们下世前或许也有过助师正法的使命和誓约在先,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混入世俗的大染缸中,沉迷于游戏和各种欲望诱惑中的大法小弟子们:快快清醒吧!师父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希望以我的亲身经历来唤醒你们,认清游戏和各种欲望的危害,彻底摆脱邪恶的纠缠与操控,回到师父身边、回到大法中来,一起跟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